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四十二章 我会保你们平安
    凉妃处理完了这么件棘手的事后,便去看望丽妃了。孟晚舟刚接受完治疗,身子十分虚弱,见到凉妃,却不知哪来的力气,抬手掀起枕头砸向她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!”孟晚舟怒吼道,她眼中饱含着伤心的泪水。孟晚舟咬着唇,抚摸着空荡荡的腹部,满腔恨意却不知往哪里撒。

    这次小产的事情,凉妃从来没和孟晚舟商量过。但在听闻凤华离被抓,还是在凉妃的一手操控之下后,孟晚舟是彻底明白了。

    凉妃这是在利用自己的孩子去陷害凤华离,这怎么可以,这可是自己心爱之人望龙哥哥的孩子,怎么可以没有……孟晚舟怒视着她,不断地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在生气?”凉妃笑了笑,不顾她的怒火,轻轻坐在了她的身边。要怪就怪孟晚舟当初太傻了,什么话都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孟晚舟直起身子,不断地用手拍打着凉妃的身子,厉声吼道:“谁允许你把我的孩子打掉的!”

    这些拳头打在孟晚舟身上,简直就比按摩的力道还轻。还没等凉妃察觉到疼,孟晚舟自己反倒崩到了伤口,疼得蜷缩了起来。

    凉妃可怜似的啧了两声,嘲讽地说:“怎么,你还想留下来?那不过是个野种而已,你凭什么留下,真是个不要脸的贱人。”

    已经将孟晚舟的价值都利用完了,凉妃就什么也不顾忌了,她说起话也是十分语无遮拦,要多难听有多难听。孟晚舟恨恨地看着她,声音因疼痛而结结巴巴:“你凭什么……凭什么替我……替我做决定?”

    孟晚舟咬着牙,在被子里握紧了拳头。迟早有一天,她会让凉妃付出代价。对了,还有望龙哥哥,上次他传来消息说是升职了,他一定能够帮自己对付凉妃的。

    凉妃害死了自己和他的孩子,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。

    可就连这么一点希望,很快也就都破灭了。凉妃嗤笑一声:“你不会还以为你的望龙哥哥在这宫中等着你,爱着你吧?”

    孟晚舟错愕地看向她,这是什么意思,虽然许久没见到望龙哥哥了。可他一直都有派人传来书信的,那字迹分明就是望龙的没错。

    凉妃轻笑,倒现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还真是天真。不被利用都是浪费了她存在的价值了,凉妃抬起手指,看着那上头华丽的指甲,莞尔笑道:“他早就死了。当初给了他些钱,他就十分欢快的,根本没想过你一刻就出了宫。可这些钱不能白给,我便让人把这钱给收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凉妃从怀中取出一个钱袋子,扔到了孟晚舟身上:“说起来这也是他的遗物,放在身边也嫌晦气,便交给你吧,算作是个念想。”

    那钱袋落在了孟晚舟身上,发出了清脆的响声,她立刻把它握在手心,上面还沾染了褐色的血迹,那气息依旧熟悉无比。孟晚舟紧紧抓着那钱袋,眼中泪水决堤,一齐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凉妃走至门口,方听里面传来一声嘶吼,以及各种各样的东西摔倒地上破碎的声音。凉妃无奈地摇了摇头,如此作践自己的身子,反正也伤不到她凉妃,到时候吃亏的还不是孟晚舟自己。

    凉妃回了自己宫中,那儿早已坐了一位黑衣人,她将门反锁,随后坐在了黑衣人对面,轻声问:“这次你确定全都妥当了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”黑衣人自信满满地点了点头,“上回我们的人差点就得手了,若不是她身边有贵人相助,她就没命回来了。现在她只身一人被关在牢中,是插翅也难逃了。”

    凉妃将信将疑地看向他,她是听说这些人是神医一族的人才请的,可他们上次受他人之命刺杀凤华离就失败了,这次又如何叫凉妃相信。

    “娘娘就放心吧,这次绝对万无一失!”黑衣人见她心存疑虑,连忙抱拳相劝道。

    凉妃这才迟疑地点了点头,她将一个盒子取来开了锁,里面满满的都是黄金。这些都是凉妃的父亲相国大人给她的钱,凉妃不缺什么钱,只要这些人办事得力,花多少钱都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黑衣人一见那些金子,眼睛瞬间都直了,他连忙接过来,清点了一番,最后不由得赞叹道:“娘娘可真是大方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晕倒后被抬起了一座大牢之中,此处大牢不比上次,左面右面都是墙壁,旁边更是一个人都没有,安静得连落下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得见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醒了!”

    “你快去找月笛姐姐来。”

    两道欣喜而欢快的声音响起,凤华离侧过头,只见牢门之外坐着彩欣和彩渝,彩渝去找月笛了,彩欣便将一盒盒的饭菜塞了进来:“大人睡了这么久,一定饿了吧,快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点了点头,吃了几口,觉得甚是美味,便随口问了一声这是谁做的。彩欣不假思索地说:“是皇上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皇上送来的?他为什么要送这些饭菜来,既然都把自己当做了凶手了,又何必这么假惺惺的。想到处死那么多无辜的人皇上却纹丝不动,凤华离一下子失了胃口,把筷子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凤华离不吃,彩欣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着的煎饼递给了凤华离:“这是我的晚餐,还没来得及吃呢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接过那煎饼,这煎饼倒是薄,把这当做晚餐怎么能吃饱呢。凤华离看了彩欣一眼,她回应的却是满脸纯真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你吃吧。”凤华离把那些饭菜都塞了回去,说。

    彩欣连忙摇了摇头,似乎是用尽了浑身的细胞来抗拒一般:“不行不行,大人这是做什么。奴婢身份卑微,怎么能吃大人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凤华离看了一眼那煎饼,微微皱起了眉头,东芙宫中也不至于穷到这个地步吧。自己身边应该也没有什么恶人,于是她问:“为什么晚饭就吃一个煎饼,难不成是月笛克扣你们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”彩欣立刻又摇起了头,“月笛尝尝拿好吃的给我们,可是这宫中的规矩,下人们的晚饭就是这么一张煎饼,我们不想违背宫里的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个傻丫头,有好处非不接受,还要去傻乎乎遵守什么陈旧的规矩。凤华离戳了戳彩欣的脑袋,十分无奈地说:“这饭菜你若不吃,那还不是得倒掉,难不成就这么浪费了吗?”

    彩欣有些动摇,可她仍被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规矩给束缚着,她支支吾吾地说:“可这宫中的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凤华离对她实在无计可施,只好顺着她以宫中规矩相劝,最后实在不行,大不了让月笛给她好好洗洗脑:“你知不知道按宫中的规矩,你跟了谁,就要听谁的话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彩欣说道,这些规矩她每日都谨记在心。因为嬷嬷说过,若是没遵守,可能下一秒就会脑袋落地了,所以彩欣才这么谨慎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我命令你,快吃吧。”凤华离啃了一口那煎饼,故作凶悍的语气说,她就不信她治不了这个小女孩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回彩欣总该听话了,谁知她拿起碗又放了下来。如此反复了好几回,最后竟揉着眼睛大哭了起来,边哭还边喊着让凤华离饶了自己。

    凤华离有些哭笑不得,她一口将那剩下的煎饼都咬下去,靠在栏杆之上看着彩欣,也好将她的话听得更清楚些。这听了好一会,凤华离才明白,彩欣这是怕破了规矩把小命给丢了。

    “彩欣,你放心好了,”凤华离拍了拍胸脯说,“你也不想想你主子是什么人,三品女官啊。你觉得我会保不住你这么个小婢女,就算我现在暂时被关了进来,但我很快就会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彩欣看向凤华离,觉得她说的有道理,这么久以来,还从没见过那位女子能当上四品以上的官的。大人确实是十分有本事呢,于是彩欣擦了擦泪,低声问道:“大人真的会保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,只要你们没做对不起我的事,我凤华离一定会保你们姐妹俩平安。”经过这么一番话,彩欣这才大胆地吃了起来,凤华离看在眼里,心中也舒坦了许多。

    宫中能有像她们这样心地纯良的女孩当真是十分不容易了,凤华离一定不会再让她们受到什么伤害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外面传来一阵哄闹声,这声音断断续续,凤华离仔细一听,不仅有弓箭声,还有火烧声以及剑刺去肉体的声音。

    外面似乎有什么人正在交手,正当凤华离困惑之时,却忽然发现那声音夹杂着脚步声朝这边跑来,且有越来越近的趋势。

    听脚步声,这人数却是不少,能闯过这大牢的防卫说明了他们身手不容易。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何而来,但凤华离心中却愈发紧张,因为这些人极有可能就是冲着自己而来,毕竟这一块除了自己也没有别人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看了一眼正吃着东西一无所察的彩欣,连忙用手指了指左边的通道,大声说:“带上吃的往里面跑,找个没人的角落里躲着,我没叫你不要出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