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凤华离错愕地看向苏三,今日这是怎么回事,
    久久没有得到回应,大家都在各吃各的,说说笑笑其乐融融。雅文言情而事实上,也确实没有人听到凤华离所说的话,凤华离愣了半晌。抬起头,却见到凉妃娇羞地依在皇上的怀中,不停地点着那个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皇上真是的,大庭广众之下还要喂臣妾。”凉妃轻笑着,说话的语气几乎可以甜出蜜来。

    敢情方才皇上根本就不是在和自己说话,而是在与凉妃说话呢。凤华离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撑在桌上的手,其它的婢女都已经退了下去,就只有自己一人还在这没走。

    别人两夫妻调情,自己怎么能听错呢。凤华离真想拍拍自己的脑袋,她站了起来,转过头时看见凉妃靠在炎虞怀中兴奋的脸,心中竟有一丝难掩的失落感。

    凤华离刚走出没几步,却听得后面传来一声呼唤:“去哪?”

    她回过头,只见炎虞皱着眉看着自己,说:“朕方才和你说话,你没听见吗?”

    那温柔的声线都方才一模一样,凤华离再度失了神,她指了指自己,问:“皇上在与臣说话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是谁?”炎虞有些不耐烦,他挥了挥手,示意她赶紧过来。等凤华离半知半解地走了过去站着发愣时,炎虞又无奈地说,“坐在朕身边,不然怎么喂?”

    凤华离看了一眼四周,确认没人在盯着自己后才心安理得地坐在了炎虞身边。凤华离看了一眼凉妃,她正如没事人一般吃着东西,见到自己坐在了旁边居然什么表现也没有。

    按照凉妃的性子,皇上要喂一个女人吃东西,该要大闹起来才是,怎么也不会这么安静。可很快,凤华离就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眯着眼睛,等着炎虞喂自己时。那汤勺是没等着,等到的就只是一句冰冷冷的话:“还不动手,等着我喂你吗?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凤华离蓦然抬起头,只见炎虞看向自己的眼神十分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脑海中又回响起了方才炎虞所说的话,这么一番重组起来,凤华离才想起皇上是要她来喂。凤华离连忙抬起汤勺搅匀了一番那汤汁,轻声哼道:“自己没长手吗,凭什么要我喂?”

    可这句话却被炎虞给听见了,他低声说:“这是御膳女官应该做的,以往的御膳女官都这样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刚想奉承的点头,却忽然想起自己分明就是第一个御膳女官,他这话真是信口拈来。炎虞仿佛看透了她在想什么,直起了身子喝了一口汤,不屑地说:“朕说什么,便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暗自翻了个白眼,不情不愿地往他嘴中喂汤。果然皇上还是那个皇上,一辈子都是那样高傲自大目中无人,还是那般让人讨厌,怎么可能一时就改变了。

    心中越想越有些不平,凤华离手中的速度便加快了一些,可无论速度多块,这汤送到炎虞嘴边,他都能一滴不漏地喝了进去。

    如此便激发了凤华离的斗志,她倒要看看,这皇上到底能喝多少。于是这二人便开始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可这还没有分清谁胜谁负,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喊声,凤华离一惊,手中的汤勺便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汤勺滚落到了炎虞的身上,汤水也洒得到处都是。凤华离连忙掏出手帕来给她擦拭,此时,身后的尖叫声愈发的多,只听有人大声喊道:“来人啊,丽妃娘娘小产了!”

    丽妃,那不就是孟晚舟吗。凤华离也顾不上擦拭,手帕随意地往旁边一抛,往那人头攒动的方向看去。只见孟晚舟倒在地上不断地喊着疼,她的身下尽是鲜血,血染的一地都是。

    凤华离大惊,什么时候小产不好,却偏偏在今日小产。与此同时,身后传来一道桌子的震动声,炎虞一把将桌前的食物都扫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当下便没人敢在说话,给孟晚舟空出了位置,连忙召来了太医来看,而太医简单查看过后也是摇了摇头,虽然已怀胎六月有余,可这次小产的太狠,孩子已经救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下人们连忙将孟晚舟抬回了宫,这种情况下母亲也十分危险,必须要立刻治疗才行。

    炎虞倒是怒气冲冲,毕竟皇室久无子嗣,好不容易有一个孩子,如今不久便要生了,居然就这么小产的,不发火都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太医,这是怎么回事!”炎虞怒道。

    那太医唯唯诺诺地说:“丽妃一直以来脉相平稳,这次这番,多半……多半是被下药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下药之词时,微微瞟过眼睛看向了自己。凤华离暗道不妙,果不其然,那太医先是诚惶诚恐不敢确断,在皇上的一番施压之后便一口咬定是孟晚舟吃的蟹黄豆腐有问题。

    炎虞看向自己,此时凉妃站了出来,尖锐地指着自己:“就是你害的丽妃孩子没了,你心肠未免太毒了些,如此招数都能想得出来!”

    凤华离看着凉妃,心中鄙夷不已。如此招数,真是百试不厌。一面把孟晚舟腹中的野种给消除,又一面顺势陷害到自己身上,还真是一举两得啊。

    “娘娘这话从何说起,可没有任何证据说丽妃娘娘是臣害死的。”凤华离冷冷地看着她,坚定地说。

    太医将那碗蟹黄豆腐端了上来,用银针来验,确显有毒。凤华离嗤笑一声,谁知道是不是孟晚舟自己放进去的:“若真是我下的毒,我如何保证这蟹黄豆腐被端到丽妃面前,又只被她一个人吃?”

    凉妃不屑一顾地说:“说不准是你买通了婢女,特意将这蟹黄豆腐送到丽妃面前呢,况且,今日丽妃所坐的位置只有她一人,自然也就只有她一人吃的到。”

    凉妃拍了拍手,让人将今日端菜上来的婢女送了上来,随后又让人一番严刑拷打,最终竟还真有那么一个人招了。那个人指着凤华离,一面哭一面说:“是她,就是她让奴婢把这蟹黄豆腐端到丽妃桌子上的,其他的事奴婢真的不知道!”

    那人面相生得很,凤华离都不敢肯定这人有没有在今日的队列之中。感情凉妃这是全都设计好了,如此全面的大网,似乎是不把自己害死不肯善罢甘休了。

    凉妃哼了一声:“证据确凿,你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

    凤华离别有用心地看着凉妃,气势自是不能输给她:“臣对此可是毫不知情,在这之前更是连见都没见过这个女人。依我看,这是被某个居心叵测的人给买通,特意来诬陷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凤华离看了一眼炎虞,企图获得他的信任,毕竟凉妃之前的所作所为,根本就不值得让人信任。可炎虞只是淡淡地扫了自己一眼,而后说:“既然你说是有人陷害你,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凤华离噎了声,皱着眉头看向他。这种事情从哪里找证据,也就只有自己心里才清楚根本不可能是自己做的啊。

    炎虞淡淡地说:“既然你没有证据证明有人在陷害你,可目前的证据都指向你,你不得不承认,你是最有可能给丽妃下毒的人,毕竟这膳可是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道理,凤华离心中一急,便说:“就算如此,这食材原料什么的,可是经过了无数人的手。光是膳房里打下手的就有许多婢女,若按皇上这个理,岂不是大家都有可能?”

    凉妃点了点头,上前一步阴阳怪气地说:“大人这话说的极是,那便把今日那膳房中所有下人全部处死。接着再把大人压入牢中,慢慢查!”

    处死?凤华离一惊,今日那一屋子人,少说也有十几个人了,怎么能全都处死,况且没有任何证据,这样未免也太草率了些。凤华离张了张嘴,说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凉妃不屑地嘁了一声,眼中满是狠厉的神情,她的语气宛若一把把尖刀,在转瞬之间就能把人的性命玩弄于股掌之间:“不过是几条贱命而已,害死皇家子嗣,就算屠它满门都不为过,正所谓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感到浑身发寒,她看向炎虞,可他竟然也默许了凉妃的行为。不一会儿,便有人去将这个命令传了下去,那些下人们全都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凤华离声音有些沙哑,喉头仿佛被堵住了一般,此时此刻就连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都十分困难。

    怎么会是这样的,不应该是这样的……眼前的世界有些混乱,各种各样的人奔来赴去,有尖叫声,嘶吼声,以及撕心裂肺的哭声在耳边环绕。

    凤华离仿佛看到了那些在中午还笑着,十分有默契地帮自己打下手的妙龄女子,此刻却一个个死于刀刃之下。

    是自己害死了她们吗?

    那些凄厉的呼喊和惊恐的面孔包围着自己,仿佛在诉说着自己有多么不甘。凤华离有些站不稳了,凉妃走了上来,狠狠地朝她肩膀上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,希望这次,你再也不要出来。”凉妃的下巴对着凤华离,她的嘴角笑得十分诡异,她伸出了手,便有一大群人架住了凤华离,将她带离了这儿。

    :,,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