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三十九章 谢谢
    炎虞瞪了他一眼,现在这苏三是越来越没有效率了,让他做什么便做什么,哪来那么多废话。炎虞把那盒子在苏三手拍了拍,咬着牙说:“难道你还想让朕重复一遍?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。”感受到那威胁的目光,苏三连忙接过盒子,为了避免接下来被越看越不顺眼,他一溜烟地便跑到了外头。苏三靠在墙,把那盒子打开看了一眼,眉头紧锁久久难以平缓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皇方才一回来整这么大仗势,要问什么方仁花,原来是要给药膳女官凤大人送去。可皇平常最喜欢麻烦事了,如今竟为了凤大人如此兴师动众……

    话说回来,今儿下午皇便去了凤大人宫里,说是要去看看她到底在干什么,为什么不药膳。可这一去便是一下午,叫人相信什么都没发生才难。

    之前虽也见过好几次凤大人和皇在一起,可苏三一直以为皇不过是玩玩而已。可这么久,还没见过皇对谁如此心,莫不是皇动真情了?

    苏三暗自点了点头,一定是这样没错了,看来以后得对那凤大人尊敬更加才是,如此看来,未来这宫一定是要再多一位贵妃了。

    于是这样,在凤华离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,她的地位这么在苏三的心从“皇随意留情的女人”一下子升为了“未来的贵妃”。

    第二日凤华离仍起得很晚,她揉了揉肩膀,见已是下午,便连忙洗漱准备出门。今日还准备去见见宫的太医们,看看有没有人知道这方仁花一事。

    于是连月笛非要喂的粥,凤华离也拒绝了要离开,可还没出门,便被迎面赶来的苏三给拦住了。凤华离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一眼现在的天色,现在这个时辰也是皇平日里吃些药膳的时候了,恐怕他是来和自己说皇今日想吃什么的吧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和皇说,这几人我都没什么功夫,药膳我暂时做不了了。”凤华离笑着说。

    可那苏三笑得自己还要灿烂,颇有些谄媚的意味了,他连忙拉着凤华离进屋坐了下来:“大人要请假都无妨,反正不过是药膳而已,找他人代劳都没关系,只要大人您心情好便行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皱了皱眉,看了一眼他送来的各种糕点,心疑惑重重。今日这苏三的态度倒是非寻常的好,凤华离都要怀疑他说的是不是反话了,都不敢随意应声。

    苏三笑着,把那个盒子送了来,满脸堆着笑容:“这是皇特意交代我要送给大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凤华离更加困惑地接过那盒子,这盒子质感倒是不错,感觉会是挺贵重的东西。只是昨日才那样冒犯了皇,今日又送东西来,实在是太不合常理了些。

    “大人拆开看看不知道了?”

    这语气,恐怕是极度谄媚了吧。凤华离也不知道这苏三是图自己什么,她觉得有些怪,便不舒服地歪了歪脖子,然后才将那盒子给打开。

    里面是一朵花,凤华离将那花拿起,这花实在不好看,又干了一半,她放在鼻尖闻了闻,也没闻出是什么特别的味道。送这么一朵花是什么意思,难不成是嘲笑吗?

    正当凤华离胡乱猜测之时,苏三说:“这是方仁花,皇说了,大人您一定会收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方仁花?”凤华离声音提高了八度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苏三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,果然凤大人十分高兴,这下子应该会连带着自己也会增加好感吧,毕竟自己也是带了那么多糕点来相送呢。

    可当苏三睁开眼时,对方却已靠着椅子闭了眼,腿放着的盒子里头空空如也,那方仁花也已不知所踪。苏三试探着在她眼前晃了晃,又叫了几声凤大人,可她却都什么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拿到这方仁花,便带着它一同进去了灵海世界,连忙把睡着的凤玄叫醒,将这花摆在他眼前,问:“这可是方仁花?”

    被这么一通吵醒,凤玄万分无奈,只好接过那花,看了好半天后才点了点头,这花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方仁花没错了。凤玄睁了睁睡眼朦胧的眼睛,问:“这花这么难找,你是如何找到的?”

    凤华离却根本没理会他的问题,一路把他生拉硬拽地带到了药田前摘了些药材,又一路生拉硬拽地到了药炉前,厉声说:“快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。”凤玄从鼻孔出着大气,十分委屈地把药方教给了她。哪有人请教还这么凶巴巴的,可谁让她现在算是自己主人,凤玄是想不听也得乖乖听话了。

    这药做起来并不难,不过几个时辰,凤华离便已炼好了药。只是这总共才六颗,而照凤玄所说,还得没周给苏念云喂一颗,否则的话苏念云便会当场暴毙身亡。

    这药最多够用一个半月,可这方仁花还不知有没有,算有那也还得向皇去要。凤华离与皇关系算不多好,自是没有那个心去麻烦他。于是凤华离将小瓷瓶握在了手,这一个半月的时间,她一定要找到治好苏念云的法子。

    凤华离离开了灵海,一睁开眼,却见自己正躺在床,身边围了一大堆的太医。那些太医一个二个都跪着,太医对面站着的是炎虞,他似乎正在发火。

    一位太医十分无奈地说:“皇饶命,只是这病我们实在没见过,凤大人她脉搏正常得很,可无论如何都叫不醒,这是为什么,臣等实是没有法子啊。”

    凤大人,那不是自己吗?凤华离这才意识到他们是来诊治自己的,想必是自己方才得到方仁花,焦急着去找凤玄,也来不及去房间,这才让人误会了。

    “皇?”凤华离唤道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炎虞这才走了过来,说:“昨日你休息了一日,今日为何还不做膳?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愣,这宫御膳房又不是虚设,少了自己又不会饿肚子,至于这样来催自己嘛。现在她都有些不像是药膳女官了,反倒像是皇的御用膳官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刚想起来,手肘却忽得一疼,她连忙抬起手,只见面有一个小孔,旁边还有淡淡的血迹。炎虞见着了,淡淡地说:“方才朕为了叫你醒来,便借针来扎了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凤华离刚想说什么,却想起方仁花还是炎虞送给自己的。再怎么说他也是对自己有恩了,算他做些什么也没关系了。凤华离转换了一道温柔的声线说,“皇可真是聪明。”

    炎虞一怔,却是意料不到她也会说出这种话来。紧接着,凤华离便抓着那装了药的瓷瓶子跑去了苏念云的房间,将皇和一屋子的太医都晾了下来。

    凤华离给苏念云把了把脉,她的脉相已经十分薄弱,几乎到了微不可查的地步。凤华离将苏念云的嘴张开塞进了药,又喂了些水。这药果真如凤玄所说很好用,才不过一会,苏念云的脉相好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下去,维持性命是不用担心了,只是接下来一个月得好好打听打听这病到底还有没法子去医。凤华离忽得想起了之前在隐国抓到的刺客,既然自己和神医一族有着无法解脱的关系,不如借用这层关系去找神医试试。

    听那刺客说,神医还是很喜欢苏念云的,若是知道苏念云如今病重,一定不会放任不管的。可自己现在在宫,出入都不得自由,更别说是带着昏迷不醒的苏念云一同前往了,恐怕到时候走不了多远要被人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药做好了?”

    凤华离回过头,只见炎虞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。凤华离明白了他是在说什么,便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需要那味药材?”

    炎虞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这女人真是有时聪明过了头,有时候却又傻得很:“你和你娘亲说了一下午的话,该说的不该说的,我可是一字不落地全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那日和苏念云一起时,自己说了太多的话,有些话自己都不记得了,难不成他全都记下来了吗?眼见着炎虞转身要离开,凤华离连忙喊了一声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炎虞勾起了唇角,却没有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第二日,凤华离得给炎虞去做些药膳了,毕竟苏念云一事也可以暂告一段落,自己若是再找什么借口都不像话了。况且心想着报答一回他,这次可得好好做一次。

    可第二日天不过才蒙蒙亮,那苏三便来找到了凤华离。

    凤华离伸了伸懒腰,让月笛在一旁记着今日皇的口味。

    苏三犹豫地看了凤华离一眼,随后低声说:“蟹黄豆腐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的声音实在小,后面说的话凤华离实在是听不清,便又追着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苏三便又再说了一遍,这回是刚开始声音大,可越往后仿佛越没底气了一般,声线逐渐小了下去:“蟹黄豆腐,碧玉茯苓糕,椰汁红枣炖雪蛤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