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三十八章 随你怎么处置
    “朕非礼你?”炎虞无声地笑了笑,自己再不济也有那么多妃子,用得着来非礼她这么个药膳女官吗。再说了,且不论有没有非礼,光是这个弱女子一词就完全不符合事实了。

    反正事情也已经沦落到了这个地步,凤华离也算是破罐子破摔了,于是便一不做二不休地点了点头:“皇上方才那样对臣,臣心中惶恐,才轻轻地将皇上推开,还望皇上能够饶了臣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样对你?”炎虞见她还不依不饶了,便又靠近了一些,二人的身子几乎要贴到了一起,他的唇就在凤华离的耳边,说起话来十分暧昧。

    凤华离有些不舒服地往一旁挤了挤,可现在自己也是被当做罪犯抓住了,做什么反抗都不合适。这种时候就该硬气些才是,于是凤华离大声说:“皇上方才那儿正对着臣,臣实在觉得不雅,还以为是来了采花贼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采花贼?”炎虞无奈地摇了摇头,他盯着凤华离的侧脸,觉得她看上去也算是聪明,怎么这么没有眼色呢,“上次把朕看做贼人,这回把朕当做采花贼,你说这两次加起来,我该如何惩罚你才是?”

    果然还是提起了这么一件事,凤华离就知道以炎虞的性子,绝不会这么叫简单的把旧冤给抛在身后的。这回可完了,这两大罪名加在一起,自己就算千刀万剐也不足惜吧。

    炎虞见她不说话,决定戏耍她一番:“既然你说我是采花贼,那便说我是采花贼,治朕的罪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凤华离猛地回过头,却骤然对上了他的脸颊,那双深邃的眸子紧紧地盯着自己,叫人看着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炎虞往后退了一些,但却仍扣着她不放。炎虞狡黠地笑了笑,说:“既然你已经被朕非礼了,以后便是我的人了,不如我们这就商量一下,该给你什么封号好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凤华离大惊失措,连忙想要挣脱他的手,可他却力大无穷,怎么都甩不开。

    见她这个模样,炎虞却觉得十分有意思,自己又不是什么狼才虎豹,就算嫁给自己又何妨,往后还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到底有什么不好的。

    炎虞低晗,笑着说,语气满是挑衅的意味:“况且,你方才都摸到我那了,你总该对我负责吧?虽然我不是个保守的人,可是大人这么开放,我还是有些受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被他这么一番话说的面红耳赤,虽然自己也不像这儿的人一般封建,可也不能如此坦然面对他这样的话语。凤华离空出来的那只手刚好是碰着炎虞的手,她连忙抬手在炎虞的袖子上擦拭:“你以为我想吗,变态!还不放开我——”

    炎虞猛地将她手往下扭,她便立刻疼地叫了出来。炎虞带着威胁的口气说:“怎么,你现在说话是越来越口无遮拦了?”

    正在此时,只听得一道咳嗽的声音,凤华离转过眼球,却见苏念云居然撑着床沿坐了起来。都病到了这个份子上,居然还能醒来,这简直是奇迹。

    说不准错过这一次,就在也没机会见到她醒过来的样子了。凤华离当下不知哪来了力气,低声轻唤一声,便一个抬手把炎虞的手给甩开了。凤华离猛地跑到苏念云床边,连忙抓住了苏念云的手,急切而慌乱地问:“娘亲,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苏念云眯着眼睛,她张着嘴,却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苏念云面色苍白,头发也白了好些根,皱纹也深了许多,这些天来似乎少了许多。凤华离泪眼朦胧,几乎有些泣不成声,她低声说:“娘亲您放心,等我找到了方仁花,你就不会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苏念云却毫无反应,最终也只是缓缓地转过了脑袋看着凤华离,可眼神却空洞无神。她噎了半天,才吐出了几个不太清晰的字:“离儿……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女儿在这呢,你就再撑几天便好,女儿一定会找到法子的。”凤华离握着她冰冷的手,可即便自己的手十分温热,也温暖不了她。

    接下来苏念云只是躺着,睁着混浊无神的眼睛,虽然她不曾说话,可凤华离至少知道她醒着,便一直在旁边与她说着话,直到夜幕降临,苏念云才呼吸平稳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凤华离依依不舍地放下手,帮她把被子给盖得紧紧的。凤华离回过头,只见炎虞坐在那,一面喝茶一面看着自己。想不到这一一下午过去了,他竟还坐在这。

    凤华离叹了口气,她走到了炎虞跟前,语气有些软了下来:“皇上可否等到臣治好娘亲,到时想怎么处置,随便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我怎么处置?”炎虞喝下了一口茶,觉得这话倒是挺有意思,自己想怎么处置,何时处置,还不是一句话的功夫,凭什么要听她的。

    凤华离点了点头,等她把苏念云救治好,到时候带着苏念云离开,就算炎虞想处置自己,总不能躲在哪都能被找到吧。于是凤华离十分坚定而真诚地点了点头:“娘亲她病情严重,我实在放心不下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炎虞连忙打住了她,若是再说下去,指不定什么煽情的话就都出来了,他向来不喜欢听到这种话语,于是便说:“等你治好你娘亲,朕再处置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炎虞便离开了。炎虞一回宫,便让苏三去把宫中医术最好的太医找来,不一会儿,这跟前便跪下了一排的太医。炎虞将他们左右打量了一会,总觉得有些不顺眼,但还是问道:“方仁花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些太医仿佛约好了一般一齐摇了摇头,炎虞看在眼里,十分不爽地歪了歪嘴。他低声压抑着怒意:“一群没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臣知道!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尖锐的声音,炎虞连忙抬头望去,却又只见到上下攒动的脑袋,根本看不清是谁。炎虞刚想问些什么,那一堆人之中又抬起了一只手,可转瞬之间又被人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压下去没一会儿,那人又伸出了另一只手,但马上又被压了下来。就这么周而复始了许久,也没有要停的意思,炎虞便更加恼火了,这些人是在耍自己吗?

    炎虞猛地一拍桌子,苏三会了意,便上前,要把那个人给揪出来。那人之前被捂住了嘴,如今终于能开口,连忙大声地喊什么我知道,待到苏三把他带出来后,却见他不过是个少年模样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太医连忙站了出来,将少年挡在了身后,说:“皇上,这是臣的儿子,今日非要跟着臣来,臣才不得已带着他来的,还望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炎虞看着那少年,却觉得那孩子的眼睛十分有灵气,便问:“他说他知道这方仁花为何物,你为何不让他说?”

    太医笑了笑,说:“他一个小孩子,如何知道这方仁花为何物?”

    那少年被他挡在身后,却是十分不服气,不断地要闯出来,且厉声喊着他确实知道。炎虞觉得但听无妨,便让他出来,那太医这才不得已把那少年放了出来,还不忘在那少年耳边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少年连忙将他推开,才不管他说的是什么,连忙说:“我不但知道那方仁花是什么,更是亲眼见过它。”

    炎虞生了几分兴趣,问:“那你能带给朕吗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又是点头,转身便快步跑开了。过了不一会儿,她手中便拿着一株花献给了炎虞,那花十分瑰丽,而且还是刚摘下来的。炎虞轻轻嗅了嗅,可他也分辨不出这是不是方仁花,在场诸位更是没有人认识这方仁花。

    炎虞让人将这花株收着,转而问那少年:“这花是哪来的。”

    少年犹豫了片刻,随后摇了摇头:“我答应过一个人,不会告诉别人这花是哪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父亲连忙推了推他的肩膀,问他问题的可是皇上,岂有不答之理。可那少年却十分坚持,说这是承诺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背信弃义的。

    炎虞有些欣赏地看了他一眼,若是不回答自己的问题,那可就是违抗圣命,可若是回答了,就是违背了自己的诺言,很显然,这个少年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“赏。”炎虞觉得他人倒是不错,也不论这花是真是假,便十分大方地赏了许多东西,而后又把苏三唤来,在他耳边小声说,“若他今后在宫中为官,可要好生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苏三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,似乎从自己在他身边以来,就从没见过他为人铺垫后路,看样子今日真是和这少年结了眼缘了。

    那少年得了赏赐,还意外获得了皇上的照拂。他的父亲可谓是欣喜不已,带着他向皇上连连道谢,而后方才久久回味不绝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那方仁花也已经包好了,炎虞接过了那长盒子,又交到了苏三的手中:“明日把这个送到药膳女官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……”苏三一日之内遇到了两件反常的事,讶异得连话都有些说不完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