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三十七章 采花贼
    这两人跪下来的声音一个比一个响,再加上这月笛满脸心虚的表情,以及这南宫嫣儿不自然的动作和满头的汗。叫人相信她们都有些奇怪了,炎虞微微一笑,颇有些嘶哑的声音说:“怎么,是要挨了一顿打才肯从实招来?”

    “皇上饶命,奴婢……奴婢不是故意的。”月笛受不起惊吓,连忙磕头认错起来。

    南宫嫣儿紧紧咬着唇,手更加往后缩了一些。但这个动作却让炎虞给敏锐地发现了,他眯了眯眼,声音有些冰冷:“你手中拿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月笛都忍不住看了她一眼,在月笛心中那不过是一个香料而已,反正也要送上去,方才也没有说错什么,如实说来就是了。可南宫嫣儿仿佛没看到她的眼神一样,直直地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特别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特别的东西?”没什么特别东西做什么冬藏西躲的。炎虞最讨厌有人背着自己做一些什么事情,更别说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耍小把戏了。炎虞唤来了一名奴才:“给我搜。”

    那奴才二话不说便下去搜,南宫嫣儿就算再怎么反抗,还是不得不由着他把那香料拿走了。奴才把那香料放在鼻尖嗅了嗅,随后伸手递到了炎虞的面前:“皇上,这是香料。”

    炎虞将那香料手进手中,手指轻轻抚了抚,这触感却是上好的香料。炎虞颦眉,这不过一个香料,做什么遮遮掩掩的,莫不是这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吗?

    下一秒,南宫嫣儿往前爬了几步,连连咳了几个头,她眼中带泪楚楚可怜地说:“皇上,这是奴婢从宫外买来的准备送给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送给我?”炎虞放在手中把玩了一会,觉得有些油腻,便递到了身边奴才的手中。

    却见南宫嫣儿泪眼朦胧地掩面小哭了一会,随后咬紧了下唇,仿佛难以启齿一般,凄凄惨惨地小声泣说道:“皇上,奴婢其实倾心您已久……”

    炎虞一怔,倒没想到是这种结果。他看了一眼那南宫嫣儿,她已然哭成了一个泪眼,眼睛通红的,满面都是小女人的害怕之意。炎虞揉了揉脑袋,看来自己是太过谨慎了些,于是他便让那奴才将香料还了过去。

    反正今日来也不是为了这么件小事,炎虞便让南宫嫣儿先退下了,转而问向月笛:“药膳女官人呢?”

    这回来两天了,赏赐不亲自接也就罢了,就连令牌也不来拿了。今日的药膳也没见着影子,统领可以是个虚名,但这药膳女官可不行。

    月笛一愣,晃然想起这么一件事,顿时想拍一拍自己这傻了的脑子。今儿早上就来人说皇上要吃什么了,自己一心想着夫人的事,就这么给忘了

    “皇上,大人她在里面……歇息呢。”月笛垂眸,低声说。

    “歇息?”炎虞问。

    月笛点了点头:“大人她实在是太劳累了,便睡着了,奴婢没敢惊扰大人,诶……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炎虞一听全是客套话,便一把打开她的手,另一只手便推开了门,转而直接走了进去。这一进去便闻见一股药味,炎虞眉头皱了更深了些,她这是生了什么病,至于这药味这么浓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几步,便见到凤华离了。凤华离撑着脑袋,就这么看着床坐在地上,其形象十分得差,甚至还有些衣冠不整。炎虞都有些不忍看下去了,月笛连忙抢先一步上前,把凤华离扶正来,再把她衣服弄整齐了些。

    月笛撑着笑容赔罪道:“还请皇上见谅,大人她平日里睡觉都这样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个奇女子,要睡便在床上睡,就这么坐着也能睡着,更别说方才月笛给她摆弄了好一会,竟然一点都没醒。这要是进了个什么刺客,那得逞岂不是手到擒来?

    炎虞让月笛先下去,自己蹲在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醒醒。”炎虞推了推她的肩膀,又抬起一把扇子戳了戳她的脸,可无论如何,对方连一点反应都没有。可呼吸却又十分正常,像是睡得很死一样。

    俗话说你叫不醒的是一个装睡的人,而面前这情况,炎虞自然而然地把凤华离归类到了这么一种人之中。炎虞歪了歪脑袋,这女人,该不是立了一次功,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吧?

    于是炎虞站了起来,准备去看看睡在床上的又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凤华离刚好睁眼醒了过来,但更确切的说,是从自己的灵海之中出来了。是凤玄拼命地推她,说是有人来找她了,否则她还能再睡好一会。

    凤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她伸手放在嘴边,打了一个哈欠。正想着是什么人来找自己了,眼前却忽然出现了一双腿,这腿很长,但却刚好抵在了凤华离跟前。

    再往上一些,便是不可描述的部位了。凤华离皱着眉往后退了些,带着起床气的她来不及看清那人是谁,更来不及等那双腿下一秒地抬起,直接便一拳往上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只听扑通一声,那人便倒在了地上。凤华离迷迷糊糊地晃了晃脑袋,眼前的画面才更清晰了些,她嗤笑了一声,原来凤玄说的有人找,是有采花贼进来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不屑地看了他一眼,刚刚自己就在想怎么会有人找,自己明明吩咐月笛别让任何人打扰的,怎么会有人找。凤华离大声说:“采花贼,今日算你倒霉找到我了。本姑娘可不是好惹的,你若再靠近一步,我便让你断子绝孙。”

    炎虞嗤牙咧嘴地趴在地上,手指无力地抓着地面。这天底下还没人敢这么对自己,这个女人一上来就这么狠心,真是……炎虞语气之中充斥着满腔怒火,他低声吼道:“女人,你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,采花贼……”炎虞背对着她,看不到脸,只听得到声音。凤华离并未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只当是这个采花贼不肯罢休,便微微抬起了手腕,将暗器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不过是个采花贼而已,就算死了也无妨。况且不给这种人一个教训,恐怕下次还会不知廉耻地去祸害其它人家的女子。

    今日算你倒霉,碰上了我。凤华离撇了撇嘴,正要动意念将暗器射出暗器之时。对方却忽然站了起来回过了头,待看清楚那人的面孔时,凤华离一惊手却顺势一抖,随之一根梨花针便破风而出。

    炎虞方才定睛,却见一根闪着光的银针朝自己飞来,眼见下一秒就要传进自己的瞳孔。炎虞一个侧身,那梨花针便从自己耳边擦过,顺势带走了一根发丝。

    凤华离睁大了眼,问:“皇上?”

    这女人,玩真的?炎虞回头看了一眼那狠狠扎在地上的梨花针,这若是扎进了自己的眼睛,恐怕得将整只眼睛给抓下来吧。炎虞勾起了唇,但却没有笑意,他快步掠到凤华离跟前,伸出手想要抓住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处于自我保护意识,凤华离立刻伸手便将他的手打开,也顾不上和自己交手的人是不是皇上了。而炎虞一时失手,眼中更加闪过了一丝亮光,既然她要玩,自己便奉陪到底吧。

    二人厮打起来,二人武功不尽相同,可尽管凤华离已比以往要好上很多,竟依然不是炎虞的对手。凤华离愈发便感觉得到,炎虞的身手,速度和力量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,况且很明显的,对方根本就没用尽全力。

    凤华离皱了皱眉,额头上的汗愈发的明显。二人这么争斗了好一会儿,凤华离体力越来越不支,最终一个失神,让炎虞彻底占领了先机。

    炎虞一把抓住她的肩膀,将她身子一扭,便死死地扣在了床边,任凭凤华离怎么挣脱也动不了半分。炎虞往前近了一步,靠在她耳边轻声问:“凤大人,太自以为是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虽然身手还不错,可跟自己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。不过炎虞倒是许久没在自己身边见过武功能到这个地步的人了,更别说她一个女子了,实在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凤华离脸被压在木板之上发疼,她发着微弱的声音:“不知是皇上,多有得罪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炎虞轻笑,“若是朕没躲开,恐怕下场就是少一只眼睛吧?”

    凤华离叹了一口气,肯定是为苏念云的事累坏了,刚刚也太欠考虑了,居然什么都没看清楚就出了手。天地良心,若她知道来的人会是皇上,她一定躲得远远的不去招惹:“皇上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就算了吧?”

    “如何大人不计小人过?”炎虞问,“若是朕非要追究呢?”

    凤华离仔细考量了一番宫中的规矩,发现无论如何,就冲着自己对皇上下手,就已经是死路一条了,如此一来自己是横竖吃不着好果子了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皇上先企图非礼我一个弱女子,我怎么会对皇上如此不敬呢?”凤华离自知无礼,低声辩解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