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三十六章 苟延残喘
    声音一下便传进了大家的耳朵之中,众人以为是见了鬼,一个二个都吓得不轻。沈玉一愣,还以为那凤华离声音如此大,隔着这么远都能听的清清楚楚。倒是凤求复,他是眉头紧锁,紧紧地盯着凤华离,这丫头竟会了武功,是何时会的,向何人学来的,功夫如何?

    从前不知道,这丫头居然还有如此本事,竟都已会隔空传音,内力想必也不浅。凤求复盯着她离去的背影,心中暗自想着:莫非她这是与神医一族取得了联系,毕竟那神医除了医术高强,内力武功也是鲜有人敌,如此一来,倒能解释凤华离是如何得知苏念云一事的了。

    凤求复招了招手,换来了一个家丁,随后在他的耳边说道:“你去把她给我盯紧了,一举一动有任何异常都要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带着苏念云上了马车,她身子因为病重而发凉,那冰凉的感觉叫凤华离十分害怕,由此,马车每走一会,凤华离都会去探探她的脉搏。月笛在一旁心中也是担心的很,毕竟她跟了小姐这么多年,自是不愿看到她伤心难过,可月笛却又不懂医术,只能在旁束手无策的看着。

    “你娘亲她还好吗?”凤念玉深深的看着那昏迷不醒的人儿,问道。

    听说凤华离医术高超,她一定能想出办法的吧。凤念玉看着苏念云的脸,感觉心中如同针扎般的疼,虽然这是凤华离的娘亲,可现在她们俩是姐妹,她的娘亲便是自己的娘亲。

    凤华离摇了摇头,这次自己当真是想不出法子了,只好把苏念云先带回宫中,到时再请教他人看看能不能想出什么法子来。

    凤念云见连她自己都摇了摇头,顿时泄下了气来,若是连她都没有办法,恐怕苏念云这回是真的回天乏术了吧。

    很快便到了皇宫,凤华离将她放在自己床上,随后便在一旁盘膝而坐,定神进入了灵海世界当中。刚一进来,一股奇妙的药香便飘了上来,那是上次在山崖之下摘来的药草,只是看样子比上次所见长得还要好了,看来这儿确实是一个十分神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她今日并不是来看这些,而是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。于是凤华离绕过了这么一块土壤往里走,可这一路都不见那凤玄的影子,凤华离只好喊道:“凤玄,凤玄?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慵懒的哈欠声,凤玄从一块大石头后爬了起来,他伸了个懒腰,见到凤华离后更是不耐烦了些:“你真是过分,把这么一块药田移进来后却不管不问,这些天可都是我在帮你照料,现在是总算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凤华离被他的出场一愣,连连走到他跟前,捏了捏他的耳朵和手臂,着着实实都是人类皮肤的触感没错了。这还是风华里第一次看见凤玄变成人形,他看上去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孩,眼睛十分的大,一双娇嫩的嘟嘟粉唇叫凤华离惊愕不已:“之前你可一直是本书,后来变成了一只鸟,这会又成了一个人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凤玄不以为然地看了她一眼,他抬高了脑袋,有些趾高气昂地说:“小爷我爱变什么样就变什么样,你管得着吗?。”

    只是一个外貌看起来十分无害的小屁孩做出这么一番动作,丝毫没有让风华里感受到任何气质,感受到的只有无限的滑稽。凤华离一把拽住了他的耳朵,算作是对他方才这么对自己说话的惩罚。凤华离厉声问:“我今天来可是有要事要问你,你可得正经点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啊……快点……”凤玄总算得以逃脱凤华离的魔爪,他捂着发红的耳朵,十分委屈地说,“行吧,我一定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把苏念云的病情同他说了,毕竟他好歹也在这世上活了这么多年,也该见多识广得很,说不定能知道写什么办法。哪知凤玄刚听完就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,说:“你娘亲她这样子,确实是无药可医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凤华离伸出手做出了个威胁他的动作,他连忙挑出了好几步远,只敢露出个脑袋,颇为惶恐地朝她点头。见此,凤华离便知他确是没有保留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靠着扶拦坐了下来,心情十分复杂。她回忆起苏念云的一颦一笑,可一想到将来可能再也见不到了。原主的情绪仿佛在这时也涌了上来,凤华离的鼻尖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凤玄也注意到她的不对劲,于是轻咳了一声,说:“虽然你娘亲这病我不知该怎么治,可我有一个法子,至少可以保你娘亲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凤华离连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一味叫金罗丹的药,这药虽然不能治什么病,但却能保人不死,通俗的说,便是借着一口气苟延残喘下去。用这药的人无法说话也动不了,凤玄看了一番凤华离的脸色,低声说:“这药我也只是听说过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眼睛立刻亮了起来,以现在苏念云的病重,再过不几日便会没了性命,就算现在有能苟延残喘的法子,凤华离也愿意尝试一下。凤华离宛如病急乱求医一般焦急地抓住凤玄问:“那药方呢?”

    凤玄被她抓得发疼,但知晓她急切的心情也就没有多说什么:“最主要的便五星草与方仁花,五星草便在那块药土之上种着,而这方仁花我也不知哪有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这方仁花凤华离也不知是何物,想必便是这个世界里的物种,如此便一会出去后再问问宫中的人。反正刚得了那么多赏赐,也不怕问不来什么信息。

    凤华离这一路十分劳累,刚进宫却又没得片刻休息,现在好不容易得以喘口气,一下子困意上心头,还没来得及出去,凤华离便身子一软,直接在台阶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凤玄微微叹了一口气,只好用力全力把她拖到了温泉旁边睡着。这儿又暖和,还灵力充沛,凤玄撒手后就没再管她了。可谁知,或许是凤华离身子太过劳累了,又或许是这儿太过舒服了,凤华离居然就在这睡了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而在这现实之中,月笛几次敲门都不得里面回应,凤华离进去前还特意交代过别打扰自己,于是月笛也没敢直接开门。可这足足等了一天一夜,又是一个下午到了,月笛就有些担心了。

    小姐都一天没吃东西了,这要是饿晕了该如何是好,夫人的事可以以后慢慢在想,可小姐自己的身子不能就这么耽误了啊。月笛只当是凤华离悲痛过度,又不得不谨遵凤华离的意思,只能在凤华离房前踱来踱去的,心情焦虑不已。

    南宫嫣儿走了过来,也学着她在窗子上扒些看里头,可看来看去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,便推了推月笛的肩膀,说:“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月笛总算见到了一个人,便赶紧拉着月笛走到了一边,解释了一番情况:“小姐这不吃不喝的,要是在里头晕倒了可怎么办,况且夫人还在里面,若是小姐都晕倒了,那岂不是十分危险?”

    南宫嫣儿无奈地看了她一眼,以她的认识,凤华离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身子落到那种地步呢。于是南宫嫣儿仔细往里面瞧了好一会,才总算瞧见了那么一丝影子。

    “大人在那坐着呢,我看得清清楚楚的。”南宫嫣儿拍了拍她的肩膀,示意她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月笛又亲眼看了一番,这才皱着眉头往后退了一步,暂时决定放宽心了。忽得,她见着南宫嫣儿手中端着的东西十分新奇便问:“你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新进的香料。”南宫嫣儿笑了笑,说。

    香料?月笛看着那方块状的东西出神,这香料格外好看,只是也没闻着味道,想必是要用了才有味道的吧。可月笛止不住这心中的好奇,便低下头想闻闻这到底是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月笛闻到,南宫嫣儿就不着声色地将香料背过去放在了身后,她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这可是要给皇上的,要是弄坏了咱俩的脑袋都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月笛缩了缩脑袋,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。从前小姐一回宫便常与自己说皇上的坏话,连带着自己现在都更加惧怕皇上了。还是听南宫嫣儿的小心谨慎些好,毕竟皇上可不是她们这些下人能惹的。

    谁知就在此事,身后却传来一道咳嗽声,月笛猛地一回头,却见皇上就站在自己身后,本着心虚的情绪,她连忙大力地跪了下来:“参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炎虞挑了挑眉,轻声问:“你们二人可是在背着朕说什么?”

    月笛咽了口口水,心想今日运势未免太背了些。仿佛生怕他识破自己的心事一般,月笛十分用力地摆了摆脑袋,头摇锝像是拨浪鼓似的:“没有,当然没有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皇上看着自己的目光,南宫嫣儿把手往后缩了一些,微微摇了摇头,说:“皇上误会了,奴婢们怎么敢议论皇上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