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三十五章 陪葬
    “你是医生吗?”凤华离瞪了她一眼,既是风寒引起的病,那便应该多透透气,晒晒阳光才是。也不知这儿的大夫是怎么想的,又不是得了什么瘟疫和天花,如此只会让病情越来越糟。

    沈玉瘪下了嘴,只好一言不发地看着凤华离。

    凤华离坐到了苏念云跟前给她把脉,这病情确实如沈玉所说,是风寒拖延而导致的。只是凤华离算了算时间,若真是自己走后不久染上风寒,那发病也不该这么快才对,这其中恐怕有什么蹊跷。

    “娘亲,我来看你了。”凤华离握住了她的手,终是掩不住泪眼朦胧,抬着苏念云的手有些发抖。她的生命极其微弱,当真是如那些大夫所说,时日不多了,再怎么治下去也都是徒劳了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凤求复走了过来,他亦坐在了旁边,微微叹了口气,悲怆的说:“你娘亲的病我也很难过,可为父已经想尽所有办法了……”

    想尽所有办法?这句话在凤华离听来简直可笑,且不说这么快就发病的蹊跷,身为一家之主,夫人病了怎么可能不知道。凤华离讽刺地笑了笑:“父亲,这件事您敢说您是完全置身事外的吗?”

    凤求复一怔,知道她这是在怀疑自己后颇有些怒意地说:“你这是什么话,难道为父想看着自己的夫人就这么死去吗?”

    这还真说不准,毕竟苏念云和他之间恐怕早已没了感情,再加上苏念云和神医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,兴许早就看她不顺眼了,借着这个机会出雕塑年运也说不准。凤华离轻声道:“你早就知道母亲与神医的关系了吧?”

    凤求复微微张大了嘴,满脸都写着不可思议。当初神医将她送到自己这,自己可是十分兴奋,本以为能从此得到神医一族的庇护。可那神医却让自己保守秘密,从那以后却没了只言片语更别提什么庇护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是你的母亲不想我告诉你的。”凤求复望了一眼昏迷不醒的苏念云,不过是一个毫无用处的女人,死了便死了,有什么好可惜的。

    凤华离眺了一眼苏念云,人都昏迷过去了,他想说什么不就是什么。凤华离回过头,却见到了几个与沈玉站在一起的陌生面孔,自己先前挑进来的的贾绡玉却不见了踪影,她轻笑一声:“爹爹速度倒是快,我这一回来,相府却已大变了样。”

    凤求复脸上恢复了严肃的表情:“那贾绡玉与他人偷晴,还怀上了孩子这便罢了,她还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,为父只好将她家法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贾绡玉虽是不情不愿的嫁了进来,但凤华离却是怎么也不肯相信他会有那个胆子偷情的。况且这沈玉可是这相府偷情的典范,如今居然还能淡定自如的站在这,实在是非比寻常。风华里淡淡地说:“大姨……”

    这称呼还没叫完,凤华离连忙住了嘴,转而说:“这么久不见,离儿都不知该叫您什么好了?”

    凤求复尴尬地笑了笑,解释道:“这贾绡玉偷情一事就是被你大姨娘抓住的,再者,当初的事情已经查明,大姨娘她是被人下了药,所以往事就不必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颇有些讶异地看向他,这沈玉倒是有本事,这么简单就把自己给洗白了,还重新当上了大姨娘,实在是不简单。想必贾绡玉偷情一事也是沈玉所为,以给自己洗脱罪名而铺垫呢,倒是可怜了那无辜的贾绡玉了。

    只是按照沈玉的手腕,不像是能计划的这么缜密的人,想必这后面是有高人相助。凤华离当下便想到了那媚承语,于是便问:“三姨娘可还在府中?”

    凤求复犹豫了片刻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凤华离咬了咬唇,从一开始媚承语便和苏念云过不去,或许把自己支进宫中,就是为了更方便的对苏念云下手。苏念云病重而死这事传出去对凤求复的名声也不好,这事倒不像是凤求复所为,所以他充其量只是个帮凶而已,而真正的主谋恐怕就是那个今日未曾露面的三姨娘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二话不说地便站了起来,立马便往那媚承语的房中走去,也不管身后凤求复以及沈玉的叫唤了。

    这一路便到了媚承语房间,外头的侍女在凤华离的冲撞之下形同虚设,待进来之后,只见媚承语正悠闲地喝着茶,见她如此莽撞地闯了进来,微微皱着眉说:“离儿可真是不懂规矩,三姨娘的房间怎么能是随意闯进来的呢?”

    凤华离冷笑一声:“三姨娘倒是清闲,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功夫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媚承语疑惑了半晌,随后才茅塞顿开,仿佛刚刚才想起来一般,她笑着说,“你娘亲去世了,又不是我娘亲去世了,我为何不能喝茶?况且前几日我也不是没有去看过,你在这瞎嚷嚷什么?”

    媚承语的话十分的锐利,她走到凤华离跟前,用一种极其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,一字一句地说:“你也长大了,应该懂得这世界不是围着你一人转吧?”

    她一言一语的,倒是十分理智气壮,现在苏念云的病,最有嫌疑的便是媚承语。再加上之前的事情,连凤华离如何不怀疑她动了手:“三姨娘上次可答应过我,只要我进了宫,你便会放过我母亲,不再咄咄逼人,可为何却要了她的命?!”

    媚承语霎时间便笑了起来,她笑得十分尖利,却又十分的妄然:“你这可是在污蔑你的三姨娘,你可有任何证据?”

    凤华离哑了声,自己确实没有任何证据,可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媚承语,叫凤华离如何相信一个如此恶事做尽的女人。况且证据总会找到的,但现在重心是救苏念云,找证据既耗费时间又耗费精力,凤华离根本无心去做。

    见她沉默不语,便知她只不过是满口空话而已,媚承语的嚣张气焰一下子便窜了起来,她轻蔑地说:“若是没有证据,就别像条疯狗一般缠着我不放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媚承语猛地撞过凤华离的肩膀,便与婢女一起上了楼,只留下凤华离一人对着这空荡的房间。她低着头,有些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般的丧气。

    凤华离抬起眼眸,气息越是想平稳越是平静不下来。这相府除了下人以外,人人都是害死苏念云的帮凶,若是苏念云真的死了,凤华离也不会让他们好受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治疗,凤华离决定将苏念云带进宫中。可凤华离不过抱起苏念云走了几步远,这还没出门,就被发现了的凤求复与沈玉给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离儿,你这是做什么?”凤求复指着苏念云,一个大跺脚,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,那语气仿佛凤华离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般。

    凤华离无奈地扫了他们一眼,就知道他们定会阻拦,这才趁着没人偷偷将苏念云抱走,谁知还是让他们发现了。凤华离说:“既然大夫治不了,那我要把娘亲带进宫中治疗。”

    沈玉仗着凤求复在旁边,终于露出了她的本性,她抬着手,袖子摆来摆去,配上她冷嘲热讽的语气,简直就像是在唱戏文:“离儿这又是何苦了,这天下的大夫不都没什么差别吗,既然夫人她没救了,依我看还是别再浪费时间了,早早准备后事吧。”

    她在后事上狠狠地加重了语气,像是生怕凤华离听不懂她的意思一般。凤华离大怒,这人还没死,沈玉的嘴就这么毒,若真的去了还了得,况且只要还有一丝希望,凤华离便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把抽出腰间的长剑,用力地搭在了沈玉的肩膀上,她一下子便瘫软在了地上,凤华离便顺势把剑顶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沈玉感受到那冰寒的剑意,自是知道英雄不逞口舌之快,于是连忙认错道:“离……离儿,是大姨娘说错话了,你快把这吓人的东西拿走好吗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这是做什么,还不快放了你大姨娘?”凤求复连忙也帮着沈玉说话。

    凤华离抬眸看了一眼这焦急的二人,尤其是沈玉,吓得几乎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。凤华离嗤之以鼻,果然有的时候,武力比讲道理有用多了。

    对付这种人,就应该给她点苦头尝尝才会乖,凤华离冷冷的说:“若是再敢说出方才那种话,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都听你的!”沈玉也管不上她刚刚说了什么三七二十一的,只知道消息要答应下来才是。

    于此,凤华离才收回剑入鞘,瞟了一眼想要说些什么的凤求复,转身便抱过了月笛扶着的苏念云,走至门口时,却仍听得沈玉站起来不断地咒骂着自己。

    凤华离并不在乎她们怎么想,在乎的是苏念云的安危。于是凤华离停下了脚步,微微开口,将这么一段话传进了相府每个人的耳畔:“谁若是外敢打夫人的主意,我让她去黄泉里陪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