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见不上夫人的最后一面了
    眼见二人就要厮打起来,这场面就要愈发难以收拾,炎虞才终于开口说:“够了。雅文言情”

    凉妃一惊,自知失礼,连忙谦卑地后退了一步,她偷偷望了一眼炎虞,只见他颇有几分怒气,看样子是要为凤华离说话了。她微微握住了双手,恨恨地看着凤华离。

    炎虞淡淡地说:“凤大人此行有功,既然屿卫军与凤大人有如此深厚的感情,朕也不强求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赏赐依旧,而凤华离则封了个统领的闲职,隔三差五都得去看看屿卫军并调整一番训练方针。平日里主要还是在宫中做药膳女官,和以前不同的是每个俸禄的上涨,以及闲暇时间少了些。

    凤华离微微福了个身,挑衅地看了一眼凉妃,满面笑意地说:“多谢皇上赏赐。”

    当初凤念玉救出来后,凤华离没有那个闲心与能力去照顾她,然后便拜托了容伊,让她替自己照顾着。容伊一人清闲的很,刚好凤念玉也能同她聊聊天,所以也就欣然答应了。

    想着如今也有这么久没见了,凤华离便决定顺道去容伊那看看。这方才走到容伊宫前,就听到了里头的欢笑。凤华离收下了笑容,款款地走了进去:“见过太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离儿,”容伊连忙迎了上来,她握住了凤华离的手,笑着说,“好些日子没见了,这次去隐国过得可还好,可有见识一番隐国的风采?”

    凤华离连连点了点头,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特色,那隐国比起这自然是有着不一样的韵味的,倒是容伊这么些年无法回到自己家乡,一定十分想家吧。

    “妹妹你来了。”凤念玉平走了上来,脸上还有掩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虽然她只有孩子般的身高,心智也同孩子没什么两样。但凤华离也是知道她比自己大的,于是凤华离便对这个称呼没什么排斥感,倒是容伊有些讶异地问:“你个小丫头,怎么叫离儿妹妹?”

    凤念云的事说来奇异,况且凤念云自己都不记得这么件事,于是凤华离便省去了那么一段,笑着解释道:“这就是太妃不知情了,当初我救她出来时就与她商量好了,她做姐姐,我做妹妹。”

    容伊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这辈分之事本就复杂,更何况他人的事自己也不好批判不是。凤念玉跟在凤华离后附和着说:“就是就是,太妃娘娘就别管我们之间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见凤念云也跟着附和起来,容伊连忙开着玩笑敲了一下她的额头,这么一幕却显得十分温馨。看样子她们相处得倒是不错,凤华离倒是颇为欣慰,她简直不敢想象若是没有自己,这凤念玉一辈子都在死牢之中无法逃脱,如今该是怎么样的光景。

    凤念云跑到凤华离跟前,说:“我都还没见过妹妹的娘亲,如今你终于回来了,刚好可以带我去见一见呢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微微点了点头,这么久了,也该去看看娘亲过得怎么样了。不过凤念云能这么快欣然接受,倒是凤华离有些想不到的,毕竟她母亲的离开对她的伤害是十分大的。但现在这个样子也好,毕竟人总是要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跟着我回我宫中去,我找了月笛今日便与你去看看我的娘亲,如何?”凤华离揉了揉她的脑袋,温柔地说。

    凤念玉翘着嘴,一下便把凤华离分的手给甩开了,有些不悦地说:“妹妹这是把我当小孩子了吧?”

    凤华离连忙在她身边蹲了下来,因为她身高的缘故,自己一时顺手,就这么情不自禁的摸上去了。凤华离一副积极认错的模样:“妹妹错了,姐姐说什么便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容伊看在眼里,想到平常要摸她的头,她也是如此抗拒。容伊也只当她是耍性子,在旁小声地说:“本来就是个小孩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”凤念玉又笑了起来,毕竟她本就没真的生气,“妹妹说的那个月笛,这几日还来找过太妃询问你究竟什么时候回来,那人一脸急切的样子,像是有什么急事要找妹妹呢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皱了皱眉,心中顿时有些不妙的感觉。自己走之前还特意给她留了一些钱,让她好好照顾自己的婢女们,如今竟都找到了太妃,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乱子,怕是真的没了办法才会这样上门打扰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,紧接着闯进来的便是月笛,她满头大汗,眼眶通红。月笛见到凤华离,仿佛抓住了希望一般,她猛地扑了上来,就连向太妃请安都忘了。尽管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,但月笛仍是一面大哭着一面说:“小姐……小姐不好了,夫人她出事了!”

    凤华离心下一惊,连忙把她扶起来,问:“出什么事了?先别哭,冷静些。”

    月笛抽泣着,虽不断擦着泪,但新的泪水却不断地涌出来。不是她不愿意冷静,而是这事根本就叫人没法冷静,月笛哽咽着说:“夫人病了,大夫说……大夫说夫人时日不多了……若小姐你再不回来的话,恐怕就见不上夫人最后一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宛若晴天霹雳一闪而过,凤华离的双脚顿时就失去了力气,面前的世界显得有些模糊而不真实,凤华离险些摔倒在地,幸而有凤念玉和容伊搀住。凤念玉微微张着嘴,却不知能说些什么安慰的话。

    毕竟就在刚刚,凤华离还在与自己说着要去看夫人,可转瞬之间却出了这么大的变故,换做谁都接受不了吧。

    凤华离喉头微动,她抬着头,可泪水却还是不争气地落了下来。尽管苏念云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才认识的人,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她都是唯一对自己好的人。风华里早已把她当做了自己的亲生母亲,更知道她是唯一永远都不会背叛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凤华离只觉得自己背后的天像是塌了一块,她勉强站稳了一些,伸出手让月笛扶着自己,声音十分的微弱:“带我去相府吧。”

    月笛点了点头,牵住了她的手。去相府的路并不算长,但凤华离坐在摇摇曳曳的马车之中,兴许是心急使然,凤华离总觉得这路漫漫无边,怎么都走不到尽头。终于在一声马鸣过后,马车停了下来,月笛掀开了帘子,外面正是熟悉无比的相府牌匾。

    当下也顾不上让月笛扶着下马车,凤华离立刻冲了出去。想必是提前得到了凤华离要回来的消息,不只是要阻拦还是怎的,凤求复竟带着好几位姨太太在外面候着。一见凤华离下了马车,连忙笑着迎了上来,说:“离儿这么久没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都这种时候了,不守在苏念云身边,居然还有心情在这候着与自己虚情假意?凤华离一把撞过他走了过去,而凤华离下一个见到的却是沈玉,她衣裳穿的是姨娘们同等的衣裳,也不知她是如何趁自己不在的时候爬了回来。

    沈玉巴巴地笑着说:“离儿舟车劳顿,不如先回屋休息一番如何?”

    凤华离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若是她非要挡着,自己不介意再此刻再“以下犯上”一回。那沈玉收到那冰冷的目光,气势霎时就落了下去,她退了半步,却没有走开,而是跟着凤华离一同往苏念云房中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沈玉倒是不肯放弃说话的机会:“离儿啊,自你走后,你的娘亲她就十分思念你,有一些小病也没当回事。谁知这回竟当众昏迷,这大夫一查才知道,你娘亲她是寒疾已久,如今已经医治无法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皱了皱眉,这寒疾虽不是什么大病,但若拖久了还真的有可能治命,于是凤华离问:“寒疾是何时开始的?”

    沈玉连忙说:“就在你进宫后不久……这事你也别太怪罪老爷了,除了这种事老爷也很是心痛,夫人病后老爷就四处寻医,可看过的人都说已经没有救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要怪罪凤求复?恐怕这沈玉就是凤求复派来好好安抚自己的吧,凤华离冷笑一声:“既然如此,为何不早点与我说?”

    或许旁人束手无策的病,让自己来试试就有突破了呢,自己的医术如何这些人也不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沈玉却说是近几天才忽然晕倒,因为那时凤华离在回宫的路途之中,所以根本联系不上,但这在凤华离看来全部都是借口罢了,在苏念云起初病了时就该派人来和自己说,毕竟自己再怎么说都是苏念云的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转眼便转过了一个弯,眼前便是苏念云的房间了,凤华离招了招手,示意沈玉不要再说话来打搅自己了。一进屋子,一大股药的味道便扑面而来。凤华离扇了扇鼻尖的空气,只见这屋子帘子都拉的死死的,丝毫不透气。

    凤华离皱着眉,一把将这窗帘掀开,柔和的光线这才得以照进黑漆漆的屋中。沈玉连忙低呼一声:“离儿,大夫说了夫人这病可得少接触些阳光才是。”

    :,,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