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三十三章诬陷
    常提起?凤华离心一惊,心道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,孟晚舟这狗嘴里定然吐不出什么象牙来。 果然孟晚舟捂着腹部,忽然没来由地低头笑了起来,或许她是想表达一种羞涩的感觉,但在凤华离看来演技要换不过关,只有尴尬的感觉。

    孟晚舟说:“想当初离儿可是天天嚷嚷着要嫁给皇,说皇是这世间最好的男人了,那一句句的赞美之言,臣妾实在羞于提起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真想把口水都吐在她脸,既然羞于提起不要说啊,编编完整了,说一半留一半的算什么。而此时,凤华离感受到一道异的眼神,她猛地抬头,只见炎虞正盯着自己,轻声问:“她说的可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……不真……”凤华离若说不真,岂不是说孟晚舟在说谎,可自己又没有证据推翻她的话。若说是真的,那指不定那皇一个“高兴”要赏赐自己做他的妃子,如此大的赏赐,凤华离可受不来。

    谁知此时帮凤华离解围的却是孟晚舟:“都是过去的事,想必妹妹也不想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悄悄得翻了一个白眼,今日不知怎么了,竟没有人出来拦着她,这么任由她扯一大堆有的没的,实在是浪费在坐所有人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孟晚舟把她扶到了凉妃跟前说:“凉妃娘娘大人不计小人过,方才离儿她不过是无心之言,还请娘娘不必放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凉妃慈和地点了点头: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句“无心之言”,把自己方才所说的话给全都挡了回去。这个孟晚舟可真是忠心护主,还是有几分本事。而此时凉妃都十分“慈和”地“原谅”了自己,自己若是还揪着公主被刺一事缠着不放,显得自己无理取闹了。

    “凉妃娘娘,这绛国同隐国路途遥远,用三四个月也是正常的,想必离儿与屿卫军们一路都受了不少苦的。”孟晚舟这又开始帮着凤华离辩解了起来。

    凉妃也点了点头:“说的倒是不错,这一路一定十分辛苦吧?”

    这三言两语之间,又有着帮凤华离洗脱的意味,但凤华离却看得清清楚楚,她们跳过这么一段没有结果的纠缠,是为了方便开始下一段纠缠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孟晚舟笑着拍了拍凤华离的肩膀:“既然方才妹妹说将士们的武功都大有长进,那不如让将士们出来展示展示自己的风采。不然让人误会你带着屿卫军出去一趟,回来只学会了如何拍马屁可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孟晚舟淡淡地扫了一眼那匹马,意有所指地说。

    凤华离叹了口气,总算明白她们的良苦费心,这屿卫军臭名远扬是宫将士们众所周知的。这些人是铁定了屿卫军还是老样子,所以想要屿卫军当众出糗,顺带着连累自己受罚呢。

    只可惜怕是不能如她们二人所愿了,这些屿卫军还偏偏好巧不巧地臣服于自己,还在自己与容幽的一手*之下训练至今,实力每个都有突飞猛进的变化,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凤华离自信地笑了笑:“娘娘有这份心当然是好的,但是这屿卫军该如何展示,可是要试,但若是对手太弱,臣怕他人说我们屿卫军是在欺负人呢。”

    凉妃不着痕迹地笑了一声,自己早已打听好了,那屿卫军已然是恶迹斑斑了,更是仗着是先皇选出来的队伍而不受人的指令。凉妃不信,这么短的时间里这屿卫军能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孟晚舟轻轻拍了拍手,便出来了一大堆身披薄甲衣裳的队伍,眼有一丝嘲讽之意:“这些是玉林侍卫,不如让屿卫军与他们试试吧?”

    玉林侍卫是最底层的巡逻侍卫,武功普遍不高,孟晚舟此举显然是在讥讽屿卫军连玉林侍卫都不如。凤华离轻笑着摇了摇头:“这些人,臣的屿卫军一个便可以打十个。”

    凉妃这回便不再掩饰自己的笑意:“统领大人,这话可别说的太满了,否则到时候被打个鼻青脸肿,可别怪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连屿卫军们都有些没信心,凤华离朝他们点了点头,她相信他们的实力,对付这么几个小喽啰还是不在话下的。而那凉妃见她如此嚣张,更是巴不得见她出更大的丑,便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凤华离挑了几个平时表现不错的去,他们速度与力量和那些玉林侍卫想简直是天壤之别。那些玉林侍卫甚至还来不及看见屿卫军的影子,感受到头部被重重一击,随后倒在了地。

    不过如同春风飘过的功夫,屿卫军便毫发无损地走了回来,而那些玉林军全部都十分凄惨地趴在了地,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。凤华离欣喜地朝他们几个竖起了大拇指,不愧是经过自己*的人,真是一点都不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凉妃更是惊呆了,她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得意忘形的屿卫军,心怒意更甚。想不到凤华离竟还有这等本事,非但没给她点颜色看看,反而让她出了一次风头!

    “皇,您认为如何?”凤华离笑着朝炎虞福了福身,刚刚那一幕那么多人都看到了。屿卫军的实力可谓是有目共睹,也算是圆了他们的一番心愿,如今便可向皇引荐一番了。

    炎虞看了刚刚这一幕,不免对凤华离有些刮目相看,这屿卫军之前有多差自己可是十分清楚的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,凤华离该是有很大的功劳才是。

    “此番你十分有功,当是大赏,回头你转回药膳女官之时便赐你万两黄金,以及金银珠宝锦罗绸缎。还有屿卫军,今后余尚武会把你们的差事重新安排的。”炎虞高兴起来倒是挺大方,毕竟凤华离也算是给自己解决了一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这统领之位本暂时授予,凤华离也不想长做下去,如今帮了屿卫军圆了这么个心愿,也能安心地做回药膳女官去了。可谁知那屿卫军之所有人不太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想要凤大人做我们的统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……若是没有凤大人,我们也不会有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凤大人待我们可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声音未停,那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可谓是此起彼伏。凤华离更是没有想到,他们竟会如此忠于自己。而自己之前却想要回去做药膳女官而将屿卫军交于他人的想法,凤华离不免有些内疚。

    而凉妃正为方才一事而憋着火,现在终于得以找到一个机会能对付凤华离,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她扭着腰走了来:“这屿卫军效忠的可是皇,而不是你一个女子,皇当初赐你统领之位,是为了让你护送公主殿下,回来后把权力交还而已。

    “而现在这屿卫军这么效忠你,连皇的话都敢忤逆,本宫看是你蛊惑人心,是想要造反啊!”凉妃怒意昂然,说起话来更是分外的有情势,十分用力地把这么一定造反的帽子给戴到了凤华离头。

    这从古至今,为皇位者最怕的可是造反了。凤华离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凉妃,她倒是真的真的逮着一点缝隙要致人于死地。凤华离看了一眼屿卫军,那些人自知做错了,连忙闭了嘴。

    凤华离冷冷地说:“臣一心为了皇,屿卫军这是要为皇效忠的,如何谈得造反。公主殿下遇刺一事凉妃娘娘还留存嫌疑,娘娘莫要自恃清高,诬陷好人了!”

    孟晚舟也走了来,似是相劝,实则完全是针对着凤华离。孟晚舟泪眼朦胧的,像是真的为她而担心一样:“离儿,本宫相信你是无心的,你像凉妃服个软,朝皇帝认个错,皇一定会饶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饶了我?实在是笑话,若是真的认了错,岂不是自证自己是想造反了,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凤华离鄙夷地看了一眼孟晚舟的肚子,万分后悔当初不知信了什么邪,竟帮了这种女人:“娘娘倒是小心些您的肚子,不然若是早早的生下来,些时间对不可不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孟晚舟大惊失色,想不到她竟会在皇面前说出这种话。孟晚舟瞄了一眼皇,额头落满了冷汗,她厉声呵斥道:“你,你说什么呢,你这是在咒我的皇子吗?”

    真是飞枝头,把自己一只山鸡当成凤凰了,这腹怀的是什么种,敢张口闭口地皇子皇子的。凤华离冷笑一声,而后转向凉妃,既然她们都说到了这个份子,凤华离也不管不顾了,她冷冷地说:“娘娘权高位重,臣实在是惹不起,只是劳烦娘娘下次可别再到处买凶杀人了,臣实在是惶恐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贱人,你敢诬陷我!”凉妃尖声吼道,随后伸出双手要朝凤华离扑去。

    凤华离没有躲,而是顺势一把抓住了她两只消瘦的手,轻声说:“谁诬陷谁,娘娘心该如明镜一般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