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我喜欢你 离儿
    容夙止认真地看着她,兴许是很久以前,又或许从第一面起,自己已经被面前的人给吸引了。 这么久以来他一直尽力地隐藏着自己的心意,可是如今凤华离要离开,他们也许从此以后将难相见,若是再不说,下次可能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,离儿……”容夙止迎着她错愕的眼神说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”凤华离看向她,眼神之有些无措。这么久以来容夙止对自己深有照顾自己也是知道的,只是他却是自己的师傅,所以凤华离从未往那方面想过,“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?”

    容夙止微微低下了头,脸的笑容十分的脆弱。从她说出口的那句师傅,已十分清楚地把他们俩的关系给分开来了。容夙止轻叹一声:“是啊,我为何要在这个时候说?”

    原本二人离别,偶尔一封书信来往,心也会有一分思念。可如今却硬生生被自己弄成了这般尴尬的局面,恐怕来日想起都会平添一分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容夙止无奈地摇了摇头,他早该知道这是无果的才是:“离儿,你可曾对我动过哪怕半分的心?”

    凤华离回想起来,竟有几次时和容夙止相对时有些脸红的时刻,毕竟容夙止生得这么好看,做出了十分撩人的举动也难免让人把持不住。只是那怎么想加起来,都不及喜欢的程度。

    见她沉默不语,容夙止便已知道了这答案,也没必要再自取其辱了,只是他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她:“你可有喜欢的人?”

    凤华离迟疑了片刻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容夙止轻轻一笑,他似乎是醉意心头,撑着脑袋有些昏昏欲睡的模样:“若你有喜欢的人了,一定要对我说。”

    望着他醉醺醺的模样,凤华离忽然宛若闪过一些熟悉而陌生的画面。那些画面之,自己骑虎难下,在千钧一发之间被炎虞给救了下来。而后自己趁着酒劲将他扑倒在地,他却意外地没有责罚自己,还让自己一路枕着他的腿睡回了宫。

    还有自己浑身酸累,又身受重伤被炎虞给抱回了宫。这些因自己昏迷而记不起来的事,一下子如同洪水一般冲刷进了脑海当。那些零散的记忆炎虞不似平常一般冷漠无情,反倒显露出了一丝温柔。

    脑海炎虞的影子愈发清晰,但这却让凤华离都分不清到底是做梦还是真实发生过的,她垂下眼眸,以免被人看见自己此刻惊慌失措的瞳孔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了容夙止的声音,凤华离这才没再想起那件事,她笑了笑,说:“师傅放心吧,若是师傅有了心怡的女子,也要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笑而过,仿佛回到了平常一般。但只有容夙止明白,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回到以前的样子,至少他没有办法了。正在两人相视无言时,隐禾从外面走了进来,他一把将容夙止拽了起来:“四哥叫你呢,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站了起来,朝她挥了挥手。凤华离则朝他点了点头,二人的告别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。

    可若凤华离知道,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容夙止,兴许她会答应容夙止的话,留在隐国。

    第二日前来送行的唯独少了容夙止,据隐禾说,他是昨夜里喝得太多了,到现在还没起来。

    这去的一路十分赶时间,毕竟凤华离已超时了许久,怕是皇宫那边已经等急了,能多省些时间便多省些时间吧。再加屿卫军们实力与从前已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了,身体也好了许多,休息时间也十分的少。

    这么快马加鞭的,不过七日,凤华离便乘着马车来到了绛国的临安门前。这临安门是专门用来迎贵客的,所以造得十分华丽,更是有各种花树交相点缀,仿佛这一路不是走进皇宫,而是走进了避暑山庄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牵着一匹马,这马是屿卫军在隐国找到的一匹好马,据说其血统极其的纯,屿卫军们想让她借此在皇跟前美言几句,好让皇知道如今屿卫军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一路又是宫女又是侍卫的,一个个地见了自己都朝自己鞠躬。若不是身边有众多屿卫军守着,凤华离都有些撑不住这场面。真想不到不过护送公主一趟回来,这待遇差了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站了一排人,待走进后,凤华离连忙行了个礼,再抬头一看,这皇身边带着好些妃子,一个好个都十分好地看着自己,宛若看一只猴子一般。

    见炎虞迟迟不说话,凤华离这么站着也颇为尴尬,凤华离便谄媚地笑着,把马牵来了些,说:“皇,这一路奔波辛苦,将士们的武功都大有长进。谁知在这路巧遇这么一只汗血宝马,据说血统十分纯正,于是便想着只有皇配拥有它,牵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凤华离自己都觉得这番油嘴滑舌的腔调有些骇人,这若自己当了官,那还真是个天生适合当谄媚皇的宦官的料。

    炎虞眼神在那匹马与屿卫军们转了转,心微有些不悦,这屿卫军成日在宫混吃混喝,如今想着送他们出去历练一番,没想到倒是学来了一身讨好自己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这马而已,朕要多少马有多少马,”炎虞锐利的眼光落在了屿卫军们身,霎时间没有人敢睁开眼睛看着他,“何需屿卫军们亲自来这样帮朕?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怔,没想到他会是这番反应。而凉妃站在他旁边,一见皇有些不悦,且还是对着凤华离说的,登时起了兴趣,她闷哼一声:“我看啊,这辛苦倒是没怎么受,尽是享福去了吧?这原本一个月能往返,却硬生生地折腾了三个月,真不知道这一路都做了些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深吸了一口气,去时因为公主的事而折腾了许久,而后自是要等到亲眼见到公主出嫁才能放心回来。况且这回来的路已是十分赶了,她今天都还没吃一口饭呢:“凉妃娘娘这话说的倒是蹊跷,娘娘又没与我们一同前去,如何知道我们有没有受累?还是说,凉妃娘娘其实派了人跟踪公主殿下?”

    她特意说成公主殿下,是因为公主殿下身份尊贵一些,也能压制着一下凉妃。

    凉妃早已把凤华离那屿卫军打听了个透,那支队伍散漫的很,且还有些无恶不作的行径,说什么受苦受累谁信呢。凉妃语气十分蛮横,差直接蹬鼻子脸了:“哼,谁不知道你们那屿卫军是什么货色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屿卫军们握紧了拳头,凤华离看向她的目光也怒意满满。炎虞见这情势有些紧张,若是这么大庭广众地吵了起来也不好,刚想开口说话,却听凤华离冷笑一声:“公主殿下路途之遭遇刺客,臣与屿卫军只好原地逗留了许久。那刺客想必是与公主殿下不和,十分想除掉公主殿下,但在宫不敢,只有等公主出了宫才敢下手。

    “凉妃娘娘,你说,这人会是谁呢?”凤华离巧笑倩兮,虽是问题,可话锋之间却字字指向了对面的凉妃。她自是知道当初派人刺杀画月琼的人不是凉妃,但现在可不是这真假之时,重点是该如何让人相信。

    炎虞挑了挑眉,打消了要发言的念头。似乎每次凤华离都能找出各种方法来堵想步步紧逼的人的嘴,炎虞倒是想看看,凤华离是不是还像以前那般霸道。

    凉妃看了一眼炎虞的眼光,心霎时有些发慌。她当初确实有派过人手过去,可她却只是让那些人去杀凤华离,从没说过要杀那公主。见凤华离说的这么有鼻子有眼,凉妃更是分不出真假,于是只能装傻说: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,本宫与公主殿下素来和睦,岂容你此等污蔑?”

    倒是没想到凉妃竟有如此慌张,慌张到了口不择言的地步,凤华离嗤笑一声,说:“凉妃未免也太心急了些,我何时说过是您坐的了,莫非是凉妃太心虚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凉妃大怒,脸一阵青一阵白的,更加不敢看炎虞投过来的眼神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孟晚舟步履轻盈地走了出来,虽腹部已隆起,走起路来却却更显几番雍容华贵的气息。孟晚舟走到凤华离跟前,一把挽住了凤华离的手臂说:“妹妹总算回来了,这些日子里本宫担心的很,连带着连腹的胎儿都有些不安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有些莫名其妙地盯着她,自从次知道这孟晚舟与凉妃的关系后,她不曾来找过自己。凤华离一度以为孟晚舟是放弃演戏了,没想到如今又当众演起来了,凤华离只好应声说:“娘娘真是折损臣了,娘娘贵为妃子,岂能与我相称姐妹。”

    孟晚舟十分温和地笑了笑,她伸手轻轻在凤华离手背打转,转得凤华离一阵摸不着头脑。孟晚舟回过头对皇说:“皇,这位便是臣妾常与您提起的离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