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二十九章 挖鼻孔也美若天仙
    主仆二人各怀心事,此时宫殿又迎来了一位客人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”凤华离放下了许多精心挑选买下的点心,微笑着说,“这隐国过得可还习惯?”

    画月琼点了点头,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那把短剑:“放心吧,我过得怎么会差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倒是十分真诚,只是她却始终盯着那短剑不放让凤华离颇为困惑:“这剑是?”

    画月琼不自觉地笑了笑:“这是四皇子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挑了挑眉,这个平遥的动作倒是很快。不过见画月琼这个神情,倒像是颇为欣喜的,于是凤华离便问:“怎么样,婚事可谈下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,”画月琼霎时红了脸,把短剑随手扔在了桌子,有些不满意地说,“那四皇子来的意思,是让我别挑着他做夫婿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口茶险些全部喷了出来,那平遥可是向自己请教如何才能娶到画月琼的,怎么可能是这个意思呢,这其一定是有什么误会:“我怎么觉得,那四皇子对你却是有心呢?”

    “大人您也这么觉得?”落落一听有人与自己想法相同,连忙激动地开口。

    可画月琼却用力拍了拍她的手肘,示意她别捣乱了。画月琼摇了摇头:“这怎么可能有误会,这可是四皇子他亲自承认的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惊,想不到这平遥也真是的,想必是说错了什么话叫公主殿下给误会了。凤华离抬头,却见画月琼脸十分明显的失落之意,便说:“琼儿……你可是喜欢那个四皇子了?”

    画月琼愣了半晌,随后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。但这些在凤华离看来分明是苍白的解释,自容夙止一事后,她还从没见过画月琼像今日一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直接让平遥去表达心意不行了。可是画月琼又有些不太愿意直面这件事,万一忽然被刺激了又有什么想不开的不好的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若是喜欢,大胆地说便是了,有些事错过可再也遇不到了。”凤华离说,毕竟在这儿能找到像平遥对爱这么忠心的想法的人,也算是十分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画月琼看向她,表情略显复杂。凤华离一看便猜到,这个时代女人都较内敛,像这种事情还是不好主动的,于是也没有再强求,打算从平遥那下手。

    凤华离找到了平遥,当下给了他一个不开心的脸色:“说吧,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,公主怎么说你当面去羞辱她,说是娶谁都不愿娶她呢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传着传着,便会与初衷产生极大的区别。凤华离故意把话夸大了许多,是想让他警醒警醒,下次好好注意注意自己的说话方式,省的再让画月琼误会了。

    平遥大惊,满脸无辜的说:“我可从没说过这种话啊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送给了他一个大白眼,女人爱多想是众所周知的了,再碰平遥这么一个说话含糊不清,尽说些容易让人误会的话,那更甚了。

    “四皇子若是有什么话,直接对公主说是了,否则只会适得其反,让公主离你越来越远的,”凤华离叹了口气,劝道。

    话已至此,画月琼又对四皇子有好感,他能不能抓住这么一个好的机会,看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画月琼又被皇给叫去了,这次皇却没什么好脸色,她在这留了这么久,却迟迟没有做出决定。皇说若是再不快些做出决定,他便要替画月琼来抉择了。

    画月琼有些失魂落魄地往回走,谁知天空却在此时下起了雨,偌大的长廊此刻又一个人都没有,她只能靠在木杆望着这面前的倾盆大雨。

    兴许是天都在与她作对,画月琼这么等了半个时辰,雨不仅没有变小的趋势,反而越来越大。这道长廊前后都是断节,画月琼是走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    再又等了许久后,画月琼终于忍受不住,决定直接冒雨回去。可当她捂住脑袋低下头刚迈出没几步时,天空却突然没了雨。画月琼一愣,脚步停了下来,跟前的雨水仍在冲刷着地面,她微微转头,只见自己身边还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画月琼顺着脚尖抬起视线,只见来人是平遥,他撑着伞,笑着说:“公主殿下乃是万金之躯,怎么没带婢女出来?”

    平遥把伞朝自己这面倾着,他自己的右边身子都湿了大半,也因此而使得画月琼不被雨水给淋着。画月琼突然觉得有些紧张,连话都说不完全:“没有几步路,便没想着带落落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公主殿下回宫吧。”平遥说。

    平遥的嗓音充斥着关心,他整个人都显得分外有魅力。画月琼点了点头,便与他一路朝前走。平遥自己略高,但伞却撑得不高,安全感便更加深了些。

    “隐国天气有些无常,下次可得注意着。算没带婢女,便等着雨停了再走吧,万一生病了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有些凉,公主殿下回去后还是多加一件衣裳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条路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平遥一路都在关切地同画月琼说话,虽然她一直淡淡地应着,可却微微缩着脖子用余光轻眺着平遥。他五官端正,生得十分干净,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会十分迷人。

    很快便到了公主宫殿之外,而画月琼却一直盯着平遥出神,甚至都没有注意到。直到他的提醒响起,画月琼才猛然发觉这么一件事,于是连忙说:“多谢四皇子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平遥反应过来,她已如一只兔子一般一路小跑进了宫殿里头,只给他留下了一个背影。平遥微微张了张嘴,想要说的话只能憋进了心里。

    平遥在不远处找到了一直看着的凤华离,对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今日凤华离去找画月琼时,发现她被雨给困住,便赶紧把平遥叫来,让他好好展现一番自己的魅力。顺便在送公主殿下进宫时变达清楚自己的心意,省的公主再误会下去了。

    眼见他又摇头,凤华离连忙说:“方才那么好的时机,你却这样把公主殿下送走了?”

    平遥无奈地说:“公主殿下恐怕是生气了,一路都不曾理我,甚至急匆匆地跑了进去——”

    “四皇子……”凤华离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,画月琼那分明是害羞,平遥若是不主动些,怎么能有进展。虽然凤华离也感受到了平遥对画月琼炽热的感情,可如此看不清时机,实在是她想帮一把都难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平遥可谓是天天来找凤华离,最终得到了一个最实在的方法。那便是多见面,见面次数多了,呆一起久了,总能日久生情。

    可不过多久,平遥丧着气来找凤华离,他满脸失落着说:“公主殿下一见到我借故离开,或许我与公主殿下是真的不合适吧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噎了声,现在她也不太确定画月琼是否对平遥仍有那么一丝毫的感情,所以也没把这事与他说。不过若是照平遥这种说法来看,画月琼倒像是真的烦了他了。

    可很快,凤华离的这个想法被彻底推翻了。

    平遥前脚刚走,画月琼后脚来了。

    画月琼叹了口气,说:“隐国国君说若是我再不从几位皇子挑出一位合适的,这事由不得我做主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试探着看着她,却没见到有什么伤感之意,有的只是一些复杂的神情,仿佛有什么心事一般。凤华离顿了顿,低声说:“其实四皇子……”

    画月琼纠结了半晌,最后还是说了出口:“我觉得四皇子人很好,可是他兴许并不想娶我。”

    感情这两人分明是郎有情妾有意,之前一切功夫根本是白做了,早知如此,便直接把二人叫在一起,把话说开好。凤华离忍着笑容,把茶杯放了下来:“我觉得,四皇子是喜欢公主殿下您的。”

    可画月琼的头却顿时摇锝像只拨浪鼓一般,凤华离眯了眯眼睛,她可是知道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的,她倒像知道,画月琼到底是依据什么来推断的。

    画月琼说:“落落说了,若是被男人看到你丑陋的一面,定然不会喜欢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那日没有梳好头发,本想着在门口透透气,谁知刚出门撞了平遥。还有衣衫不整的时候,弯腰找东西的时候,妆都花了的时候,几乎每个出糗之时都能恰巧撞平遥,而她也只能立即逃离。

    凤华离笑了笑,原来画月琼并不是躲着平遥,而是因为平遥去的时机不对而已。而那个落落说的话,很显然不适用于平遥,凤华离说:“不喜欢你的男人,你做什么都不好看。但若是他真心喜欢你,连你掏鼻孔都显得美若天仙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懵懂地看着她:“这是何意,难道要我在他面前挖鼻孔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。”凤华离汗颜,虽然话是这么说不错,但若真的这么做了,那还是十分不雅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