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二十八章 变心的男人
    那一瞬间平遥也有些被凤华离的霸气所吓着,他理了理衣裳,再次做出了坚定的抉择。凤华离见他倒是颇为可信,便暂且相信了他方才所说的话,决定帮他一次,但画月琼买不买账,凤华离就不敢保证了。

    画月琼爱好舞枪弄刀的,所以当要投其所好才是。于是凤华离便让他去寻一把上好的武器献给画月琼,到时候多多美言一番,也能把他在画月琼心中的好感稍微提升一点了。

    交代完后算了算时间,上次交给苏宝打造的梨花针应该也就差不多了,于是便去取了。

    苏宝满面失魂落魄,想来是在为他的儿子所担心着。凤华离微微叹了一口气,当日若他不告诉自己那些人所下的套,苏宝的孩子兴许也就能保住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凤华离也有些内疚,她接过了梨花针,验了其做工确实十分精细,便把钱交给了苏宝。二人之间相顾无言,气氛亦是十分低沉。

    正当凤华离想要走时,凤华离却听见了一道敲击着石板的声音。因为内功突破的缘故,凤华离的听力十分灵敏,而让她感到奇怪的,是这道敲击声像是来自于地下的。

    凤华离也顾不上别人怎么看了,立即便趴在了地上,侧着头耳朵贴在地面上。果不其然,那声音瞬间就清晰了很多。这道声音确实来自于地下,且能十分清楚地感受到这道敲击显得十分无力,甚至还能听到虚弱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番倾听。凤华离可以肯定这下头是有人,而且听上去还不止一个人。她连忙站了起来,问:“这地下可是有什么空间?”

    苏宝一怔,说:“这地下是仓库,以前是用来放各种杂物的,后面新建了个仓库,这儿便废弃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还没说完,苏宝忽然间明白了什么,他睁大了眼睛,问:“姑娘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凤华离点了点头,也许那烟衣人绑了苏宝的妻子与儿子后,就直接关进了这地下的仓库。毕竟若是绑在自己身边既不方便,又容易被人盯上。

    苏宝顿时便朝里面冲过去,即便撞上了门也没有停下脚步。过了不一会儿,里面便涌上了好多人,因为常年无人使用,要好几个人一起上手才得以把门推开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里面就冒出了一个男孩的脑袋。男孩瘦弱不堪,眼睛微微睁着,身上满是泥土。举起他的是一名女子,看样子就是苏宝的妻子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”苏宝心急如焚,几乎要泪如雨下。但面前妻儿这么些天滴水未进,仍坚持了下去,他自是也不能当场崩溃。苏宝忍着心中苦楚把孩子抱了上来,随后再拉住妻子的手让她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苏宝立即将她拥入怀中,眼中泛着波光: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他实在无法想象,这么些天他们不吃不喝,究竟是如何活下来的。更无法想象,自己寻找了他们这么久,原来他们就离自己这么近。

    苏宝的妻子吸了吸发红的鼻子,说:“没事儿,能等到你就好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看在心中,也是感叹不已。其实救了他们的,也是他们自己。那道敲击声经久不决,被关在如此一个幽闭的环境里还能够不丧失希望,也已经是十分伟大了。

    苏宝反复关切地看着他的妻儿,此时大夫也唤来了。苏宝忽然想起了凤华离,若她今日没有发现,恐怕妻儿二人就要双双死在这了。苏宝刚准备好好谢一番凤华离,回过头却发现凤华离早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话说另一边,平遥听了凤华离的话,去寻了一把上好的短剑。作为一位皇子,要找这么一件短剑也是十分容易的事。平遥上下打量了一番,觉得十分不错才选定了这把。

    正想就这么带走了,平遥忽然想起一件事,便从翻箱倒柜地找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。平遥吹去了盒子上的灰尘,将盒上的锁打开,里头有一个鹅黄色的穗子,平遥将其握在手心,脸上挂起了十分宜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一路走到了画月琼所住的宫殿,今日算是碰巧,画月琼并未拒绝,便让他进来了。平遥将装着宝剑的盒子送了上去,轻声说:“听闻公主喜爱武器,我命人去寻了一些名剑,从那些剑中挑了这么一把,还望公主喜欢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脸颊有些微红,她伸出手,指尖在那木盒的纹路上游走着。单是这盒子就已十分精致,想必也是十分用心的了。画月琼眼中抹过一道期待之意,她抿去了笑意,淡淡地问:“为何要送我?”

    那道声音有些冷淡,平遥听来有些发愣。平遥不想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轻浮的人,于是结巴了半晌,说:“公主殿下来隐国,是隐国的荣幸,这把剑便是希望公主能找到一个适合的如意郎君……就像……”

    像我一样……平遥微微低下了头,也因此而错过了画月琼有些失落的眼神,他终究还是没把那句话给说出口。空气停了半瞬,平遥将那扁长的木盒打开,露出了里头的剑。

    这短剑约莫有半个手臂那么长,剑柄是古典的铜色,剑柄的上端仿佛刻下了一整副山水画,点缀的一刻蓝宝石更给其增添了一分诗意。

    “这是前朝大师付原所铸,它锋利无比,公主用着可要小心。”平遥把木盒转了一个位置,使剑柄正对着她。

    画月琼拾起那短剑,也很适合女子来使。剑柄上挂着的剑穗顺势垂了下来,那剑穗是鹅黄色的,但却比平常的剑穗格外不同。画月琼一眼便被其给吸引住了。她问:“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平遥轻咳了一声,因为在宫中很少要用到武器,他便自作主张地镶上了这剑穗,想到凤华离说她爱好舞刀弄枪,便有些担心她是不喜欢这个:“这是上等织线所做的,它曾在地底埋了好些年,至今仍有一股飘香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低下头闻了闻,确实有一阵淡淡的桃花香,倒是有一分清新怡人的感觉了。画月琼眼中带了一份欣喜,她微微咬住了下唇,看向平遥问:“四皇子还有什么话想说?”

    “既然公主殿下是来和亲的,那可有中意之人?”平遥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问这个做什么?”画月琼眸中流露出一丝伤情,这几日隐国国君常来找她,她都借故躲了过去。但她心里明白,虽躲得过一时,但终究是逃不过一世的。

    平遥见她眼神有些不太对劲,便说:“就是希望公主能谨慎些,毕竟是终生大事,不可当做儿戏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被剑放在桌上的敲击声给打断了。平遥错愕地望下她,她却拾起那柄剑递给了身边的婢女,似是十分随意地说:“替我收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而后画月琼又看向了他,说:“既然没事了,四皇子还待在这做什么。你是隐国四皇子,我是绛国长皇子,若是传出去什么闲话,想必四皇子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的吧?”

    她语气十分不善,平遥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,只知晓此刻还是乖乖听话的好。于是他连忙点了点头,站了起来,与侍婢一同离开了。

    平遥走后,画月琼身子一下子便软了下来,她垂头丧气地趴在了桌子上。她的婢女连忙走上前给她梳着落下来的发丝,画月琼无奈地说:“落落,你不是说,那位四皇子喜欢我的吗?”

    可是见方才那四皇子的所作所为,一会又是希望自己讨个如意郎君,一会又是不希望它与自己传出什么流言,态度完全像是要把自己往外推啊。

    画月琼用力地推了推一言不发的落落,若不是因为她一直在自己什么鼓吹那位四皇子,画月琼心中也就不会有那么一丝的期待感了。

    落落也是无奈得很,之前看平遥的所作所为,虽然十分内敛。可沦落从平遥的眼神中看得清清楚楚,那分明就是爱慕之情。想着自家主子十分伤心,便一直在她身边说着,于是画月琼也对平遥多了几分注意。

    “今日这短剑倒像是让公主殿下别选他做夫君而特意送来的了,这不是欺负人吗,公主殿下您这么漂亮,谁不是抢着娶?”画月琼一听,脸色便有些变了,她可没有到谁都抢着娶的地步,至少容夙止可是死也不愿娶自己的。

    落落看了一眼画月琼,说:“不如奴婢去把这剑送回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画月琼心烦意乱地看了一眼那短剑,还是让她留了下来。画月琼手指轻轻抚在剑身上,眼前仿佛出现了平遥的身影,她连忙眨了眨眼,这几日不知怎么,总是会无意间想起平遥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都是因为你。”画月琼朝着落落不满地说,一定是她整日在耳边叽叽喳喳的,自己才总是想起平遥,甚至心中都有些波澜难止。

    落落平白无故地挨了一道批,面上露出了颇为委屈的表情,但她始终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绝不会看错人的,今日的情况一定是那平遥变了心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