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二十七章 我喜欢公主殿下!
    容夙止翻了个身,捂住嘴咳了起来,手上沾染上了血迹,他却没有过多的在意。容夙止爬着坐了起来,凤华离一见连忙上去扶着他。待到坐稳后,容夙止看清她的脸,第一反应便是上下将她打量一遍,问: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凤华离搀扶着他的手一顿,都这种时候了,居然还想着这些事情,她都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。凤华离指了指他浑身的伤,带着些责怪口吻地说:“你看我向有事的人吗,有事的人分明就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看了一眼一身狼藉的自己,又望了一眼毫发无损的凤华离,随即自嘲地笑了笑,眼中有些伤情,他低声说:“我拖累你了吧?”

    当时容夙止也不知道为什么,根本来不及考虑后果,就跟着一起跳了下去。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凤华离若死了,自己再活下去也没意思了。谁知现在却是自己满身是伤,凤华离一点事也没有。

    见容夙止有些自责,凤华离连忙说:“这有何妨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凤华离腹部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咕噜声。凤华离一怔,想起自己还没有吃东西,方才又修炼了那么久,确实是有些饿了。她抬头看向容夙止,见他并没有听见便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谁知就在此时,凤华离腹部突然又响起一道咕噜声,声音不大,但足够让容夙止听到了。容夙止抬起头看向她,她连忙垂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,毕竟这种情况还是十分窘迫的。

    容夙止咬了咬唇,说:“当务之急还是先离开这才是。”

    说做就做,容夙止闭上了眼,缓缓运起了内力,因为内力的运转有一些伤口重新崩开溅出鲜血,即便如此,他神色也丝毫没有变化。凤华离看在眼里,顿时心疼不已,可又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容夙止停止了运转了内力,可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臂下突然钻进的人给打断了。凤华离给他把腰间的伤口重新包扎,那儿血肉模糊,叫人看着就很疼。

    容夙止一顿,她离自己就这么近,自己的手臂顺势便落在了她的肩膀上,远远看去,宛若将她拥入了怀中一般。不自觉的,容夙止口中有些干涩,脑袋也有些泛晕。

    “我们从那边走,那边可以走出这个崖底。”

    这是方才容夙止通过内力所探到的结果,凤华离也没有问为什么,只是毫无条件地相信了他。重新包扎完他身上的伤口后,凤华离才起身,满面欣喜地看着容夙止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清风吹拂着脸颊,叫人感觉有些微热。

    二人来到了容夙止所指的方向,果不其然这儿有一个坡度,从这爬的话倒是能够爬上去。刚爬没几步,容夙止就有些受不了了。毕竟受了这么多伤,都还没有愈合,一下子就做这么高强度的动作自然是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若是呆会拉伤了,又或是汗液感染了,都不是什么好事。于是凤华离走到他跟前,说:“我背你吧?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……”容夙止满面窘迫,毕竟自己怎么说也是个男人,怎么能叫一个女子来背自己,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。可就在容夙止纠结着要自己逞能时,凤华离却并不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把抓住他的手,微微弯下了腰:“还不快点,若是等会你彻底晕过去了,那才是真的连累了我。”

    那长柔嫩的手虽小,却紧紧地抓着自己。容夙止的脸愈发得红,可以为尘土的缘故看不出来任何不一样的。容夙止这才肯接受凤华离的好意,因为内功突破的缘故,凤华离可谓是一点都不累,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背上有没有背着个人。

    依凤华离一路大步的速度,在天半烟时二人便已经爬上了悬崖。远处已能见到隐国的士兵与火把,凤华离轻轻将容夙止放下,随后大喊着把那些人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长皇子?”

    “是长皇子!长皇子在这——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人群都朝容夙止给围了起来,有奴婢,士兵,还有太医。凤华离被排绝在了这个圈外,但仍透过人群的缝隙看见容夙止的身影。

    容夙止被送上了马车,他已疲累得快要昏迷,说不出一句话。在帘子落下的最后一瞬间,他看见了凤华离对自己微微朝着手的笑容,觉得病都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凤华离身为绛国派来的统领,却遇到了这么一件荒唐的事,隐国皇帝便日日差人给凤华离送些大补的食物。凤华离虽没伤,但有秉着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原则还是选择了接受。

    可才过了两天,凤华离就有些受不了了。这些东西虽大补,但不知是不是这儿膳房的缘故,无论什么汤都浓稠的很,叫凤华离怀疑他们这是不是没有水喝。

    凤华离放下了汤碗,对白萱说:“不吃了,把那盘蜜饯拿来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还没吃两块蜜饯,这儿就又来了一个人造访。此人便是平遥,他看上去心事重重,像是在心里憋了什么事情。可凤华离也不是什么人都愿意帮的,于是便淡淡地说:“不知四皇子屈身贵驾来我这做什么?”

    平遥却不为她的态度而生气:“我有一件事想请教姑娘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说话谦虚得很,但进了凤华离耳中却莫名觉得有些腻。想着那汤也是腻腻的,和面前这人倒是相配,便又端起来轻轻泯了一口:“四皇子严重了,小女子什么本事都没有,帮不上四皇子,恐怕要让四皇子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平遥抬眸,微微传着气,手指因为焦急而不自觉地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凤华离挑了挑眉,自从上次那事后,在她印象中,这四皇子就是个不把人看在眼中的皇子而已,没想到还能有这么一面。于是凤华离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:“有什么事就长话短说。”

    见凤华离肯听了,平遥脸上霎时泛过一丝笑容:“其实,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才刚吐出四个字,平遥竟又说不下去了,他脸颊通红,嘴巴微张的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凤华离抬起他的下巴,让他直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四皇子生了一副不显龄的嫩脸,想不到内心也是这么嫩。听白萱说四皇子如今已经十七,可性子有些怪异,所以朋友也鲜少,如今看来倒是一点错都没有。

    凤华离喝了口茶,问:“四皇子大可放心地说出来,我绝不会告诉别人的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,平遥大声说:“我喜欢上公主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口茶全都吐了出来,她连忙抽出手帕擦了擦嘴,晃了晃脑袋使自己更清醒了些,她生怕自己听错了一个字,侧过了脑袋,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公主殿下——画月琼,我喜欢她。”平遥一字一句地念道,这回凤华离可是一个字也没听岔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微微摇了摇头。平遥与容夙止性子有些反差,画月琼喜欢容夙止那么久,若说这么快走出来,除非是找个相似的人还有些许可能。

    见凤华离摇头,平遥便更加焦急了,他连忙说:“你能帮我想想法子吗,我总觉得公主殿下她不愿意见我。”

    这回凤华离可是十分用力地点了点头,这样才比较切合实际,画月琼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对这样的男人感兴趣的人。虽然有一个喜欢画月琼的人,凤华离还有有些欣喜,但她还是不得不拍了拍平遥的肩膀,说:“四皇子,恕我直言,公主殿下并不喜欢你这样的,你还是趁早放弃吧,省得越陷越深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”凤华离话锋一转,带着些探究意味看着平遥,“公主殿下此番前来就是和亲的,若你想娶她,大可以直接去禀报皇上。届时一道圣旨下来,公主殿下不就是你的人了吗?”

    平遥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,这么多年以来,他厌恶这个世界,以及这个世界的许多人。直到遇到画月琼,虽然不过一眼,但平遥觉得,他的世界被画月琼开了一扇窗。

    平遥微微咬着唇,眼里泛着微光:“我是真的喜欢公主殿下,所以定要堂堂正正,她也愿意嫁给我才行。我这一辈子就只娶她一人,不纳任何侧房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使凤华离有些触动,在这个三妻四妾满后院妾的年代,能有人说出一辈子只娶一个女人,恐怕是最大的承诺了吧。只是世上男人的花言巧语数不胜数,凤华离也难以分清其中真假。

    凤华离看向他,想要找出什么破绽来,可他给自己的感受却是完完全全的真诚,不带任何一分杂质的真诚。凤华离垂眸,轻声说:“你当真这辈子只娶她一人?”

    平遥立即点了点头:“当真。”

    愿自己的判断没有出错吧,若是他真能与画月琼好下去,也不失为一件美谈。凤华离说:“若你答应我,永不违背今日所说的话,我便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。”平遥不假思索地说。

    凤华离神色冷了下来,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淡淡的杀气:“若你有朝一日违背了今日所说的话,那便等着我来取你的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