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将计就计
    凤华离大喘着气,断崖下的冷风呼啸在自己耳边,在此时显得十分瘆人。她回头看了一眼那深不见底的深渊,知道自己这回是无路可退了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的首领更是欣喜至极,一下子也不那么急着要这女人的命了。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,追着这女人这么久,如今竟这么容易就能要了她的命,想必到时候组织上一定会大加赏赐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为什么要杀我……”凤华离浑身打着颤,脸上尽是慌乱之意,她望向黑衣人的目光仿若有一丝乞求之意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黑衣人冷笑一声,之前看这女人挺硬气,但是遇到这种生死关头,还不是被吓得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真是让人感到讽刺。

    黑衣人抬起手中的刀,之前一直没法进凤华离的身,他对自己的能力都有所怀疑了,果然现在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感觉又回来了。不过既然人都要死了,可怜可怜她,告诉她,让她死个明白也无妨:“还不是因为你那梨花针。”

    “梨花针?”凤华离颦眉,这梨花针是这几日才委托武器店打造的,可这些黑衣人分明早就盯上自己了,“你们不是受白蓉的指使来杀我的?”

    黑衣人嗤笑一声,这女人倒是有些脑子,只可惜很快就要死在自己的手下了:“起初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些杀手都是当年神医身边的侍卫,月湾城的人自幼便在各种神医所种的草药边长大,饮食也都是神医经过改良的,所以那儿的人身体与内力都会比其它地方的人要强上不少。

    再加上神医的严格训练,他们这些侍卫身手和外人比起来自然是十分不凡。而后白蓉背叛了师傅,偷走了月莲草,私自逃离了月湾城。白蓉走的时候,为了留下一条后路,便找到了他们这些不受重视的侍卫,并用了一些药方让他们功力倍增,从那时起,他们这些侍卫也算是欠了白蓉一个恩情,所以只要白蓉有吩咐,他们都会义不容辞。

    但他们并没有离开月湾城,而后因为实力不俗而加入了月湾城的杀手组织“白夜”中,所以才会佩戴白夜的令牌。他们表面虽听白夜首领的指示,但真正听从的还是当初做侍卫时的领首许义。

    白蓉让他们追杀凤华离,可好几次刺杀都没有成功,后来白蓉又回心转意,不再想追究下去。可许义却发现了一些猫腻,那便是凤华离的长相。

    “我的长相?”凤华离感到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嘴角抬起一道诡异的笑容:“看样子你还不知情,你的娘亲是神医座下高徒之女,在当年可是结下了许多仇家,多少人想要杀了她。

    “如今终于找到了你这么个女儿,可你才这么年轻就已这么强大,不仅功夫不错,医术上乘,身边还有那么多男人护着。若等来日你回到月湾城,还不得抢了现在那些高徒们的位置?”

    凤华离更加感到无法认同,在今日之前,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娘亲与那传说中的神医有什么联系,更不可能回那月湾城去抢了那些高徒的位置:“我根本就不会去做他们若认为的事,就为了这事,你们就要对我赶尽杀绝?”

    黑衣人笑着摇了摇头,这么多年以来,自白蓉背叛师门以来,月湾城早就已经变了味,不再是当初的一片祥和了。那神医之所以还能震得住,不过是因为其内功极强,在这世上几乎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神医也早就说过,等他死后会把这内功传给一位徒弟。而他这么多年以来最喜爱的就是苏念云和苏念云的母亲苏念州,可苏念州四处漂泊,很早就去世了。苏念云则不愿意就在月湾城,之后就音讯全无,再也没有回过月湾城。

    许义同时听从的还有神医的高徒之一封玄奕,封玄奕对那内功觊觎已久,如今许义查到凤华离就是当年失踪的苏念云女儿,自然不可能放过凤华离。

    “那位神医现在都还在念叨着苏念云和苏念州的名字,”黑衣人抬起刀刃,将凤华离的下巴抬起来,眼中充斥的嗜血的神情,“你觉得若是你再出现的话,那内功会不会传给你呢?所以啊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还是杀了你最为保险……”

    凤华离低眸望着那映着自己模样的雪亮刀面,紧张地吞了口口水:“非得要了我的性命不可?”

    “今儿陪你说了这么多,也算是能死个明白了,”黑衣人举起了刀,“也是时候送你上路了——”

    眼见着那刀就要劈到自己脖子上,凤华离却一点也不紧张,脸上反而浮现出了一道微弱的笑容,让那黑衣人都愣了一瞬。凤华离轻笑,问道:“你就这么肯定,你能杀得了我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黑衣人一怔,骤然间一把利箭竟直接刺穿了他的手腕,他惊呼一声,松开了刀,那刀往下坠时,又是一粒石子击过,那把刀就顺势跌落在了深渊之中。

    一道风声响起,凤华离面前就已多了三人,分别是容幽容夙止以及隐禾。凤华离一愣,本只是与容夙止商量好,没想到他还带了两个人来。被箭射中的黑衣人血流不止,他怒火中烧,说:“你早就算计好了?”

    凤华离笑了笑,故作一副无辜的表情走到了那黑衣人跟前:“不是你先算计我的吗?我这不过是叫将计就计而已。”

    在凤华离决定来这时,却突然被苏宝给叫住,他犹豫了许久,最终没能狠下心来把她骗去送死,于是便把整件事的始末都告诉了她。凤华离当时就计上心头,这些人身段高超,她也正想知道这些人为何就盯着自己不放。

    凤华离先去找了容夙止,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,让他在自己把话都套完后再出来。而黑衣人兴许是太过兴奋了,竟丝毫没有怀疑,把群知道的全都告诉了凤华离。

    而如今有用的信息也都获取到了,面前的这些人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。凤华离揉了揉方才摔疼了的筋骨,冷冷地对容夙止说:“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关切地看了她一眼,在她耳边轻声说:“下次别再做这么冒险的事了,若是有了危险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那道声音十分温暖,凤华离回过头时,那三人已经与这些杀手厮打起来。而很显然,他们就算再怎么训练有素,也根本就不是这三个男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方才的那个黑衣人倒在了自己旁边,手上的血染红了地面,他的呼吸短而促,看样子是活不长了。凤华离蹲了下来,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:“人啊,有的时候太过自信也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刚刚这黑衣男人把自己摔来摔去的,凤华离这小身板可经受不住,如今可终于能还回去了。凤华离看了一眼他手上那恐怖的窟窿,皱着眉叹了口气,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踩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尽管压抑着,可他脸上痛苦的表情却难以掩藏肉体上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们一个二个都要来招惹我?我其实是个不太好惹的女人呢,别人怎么对我,我就怎么对别人。”凤华离笑得格外灿烂,可脚下的力气却愈发得加深,那笑容让人更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此时,那些黑衣人的惨叫声愈发的小,全部都已经没了性命。容夙止第一个就是扑上来查看凤华离的伤势,当见到她身上那一道道鲜红的疤痕后还颇有些生气:“我同你说了,我派人来抓住他们严刑拷打,也可以问出来的,你却非要这么冒险,现在还受了这么重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容夙止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了,凤华离连忙打住了他:“万一他们誓死不说呢,况且我的身子又不弱,这点小伤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凤华离伸直了四肢,左右转动了一圈:“我一点事都没有,这伤最多两天就能好。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一阵叹息,容幽摇了摇头,说:“长皇子,还是好好管管你的女人吧,这么大的胆子,若是哪日把命给搭进去了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瞪了她一眼:“胡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隐禾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,又伸出手指着凤华离的脚说:“她真是太残忍了……”

    凤华离偏偏就用力踩了一脚,吓得隐禾都往后退了一步。方才凤华离可全都看见了,被隐禾杀的人没有一个不是面目全非的,自己现在的手段与隐禾方才比起来,简直就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几人这便要走了,凤华离才刚踏出半步,另一只脚却忽然被那个黑衣人给紧紧抓住,使得凤华离直接摔了个狗啃泥。凤华离错愕地回过头,只见那黑衣人已浑身是血,但手中却不知哪来的力气,抓住凤华离的脚腕怎么甩都甩不开。

    黑衣人嘶吼道:“我死了,你也别想活!”

    下一秒,黑衣人直直地拉着凤华离一同跌入了断崖。

    “离儿!”容夙止飞跃而去,却直接扑了个空,什么也没有抓到。断崖下头深不见底,哪怕内功再深也不可能活着掉下去,凤华离的尖叫声还余留在耳边。

    几乎是毫不犹豫地,容夙止立刻跟着凤华离之后跳了下去,根本不等容幽和隐禾拉住他,容夙止便和凤华离一同消失在了深渊当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