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二十四章 雪玉花
    容幽把她放到了垫了柔软垫子的椅子上,椅子靠着窗户,窗外的阳光洒在她身上,十分的暖和。凤华离微眯着眼睛,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那张脸显得更加的好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抱我?”凤华离想了好一会,都觉得方才他的动作有些欠妥,虽说与他练武时有些交情。但若照这儿的礼仪来看待,关系还没有好到那种地步。

    容幽坐在凤华离对面,目光被桌上的棋盘给吸引住。那些棋子没有人下,黑白都混在了一起,容幽便自顾自地整理起那些棋。听到凤华离的话后,容幽手中的动作没有丝毫变化,淡淡地说:“为什么不能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?”凤华离说完,皱了皱眉,暗自摇了摇头,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会用起这儿的封建道理来了。

    可容幽却根本没有想搭理她的意思,只是自顾自地把那些棋子分开。凤华离就这么百无聊赖地看着他,看到身体终于不再泛凉了,容幽也把那些棋都整理好了。

    容幽嫌弃地把白棋推到了凤华离一面,随后拍了拍手上的灰尘,问:“会下棋吗?”

    凤华离猛地摇了摇头,无论过了多久,她都没法对这棋术有半分的兴趣。有大好的时光做什么不好,非要做这种又耗费时间又没意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谁知刚看见凤华离所做的动作,容幽脸上就尽是嫌弃之意,甚至还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满面表情都在说着不会下棋的女人不是好女人。二人这么僵了一会,容幽才不情不愿地说:“陪我下一局。”

    请人下棋就算了,还这么一副欠揍的表情,凤华离刚想拒绝,容幽却已先下了一子,然后抬眸,神色之中带着些许杀意:“还不下?”

    凤华离觉得若是自己再不下,指不定对面这人就能把自己打得七荤八素了,于是一面摇着头一面啧着嘴,抬手跟着随意下了一子。反正不过是一局而已,自己棋艺这么差,想必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谁知就这么一局复一局,仿佛根本没了尽头一般。容幽嘴中那一套“既然输了就必须再与我下一局”,再加上那肆无忌惮地威胁目光,凤华离是想逃也逃脱不了,只能这么陪着他下棋。

    分明是下午,可凤华离地眼皮却愈发得重,困意也愈发的深。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的一步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女子,当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饶是再怎么有耐心,凤华离也忍不住了,她一把巴掌拍在棋盘上头,深吸一口气,凶神恶煞地说:“不下了,怎么爱下棋你就自己一人玩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?”容幽挑眉,看向凤华离,修长的手指在棋盘上轻轻地敲击着。

    凤华离气势又弱了下来,毕竟面前这个男人十分暴力,而且对付自己更是轻而易举。好在此时,这儿走进了一位挽救凤华离性命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同你下吧。”容夙止笑着,扶着凤华离从座位上下来,随后坐了下去,一本正经地与容幽下起棋来。

    这二人在哪下不好,非要到自己房间里来下棋。凤华离实在没有事做,只好搬了个椅子在旁边坐着,手肘压着桌子撑住下巴,看那一个个棋子落在棋盘之上。好在那新来的婢女白萱人好,见凤华离累着了还给她揉肩按摩。

    容幽与容夙止二人下得难解难分,天色一路黑了下来,凤华离一个没忍住,便松了手,整个脸都砸到了棋盘之上,震得棋子都落开了。可就在这么个情况下,凤华离还是迅速地睡了过去,还是被白萱给推醒的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睁眼,就对着容幽的目光,于是霎时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:“真是不好意思,实在是太困了,你们继续下棋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容幽将棋子都收了回去,说:“看你对这棋盘如此热情,以后还是好好学学棋术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少将军的关心,我会谨记于心的。”凤华离干笑着说。

    容幽与容夙止这便要走了,走之前容幽还不忘给凤华离留下了一句话:“看他人下棋,不如自己下要好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笑着点了点头,心里却不以为然,若不是你们在这屋里下棋,她才不会闲到那种程度去看别人下棋呢,除非是自己睡不着了,看几局棋来催催眠还尚且可行。

    这几天以来那沐紫倒是没再来打扰,凤华离倒是能放心地好好逐渐了。几天之后,那家武器店派人来给凤华离传了消息,说是店老板苏宝有事情要对凤华离说。

    想着是有关梨花针的事,凤华离便急急忙忙地赶了过去。那苏宝看向她的眼神十分复杂,她再三询问才明白,苏宝是对这图纸产生了些怀疑。毕竟开了这么多年武器店,关于其中的一些原理还是有些了解的,这图纸一看就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而如此联想一番,倒是有些印证了苏宝之前的猜想,他说:“姑娘你就实话告诉我,你给我的图纸是不是梨花针?”

    凤华离看向他,这回他可比上次坚定多了,就连眼下都有些黑眼圈的影子,想来这几天他都在纠结此事。凤华离也不想隐瞒了,便说:“不错,只不过我刻意漏了些部分,还请你理解。”

    苏宝恍然大悟,他低头瞥向肩膀上的伤口,表情像是又回忆起了过去的事。待缓和后,苏宝问:“听说这梨花针要配上雪玉花的奇毒才好用,姑娘可已找到那雪玉花?”

    凤华离皱了皱眉,问:“你如何知晓的?”

    “这梨花针在当年可是十分有名,我们组织对其有过研究。”苏宝回答道。

    凤华离微微点了点头,想到那雪玉花,她不由地有些愁眉不展,凤玄说了,这雪玉花长在哪都无法预测,要找到它,根本是全凭缘分: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苏宝犹豫了片刻,说:“我知道雪玉花在哪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怔,随后苏宝从怀中取出了一张地图来,据他所说,这是他当年从杀手组织中带出来的地图,当年雪玉花便是在这被发现,而因为抓不到那个使用梨花针的人,所以一直没去摘下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能保证那雪玉花还在不在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刚想接过苏宝递过来的地图,却发现对方握得十分的紧,抬头一看,苏宝神色十分复杂。凤华离思虑了一秒,心想这么重要的消息,总不会白白送给别人不是:“说吧,要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苏宝一愣,随后说:“若是真找着了那雪玉花,姑娘就看心情给吧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点了点头,这才从他手中拿过那张地图。这店老板倒算是实在,也不怕自己拿走了这地图就不给钱了。凤华离把地图摊开,这地图虽有些年月了,但上面的图纹都十分清晰,通往那雪玉花的方向用红线给标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就在苏城的郊外?”凤华离指了指地图上雪玉花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凤华离收好了地图,向苏宝道谢了一番,便直接朝那郊外去了。这路途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地图上所指的方向就在郊外的这座“无牙山”上。

    这儿仿佛与世隔绝了一般,一进山中一股冷空气就扑面而来,宛若进去了冬日一般。凤华离裹紧了一些衣裳,想来也是,都叫雪玉花了,生长的环境必然要寒冷一些才是。

    按着地图一路往上走,最终停在了一处断崖跟前。可这四处都空落落的,就算有什么花草也都只是一些杂草而已,实在是看不出什么特别的。凤华离将地图塞进怀里,或许这么多年过去了,那雪玉花早已被人给摘走了。

    正当凤华离准备离开时,面前却不知从哪冒出了上十名黑衣人,他们手握刀刃,正朝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凤华离大惊,可这些人内力深厚,正深深地压制着自己,又受这儿寒冷的空气所影响,她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,只能一步一步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领首的黑衣人大笑着,这回可总算逮着机会了,他倒要看看,她现在该如何对抗这么一大帮男人:“这回你可是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黑衣人又围得近了些,凤华离尝试与在前面的一人交手,可手掌还没打到对方,对方刀刃一挥,一股剑气扑面而来,把自己硬生生地摔在了几步之外的地上。

    凤华离又尝试着逃离,可这些人像是能算出她下一步要做什么似的,全都早早地堵在她跟前,将她打落在地。凤华离身上受了好几处剑伤,谁知此刻这儿竟又下起了雨,雨水冲刷在身上格外的刺痛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凤华离咬着唇,手指撑着地面往后爬,于此,凤华离算是彻底知晓自己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了,更是根本没有任何胜算。

    忽的,手下所撑的地面一空,原是她竟已退到断崖的边上。凤华离身子朝后一仰,险些摔了下去,幸而她反应快,连忙用脚勾住地面,腰上猛地用力才稳稳地趴在了断崖边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