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二十三章 谁允许你这么做的?
    “什么逃妃?”黑衣人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执行的最后一个任务。”这件事一直是苏宝这么多年以来的心结,所以他想要知道那女子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黑衣人回想了好一会儿,才终于想了起来。他扫了苏宝一眼,只留下了一句话:“组织没找到那女人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苏宝心中一喜,脸上竟不自觉地浮现出了一丝笑容。没有找到尸体,就意味着那女子有很大的可能还活着,刹那之间,苏宝心中一块吊了多年的大石头,才终于得以落下。

    第二日,凤华离是被一阵吵闹声给吵醒的。她眯着眼睛掀窗一看,只见外面站了好几个人,你一言我一语的,也不知在吵些什么。凤华离环顾了一眼四周,确认这是自己房间后脾气顿时就有些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吵就吵吧,还非要到自己房间门口来,这不诚心找茬吗。凤华离看了一眼天色,这个时候自己本当沉睡在美梦中才是。凤华离无奈地穿好衣裳,洗漱完后伸着懒腰走了出门:“谁在这吵吵闹闹的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“姑娘,”发出这声委屈得快要落泪声音的正是凤华离新来的婢女白萱,只见她此时被几名女子围着,眼睛红红的,一看就是被欺负了的模样,“沐二小姐非要进去找您,奴婢说了您在睡觉,可她却……”

    凤华离这才注意到围着白萱的就有那穿着打扮夸张到极致的沐紫,还有那狗仗人势仰着脑袋屁股快要翘到天上去了的小玉。凤华离嫌弃地叹了一口气,自己这几天都忙着修炼,暂时没心思想怎么去治这个沐紫,谁知她竟自己找上门来了?

    当着凤华离的面欺负她的婢女,这不就是在打凤华离的脸吗。凤华离不慌不忙地拉过白萱站到自己身后。随即轻轻地眺了沐紫一眼,转身附在白萱耳边轻轻地说:“昨儿不是同你说了,若有疯狗进来,直接赶出去就行了,怎么还是让疯狗进来了呢?”

    虽说是在耳边说着“悄悄话”,可凤华离却刻意提高了音量让沐紫能够听见。白萱倒是老实得很,有些惶恐地看向凤华离,不知她何时说过这话。

    沐紫一听,立刻冲了上来,大声吼道:“你说谁疯狗呢?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凤华离故作惊讶地倒退了两步,“想不到沐二小姐还喜欢偷听别人说话,我说话声音这么小都叫你给听见了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小玉仍记着昨儿的事,今天刚好有沐紫撑腰,于是便上前一步,十分放肆地指着凤华离,厉声训斥道:“沐二小姐问你话呢,别在这装疯卖傻的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眉头一挑,微微吸了一口气,这沐紫一个人对着自己大吼大叫的也就罢了。什么时候还轮到她这么个贱婢对自己不敬了,真是不懂规矩。凤华离撸起袖子,今日就让她来教教这个贱婢些规矩吧。

    小玉只见一道黑影闪过,脸上便挨下了重重的一巴掌,这大约是她有生以来难以忍受之疼。因为凤华离把憋了好几天的力道都使在了手上,这一耳光的声响可谓是院子外头都听得清清楚楚,小玉被打得天昏地转,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好大的胆子!”沐紫被她的这力道吓了一跳,在沐紫看来,凤华离不过是个平常女子罢了,有如此力道竟还这么凶悍,真不知这种低俗的女人怎么会与容夙止认识的。

    凤华离撅了撅嘴,颇有些委屈地说:“我不过是替你教训教训这个恬不知耻的贱婢而已,今日就敢对着我不敬,保不准来日就要和和皇上蹬鼻子上脸了。沐二小姐该要感谢我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你这个疯女人?”沐紫嗤笑一声,“分明是你先骂我疯狗,小玉不过是替我教训你!”

    凤华离更加讶异了,她往后一连退了好几步,随后把白萱推进了房间里。凤华离捂住了嘴,睁大了眼睛看着沐紫,看着沐紫一阵莫名其妙后方才说:“二小姐,我怎么也没想到,你竟会把自己当成疯狗,我说的是那只狗啊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指着一旁空空如也的方向,沐紫目光转向那,自然是什么也没有看到。凤华离故作遗憾地叹了一口气,说:“二小姐身份尊贵,问能与狗相提并论呢,我所言不过是昨日在这碰见的一只疯狗而已。昨日那疯狗出尔反尔,今儿又仗着有大狗陪着肆无忌惮的,实在是叫人恶心。”

    话语间句句直指小玉,小玉只思虑了片刻就反应过来,凤华离这话里话外的,是把自己说成了那条疯狗了。小玉一时气昏了头,竟然直接就要冲上去用爪子抓挠凤华离。

    可小玉哪里是凤华离的对手,小玉还没碰到凤华离,就被凤华离一脚踹开几米远,重重地摔到了地上。沐紫却仍在四处张望,怎么看也没看到凤华离所说的那条狗后怒道:“你这个满口胡话的女人,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只狗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沐紫带来的奴婢去看了一番小玉,随后面色大变地跑了回来:“小玉她死了!”

    凤华离掩面轻笑,这个小玉还真是个脆骨头,既然没有那个本事就别来以卵击石了,自己方才还没使出几分力气,竟这么快就死了,真是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见凤华离非但不惊慌,反而笑了出来,沐紫心中一阵恶寒,这女人是什么来历,一出手就如此狠心,现在竟还丝毫不害怕。女子厉呵一声,四面八方便涌进了一大片兵卒,沐紫指着凤华离说:“把她给我抓起来——”

    凤华离眯了眯眼睛,数了数这些人数,加起来也得有几十号人了。这沐紫倒是准备充分,对付自己一个女子还要出动如此大的阵仗。凤华离反抗或是不反抗,都不会有事,除非隐国国君不打算与绛国再交好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自然是选择把这些人都解决掉更加深得凤华离心。这些人没什么真功夫,对付起来根本不在话下。凤华离抬起了手腕,准备一扫而过,顺便让沐紫见识见识,好以后别再来打扰自己。

    见凤华离一动不动,沐紫以为她是不敢动,当下便更加猖狂了起来:“怕了吧,我爹爹可与神医座下高徒交好,皇上的病可都得仰仗我们家族,就凭你也敢和我作对,我看你是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神医二字,凤华离一愣,错愕地看向沐紫。也就是在那一瞬间,身后的人涌了上来,把自己的手朝后用力一扳,绑了个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想不到沐紫竟和神医有些渊源,这一路走来,关于神医的传闻愈发的多,可总是没有一个完整的。若是沐紫所说是真的,那说不定也会对其中内幕知晓一二,凤华离这一路以来的疑惑兴许就能得到解答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企图挣开绑住自己的绳索,却发现根本用不上力,这绳子像是生了根一般怎么也挣不断。

    沐紫一眼就看出凤华离想做什么,她早已听闻凤华离懂些武功,这次前来就当然不会给凤华离逃脱的机会:“这绳子是雪域圣树所造,哪怕是武功再高强的人,也无法挣脱这绳索的束缚。”

    雪域圣树?凤华离这才感觉到这绳索有些冰冷,且这股冰冷正顺着手腕开始向全身袭去,若任由它这么下去,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因为浑身经脉冻裂而亡。凤华离说:“皇上不会对我怎么样的,就算你现在绑了我,等皇上知道了,你还是得将我放了。”

    沐紫嗤笑一声,走到凤华离跟前,玩味地看着她:“你说得对,所以我不打算告诉皇上,我要把你扔到郊外的乱葬岭上去喂狗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冷冷地说:“你可知你这样做的后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沐紫做事从不计后果,”沐紫不屑地盯着凤华离,“怎么,当才不是挺硬气的吗?”

    手腕处被冻到已经失去了知觉,凤华离开始有些感知不到嘴唇的温度。实在没想到这绳索竟如此厉害,如此下去不到半个时辰,自己定会失去意识的,一定得想办法逃脱才是。

    忽的,一道风声吹过,凤华离脸上就这么硬生生得挨了沐紫一巴掌,而凤华离却没有什么感觉。沐紫揉了揉有些凉的手,盘算着时间差不多了,便抬起了手,说:“把她拖出宫,扔去乱葬岗。”

    眼见着凤华离就要被抬起来了,前方却突然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:“谁允许你这么做了?”

    沐紫一怔,颇有些不耐烦地回过头,可却见来者是少将军容幽,态度便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:“少将军怎么来这了?”

    容幽倒是懒得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抬起了下巴指了指凤华离,淡淡地说:“还不放人?”

    他那阴鹜到极致的眼神落在身上,沐紫顿时有些慌了,不管怎么说,少将军脾气怪异,一个不高兴就把人的性命玩弄与股掌之间,沐紫还是惹不起的,于是她连忙挥手道:“快松绑。”

    把人松了以后,沐紫还不忘与少将军套个近乎,以让自己的地位更上一层楼,谁知话刚说出半个字,容幽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就从自己身边走了过去。他垂直走向了凤华离,接着把冻得有些发抖的凤华离横腰抱起走进了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