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当年的逃妃死了没有
    实在是太荒唐,这种话竟都能说出口。凤华离看向皇自己现在完好而冷静地站在这是最好的证明,该如何决断应当一目了然才是。

    哪知那皇与沐紫交换了一番眼神,而后对着凤华离语重心长地说:“凤统领,这些日子舟车劳顿一定受了不少苦,朕会派人重新给你选名婢女,再送些补品给你的,否则伤了身子可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众嫔妃的眼也有些嘲讽之意,约莫是在笑话凤华离竟敢在皇面前状告沐紫。凤华离看在眼里,眼前的局势也是十分明了了,这个沐紫和皇的关系不一般,哪怕是下毒害人都能不管不顾,甚至还顺着小玉的意思怀疑自己是失心疯了。

    再这么纠缠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对自己有利的结果,凤华离便十分识趣地告退了。只是这件事却绝没有完,既然明面处理不了沐紫,那便自己亲自动手罢。

    这几日凤华离都在修炼凤玄功法,顺带还问了那会动的凤玄,这暗器桃月镯该配什么才能发挥最好的功效。毕竟自己一直放入的都是普通的银针,虽然其力度十分大,可杀伤力仍有限。

    据凤玄所说,一位使用这暗器的人,所配一道梨花针。其针射出去后会在瞬间迸发成一朵梨花的模样,深深地扎进敌人的肉,并将剧毒注入敌人的五脏六腑,针的人几乎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凤华离便向它讨要制作图纸,凤玄却有些顾虑:“这梨花针的精髓便在那雪域毒之,这雪玉花千年才生长一棵,十分稀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将图纸给我,这毒以后再找便是。”凤华离要来了这梨花针的图纸,以及雪玉花的图案,这雪玉花长得极美,看去倒完全不像是一个如此厉害的毒物。

    这梨花针制作起来虽不简单,但也不算复杂。听凤玄说可以委托给兵器店一类的去做,凤华离也没起要自己动手的心思,毕竟次做桃月镯可把自己累得半死,她可不想再体验一次。

    凤华离来到了苏城有一家十分有名的武器店,找到了这儿的老板,随后把梨花针的图纸交到了他手,说:“烦请老板帮我照着这图纸打造一百份出来,若是做的好,以后定会再光顾的。”

    老板接过图纸,眼睛登时离不开了,他举起来深深地盯着那图纸左右端详,看着凤华离都有些心虚了。毕竟这梨花针如此大的威力,凤华离自是不可能放心地把图纸全部交与他人,所以便在这图纸删去了一些重要的地方,届时自己再亲手完成。

    让凤华离没有想到的是,老板竟一语的地说:“这可是梨花针?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惊,只见老板皱着眉,牢牢地盯着那图纸,目光满是疑惑,想必是被凤华离给出的删减图纸给迷惑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于是凤华离便笑了笑:“梨花针?这名字倒是好听,可多谢老板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深深地看了凤华离一眼,把凤华离当做了一个会一些武功的普通女子,便没把记忆的那梨花针与眼前之物联想在一起,毕竟虽然相像,可确实差太多了。

    既然面前这老板知道梨花针,想必与一个使用过这暗器的那人打过交道,凤华离倒想听听看一任主人是个怎么样的人:“老板,你方才说的梨花针,可是其它的什么武器?”

    老板点了点头,今日他算是心情不错,也愿意和这陌生人讲讲往事,于是他便坐了下来,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之。老板名叫苏宝,曾是杀手组织的一员,每日所要做的事情便是杀人,他也几乎没有失误过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他奉命去刺杀一位逃走的妃子,谁知却在宫外遇了一位绝世高手,那人蒙着面,一身素衣,甚至看不出那人是男是女。那高手不过是轻轻抬了抬手,苏宝便觉得肩膀一阵剧痛,随之便晕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迷迷糊糊之间,苏宝却见有人为自己处理伤口,将毒都给排了,当时苏宝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,他艰难地抬起头。只见面前站着一位十分年轻的女子,她衣着简陋,头发也乱得很,即使脸满是灰尘,也挡不住那张十分好看的脸蛋。

    下一秒,苏宝从记忆找到了这个女子,她是自己这次要刺杀的目标。几乎是毫不犹豫的,苏宝猛地抬起了手,一掌内力便呼啸而过,狠狠地落在了那女子的胸腔之。

    女子嘴边渗出一道鲜血,不可置信地望着苏宝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苏宝颤抖地站了起来,他伸出手,愣愣地看着面前逐渐倒下的女子。他也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,若没有这女子出手相助,自己恐怕早已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女子绝望的目光不断地在苏宝脑闪过,那句“为什么”成了他一生的心结。苏宝也是从那时起退出了杀手组织,来到了苏城开着这么一家普通的武器店。

    说完,苏宝将肩的衣裳褪下,露出了里头梨花针落下的疤。那一整块肉几乎都凝结在一起了,看去十分的狰狞可怕。凤华离有些晃神,她也不由自主地想象起来那女子的模样,觉得虚无缥缈,但有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苏宝叹了口气,也不知当年那女子在经受那一掌后是死是活。苏宝收好了凤华离的图纸,而后无意地看了凤华离一眼,轻笑着说:“你与当年那女子有几分相像……你们都是那么的好看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恬笑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离去后,苏宝准备去到房间后面,谁知才刚出门,硬生生地撞到了一把大刀之。苏宝被惊得往后弹了一步,对面那黑衣人却朝自己伸了伸手指,示意自己不要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黑衣人一把夺过苏宝手的那张图纸,仔细端详了一阵后冷冽地笑了一声,把它揉成了一团随意抛弃在了地。黑衣人伸出刀,在苏宝眼前晃悠,用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说了一串话。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帮你?”苏宝盯着黑衣人,手却在背后不动声色地去取匕首。

    这个小动作立即被黑衣人所发现,他用剑柄用力地一拍,苏宝手的匕首便跌落在了地。黑衣人嘲讽地笑了一声:“这么些年了,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苏宝咬着牙,厉声问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黑衣人无奈地摇了摇头,从怀掏出一块黑色的令牌,吊在了苏宝的眼前。见到那令牌之所刻的字后,苏宝的双腿霎时间便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这令牌是当年自己所在的杀手组织头目的,这说明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头目派过来的。都这么些年了,竟然还是被找到了?苏宝咽了口口水,尽力掩去了眼的慌张,直直地看着黑衣人,不过是一死罢了,他苏宝很多年前该死了。

    像是早预料到他会做何反应一般,黑衣人不屑地轻哼了一声,随后把令牌放了起来,转而从怀掏出了一枚平安扣。几乎是同时,苏宝如同疯了的猛兽一般扑了去:“我的儿子,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黑衣人只一个抬脚,便将苏宝给打趴在了地,苏宝倒在地,手指无力地抓挠着地面。这么多年以来,组织一直没有找到自己,苏宝便放心地成了家,如今妻儿与孩子都是他无法放弃的东西,对于杀手来说,更是致命的软肋。

    黑衣人蹲了下来,给他擦了擦眼泪,宛若看一条落魄的狗一般。黑衣人俯下头,在他耳边轻声说道:“怎么,这下可回心转意了?”

    这些天以来,组织里最大的任务便是杀了凤华离,只是每次都能够被她侥幸逃脱。对付凤华离,一人自是不够,所以得依靠人数的优势来压制。只是这苏城有卧虎藏龙,会武功的人不少,若在这公然动手,一定会有人出面帮助凤华离。

    所以,他需要苏宝将凤华离骗到城郊去,但具体怎么个法子,得靠苏宝自己了。黑衣人用力捏住了那平安扣,苏宝的孩子在自己手,若他没有顺利完成,到时候孩子的安危他可不能保证。

    似乎是犹豫再三,在自己的孩子与素未谋面的凤华离之间,苏宝心的天平深深地偏向了自己的孩子。虽然知道若是答应,自己的人生会落下两件错事,可是为了孩子,他也不得不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苏宝止住了哭腔,低声说:“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识趣。”黑衣人收回了刀,脸泛起了令人感到害怕的笑容。他又将那图纸捡起来看了一眼,微微摇了摇头。难怪组织这么急着要杀这个女人,她这个样子,和当年的白若云简直太像了,若是再等几年,凤华离成长起来,这隐患可非同一般了。

    眼见着黑衣人要走,苏宝又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黑衣人错愕地回过头,还以为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,谁知苏宝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,问:“当年的那个逃妃,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/html/book/41/41819/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