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二十一章 你替我喝吧
    经过策马加鞭的赶程,几人很快到了隐国皇宫。 屿卫军被安排去了其它宫歇息,余下凤华离画月琼容夙止三人去面见圣。

    面见圣,无非是互相对对方国家的各种吹捧,而凤华离身为绛国派来的人,还不得不和皇你一言我一语地东说西应。直到半夜里凤华离都要困到晕倒在地了,那皇才有些不舍地让众人回去歇息。

    画月琼也有些困了,在出门时没注意到脚下的门槛,这么笔直地撞了去,随后险些跌倒在地,幸而被迎面走过的男人给扶住了。画月琼男女意识颇高,连忙缩回了手,站直后说:“多谢公子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平遥见眼前女子如同摸了刺般躲开了自己,甚至还不知自己的身份,嘴角扬起一丝笑容,说:“姑娘恐怕是叫错了,我是四皇子平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是四皇子,失礼了。”画月琼连忙说,毕竟这可是身在隐国,总不能少了礼数,否则被人给揪出问题来针对可麻烦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刚出来便听得这么一番对话,还以为这平遥是来找画月琼的茬,于是连忙前几步,说:“四皇子也别叫错了,这位可是绛国长公主,论礼数还得你向她行礼才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平遥再说什么,也不顾画月琼张嘴欲解释,一把便拉住了画月琼的手绕过了平遥扬长而去。平遥只能看见一道背影在转角处不见,以及下一个从门内出来的容夙止。

    “长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来这做什么?”容夙止看着他,平遥在宫一向十分平淡,也不是自己的对手,只是其不常与人打交道,所以与自己关系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深夜里来找皇,谁都无法保证是为了什么事,毕竟容夙止可记得,平遥与皇关系还没好到可是深夜相见的地步。

    平遥眼荡起一道伤情,他微微叹了口气,将微微颤抖的手藏在了身后,说:“这几日父皇都不肯见我,还好你回来了,我想去找父皇说说,明日可否让我去一趟桃玉宫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一怔,这才想起明日便是平遥娘亲桃妃的忌日,桃妃的骨灰与灵位都在桃玉宫。只不过那儿已成了禁地,没有父皇的允许,算是平遥也不能近步。

    想到方才对平遥的猜疑,倒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心有些过意不去的容夙止便说:“我同你一起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平遥脸掩不住的欣喜,若是长皇子容夙止也能帮自己说话,父皇指不定能够同意了: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,兴许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的舟车劳顿,凤华离醒得格外晚,她坐在床坐了好一会儿,才逐渐有些醒了。房间门被推开来,走进来是一个捧着盆水的婢女,凤华离这才想起昨日隐国皇帝给了自己一名婢女照顾自己。

    洗漱完后那婢女便要为她梳妆,凤华离连忙拒绝了,往日里都是月笛帮自己,要换了个人还不如自己手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这是早长皇子给您送来的乌鸡汤。”那婢女端来了了汤,凤华离揭开了盖,一阵热气连带着香味便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已是下午,这汤也是热过的,看来这婢女还算是负责了。凤华离用汤勺搅拌了一会,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奴婢名叫小玉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点了点头,舀起一勺汤,在那一瞬间,那一团热气之竟浮现出了炎虞的影子,他正冷冷地看着自己,嘴还说着什么命令之词。手的汤勺霎时跌落在了碗,溅出的汤汁烫得凤华离手背生疼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没事吧?”小玉连忙用冷水打湿了手帕,抬起了凤华离的手给她敷着。

    凤华离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片空,她连连晃了晃脑袋,一定是当初被炎虞给刁蛮到不行,现在居然看到这么美味的汤都能想起他那不满意的面孔出来。

    真是作孽,这么一碗汤可不能被那个男人给毁了。凤华离闭了眼,抬起汤勺再一次送到了嘴边,大概是闭了眼的缘故,她的嗅觉变得格外灵敏。

    凤华离十分清晰地闻到了这汤所有的原料,她缓缓睁开了眼,轻轻吹了吹这令人垂涎欲滴的汤,随后满面笑意地将勺子送到了小玉的嘴边:“本姑娘看你有眼缘,替我喝了这汤如何?”

    “姑娘,这怎么可以呢。”几乎是下意识的,在碰到那汤勺时小玉几乎是反弹般往后缩了一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便更加深了凤华离所想了。真是想不到,千防万防,这儿居然到处都有想要了自己性命的人。这汤是不是容夙止送来的她不知道,但这汤的毒药凤华离却是嗅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敢喝?”凤华离抬起一道讥讽的笑容,怎么有胆子下毒,却没胆子喝呢,喝自己下的毒,不也能死得明白些吗。凤华离端起碗,走到小玉跟前,接着一把抬起她的下巴,把碗里的汤全部灌进她嘴里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小玉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才挣脱了凤华离的手,那小碗也在地碎成了碎片,小玉干呕几声,把嘴里的汤全都吐了出来。小玉大喘着气,猛地爬到那水盆前,一把抬起水盆喝入口漱口。

    这一套动作倒是快得很,看样子也是个怕死的货色。凤华离不屑地看了她一眼,也不知是谁,这是诚心要让自己发现吗,派一个这么没用的婢女来下毒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把抽出手掌大的弯刀匕首,一脚踩住小玉的肩膀,随后把刀搁在了她脖子边,停止了她因疼而发出的喊声:“说,是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这真刀在小玉脖子横着,她是连大气都不敢喘,生怕自己这条小命这么没了,为了不被杀害,小玉连忙说:“是沐家二小姐沐紫!”

    听到这么一个陌生的名字,凤华离有些怀疑,便把刀再里划了些:“沐紫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小玉被吓得不能自已,于是连忙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东西全部都交代了出来。这沐紫自幼便喜欢容夙止,天天嚷嚷着要嫁给容夙止,可容夙止这次回来却没有去找她。

    沐紫一打听,发现容夙止居然给凤华离送了一碗乌鸡汤,当下气及。沐紫又与人打听,得知凤华离不过是个空有名号的统领,心想反正死个没什么用的女人也不要紧,便买通了小玉来给这乌鸡汤下毒。

    凤华离收回了刀,眼闪过一丝杀意,看来这女人还真是因为嫉妒什么都做的出来,不过是一碗乌鸡汤要置自己于死地。既然她不仁,也别怪自己不义。

    “告诉她,让她去皇那见我。”凤华离冷笑一声,自己是绛国派来的人,代表的可是绛国。这女人敢公然对自己下手,真不知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,想必隐国国君知道后,也不会轻饶了那沐紫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路跑去找到皇,与皇在一起的还有几位妃子:“皇,有人在臣的汤下毒,企图谋害臣,若是皇不能明察,绛国恐怕也不会乐意。”

    皇一惊,连忙问:“是什么人,竟如此大胆?”

    “回皇,正是那沐家二小姐沐紫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嫔妃的脸色瞬间变了,纷纷互相低语着什么。但凤华离却没有放在心里,毕竟这可事关隐国与绛国之间的情谊,想必这隐国国君也定会公然秉断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那沐紫与小玉也一同前来了。沐紫穿了一身红红紫紫的衣裳,仿佛是恨不得把染房给搬回家。她头的首饰该有几斤重,闪得人眼睛发花。

    沐紫打了个哈欠,十分不情愿地走前,随后十分厌恶地瞪了凤华离一眼,十分自然地坐在了那些嫔妃的旁边,颇有些挑衅地看着站着的凤华离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怔,沐紫可是下毒害自己的人,自己都没有坐下,她凭什么坐?凤华离看向那皇帝,但皇帝显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。

    压在了心的怒气,凤华离把那小玉叫到了跟前,说:“和皇说说,今日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皇别有深意地看了小玉一眼:“你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便好。”

    小玉咬了咬牙,随后忽地跪在了地,连着磕了三个头,她看了一眼凤华离,浑身颤抖得很厉害了,她眼带着十足的畏惧,指着凤华离说:“奴婢只是送了一碗长皇子的汤而已,可她连喝都没喝说汤里有毒,然后像疯了一样乱砸东西,敢不停嚷嚷着有鬼……”

    小玉捂着脑袋,像是在回忆很痛苦的事情,她虽说凤华离像疯了一样,可话里话外的意思明眼人都听得出,这是在说凤华离是出了幻觉才觉得汤里有毒。

    凤华离冷笑一声,扫了一眼那沐紫的目光,看来刚刚那么一会,这两人对好了词,只是居然这么明目张胆地骂自己,实在是活腻了:“真是笑话,你方才可不是如此说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