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二十章 月湾城的人
    凤华离只见一道黑影掠过,随后身子就悬了空,嘴巴也被一张大手给捂住了。凤华离试着挣脱,可这人的力气却非比寻常,无奈之下凤华离只好使出最原始的方法——凤华离张大了嘴,狠狠地在那手指上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这人却纹丝不动,凤华离又加深了嘴下的力气,直到嘴中流了些血腥味,凤华离才放弃了这个念头。这人该不是没有痛觉吧,凤华离只好闭上了眼,宛如任人宰割的鱼肉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是得罪了谁,竟派来这么个武功高强的人来劫持自己。凤华离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大西王朝的人,顿时心中一紧,若是这人都已经找到自己身上了,岂不是意味着画月琼也有危险了?

    正当凤华离以为自己就要这么被掳走时,一道破风声响起,而后一道箭落在了这男人的身上,随即他手一松,便把凤华离给放了下来。凤华离一个转身,只见不远处正站着方才的那个隐禾。隐禾手中提着一把小连弩,眼中满是嗜血的神情,与方才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此时,凤华离才意识到方才那掳走自己的男人踏着屋顶一路飞奔,而这么一个撒手,就直接把自己从几层高的屋顶给扔了下去。凤华离咬着唇,若是这么落在地上,脸上肯定少不了伤。

    可不过转瞬之间,意想之中的巨疼感没有传来,凤华离就这么笔直地跌落在了一个男人的怀中。凤华离连忙回过头,只见隐禾就站在几步远处愣愣地看着自己,但可确切地说,是看着抱着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容夙止把她头上松了的发簪插得紧了些:“为什么不在那等我,若是出了意外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凤华离从他怀中抽出身站了起来,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容夙止,怎么能来得这么及时,自己正担心着会不会摔伤,就这么被他给接住了:“你……你怎么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见你不知去哪了,便来找你。好在我来了,不然你就又该受伤了。”容夙止看向她的目光颇有些宠溺,但容夙止还想让她知道的是,无论什么时候,只要她有危险,自己一定会尽力所能去帮她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太过炽热,影射得凤华离的脸颊都有些微红,此时的夜有些冷,但容夙止却让人觉得很温暖,凤华离在他的眼中看见了闪闪的月光,觉得十分美好。

    “容夙止——”只听一道后音拖得十分长的呼喊声,隐禾把连弩随手抛到了一旁,快步冲上前,随后猛地挡在了凤华离跟前,一把抱住了容夙止,急切地说,“都有好久没见了呢,回来了都不与我说声?”

    凤华离往后退了一步,指着隐禾问:“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容夙止点了点头,隐禾是隐国一位元老隐月的后代,其家族势力深厚,代代不是资深谍者,就是冷血杀手,可到了隐禾这,就完全变了。

    虽然隐禾也内力深厚,毒术武术武器都有所涉猎,可那都不过是隐禾无聊时打发时间才用的罢了。隐禾最爱香,只要一进他的府中,便是香气扑鼻,很多香他只要轻轻一闻便能知道其好劣成分如何。

    最初认识隐禾还是在七皇子容白叙的宴会上,隐禾就坐在他身旁毫无顾忌地大吃大喝,后来一问才知,隐禾与容白叙是多年挚友了。

    隐禾本企图与容幽容夙止交好,可容幽却不爱理他,容夙止有些看不下去才理了他一句,也就是那一句之缘,直到现在容夙止在隐国都能随时见到隐禾朝自己扑过来。

    容夙止颇有些嫌弃地推开了隐禾,说:“你又把你一身香气给蹭到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隐禾这才松开了他,说:“你回来便好,容白叙他这几日病了,但他们府中的人却不让我去看他,改日你可得领着我去看看他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挑了挑眉,有些不相信地说:“这隐国还有你进不去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自从上次闯入被容白叙责怪后,我可算是记清楚了,这宫中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规矩,还是守着些好。”隐禾扁了扁嘴,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想起方才劫持了凤华离的刺客,隐禾便去查看一番那刺客的尸体,本只是想着随意翻翻,却不料从那刺客怀中跌落出一块青色的令牌来。

    隐禾拾起那令牌,待看清那上面所刻的字后,脸色霎时变了变,他走到凤华离身边,询问道:“姑娘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愣,见他这神色便知道这刺客劫持自己一定没有那么简单,于是连忙配合地说:“不过是绛国相府大小姐和屿卫军统领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月湾城的人。”隐禾手中紧紧握着那令牌,眼中神色十分复杂,当初自己也险些丧命于这些人手中,自然知道这些人的实力有多强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凤华离问,自己可才刚进隐国,怎么就又惹上了一个不知名不知姓的一派人物呢。

    隐禾解释道:“月湾城是神医及其座下高徒所住的地方,那儿同时还有一批训练有素的杀手,我有幸与他们交过手,所以敢肯定方才劫持你的人就是月湾城的人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想起当初在木屋中见过的白蓉,那日一见到自己反应就非比寻常,况且听画月琼说,那白蓉便是神医的高徒之人,这么联想起来,今日要来劫持自己的人一定是白蓉没错了。

    只是既然是训练有素的杀手,方才却没有对自己下手,显然其目的只是为了掳自己走,而不是杀了自己。可那白蓉要抓走自己做甚,若是有什么要问的,那日问清便可。

    凤华离隐隐约约地感到,这个白蓉一定知道关于苏念云的很多事,甚至是关于自己的很多事。

    既已知道有人在暗地里打着凤华离的主意,这外面也已不再安全,容夙止连忙带着凤华离回了营地,当夜便要驾马车进宫,以免拖下去再生事端。

    今夜马车上只有凤华离与画月琼二人,容夙止在外面守着,凤华离一门心思都在想着白蓉与苏念云的事,思来想去没有结果只好看着窗外路过的风景发呆。

    一道道灯火从马车边掠过,凤华离思绪早已不知飘去了哪,也根本没有在意坐在一旁的画月琼躲躲闪闪看着自己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今夜的月亮很美吧?”

    画月琼的话将凤华离的思绪拉回了现实,凤华离抬起头,只见夜空之中挂着一盏明月,明月近乎全圆,月中的阴影仿佛真有一棵仙树般。此时马车恰好走过桥上,面前的河流清澈得很,河面倒映着那轮明月,河道两边有许多男女老少正在放着河灯,好一副洽意的场景。

    马车路过了一棵百年老树,枝叶挡住了月,凤华离回过了头,轻笑着说:“是啊,好像在绛国都没见过这么美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说到绛国,画月琼脸上的笑僵了一瞬,凤华离这才想起来,此时不应该再提起她的伤心事才是,于是连忙道了个歉。画月琼摇了摇头,说:“我也是方才明白,每个地方都有其美妙之处,或许只有用心去感受,才能感受得到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怔,有些错愕地看向她,好像这么多天以来,自己还是第一次听见画月琼说出这种话来,看她神色平和,倒是肺腑之言。凤华离不由得感触万千,若画月琼能早日想通,好好地生活也是件好事,但若是画月琼仍是想要逃离这里,凤华离也会支持到底。

    “明儿就是中秋了,月亮会比今日还好看呢,”画月琼苦涩地笑了笑,“这还是我第一次在绛国皇宫之外过中秋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劝解道:“第一次该高兴才是,这可算是一件新鲜事,明日可要好好享受享受这隐国不一样的感觉,指不定你会爱上这呢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淡淡地点了点头,把帘子放了下来,不再去看外面那一片繁华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对了,”凤华离忽然想起给画月琼买的烤鸡,便连忙从怀中取了出来,十分幸运的是烤鸡还温热着,香味也丝毫不减。凤华离把烤鸡递给了画月琼,说,“在吃东西时想着不与你分享实在不好,便给你买了个回来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接过那烤鸡,拆开外面包的纸,便露出了里头鲜嫩多汁,成色上乘的烤鸡,香气瞬间在马车里传了开来,这着实是个让人食欲大增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画月琼却有些吃不下,她看着凤华离,手中烤鸡在此时犹如千斤重,就连捧着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。凤华离是如何对自己的,画月琼怎么也无法装作看不见。

    可就在今夜,自己却透露给了他人凤华离的行踪,甚至还有些期待凤华离再也回不来。画月琼的指尖深深地印入了掌心的肉中,她眼中泛着泪,在昏暗的马车房中看不大清楚。

    画月琼看向凤华离的目光带着几分悔意,自己兴许真如容夙止所说的那般自私,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容夙止喜欢的人不是自己,而是凤华离。画月琼缓缓地张口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宅男福利,你懂的!!!在线看: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