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一十九章 凤华离在哪
    凤华离皱了皱眉,差点都忘了这时代有多少条条框框了,自己只是吃了上头的一块,塞进他嘴中的可是一点都没碰着。凤华离拿住他嘴中的竹签:“不想吃就吐了吧。”

    谁知容夙止却三下五除二地把嘴中的吃完了,凤华离拔出来的就是一根光的竹签。容夙止吃完后还舔了舔嘴唇,:“好吃。”

    这句好吃倒是真心话,一改往日宫廷的口味,虽然是完完全全的两种风格,但是美味却仿佛更胜一筹。一时之间,容夙止仿佛上瘾了一般,也顾不上什么父皇过的话了,转眼将面前的摊一扫而空,凤华离都不得不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二人走到一处烤鸡铺子跟前,凤华离一把拦下容夙止看见吃的就想塞进自己肚子里的毛病,朝老板买了一份用纸包好。凤华离闻了闻那香喷喷的鸡,:“今夜吃得倒是很饱,可公主却没出来,这烤鸡带回去给她吃吧。”

    本来今日几人要一同出来,可容幽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便推拒了,而画月琼则称有些头晕想歇息了,所以今儿夜里出来的就只剩凤华离容夙止两人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容夙止看来,画月琼或许还是因为知道自己喜欢凤华离,所以才不出来的,毕竟今日见她还好好的,一提要一同出去就变了脸色了,叫人不怀疑才怪。

    不过容夙止却没有心思想这件事了,因为眼下冒出了一件更加严重的事。腹下传来一阵痛感,容夙止痛苦地揉了揉腹部,迎着凤华离一脸不明所以的目光:“就知道父皇的话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完,他就一溜烟地跑不见了。留下凤华离深深地叹了口气,只好一个人在这市集里走走了。再往前走一条街,便是一股女人的香气了。这一片都是各种各样的胭脂水粉,精美绝伦的首饰等等,叫人看得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但这些大致一般,没有凤华离在长安见过的别致,也就没什么想买的欲望,便又这样走着,可才走出没几步,一道奇异的香味便传到了凤华离面前。

    这香很是清新,夹杂着茉莉花的味道,一下子就把凤华离给吸引住了。顺着香气又往前走了几步,却见一位美貌如花的女人正扯着嗓子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你个不要脸的东西,本姐的东西你都敢抢,怕是活腻了吧。”那女人一把夺过面前男人手中的香包,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,而循着味道,想必方才闻到的香气就是这香包里的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下之大,真是走到哪里都能碰到这样的女人,凤华离大步走了上去,想要替那个男人话,谁知男人却伸手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凤华离回过头,只见这男人生的十分瘦弱,面相也如同女子一般而精致,肤色更是十分的白,修长的十指带着淡淡的香气,看样子是常年神带香包的人。

    隐禾摇了摇头,低声:“姑娘还是别插手了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他的眼睛水汪汪的缘故,凤华离还以为他是怕被那个嚣张的女人给欺负,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:“你放心,姐姐会帮你好好给她点颜色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完,不等隐禾话,凤华离就转过身,指着方才那女子:“这买东西也是有规矩的,姑娘这样动*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女子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随后鼻孔都要翘到上去了,十分不屑地:“他一个大男人,买这香包干什么,这香包就应该由我这等美丽的女子享用才是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也不明白她是哪来的自信如此自夸自擂,分明长得也不出众,让凤华离来评断,她一个女子还不如隐禾好看呢:“买东西不就是出价给货的买卖吗,什么时候还要分人了?”

    女子一听这话,却笑得更加猖狂了,她一招手,身边的婢女就掏出了一张银票,十分高傲地:“我们家姐出二百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那老板一见到钱,顿时欣喜得心花怒放,毕竟这香包本来只卖二十两,这人一下子就出了二百两,该卖给谁已经十分了然了。凤华离看在眼里却是更加不屑,不过是二百两银子而已,这么快就胜券在握,未免有些太自信了。

    似是无心,凤华离淡淡地:“我出二百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一语惊起千层浪,在场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气,花二百两黄金就是为了买这么一个香包,不是傻了就是钱多到没处花了。那女子也是气到不行,只是此行没有带那么多钱,所以根本拼不过凤华离。

    凤华离挑衅地望了她一眼,随后伸手去掏钱,可直到手摸到那空荡荡的口袋后才猛然想起,自己今晚出来并没有带钱,这一路都是容夙止在付钱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没钱吧?”见凤华离面色很难看地掏了好一会儿,那女子立马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,嘲讽道。

    老板也有些不耐烦了:“你到底有没有钱?”

    凤华离抿了抿唇,尴尬地笑了笑:“能不能容我一会,我的钱都在朋友那,他马上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立即仰长笑两声,把香包别在了自己腰间,而后走到凤华离跟前,伸出食指戳了戳凤华离的肩膀,虽然丝毫没有戳动,但那女人还是很狂妄地:“长得丑就算了,可出来丢人现眼就是你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霎时有些火冒三丈,自己与容夙止出来的时候都做了些易容,把自己的容貌丑化了一些,以免被别人认出来。凤华离连忙克制住自己要上手打面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的心思,自己现在可是在隐国,还是得事事克制才是。

    那女人还想在讥讽,此时隐禾上前一步,声音有些软糯:“那香包我不要了,你买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女人闷哼了一声,临走前还不忘咒骂了凤华离几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凤华离听到身边传来一声十分阴冷的声音——“就看你有没有那个福气享用了”。凤华离立刻回头,身边的与自己身高相仿的隐禾正微微地笑着,他怎么看都是那种邻家弟弟型的男人,大约十六岁左右吧。

    想着或许是幻听了,凤华离转过身对隐禾:“不好意思,没能帮你夺回那香包。”

    隐禾对于她那看待孩的眼光十分无语,明明见她也大不到哪里去。只是当听到“不好意思”这四个字时,隐禾还是有些发愣,瞳孔逐渐放大,最后他张了张嘴,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蓦然间,前面传来一声尖叫,凤华离转过头,只见方才那名女子倒在了地上,嘴里不断地吐着血,整个人趴在地上,时不时地颤一颤,就这样十分没有预兆的,实在是叫人感到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那女人的婢女不断地喊着救命,却没人敢上前,因为那女人的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,并生出不知名的虫子,人们巴不得退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凤华离目光落在了那个香包上,女人摔倒在地上时,香包跌出了好几步远,刚好就在凤华离跟前。凤华离刚想弯腰去捡,隐禾见到她想做什么后,连忙阻止道:“别捡了,已经脏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隐禾平时接触的都是高档的香包,这种路边摊的东西一向都看不上,今日看中这个,不过是因为它有些特别罢了,现在又遇到了这么麻烦的事,隐禾更是一点兴趣都没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怔,脑中回荡起方才那句“就看你有没有那个福气享用了”,她忽然意识到,那个女人之所以会暴毙而亡,都是因为抢了隐禾看中的香包。凤华离刚想问个清楚,隐禾却已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隐禾颦眉,回头却见一道黑影掠过,以及凤华离霎那间睁大的双眼,不过眨眼之间,凤华离就消失在了眼前,只余下地上一个包得很完整的烤鸡。

    “女人真是麻烦。”隐禾低声道,随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柱香之前。

    画月琼因为实在烦闷所以走了出来,但看见那繁华的集市最终还是有所退缩。之所以不同凤华离他们一起去,都是因为画月琼至今难以放下,不知该怎么面对凤华离。

    而就在画月琼踌躇之时,眼前闪过一道黑影,紧接着便是一道白光闪过,一把锋利的长剑摆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来者蒙了面,但却没有要杀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凤华离在哪?”那个人问。

    画月琼一愣,想不到凤华离竟也得罪了这么厉害的人。只是此刻若被劫持的是凤华离,她一定能用武功把这人打趴下,可自己却不能,自己会的只不过是三脚猫功夫。

    若是凤华离也没有功夫,是否会死也不出卖自己呢?画月琼有些迷茫,但她的直觉告诉自己,凤华离就算死也不会出卖自己的朋友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不是凤华离,自己是画月琼。这苏城很大,若没有明确的指路想找到一个人实在是难上加难,画月琼指了指凤华离去的那条集市方向,:“她往那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刺客狐疑地看了画月琼一眼,画月琼忽然想起一事,便又:“她有易容,所以看着会比以前丑上不少,可别认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在那一刻,画月琼有些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,但她忽然希望凤华离能从此消失在这个世上。这样容夙止就没有喜欢的人了,兴许就能喜欢上自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