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一十八章 抱紧我
    面前的男人离的那么近,仿佛空气都被他所控制了一般,画月琼连呼吸都变得困难。嘴唇上的印记还留在那,画月琼甚至不敢抿唇,生怕这唯一属于容夙止的痕迹也会消失。

    方才他吻上来的时候,画月琼敢肯定,这是这辈子离容夙止靠的最近的一次了。但当他抬起头,用那双如汪洋大海的眼睛看着自己时,画月琼才骤然意识到,原来此时是她这辈子距容夙止最远的一刻。

    容夙止冷笑一声,若说从前他对画月琼有一些好感,也全都在今天被她的所作所为给败光了:“公主殿下口口声声说离儿是你的师傅,你却这样对她?”

    “止哥哥,你说什么呢?”画月琼皱眉,她十分清楚面前男人冷静的面孔下压抑着怎么样的猛兽,仿佛下一秒就会迸发而出,将自己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容夙止咬着牙,手指紧紧地按在木墙上,若不是容幽夜里起来发现凤华离带着画月琼跑了,等到明早再发现的话就什么也来不及了:“你假装病倒,就是为了等离儿她彻底掌控屿卫军,好顺利带你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还从没见过他发怒的样子,即使他拼命地想要装作平静,但他的眼睛蝴蝶没法说谎,那愤怒的神情叫画月琼感到恐慌:“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自己也就是在前两天才好,而后身子有些虚弱,想着顺便养两天也无妨的,况且到时候屿卫军都彻底听凤华离的话了,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吗。画月琼身子有些颤抖,她不明所以地看着容夙止,为什么自己终于有机会逃离那悲惨的命运了,他不应该祝福才是吗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一旦天亮,屿卫军发现你和离儿不见了,会有怎么样的后果?”容夙止冷冷地看着她,这世上并不是身为公主,就可以做事不计后果的,哪怕是皇上,做个决定也要思虑三分,“届时皇上会大怒,会四处发通缉令寻找你们二人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摇了摇头,勉强地笑了笑,企图解释道:“姑姑她神通广大,我们一定不会被抓的,况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况且什么,”容夙止说,“我不过一人,就能找到你们,这天下都是皇上的,你们躲来躲去这不过是在他的指尖转悠。难道公主愿意过一辈子躲躲藏藏的生活?”

    容夙止故作惊讶地叹了一口气:“差点忘了,你可是尊贵的公主殿下,就算被抓到了,也不至于危及性命。可凤华离不一样,在通缉令发出的同时,恐怕她满门都会被抄,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一时冲动所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一怔,这么些天来,她所想的只有如何逃,该怎么逃,又要去投靠谁。而她却从没有想过,做这一切的后果是什么,那些帮助过她的人又会有什么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画月琼回想起在来这之前的情景,自己要凤华离放自己离开,她第一个问题竟然只是自己有没有找到好去处,甚至就连一刻也没有担忧过帮助这样自己她又会是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如此想来,自己当真是太过自私了。画月琼抬起头,泪水在眼眶中缓缓地转悠,也许自己命该如此,就不应该有反抗的念头吧。

    容夙止见她不说话,便更加摸不透她的心思。容夙止所知道的画月琼不想嫁给隐国皇子,一心想要逃的原因,便是她一心只有自己,而若下一次画月琼还请求凤华离帮自己逃脱,凤华离也定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但容夙止不可能见凤华离这样把自己往死路上送,于是他说:“若你当真那么想嫁给我,我娶你便是,只要你日后别再逃了,别把两国的结盟都抛之脑后,也别连累离儿和你送死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愣愣地看向他,从方才开始,容夙止就一口一个“离儿”的,而现在听来,他来找自己,全都是因为担心凤华离有生命危险。当日在皇上面前怎么也不肯娶自己,如今为了凤华离甚至可以做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画月琼也并不傻,只是有些恍惚,自己一直喜欢的男人却深爱着自己的师傅,这份爱画月琼怎么也无法企及。画月琼对上他的眼眸,说:“我不需要你娶我,你只要告诉我,当日你说已经心有所属,那个人,是不是凤华离?”

    容夙止看向她,犹豫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即使没有得到答案,但这个答案也已经十分显而易见了。画月琼点了点头,眯着眼睛微微地笑着:“天都快亮了,我们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画月琼笑了笑:“反正这也是我的宿命。”

    当容夙止把画月琼带到凤华离面前,说回去的时候,凤华离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。只见画月琼眼眶有些微红,正紧紧地看着自己,而容夙止则有些急:“快走吧,我们得赶在屿卫军发现房间里没人前回去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看了一眼天色,此时天空已有些微亮,屿卫军会在每日太阳升起的时候敲门来送早餐。当下也顾不上问这些前因后果,凤华离便跟着他们一同出去了。

    容夙止骑的是一匹上好的马,为了赶时间便让凤华离与画月琼都坐在了后头。容夙止抬了抬马绳,低声说:“抱紧我,不然等会可能会被摔下马的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也没想那么多,便环手抱上了他的腰,而后嫌累便干脆整个人都靠在了他的背上。只是身后的画月琼却迟迟没有抱住自己,凤华离担心她会摔下马,还是亲手抬起她的手抱住了自己才放心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的是,这着实是一匹好马,比方才自己骑来的马要快了好几倍,不仅如此,还一点都不颠簸,整个过程平稳得很。只感觉一道风轻柔地拂过,眼前就是住的客栈了。

    快到了客栈侧门跟前,本以为要在远处停下,可容夙止却迟迟不勒马,但凤华离倒不甚担心,毕竟这前头的人可是容夙止,总能够想出些什么法子的。

    只见逐渐逼近侧门跟前,那屿卫军刚要抬起头看这边的动静,容夙止却微微地一挥手,霎那间一股气流涌过,这一片屿卫军就纷纷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门前容夙止才勒马,领着二人下了马,再将马在一旁系好,不待凤华离发问,容夙止便说:“放心吧,我没用多少力气,他们最多半个时辰就能醒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点了点头,与他一同进了客栈。

    第二日便可继续行程了,好在没人发现,这夜里的风波就算过去了。只是凤华离总觉得有些奇怪,之前公主一心想要逃,如今却像是真心断了念头,也不知那夜容夙止究竟同她讲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去问容夙止他又不肯说,试探着问画月琼对方却总是打着马虎眼,久而久之凤华离便放弃此事。即便如此,这一路上凤华离也总觉得画月琼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凤华离总是感觉画月琼在盯着自己看,但每次看过去时对方总是淡淡地笑着,并没再看这自己,可一转过头,那种感觉就愈发强烈,叫凤华离心生困惑。

    在客栈里耽误了许久,这一路便得快马加鞭了,很快这路程就逼近隐国了。但这一路上凤华离也没有懈怠,依然操练着这些屿卫军,顺便也跟着容幽学两招,自己的武功也精进了不少。

    尽管这样,在马车中的时日总是有些无聊的,凤华离便找了一位嬷嬷,向她讨教了一番关于刺绣的事情,毕竟这刺绣方便也携带,倒是个适合在马车上消磨时光的技艺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便到了苏城,这儿离隐国宫廷相邻,考虑到大家都舟车劳顿,便决定在这儿休息休息。苏城十分繁华,不分日夜,街上总是会有男女老少以及各色各样的人物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这儿无论是小吃,灯笼,发饰手镯,又或是胭脂水粉,几乎样样俱全,也难怪会这么繁华了。凤华离本想要容夙止领着自己去转转,可他却说自己从没来过这。

    凤华离怀疑地看向他:“你可是隐国长皇子,这该是隐国最繁华的市集了吧,你居然没来过?”

    “父皇说了,只有不务正业的人才会来这,我贵为长皇子,更加不可以在这种地方闲逛。”说着,容夙止指了指凤华离刚买下的一串烤肉,“父皇还说了,这儿的东西最脏了,宫廷中的食物才是最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正品尝着这美味,这一路都没吃什么好吃的,如今总算有机会吃一吃这些接地气的烤串什么的,自然不容他这样诋毁。凤华离微微翻了个白眼,把手中的烤串上的肉塞进了容夙止的嘴里:“有机会告诉你父皇,没有尝试过的东西就不要瞎评价了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第一反应便是要吐出来,谁知却被凤华离捏住了嘴巴,颇为凶狠地说:“你要是吐了我是绝不会饶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娇嫩的肉在舌尖打转,浓郁的汁水流入了嘴中,那肆意而廉价的香气在鼻间回荡,容夙止这才想起这烤串是被凤华离吃过的:“这是你吃过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