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一十七章 可要我娶你?
    不远处便是一座草房,这里栓了一匹马,只要逃到这草房后,便完全避开了屿卫军的视线。.。手机端m.只是在奔跑过去的路时则完全将身形暴‘露’在人面前,所以才得尽全力,以在屿卫军将目光转向这边时跑进草房。

    可在此时,身后的屿卫军却注意到了异样,他点燃了火把,冲着凤华离的方向喊道:“什么人在那?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惊,顿下了脚步。她额头冒出了几滴汗珠,果然还是不行吗,这么快被发现了。凤华离都已经做好了被抓住的准备,画月琼抓着凤华离的手也更使劲了些。

    可忽然的,客栈那传来一声巨响,所有人的目光又全都转向了客栈。如此好时机,自然不容错过,凤华离领着画月琼一个疾步躲到了草房之后,微微探出了脑袋看着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容幽收回了手,嫌弃地拍了拍手的灰,说:“这‘门’真不经用,轻轻一推坏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个家伙,都这么晚了还出来干什么。凤华离收回目光,不再去管他,扶着画月琼了马,但也因此而没注意到容幽‘阴’冷地看向自己的目光。

    凤华离便驾着马从小路去往画月琼姑姑家。走了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,马便走进了一片打理有素的林。这儿山水相映,宛若一个世外桃源。凤华离下了马,与画月琼一起往前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到了一座木屋跟前,这屋子十分大,但却修得极为好看,有些想宫的宫殿,但却显得素雅了许多。屋走出来一位婢‘女’,十分有礼地说:“公主殿下来了,主子正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走了进去,白蓉儿正在修剪着一盆‘花’束,她皮肤十分细滑,可眼角却有着藏不住的岁月痕迹。白蓉儿面带着慈和的笑容,一面剪着‘花’枝一面说:“离儿,你的事我都听说了,你放心,姑姑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当初之所以拜神医为师,其一个原因便是白蓉儿厌恶这宫的生活,毕竟她们这些皇家的公主,生来是为国而不断联姻的命,始终都不能嫁与自己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当初白蓉儿走时,无意间见到了年岁尚小的画月琼,虽是一面之缘,但白蓉儿却知道,这‘女’子若是长大了,大抵也不会爱这皇宫的。于是白蓉儿在隐居之后告诉了她自己的住处,若是她有有什么难处,还可以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画月琼一下子便哭了出来:“姑姑,到底为什么,我的婚事可以那么草率地决定下来?”

    “怪只怪,你生在了皇家。”白蓉儿握住了她的手,叹了一口气,好在自己当初早早的离开了皇宫,否则下场一定如同今日的画月琼一般。

    画月琼哭了好一会,像是把这么多天以来的藏在心的泪水都给哭出来了。二人又叙了好一会儿旧,聊的十分欢快,直到此时画月琼才想起身边坐着的凤华离,于是连忙同白蓉儿介绍道:“姑姑,这是我的师傅,凤华离,师傅她不仅医术好,舞跳的好,连武功都不输男子呢。”

    于是凤华离又被她好一番夸,真是恨不得把所有赞美的辞藻都给用在凤华离身,夸得凤华离都有些难以自容了,她拍了拍画月琼的手,对白蓉儿说:“别见怪,公主殿下是爱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可这句话却没得到回应,凤华离疑‘惑’地抬头去看,只见白蓉儿手剪着‘花’枝的动作都停住了,她直勾勾地望着凤华离,脸的笑容像是凝固了一般。

    白蓉儿张了张嘴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她颤抖地走到凤华离跟前,眼睛瞪得十分的大。下一秒,那把剪子跌落到了地,直直地‘插’进了木板里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白蓉儿倒退了一步,随后脸化作了惊恐万状的模样,她捂住了脸,扑通一声跌坐在了地。白蓉儿不断地踢着脚,仿佛此时有人正在‘逼’近她,她声音尖得可怕,“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!为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随即白蓉儿像是疯了一般,抓住手边能抓住的所有东西往跟前砸,她不断地摇着头,泪水不断地涌出:“都说了,这都是你自己造的孽,跟我没有关系。我不是故意的,这一切跟我都没关系,你不要来找我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凤华离被她吓了一跳,但毕竟对方是画月琼的姑姑,于是还是决定前帮助她一把。可凤华离才刚前一步,白蓉儿叫得更加厉害,她一个扑腾躲进了桌子里头,嘴不断喊着不要来找我。

    方才那个奴婢也闻讯而来,见此情形也是一惊,随后便翻箱倒柜地从柜子里找到了一枚‘药’丸,接着便扑到白蓉儿跟前,‘逼’迫着她服下了‘药’。

    服下‘药’后不过一会,白蓉儿便逐渐平静了下来,只不过方才闹得太过‘激’烈,此刻正喘着粗气。奴婢扶着白蓉儿坐了起来,然后又把倒了的桌凳都给服了正,最后走到凤华离与画月琼跟前,小声说:“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,主子便得了这幻想症,她总想着有一个‘女’人来找她,也是从那时起,主子选择了在这隐居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这等事。”画月琼深吸了一口气,有些心疼地看向白蓉儿。她还以为白蓉儿搬出皇宫后便一帆风顺,没想到竟还有如此病痛缠身。

    凤华离却对这个‘女’人生起了几分兴趣,方才是见到自己这病才发作,而当自己靠近时,白蓉儿反而更加惊讶。这让凤华离不由得怀疑,白蓉儿是否和自己有过什么‘交’道。

    凤华离刚想开头去问,那白蓉儿却抬眸看向自己,那神情十分复杂,叫凤华离无法‘摸’透。白蓉儿垂下了头,轻声叹道:“像,实在是太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凤华离一愣,问。

    白蓉儿犹豫了好一会儿,终于说:“你是什么人,家父家母是谁?”

    这个‘女’人像是知道这其的一些大事,或许她可以解释自己在相府遇到的种种不公,于是凤华离毫不犹豫地说:“家父凤求复,家母苏念云。”

    白蓉儿听到这名字,有些怀疑地看向凤华离,甚至下打量了她好一会。最终,她在口反复念了几遍苏念云的名字,这才猛然醒悟过来。白蓉儿冷笑一声,这个‘女’人,和当初真是变了许多呢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些什么?”白蓉儿这笑容十分诡异,凤华离深深地皱起了眉,现在她愈发肯定白蓉儿与娘亲有着匪浅的关系了,而且看她刚才的反应,似乎还曾做过对不起自己娘亲的事。

    而自己对苏念云的过去几乎一无所知,不知道她为什么嫁给凤求复,明明第一个生下了自己,凤求复却反而待自己这个大小姐苛刻到极致,甚至到了要买凶毁容的地步。

    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能够解答这一切,凤华离自然不愿意放过。可那白蓉儿却像是打算对自己闭口不谈,她走到自己跟前,笑着说:“你真像你娘亲,都是那么好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白蓉儿便走进了另一间房间并合了‘门’,凤华离刚想跟进去,却被方才那名婢‘女’给拦住。凤华离想把她打开,却意外地发现这奴婢身手不一般。

    那奴婢散发出了内力,压制着凤华离,而凤华离的内力至今都没法释放出来。如此一来,定是拼不过面前的这‘女’子的,真是想不到,连一个奴婢都是如此的卧虎藏龙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了一道马蹄声,凤华离看了一眼窗外,此时外头天正黑,不太可能会有人来造访白蓉儿。难道是自己与画月琼的行踪被发现了,那些人已经追来了?

    凤华离站了起来,可下一秒火急火燎地冲进房里的人却是容夙止。按理说容夙止此刻还在睡觉,再怎么也是明天早才发现自己与画月琼不见了才是,怎么这么快来了。凤华离双手悬在空,不知该放在哪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容夙止担忧地看向凤华离,若不是容幽及时叫醒自己,恐怕等到明天早屿卫军发现,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。她这么这么傻,这天下之大都是皇的地盘,算逃能逃到哪里去?

    容夙止咬着下‘唇’,深深地看了画月琼一眼,随后用力地抓住了她的手往外走,凤华离刚想拦住他,他却说:“我不带她走,我只是有几句话想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这样被拉到了木屋外面,今日的容夙止一点也不温柔,他几乎是把画月琼给甩到了木墙之,画月琼被撞得有些疼,可却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容夙止……”画月琼弱弱地张口,可是下一秒,面前的那张人脸越来越近,随后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。‘唇’留下了一道冰凉的触感,那是专属于面前这个男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画月琼一个‘挺’身,被容夙止给拥入了怀,二人的‘唇’紧紧贴在一起,可画月琼却意外的没有丝毫温暖的感觉,那夜带给她的只有满面的冰凉。

    容夙止问:“可要我娶你

   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