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一十六章 放我走
    凤华离大惊失色,连忙扑了过去,画月琼已经失去了意识,凤华离了一番伤口,幸而这箭并没有毒,只要处理好伤口,过几天应该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这几天都不许放松警惕,一旦发现有可疑的人就立刻拿下!”凤华离对那些屿卫军说完,连忙抱着画月琼去了二楼的客房,随后简单地给她处理了伤口。

    容夙止也自告奋勇地去买了药材,因为画月琼这箭中的位置十分接近心脏,所以凤华离必须得寸步不离地守着,这煎药的事就交给了容夙止与容幽二人。

    公主的身子倒是不弱,第二天晚上就已大有好转,凤华离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只是这次算是躲过了一劫,谁知下一次会怎么样。凤华离拾起那血迹斑斑的箭,此箭十分锋利,做工精良,像是江湖人士所拥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的目标很显然就是要画月琼的命,当今凤华离能想的出的结怨之人却只有凉妃。可凉妃该没有那个胆量这样明目张胆地杀公主才是,况且就算她想,该也没有这个能力请到这么一个训练有素的高强组织。

    若是公主殿下就这么死于非命,对于两国的结盟一事也不会有什么好处,这样的话凉妃也捞不到什么好。所以这件事应该是有预谋的,其目的就是想挑拨隐国与绛国,凤华离连忙找来容夙止,把自己的猜测讲给了他听。

    容夙止当下便知晓这一切是谁做的了,因为若论起获益者,恐怕就只有大西王朝了。当今世代,三足鼎立,分别为隐国,绛国以及大西王朝。其中大西王朝野心不浅,一心想要吞并这天下,且其实力不断壮大,隐国国君深感不安,这才派容夙止前来结盟。

    如果画月琼中途死亡,那两国之间相当于彻底没了结盟的可能,而这也正是大西王朝所希望看到的。容夙止沉思了片刻,说:“只是大西王朝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得知了这个消息,甚至已经派人前来刺杀公主,看来大西王朝在这长安城中,已经安插了不少自己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的人?”凤华离问。

    容夙止点了点头:“这个细作可能只是个平民百姓,又或是家缠万贯的富商,甚至可能是朝廷重官。他们有的沉寂了数十年,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帮得大西王朝完成一统天下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陷入了沉默,若当真会有人用尽数十年的时间潜伏在他国,这些人最终可会成家生子?凤华离又问:“若是那细作已然成家生子,他的家人又是这绛国人,他又该何为?”

    容夙止嘲讽地笑了笑,能作为棋子被安插在绛国数十年,这个人就不可以对绛国的人有任何感情,就算真的结婚生子了,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,逢场做戏而已。

    “若这人没能等到起作用的那一天,他就会这么平淡地死去,可若真的有那么一天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手刃这些家人,绝不手软。”容夙止说这些时,情绪有些激动,他微微咬着牙,眼中带着丝毫恨意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因为公主尚且养着伤,所以大家只得在这客栈停留。这几天的时间里凤华离可没有浪费时间,她让容夙止替自己守着画月琼,万一出了什么状况务必要第一时间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而凤华离则与容幽一同去指导这些屿卫军的练习,凤华离本主张着要从轻到重的循序渐进,可容幽却要他们就一开始就接受最强的训练,不到自己的生理极限,绝不能停。

    据说这样有助于开发人的潜能,不过容幽既是个少将军,懂得应该也不比自己少,凤华离就听了他的话。凤华离也跟着容幽他们一同训练,训练强度只有比他们强的时候,但却不会有比他们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壮汉对凤华离说:“姑娘,你受得了吗,要我说你还是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和谁说话呢这么没大没小的,我可是你们的统领,要叫统领大人。”凤华离一掌把他拍倒在地上,指着那男人说,“还有,等你什么时候打得过我了,再来关心我吧。”

    据说那壮汉经此一击,回去后加大了好几倍的训练力度,成天在屿卫军里宣扬着总有一天他也能把女统领给打趴在地上。凤华离轻笑,想不到这儿的人还挺幼稚,不过若真有那一天,她倒是挺期待这些人能变得多强。

    容幽的战斗技巧,以及出招方式,都十分值得推敲,凤华离都不由得感叹,难怪年纪轻轻的,就能够做上少将军的位置,这名号真不是虚的。

    因为高强度训练的缘故,这些男人的身子毕竟不是铁打的,难免会受一些伤。每当见到有人受伤时,凤华离便会去帮其处理伤口上药,毕竟带着伤训练可不会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凤华离待他们倒是不差,自己吃的是什么,他们便吃的什么,反正这一切都算在容夙止的账本上,根本就不需要心疼。不仅如此,凤华离更是十分关心他们,出了什么问题总会敏锐地发现并去询问。

    就这么过了半个月,这些人对凤华离的态度便有了转变。诸如会在自己累的不可开支的时候递上一杯清茶,又或是改口叫凤华离“统领大人”,还有许多微小的细节,都足以证明屿卫军已经彻底归顺于凤华离了。

    画月琼的伤也已经好了,不日即可启程,这日夜里,凤华离去画月琼的房间里看她。画月琼正直直地坐着,她望着窗外,眼中荡起层层涟漪。

    “怎么起来了?”凤华离坐在了画月琼身边,给她披上了一件衣服。现在正值秋,夜间寒气重,她身子方才养好,还是要注意保暖,别着了凉才是。

    画月琼微微抬起头。唇边抬起一道苦涩的笑容,生硬地开口道:“我不想嫁给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看着画月琼,早就知道她不可能这么快就欣然接受的,毕竟越想忘掉一个人,就越是难以忘记。可事已至此,恐怕再已没了挽回的余地。

    可谁知画月琼却突然转过身,握住了凤华离的双手,她眼中泛着泪花,手指有些无措,像是把凤华离当作了救命稻草一般:“师傅,放我走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放你走,你们去哪?现在外面可有大西王朝的人再追杀了,若是遇见了她们你可怎么办?”凤华离皱着眉,她怎么也没想到,画月琼竟然有这样的想法。但是凤华离仔细回想起来,画月琼或许早已有了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些屿卫军的目的,不只是单纯地护送,更要监视着画月琼,谨防她半路反悔而逃婚。只是现在这些屿卫军已经完全听令于凤华离,凤华离不过一句话的事,便能悄然带画月琼离开,所以画月琼才说“放我走”而不是“带我走”。

    难怪一直觉得画月琼伤势已大好,可她人却一直虚弱无神,原来不过是在等自己能够号令屿卫军的时候。凤华离看向画月琼,她眼中充斥坚定不移的神情,看来是已然下定决心了,凤华离问:“你可想好了要去哪?”

    画月琼欣喜地点了点头:“我的姑姑白蓉儿就住在这附近,他可是神医座下高徒之一,当年离宫后,唯独差人告诉了我她的住处,其他人一概不知,十分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神医?”凤华离觉得这称呼十分熟悉,便问。

    画月琼解释道:“那神医便是白陆,据说这天下就没有他治不好的人,他曾收下过六位徒弟,那六个徒弟每一位都成为了绝世神医。人们请不到白陆,便请那些徒弟们去看病,而姑姑她年纪大了,便隐居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越听越觉得熟悉,总觉得自己与这些人有着什么渊源,但怎么想都觉得不大可能,自己可是相府的大小姐,怎么会与这些世外神医有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画月琼有这么一个好退路,凤华离也自知没有办法阻拦她了:“今夜就走,我会送你到你姑姑家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,向来都是夜长梦多,拖得时间长了,对谁都不好。幸而画月琼早已收拾好了行李,凤华离便拉着她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门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客栈里头没有屿卫军,屿卫军夜里都围着外面,房顶,四周,屋檐一处都不落。但凤华离可了解他们的站位,知道该如何不被发现地逃离这儿。

    到了客栈门口,凤华离让画月琼在门后等着,自己先出去支开一下外面的屿卫军。凤华离刚踏出来,霎时眼前就出现了两把长刀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待到他们看清是凤华离时,连忙收了手,说:“不知是统领大人,多有得罪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摆了摆手,看来这些人的敏捷度也提高了许多。她挥手指了几个人,说:“你们去那边看看,顺便上上头的人也休息吧,他们的眼皮都快要合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几人丝毫没有怀疑地就照做了,一时间该换岗的换岗,巡逻的巡逻,眼前便出现了唯一的一个死角。凤华离一把抓住画月琼的手臂就摸着烟往前跑,这是她们逃出去的唯一机会,否则一旦被发现,就完全不可能再有下一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