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一十五章 有刺客!
    容幽笑了笑:“姑娘豪爽,方才是我误会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那张焕倒在地上,胸膛仍在起伏着,看样子是还没有死。凤华离冷笑一声,这人的命还真是贱,做了那么多恶事,却企图在这世上苟延残喘地活着。

    凤华离看了一眼四周躲藏起来的屿卫军,他们躲着的地方无奇不有,但方才却不曾出来,毕竟容夙止和画月琼的性命没有受到迫害,只是自己的而已。

    “那些屿卫军们,通通给我出来!”凤华离一声嘶吼,随后一把提起了那半死不活的张焕,用刀在他心口又捅了一刀,鲜血从口中喷出来,流下了手中。

    那些躲在暗处的屿卫军纷纷站了出来,排起来竟快排满整个客栈,可方才面对容幽与小辛两人的时候却无一人站出来。他们不仅是奉命来保护公主的安危,更是自己的部下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所效忠的统领?”凤华离将其扔在地上,一脚践踏在了他的脊背之上,当下便有人急了眼,要出来与凤华离对着干。凤华离讽刺道,“玷污良家妇女,还与屿卫军一起,这可是在打皇上的脸?”

    在场一些人发出了讶异的声音,看样子还是有部分人并不知情的。凤华离又说:“你们效忠他的什么,是好处?还是他能带你们去做像今天一样的事?”

    立刻便响起了不和谐的声音:“关你什么事,你这个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凤华离侧目,她丝毫没有犹豫之意,对于到这个时候还为张焕说话的人,根本就没有必要留下。凤华离抬手之间一道一针穿过,银针当场刺过那个人的颈动脉,他当场便没了气。

    屿卫军顿时静了下来,谁能想到仅仅是一瞬间,这个唱反调的人就被凤华离取了性命。容幽亦起了兴趣,紧紧地盯着凤华离,方才不过是眨眼之间便能取人性命,这个女人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可还有人要誓死追随张焕的,我现在就让你去黄泉路上陪张焕一起走。”凤华离冷冷地看着他们,自己本想护送完公主后就回宫,到时候卸下统领的职位,至始至终都不插手屿卫军之事。可现在凤华离还主意了,屿卫军她是不管到底不罢休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凤华离不过一个女子,竟真的有人喊起了反对的口号,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,一时之间此起彼伏的竟有几十个反对的,他们都觉得他们那么多人,想对付一个女人也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不过是靠皇上的关系才当上统领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人凭什么当首领?”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大,骂的也越来越难听,那些声音犹如苍蝇般萦绕在耳边烦人。容幽撑着脑袋,想不到身为统领,她的手下却这么多都是反对她的,他也想看看,这个女人要如何让这些人都倒戈向她的那一方。

    凤华离眯着眼,把那些大声喊着的人脸都给记了下来,随后一挥手,数十枚银针便迸射而出,针无虚发,每一针都十分精准地射进了致命的颈动脉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血液的喷溅而出,凤华离脚底像是起了风,在一瞬间跃到了屿卫军跟前,手中举起小弯刀,在那些反对的人脖子上用力划下。

    然后踏上一名骂得最难听的那男人身上,将弯刀深深地刺进了那男人的头部,再用力踩在刀柄之上,踢了一脚男人的肩,借着惯性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凤华离在那些人身上环顾了一眼,自己可是十分记仇的,这些被自己杀了的都是骂得大声,或者骂得很难听,又或者是不断煽动身边的人一起反抗自己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不过一会,便又死去了二三十个人,屿卫军内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,如今他们才明白,面前的这个女人并不是什么好惹的茬,或是什么可以任人宰割的主。

    容幽脸上的笑意愈发得深,这下可有意思了,想不到这个女人还有两手,虽然和自己比还差了许多,但是她处理事情的方式自己可是十分的欣赏。

    再有便是,这女人的暗器,叫容幽怎么也捉摸不透。仿佛是凭空而出一般,那银针虽小,但射出的力格外的大,没有半个手臂那么大的连弩根本不可能完成。而且凤华离的精准度未免也太高了些,每一根细小的针都能准确地要了人的性命,实在是世间难见。

    凤华离却不知道自己此时已被人分析了个透,她注意力完完全全的在这些屿卫军身上,他们此时鸦雀无声,望向凤华离的眼神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看来此番效果很有用,震慑了他们一番,便能够好好听自己的话了吧。凤华离说:“从今往后效忠于我,我定不会让你们吃亏的,到时候就连皇上兴许都能够夸你们三分。”

    屿卫军们有些犹豫,其中有一人站出来说:“可是皇上根本不看重我们,甚至连巡卫都用不着我们,我们成日在宫中,却不知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本担心会没人愿意提出问题,但凤华离也正需要这些建议,才能更好的了解屿卫军以及管理他们。凤华离见他挺有眼缘,便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程跃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见他有些畏惧,想必是担心自己要责罚他。程跃大概只有十五六岁,但能有如此胆量已经很不错了,凤华离问:“你想要与我比试比试吗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本以为他会考虑一会,但他却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。

    说来就来,凤华离走到他跟前,先让了他三招,他出拳十分有力,但动作颇为迟缓,凤华离几乎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躲过。随后凤华离双掌一动,便将他两只手扳在了后头,并把他整个人压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凤华离松开了他,随后对剩下的屿卫军们说:“若还有谁不服我一个女子做你们的统领,大可以与我比试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中,自然是会有人不服的,而凤华离希望做到的,就是让他们全都真正地臣服自己,而不是仅仅因为害怕而阳奉阴违。有了程跃这个先例,紧接着便有不少人来与凤华离比试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功夫不怎么样,但身为男人,力气还是足够的,身材也高大魁梧。有一部分人武功不错,一看便知是受了专业训练,只是可或许是因为常年懈怠,所以都比较生疏,而这些人没有一个人能打败凤华离。

    凤华离自视武功不算多高,可连自己都拼不过,也足以说明他们武功有多么差劲了:“你们可知皇上为何不重视你们?”

    “因为钱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那些权势作祟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西边的展秀军是国师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们说了一大通,大多都对朝廷颇有怨言,认为是他们屿卫军没有后台,所以才不受重视,可却没有一个人往自己身上找原因。凤华离失望地说:“因为你们武功太差,而且缺乏训练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一言直击要害,可他们却不得不承认,他们中许多人之所以效忠张焕,都是因为张焕可以带着他们胡吃海喝,至于张焕所做的事,很多人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我会指导你们训练,希望你们在下次回宫时见到皇上,让皇上知道你们有多强。”凤华离对他们还是颇有信心的毕竟他们天生底子就好,而至少短期内指导他们训练还是没有问题的,至于以后的事,大可以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——”这一道整齐划一的声音象征着这些屿卫军们基本都已归顺自己,至少以后可以尊敬地待自己,不会再像今日一般躲在暗处不出手了。

    解决了这么一桩大问题,凤华离心中放松了许多。身边走来了容幽,能够在短短时间内获得一个军队的效忠不容易,而这个女人做到了。

    难怪这个女人能被容夙止看上,原来不仅长得好看,还有个聪明的头脑,而容幽一向喜欢与聪明的人做朋友,正如他自己一般:“姑娘,我是隐国少将军,容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华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容幽一愣,自己在隐国可是十分出名的少将军,不过到了绛国不被人知晓也正常。容幽调节了心中的落差,说:“若姑娘需要,我可以协助你一同指导你的这支队伍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凤华离看向他,方才见识过他的身手,远在自己之上,若有他在,一定能够事半功倍,况且又是容夙止的朋友,也是值得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凤华离忽而注意到眼角略过一道烟影,而那道烟影方才正在门外。一定是刺客,那身形与潜伏的方向应是使弓箭的刺客,凤华离回头看了一眼容夙止,幸而他没有事。

    凤华离指着客栈外头:“有刺客,顺着南面跑了!”

    屿卫军立刻便追赶过去,谁料正在此时身后却传来画月琼的尖叫声,凤华离回过头,只见画月琼肩上中了一支细箭,烟色的血顺着伤口沾染到了洁净无暇的衣裳上。

    画月琼的眼皮重得快要睁不开,微张的嘴里满是鲜血,并沿着嘴角流了下来。画月琼眼中划过了一滴眼泪,她伸出了手,却来不及抓住任何东西,下一秒,她便已然晕倒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