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一十四章 禽兽
    眼见着要脸着地,凤华离在心怒喊自己怎么能够这么倒霉便捂了眼睛,谁知下一秒,手指却一点都不疼,甚至于全身下没有一处泛痛的。dt

    而且这块“地”好像有些软,凤华离抬开了手指,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容夙止的怀,她抬起头,面对的是容夙止十分关切又有些苛责的眼神:“在想什么呢,这么出神,若是这么摔了,还不知会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在想什么,凤华离脸色又有些发红,总不能说自己刚刚满脑子想的都是他吧,更何况自己现在可在他的怀,他身的气息在鼻尖萦绕。

    凤华离连忙站了起来:“无事,不过出神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几人来到客栈坐下,小二来问要吃什么,凤华离刚想问问都有些什么,容夙止却说:“一样都来一份吧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这才想起来,和自己坐在一起的,可是堂堂长公主以及隐国的长皇子,多少钱都不在话下,想吃什么都行。凤华离看了一眼客栈外头,此处人烟稀少,看样子已经出了长安城,这马车倒是挺快。

    只是听说这越是人烟稀少的地方,越是容易遇到一些胆子肥的劫匪,也不知皇派的那些屿卫军能不能保护好他们三人。凤华离召来了那屿卫军看起来是头儿的人:“你们屿卫军一共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此人名叫张焕,是屿卫军的前一任统领,对于凤华离这个突然新封的女统领是十分不满意,所以与她说话时语气也不太好:“一共两百号人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思虑片刻点了点头,两百号人也不算少了,若真遇到了劫匪什么的,还是能够挡一挡的。至于这张焕的态度,凤华离是不甚在意的,毕竟突然出来个自己这么个名不副其实统领,换谁都不会服吧。

    张焕不屑地看了凤华离一眼,随后仰起头便要走了,谁知他才刚转过身,肩部却突然被射了一把箭,血液喷涌而出,张焕低吼了一声,随即便倒在了凤华离的脚边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画月琼尖叫一声。

    凤华离缩了缩脚,诧异地看着地的男人,她可没有动手杀他,虽然自己对他刚刚的态度十分不满,但那完全没有到要杀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正此时,外面传来一道哈哈的笑声,紧接着便走进一个身穿黑衣盔甲的男人,他身后跟着一名白衣男子,白衣男子挥着手的折扇,目光在这客栈扫了一眼,随即落在了凤华离他们这一桌。

    黑子男人左脸有一道疤,他挥舞着手的大刀,一把将凤华离的桌子的劈碎,同时劈碎的还有满桌子的菜肴,黑衣男人面露凶光,吼道:“把钱交出来!”

    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,凤华离折断的手的筷子,来抢劫算了,还非要抢到自己身,这些也都罢了,满桌子好吃的可是无辜的啊。凤华离站了起来,用力往他头部捶了一拳,随后抬脚劈在他的肩膀将他压在地不得动弹。

    很显然,那个白衣男人才是头,所谓擒贼先擒王。凤华离一把夺过这黑衣男人手的刀,疾步跑到那白衣男子跟前,一手控制住他的双手,一手将刀架在了他的脖子:“你好大的胆子,也不看看你抢的是谁?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脸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,随即双手瞬间从凤华离手挣脱,接着凤华离根本来不及看见发生了什么,只感到手腕一疼,刀已经被对方夺走架在了自己脖子。

    刀刃紧紧地抵在凤华离的脖子,似乎已经有血珠沁了出来。白衣男人无辜地叹了口气:“有的时候,别太高估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怒视着他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凤华离下打量了这男人一眼,随时白衣,但却纹着金线图案,布料也不是平民能用得起的。而且劫匪不可能有这么高超的武功,这个男人恐怕没有那么简单,莫非是受人指使来取人性命,是要自己的命,还是容夙止,画月琼的命?

    白衣男人摇了摇头,随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:“错了,我不过是没钱了,要问你们要些钱而已,谁知姑娘你这么凶,一来把我们小辛给打倒在地了。”

    小辛从地爬了起来,随后立刻走到了白衣男人面前:“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同你说了小心点,如今连个女人都打不过。”白衣男人不屑地看了他一眼,随后抬起手的刀要往凤华离脖子划过去。

    “容幽。”

    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,白衣男人手立刻没了力气,他手的刀也随之落到了地。他回过头,见到了容夙止,顿时换了个脸色:“见过长皇子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愣,想不到容夙止竟与此人认识,不过看他如此谦卑,想来是受制于容夙止的,接下来可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容夙止一把揪起了白衣男人的耳朵,哪怕他不断地大叫也不放心,容夙止把他拉到了一边,又气又无奈地说:“方才我在旁边等着,看你何时认出我,没想到你非但没认出我,还对我的人下手。”

    此人名叫容幽,是隐国的少将军,其掌兵无数,自小与父亲在沙场历练,而后又带兵打仗数年,其军事理论十分深厚强大,几乎无人能和他。

    故因此容幽也深受父皇喜爱,容幽与容夙止差不多大,二人从小便在一起玩,虽然爱好不尽相同,可却意外得能聊的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容幽什么都好,是一遇到问题想用武力来解决,总是不愿与人讲道理。容夙止因此还找了一名品行极好的侍卫小辛做他的贴身侍卫,谁知不过两年,小辛竟变得他还蛮不讲理,更喜欢用武力来解决事情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容幽虽性情有些怪,但却好恶分明,不去欺负无辜的人,这也是唯一能让容夙止省点心的地方了。谁知这才多久未见,今日竟会以如此方式重逢。

    容幽却没在意他的问题,而是十分精准地抓住了一个细节,问:“刚刚那个女人,是你的人,你的女人?你心爱的人?”

    容夙止噎了声,结结巴巴地说:“她……她是我徒弟而已。”

    容幽脸浮起一道笑容,和容夙止相识这么多年,若是这个时候还看不穿容夙止在想些什么,那他简直是白活了:“你喜欢她,她却不知道?”

    见容夙止不回话,容幽便更加肯定了:“这种事情怎么能缄口不提了,不如让我来帮你去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容夙止一把拉住他的手,方才的事自己可还在兴师问罪呢,可不能这么让他把话题给转移了,“你先解释解释,你怎么会在这,又为什么要对一个无辜的女人动手?”

    容幽这才说起这其的缘故,容夙止来绛国这么久,隐国迟迟没有得到容夙止的消息。容幽又担心又无聊,便想来长安城打探关于容夙止的消息。

    谁知容幽才刚入绛国边缘,身的盘缠竟都被偷了,好不容易走到这。可身无分又饥肠辘辘的,这才万般无奈地听了小辛的建议想来这家客栈里抢些钱用用,谁知抢到了容夙止身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又为何对凤华离下手?”皇今天刚下的旨,之前容夙止还没有把握,于是也没有给隐国传消息,容幽说的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只是在容夙止的印象里,容幽可不是一个会无缘无故对一个女人下手的人,而方才容幽分明是动了杀心,可凤华离又从未见过他,又有何愁何怨呢。

    说着容幽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腹部,十分委屈地说:“我之所以对那女人下手,还不是因为她把我的小辛打的那么惨,我不得报仇吗?”

    凤华离突然出现在他身后,把他刚刚所说的话听了进去,听完之后凤华离怒斥道:“胡言乱语,若不是因为你的人把我的人给杀了,我会对你的人下手吗?”

    容幽看了一眼凤华离,随后眼像是燃起了一团火,他手指捏得紧紧的,说:“那是他罪有应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凤华离一怔。

    容幽回想起方才所见,至今都有些难以消下气来。原来他在这附近时见着了张焕,张焕竟协同着几名侍卫一同强了一名良家妇女,甚至还杀人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当时容幽大怒,与小辛一起将那几人给杀了,谁知却侥幸叫这个张焕给跑了。容幽与小辛二人一路追到这客栈,看见张焕与凤华离交谈甚密,容幽便因此误认为张焕的所作所为都是凤华离驱使的,这也是为什么来抢劫这一桌,以及想要杀了凤华离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“竟有这等事。”凤华离皱着眉,屿卫军可是皇身边的人,却在外做出这样的事,岂不是给皇丢脸吗,凤华离冷冷地说,“我不过是个挂牌统领罢了,对此事并不知情。若我知晓,必定早要了那禽兽的性命。你说得对,这种禽兽根本不配活在世。”

    /html/book/41/41819/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