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一十三章 亲吻上自己
    不是吧,想不到外表光鲜亮丽的皇,还有这样葩的癖好?凤华离恶俗地扁了扁嘴,将下巴从他的手挪开。 既然皇喜欢脾气暴躁的,那么自己温和一些,总之自己绝不能成为皇喜欢的样子。

    凤华离扭扭捏捏地咬住了下唇,压住声线十分柔弱地说:“皇,实不相瞒,臣已经有心人了,还请皇不要拆散我们。”

    炎虞又问:“是谁?”

    正当此时,外面传来一道欣喜的笑声,伴随着笑声踏进门的是凉妃,她快步踏到皇身边,俏滴滴地勾住了皇的手,说:“皇走的真快,臣妾差点把你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凉妃一进来,炎虞不得不终止了刚刚的话,自己要被封妃一事自然也不会再提。凤华离还从没像今天这样如今感激有凉妃的存在,否则继续聊下去,指不定皇一个心血来潮做下了决定,到时候可无法挽回了。

    随后凉妃又用手指着凤华离,不满地说:“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,公主殿下的队伍要出发了,还要皇亲自请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是,臣这去。”凤华离欣喜地应了下来,此时离去隐国的队伍出发还有些时间,她简直要怀疑凉妃是自己请来差自己走好不被炎虞盯的了。走之前凤华离还不忘用感激的眼神看了凉妃一眼,看得凉妃都有些莫名其妙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路了马车,这马车十分宽敞,凤华离与画月琼容夙止三人同坐一辆,只是气氛有些尴尬。左面是丧着脸一言不发的画月琼,右面是几次张口都不曾说过一句话的容夙止。

    凤华离这么被夹在两人间,实在是难受极了。马车走的很快,但却丝毫不颠簸。离隐国的路还长着,总不能这么一直不说话吧,凤华离绞尽脑汁,总算想出来一个能够缓解气氛的法子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凤华离低呼一声,随后用手扶着了额头,她皱着眉,一副痛苦的表情。随即痛苦的神色愈发得深,她撑着座位站了起来,随后骤然往下扑摔到了结结实实的木板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几乎是同时,容夙止与画月琼喊道,二人连忙前把凤华离扶起来,却无意间碰到了对方的手指。画月琼看了他一眼,连忙如触电般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凤华离在容夙止的搀扶下坐了起来,但仍抬手捂住嘴巴,做出一副要吐的势头。画月琼担心地揉了揉她的腹部,说:“你怎么了,可需要叫大夫?”

    凤华离摇了摇头,有些虚弱地说:“不过是有些晕罢了,可否劳烦师傅帮我揉揉肩膀?”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”容夙止便给她揉着右面肩膀,画月琼来给她揉左边的肩膀。二人都十分担心凤华离的身子,一时之间也没有在想昨日那不开心的事,气氛一下子变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但要这一路都不再相顾无言,还得她们面对面交谈一番,彻底敞开心扉的才行。凤华离侧头看向画月琼,十分愧疚地说:“昨日我曾向皇求情,可皇却执意要送你走,我实在是没用,根本帮不你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手指一僵,她看了一眼凤华离,便明白了凤华离的别有用心,她笑着说: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,其实今日皇兄与我谈过了,那隐国的几位皇子都很好,一点都不容夙止差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画月琼还坦然地看了容夙止一眼,仿若真的将此事抛之脑后了一般。凤华离看在眼里都分辨不出她所说是真是假,但她有这份心愿意坦然面对也是件好事:“当真,我还在想师傅他哪里来的那么大魅力,能让堂堂公主非嫁不可呢。”

    是啊,哪里来的魅力呢。画月琼怎么想也想不明白,自己究竟是如何喜欢了容夙止,又喜欢他哪一点的,也许有的时候喜欢是喜欢了,根本没有理由。画月琼腼腆地笑了笑:“今天回想起来,昨日真是太丢人了,早先还以为这世没有容夙止再好的人了,可一见那几位皇子的容貌与介绍,真是无人容夙止差呢。

    “如此来,容夙止果然还是适合做哥哥。止哥哥,你不会因为昨天的事而耿耿于怀吧?”画月琼笑得极为天真烂漫,可只有她自己知道,自己是咽下了多大的痛苦伤痛才笑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容夙止有些诧异,起初还以为她要过很久才能走出来,没想到这么快想通了,不过这倒挺符合她颇为霸道的性子。容夙止笑得很温和:“当然不会,再说,我可一直拿你当妹妹看,是不知公主殿下愿不愿意做我的这个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撅起嘴,有些调皮地摆了摆手说:“这还得看过你几位皇兄才是,不然到时候乱了辈分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虽然言语已经完全释怀,找不出什么问题,可一个人的眼睛不能说谎,她看向容夙止的眼光分明是满满的爱意,而那爱意又带着些许卑微。

    虽然容夙止看不出来,但同为女人的凤华离却看得一清二楚,她不由得想,画月琼该是下了多大的决心,才能够把这份爱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容夙止笑了笑,画月琼是自己一直以来颇为羡慕的人,她虽为公主,却从不甘于宫的束缚,不爱那些琴棋书画,只爱舞刀弄枪的,做事也常我行我素,可却又有情有义。

    气氛终于明朗了起来,凤华离便拿起容夙止来开玩笑:“师傅也这么大年纪了,何时能讨得一个美貌的妻子?”

    容夙止的话突然顿了下来,随后深情款款地看着凤华离,他不需要什么美人,又或是什么三妻四妾的。容夙止想要的只有一个人,而此时那个人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二人的脸靠的极近,鼻尖几乎都要相触。被这么盯着,凤华离也忘了动,视线也与之相对,几乎要看到他眼的自己,脸颊不知为何有些发烫,似乎是这马车里不通风,凤华离全身都有些热。

    容夙止张开了他淡色的薄唇,轻声说:“凤华离,我……”

    在此时,马车忽然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一般乱晃起来,三人皆失去了平衡朝木板倒去。容夙止与凤华离正相对着,二人竟这样滚到了地,好在容夙止用手撑着木板,这才没有直接摔到凤华离的身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姿势十分暧昧,只要再往下一寸,容夙止的唇会落在她的唇。凤华离闭着眼,微微喘着气,发丝散在脖间,虽然凌乱,却有一种别样的魅力。

    凤华离睁开眼,面前男人的脸靠的格外的近,他十分长的睫毛正微微颤着,狭长的眼睛却意外的好看,他的瞳孔仿佛有海,深邃得看不见底。

    面前的脸愈发的近了,正当快到眼前之时,马车的帘子被人掀起,外面的阳光撒了进来,被眼光直直撒到眼睛的凤华离条件反射地合了眼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长皇子,客栈到了,大家在这用膳并歇息,明日咱们再出发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点了点头,站了起来,挥了挥用力到发红的手,方才马车没停稳,若是贸然起来指不定会被摔成什么样子。容夙止伸手把凤华离与画月琼都拉了起来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容夙止有意无意地看了凤华离一眼,刚刚撑着地的手突然有些发软,显然压在凤华离身,希望她不要在意才是。毕竟容夙止也是懂得男女有别的人,而凤华离又是他的心人,他便更不想让凤华离觉得自己肤浅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若是这么一下能把我摔伤了,我还来护送公主做什么。”凤华离笑道,可刚才那一幕却在脑海挥散不去,若是没人进来,他可会亲吻自己的唇?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凤华离竟有些期待若是无人闯进会是怎么样,于此,下马车时她还时不时偷偷看一眼容夙止,他当真是耐看型的男人,只不过第一眼看过去很惊艳了,而后又怎么都看不腻。

    如此五官,再加他温尔雅的性格,难怪画月琼能如此着迷于他,想来他从小到大,也应该受过不少女子的青睐吧。

    “离儿?”容夙止唤了一声,他已经站在下面伸手扶着画月琼下了马车,方才便已抬手伸向凤华离,只是她却一直看着不远处发呆,没有做出回应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下子便反应过来,她轻轻地晃了晃脑袋,企图把刚刚的那些胡思乱想都给甩掉。容夙止可是自己的师傅,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更何况画月琼还一心喜欢着容夙止,自己可绝不能想这些不像话的东西。

    于是凤华离平复了心情,优雅地笑着,随后拍了拍容夙止的手掌:“师傅,这么点高度,对我来说还是轻轻松松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看来是为师多虑了。”容夙止笑了笑,往后退了一步,给凤华离让出了位置。

    凤华离拍了拍手掌,自信地朝容夙止点了点头,然后朝前垮了一步。兴许是目光完全不在地面,又或者是背后有什么妖魔鬼怪推了自己一把,凤华离一脚踩了空,随后整个人从马车笔直地掉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