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一十二章 朕觉得你很可爱
    炎虞瞟了凤华离一眼,今日叫她来可是有事情要交付她的,她倒好,一来与自己对着干,当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:“朕的家事,还轮不到你来插手。手机端”

    “皇是把公主当作工具了吗,随意嫁谁不过皇的一句话,但那却决定着公主的一辈子啊。”凤华离愤愤不平地说,她突然对这个世界的女人感到一丝悲哀,想要嫁与谁,从来都由不得自己选择。连凤华离自己,也被迫进了皇宫,如今的生活,又可是当初自己想要的?

    “放肆!”炎虞被她口的工具一词给激怒,在这宫,若是没有自己保着画月琼,恐怕以她的性子,早已经不存于世了,炎虞眼清冷如冰,“隐国皇子众多,哪个不是骁勇善战天资聪颖,你又能知道有没有人能深得画月琼心?”

    凤华离冷笑一声,算条件再好,若不符合心意,岂不一样是白费功夫,况且刚刚那一幕都已经非常清楚,恐怕公主宁愿终身不嫁,也不愿嫁给一个从不相识的男子的。

    炎虞却不想再听凤华离说这些,他心意已决,这可是两国之间结盟联姻的大事,可不是自己一人说的算。纵然自己也不愿看着一起长大的妹妹远嫁他乡,可炎虞也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“听说公主殿下拜你为师了?”炎虞问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怔,以为他这是为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来找借口惩治自己,于是便微微一鞠躬,咬着牙说:“臣自知深有逾越,若皇想要责罚,臣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炎虞无奈地看了她一眼,听她这视死如归的口气,仿佛自己是会一点冲突要杀人偿命的昏君一般。今日之所以把凤华离叫来,是为了画月琼一事的:“既然如此,你与琼儿的关系一定不差,次你擒虎有功,看样子也有些身手,由你来护送琼儿前往隐国如何?”

    见他仍是执意要把画月琼送走,凤华离连忙说:“皇……”

    炎虞皱了皱眉,语气冷了三分:“怎么,你是要违抗圣命?”

    “臣不敢。”凤华离深深地看了一眼炎虞,身居高位,所说的话从来不是询问,而是不容违抗的命令。而自己居然妄图与圣作对,如今看来真是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炎虞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:“容夙止,凤华离,你们路可得好生照顾着琼儿,若是她有什么损伤,朕唯你们是问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退出了御书房,却在御书房外长廊的一角发现了一个蹲着的背影,她连忙走了过去,那具身子还在抖动,看样子是在哭泣。凤华离再走近了些,那张脸果不其然是画月琼。

    画月琼实在是伤心欲绝,算见到了凤华离,脸也没有任何波澜。凤华离忽然想起了曾经的画月琼,一言不合对自己刀枪相向,不愿落下骄傲的倔强模样。可如今却沦落成了这般模样,不由得让凤华离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凤华离也跟着蹲在了她身旁,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脊背,她浑身颤抖得厉害,想必是缺极了安全感。画月琼转过头,抽泣着说:“你也是来安慰我,让我不要哭,我是个公主,理应要坚强下去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凤华离知道,她现在需要的不是什么虚无缥缈,毫无帮助的劝慰话语。但凤华离觉得,她应该知道在她走后,炎虞决定了什么,“皇说了,我护送你去隐国,到那以后,你见那位皇子喜欢,便嫁与那位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果然这么说了。”画月琼早已经知道事情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,从隐国与绛国开始商议结盟一事起,画月琼知道自己会作为联姻的对象而被远嫁隐国。

    画月琼不想这么随随便便地嫁给一个陌生人,所以在容夙止来隐国的第一天,她便去看看,这隐国的皇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。在第一眼时,她便喜欢了这个人,而后经过朝夕的想处,画月琼对这个男人的感情愈发的深,于是她想,能与容夙止联姻,也不是件坏事。

    可如今一切都发生了变化,容夙止不肯娶自己,画月琼又得被迫嫁给一个不知长得如何,性格如何,喜好如何的男子,再随随便便地度过余生,而她唯一的作用是帮助两国交好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也觉得这一切都是对的,我应该被嫁给一个我从没爱过的人吗?”画月琼眸尽是悲伤之意,她抬起嘴角,绽开了一抹自嘲的笑容。

    凤华离摇了摇头,画月琼的想法在这儿着实难找到认同的人,但她所想的,也正是自己所想的。正如当初,凤华离听说要被封妃,更是愿意用尽一切办法好不嫁给皇一般。

    但画月琼不一样,她是公主,生来与其他人不同。这天下如草芥平民,孤傲皇族,每个人都会有每个人的烦恼,不甘以及不得不要做的事。凤华离看着画月琼泛着光的眼睛,说:“可你没有别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抬起头,不明所以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凤华离说:“人有的时候或许得做一些自己会后悔一辈子的事,但既然已经无可挽回,不如努力把自己的人生活得更耀眼。而不是自暴自弃,任由人生越走越暗,直至毫无光明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这话是何意?”画月琼的哭泣声略微顿了顿,问。

    凤华离摇了摇头,她不过是希望画月琼能够振作起来,至于自己说了什么,画月琼大可以完全不听进去。毕竟自己是个局外人,无权劝当事人该如何做:“该怎么做,选择都在你身,无论如何,我都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话语简单明了,若画月琼决定去隐国,凤华离会护送到亲眼看到她平安嫁人了再离开。又若是画月琼想抗旨不从,在漫漫路途逃跑,凤华离也会助她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画月琼看向她,还想要再问些什么,可凤华离只是朝自己轻轻地点了点头,随后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皇便下旨,即日起与隐国结盟,二国站在同一战线,抵御外敌,巩固自有领土。并命长公主画月琼前往隐国联姻,屿卫军统领凤大人带领屿卫军安全抵达隐国后方可回宫。

    凤华离接到这道圣旨时才知道,自己竟被封为了屿卫军统领,可是自己从没见过什么屿卫军。一想便知是护送长公主去隐国,总得有个正经的名号,所以自己根本是个空头统领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问月笛才知道,原来这屿卫军是皇身边的侍卫之一,而这统领之位才只有七品而已,如此算起来,反倒药膳女官差了好几个阶层。

    刚好此时炎虞路过此地,见凤华离满脸嫌弃之意,便走了进来,问:“怎么,不满意?”

    凤华离连忙规规矩矩地行了礼,颇为圆滑地讽刺道:“怎么会不满意呢,皇吩咐的事事,我们自然都是高兴的。更何况是从四品女官‘升为’屿卫军统领,真是莫大的荣幸,臣深感没有那个福气接受呢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口齿伶俐,爱逞口舌之快。炎虞也没把她的话放在心里,而是说:“此番护送公主前往隐国有功,回宫后朕便可好好赏赐你一番,届时你的官职必定四品要高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丝毫不走心地道了谢,升什么官品自己根本毫不在意,毕竟升几品,俸禄也不会多很多。更何况自己一个女子,到时候树大招风,引人仇恨可麻烦死了。

    她的表情已经把心情全都暴露了出来,炎虞皱了皱眉,心想:四品往可是大官了,如此还不满意,她可是这宫唯一一个能达到如此高官职的女子呢。

    还是说,她想要的其实都不是这些?想了想自己所见过的女人想要的,炎虞还真想起了这么一件,他微微挑起了眉毛,说:“若你愿意,朕还可以封你为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——”凤华离连忙跪了下来,作了一个大揖。这个皇的自我感觉也太好了,说是什么大赏赐,若是真金白银,赏钱万钱什么的自己都可以乐呵呵的接受。但是把自己作为赏赐,凤华离差没多磕几个头来求他别了。

    意识道自己的行为过于夸张和急切,为免被定大不敬之罪,凤华离又站了起来,面带笑容地说:“皇,臣出身卑微,根本配不皇。”

    连炎虞都有些被惊到了,刚刚这女人迫不及待地一系列动作,几乎在用全身告诉自己她不想嫁给自己。凤华离眼还有些许慌乱之意,仿佛嫁给自己是件多么可怕的事一样。

    “可是朕听说,你是相爷的大女儿,备受宠爱。”炎虞见她这番反应,忽觉有几分意思,便特意提道。

    凤华离深吸一口气,搜刮尽脑海所有的词汇,说:“臣……臣样貌丑陋,琴棋书画样样不通,从小嚣张跋扈,不守规矩,皇若是娶了臣,定要遭人非议的。”

    炎虞低吟了一声,走到了凤华离跟前,有些有力地抬起了她的下晗:“可朕却觉得,你长得也还不错,这个性却也十分可爱,你要知道,朕可从不惧怕那些人的非议的。”

    /html/book/41/41819/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