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一十一章 死都不会娶
    月笛颇有些奇怪,今日御膳房的人不知怎么了,非要送这么多食物来,而且一旦凉了就会拿去热,所以菜到现在都是热气腾腾的。雅文言情月笛问:“小姐可是做什么好事了,听那御膳房的人说,这些都是赏赐呢。”

    做什么好事?凤华离能想起来的最后记忆就是自己在虎背上颠簸,险些丧命。而后的记忆都十分模糊,怎么也想不起来,只知道自己醉得很厉害。莫非是自己在最后关头把那老虎给杀了,所以才要赏自己?

    凤华离抽开了自己的筷子,问:“既是赏赐,为何不让我吃。”

    那姑娘笑了笑,端起了那一碗橙黄色的汤,说:“这是八仙醒酒汤,姑娘醉酒方醒,须先喝碗醒酒汤。”

    这八仙醒酒汤有用到山楂,雪梨,橘皮以及青梅,味道酸甜可口,即便不是用作醒酒,也是一个口味极佳的饮品。凤华离接过那碗汤喝了下去,没想到现在御膳房服务都这么周到了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后,便是要洗个澡了,把这一身的污浊都给洗净来。也就是在这时,凤华离才发现,身上的伤口竟都已上了药,大概是药效很好,所以基本都已经愈合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睡得很沉的夜晚,第二天临近中午时,凤华离才被月笛的叫声给吵醒。月笛说是皇上召她去御书房一趟,凤华离揉了揉脑袋,自己现在重回了药膳女官的位置,看来每天又得忙个不停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面洗漱一面问:“皇上今儿又有哪不舒服?”

    月笛摇了摇头,帮她插好了发髻,说:“皇上今日不吃什么药膳,听苏三的语气,今儿好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宣布呢。”

    皇上今日居然找什么奇奇怪怪的借口来以证自己有什么需要补的了,凤华离还有些不习惯,再说了,自己一个药膳女官,有什么大事需要自己到场的。凤华离走在路上都一直在怀疑这件事,难不成皇上又有什么奇怪的计划吗。

    可一走进御书房,凤华离就明白自己错了,这儿气氛端庄得很。湘贵妃,太后,容伊太妃,容夙止,画月琼,炎虞全部在场。凤华离就这么突兀地走了进来,这可全都是大人物,她自然有些心虚,便有些靠着墙站着。

    “容夙止,你所说的两国结盟,朕思虑再三后,觉得也不失为良策,”凤华离一进来,炎虞便开始说话,这么一出就像是这么多人都在等凤华离一人一样,“这些日子里大西王朝总是私下里有些小动作,朕也不得不重视起来。雅文吧”

    容夙止点了点头,大西王朝实力强大,又具有十分大的野心,一心想要吞并天下,不可不防:“隐国与绛国结盟,若是那大西王朝有什么想法,我们也不必害怕,只需同进退即可。”

    二人又说了好一通关于治国上的点子并互相探讨,即便听上去交谈得十分融洽,但凤华离却听得十分乏累,只得靠在墙上不断换着腿站立,以此来微微缓解疲累。

    真不明白这种场合,炎虞把自己叫来做什么,蹲又蹲不得,坐也坐不得,还得时刻注意仪态,这简直就是在变相地折磨自己。凤华离又等了接近一个时辰,大家都开始说笑起来,看样子是要结束谈话了。

    炎虞笑着说:“既然隐国有此心,我们绛国也无法拒绝,以此我们两国便同进退,共同抵御外敌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圣明。”容夙止跪了下来,说。他眼中有些欣喜的泪花,但却没有让人看出来。容夙止来这绛国这么久,如今终于得以回隐国,终于得以去看母妃,容夙止拼命抑制着自己的情绪才得以不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凤华离也替他感到欣喜,同时她欣喜地看向炎虞,看来炎虞还是真的守信的,没有欺骗自己。谁知炎虞回应自己的却是冷冷扫过的一眼,凤华离立即收回了笑容,她就知道不能对着这个无趣的人傻笑的。

    “容夙止,既然两国已经联盟,就该商议联姻一事了。”自古以来,两国结盟都得有一个联姻的对象,而隐国没有公主,绛国公主又只有画月琼一人,这也是炎虞迟迟没有答应结盟一事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画月琼朝炎虞期待地点了点头,昨天听他说联姻一事后,她就迫不及待地求了炎虞许久,让他把自己嫁给容夙止,这个自己见了第一面就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炎虞抿了抿唇,画月琼都那般求自己了,自己才不得不答应了下来。他看了一眼容夙止的眼神,对方欣喜的第一反应是去看站在一旁的凤华离,而不是画月琼。

    容夙止对凤华离的感情炎虞早就看出来了,容夙止的性格他也清楚,他不认为容夙止会接受这么一桩联姻。炎虞淡淡地开口,说:“画月琼她生得十分好看,性格又很好,朕看你也很不错,不如就让画月琼嫁给你如何?”

    画月琼两眼弯弯地看向容夙止,在她的设想中,就从没有想过容夙止说不好的可能性。可如今,容夙止却转过头,十分遗憾地对画月琼摇了摇头,随后跪了下来,说:“请皇上恕罪,我不能娶画月琼。”

    声音十分急切,像是风一样刮进了画月琼的心头,再化成一把刀插了上去。画月琼睁大了眼,微张着嘴看向容夙止,满眼都是不敢相信,画月琼不断地摇着头:“不会的,不会的,你为什么不能娶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炎虞用力拍了拍桌子,即便知道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,他还是怒道,“你是觉得她配不上你吗?”

    容夙止摇了摇头,他一直都觉得画月琼是个很好的姑娘,只是以前自己对她没有感情,现在更加不会。现在的他,心中永远只住着一个人,其它任何人都不能进去:“我有我的苦衷,但我就是无法去画月琼,这辈子都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炎虞低声吼道:“你就不怕朕杀了你?”

    “就算皇上杀了我,也请恕不能从命之罪,我只是把公主殿下当作妹妹而已,既是这般,我又怎么可能去娶我的妹妹呢?”容夙止十分坚定自己的立场,即便面对着发怒的炎虞也丝毫不减底气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愣,感觉自己不过一个走神的功夫,这几人竟吵了起来,关键是自己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就在此时,画月琼捂住了耳朵,发出了一道几乎震耳欲聋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画月琼眼中泛泪,方才容夙止的所作所为全部都在伤着她的心,为什么他要如此坚定,就好像娶自己这件事有多么难一样。画月琼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容夙止跟前,抬手摇晃着他的肩膀,说: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死都不肯娶我,你就有那么讨厌我吗,为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画月琼一面质问,一面流着眼泪。炎虞越看越不是滋味,她可是堂堂公主,又何需在一个不爱自己的人面前如此放低尊严,炎虞怒斥道:“琼儿,够了!”

    “容夙止……”画月琼根本就听不进炎虞所说的任何话,此时她的世界里只有容夙止一人,她一心所想的就是让容夙止能够娶自己,“容夙止你说句话啊,是不是你不喜欢我弄刀舞枪的?我可以改,我全都可以改的,我可以变成小家碧玉的姑娘,我可以变成你喜欢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容夙止只是给出了这三个字,其它的话都太贵重,他给不起。

    画月琼像是疯了一般,她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对不起,她不断地嘶吼着:“娶我就好,娶我就好,只要娶我就可以了,有那么难吗?”

    炎虞再也忍受不了自己的妹妹这样把自尊放在脚底下踩,他差人把画月琼给拖了下去,湘贵妃与太后因为担心画月琼便跟着下去了。在场只留下了容夙止凤华离与容伊太妃,几人沉默了片刻,炎虞最先打破了沉默,低声说:“让你们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公主殿下若出了什么差错我也会很担心的。”容夙止与画月琼想处这么久,虽然很欣赏她的性情,也与她有了些感情,但那感情却与爱丝毫没有关系。容夙止说,“还望皇上转告公主殿下,让她不要改变,做好自己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炎虞淡淡地应了一声,随后说:“既然琼儿不愿与你联姻,你便带她回隐国,与你们隐国其它的皇子联姻吧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语气十分平常,就像是在说着与自己不相干的一件事。而容夙止也应了下来,仅在三言两语之间便决定了画月琼的归宿。凤华离想到刚刚画月琼哭得撕心裂肺,想必是真的伤心了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炎虞所想的却是把她送去隐国随意寻另一位皇子联姻,这实在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。凤华离也不知是哪来的胆子,就那么站了出来,也不顾坐在上面的是当今圣上了:“皇上,您应该很清楚,这根本就不是画月琼她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炎虞放下了手中的圣旨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凤华离深吸了一口气,既然已经站出来了,就无法回头了,她加大了音量,不顾容夙止的反对,说:“皇上,公主殿下心中只有长皇子,既然这桩美事不成,皇上怎么能把公主就这么送进隐国,随便择一位夫君,这未免太草率了些。”

    :,,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