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一十章 别再丢了朕的脸
    炎虞嗤笑一声,还真是所有喝醉的人都死不承认自己醉了。dt不过看她这个样子,倒是喝了不少酒,意识都完全不清醒了。想起刚刚只有凤华离一人面对那老虎,却丝毫不害怕,和现在醉成一摊烂泥的凤华离简直是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此时那老虎也在不远处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,炎虞揉了揉手指,是时候让它见识见识自己的厉害了。无人看清他的动作,只是一个转眼之间,他便提着剑整整地刺进了老虎的身子。

    炎虞一整把拔出来,他的速度连猛虎都力不能及,他十分轻松地不断在它身插进去拔出来,血不断地涌出来,猛虎最终失去了力气,倒在了地。炎虞还不忘再补一剑,省的它待会再出来害人。

    若说之前凤华离还对炎虞的能力有所怀疑,但现在可以说是完全信服了,这次皇家狩猎简直是为他亲手设计的,若说夺魁者不是炎虞,那凤华离才会觉得是有黑幕了。

    看凤华离一脸又惊又不可思议的表情,炎虞走了过去,说:“怎么,可是觉得朕武功高强,你怎么都不?”

    即使是醉了,凤华离仍不忘反驳,过几日她一定要打造一套新的针,最好还是带有剧毒,如此才好暗箭伤人。凤华离说:“一般般吧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,别太高估你自己,做不到的事别逞能。”炎虞叹了口气,语气有些鄙夷。身为一个贴身奴婢,明明这种危难时刻可以躲在自己身后,有侍卫保护,安全得很。可她却偏要去单枪匹马地和老虎对着干,这不是送死嘛。

    凤华离撅着嘴,颇有些不高兴,刚刚还觉得这个男人有点温柔体贴呢,果然还是自己多想了,果然这样冷冰冰,对什么都不屑一顾的才是皇。凤华离闷哼了一声,没再理他。

    她刚刚经过了虎背的颠簸,衣裳都破了洞,露出了里头雪嫩的肌肤。炎虞皱了皱眉,将身的外套脱下,不由分说地给凤华离披:“一个贴身奴婢衣冠不整,别再丢了朕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凤华离抬手指向他,可随即又想起了另一件事。她一路小跑,到了刚刚那个抱着孩子的女子跟前,刚刚一直来不及注意,也不知这对母子有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凤华离下打量了她们一番:“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那女子一见是凤华离,连忙激动地站了起来,满眼泪光地直直地朝凤华离跪了下来。凤华离吓了一跳,连忙要扶她起来,可这女人却倔强地怎么也不肯起:“多谢姑娘救命之恩,姑娘大恩大德,我秋檀永世不忘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事啊,她凤华离救人可不是为了别人感恩自己,或者是报答自己的。凤华离连连摇了摇头:“这有什么大不了的,你别记着了,我也不会记着了,过几天忘了,到时候你想报恩,我都想不起你是谁呢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不过二十出头,却十分坚定地说:“刚刚若是没有姑娘,我和我的兴儿此刻已经命丧虎口,如此救命之恩,秋檀又怎么敢忘?”

    “兴儿,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呢。”凤华离伸手摸了摸那孩子的脸蛋,不愧是小孩子,皮肤光滑得都要弹出水来了。那孩子却是不怕生,被凤华离摸了后反而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兴儿还因为猛虎而哭泣不停,如今骤然笑了起来,实属不易。秋檀亦欣喜得很,她握住了孩子的手,笑着对凤华离说:“兴儿笑得如此开心,看来和你很有缘呢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笑了笑,这个孩子生得倒是可爱,自己也喜欢这个不闹的孩子,他笑起来凤华离感觉心都要融化了,遇到这么可爱的。孩子她是完全没有抵抗力了。

    “对我最大的报恩,是让兴儿他长大成人,做一个有出息的人,”凤华离刮了刮兴儿的脸颊,随后想起炎虞还在旁边等着,为了防止他生气,凤华离又说,“长大了以后要为国效忠,这样我很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秋檀还想说什么,凤华离连忙挡住她,故意板着脸说:“答应我,等他长大后来宫找我,否则我会后悔当时救了你们娘俩的。”

    秋檀咬了咬唇,最后又不顾凤华离的反对,非要磕头示意感谢:“秋檀一定不负姑娘所托,将兴儿抚养成为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点了点头,心像是吃了蜜一样甜,或许这是尽力所能帮了别人的感受吧。身后的炎虞又在不耐烦地催了,凤华离这才匆匆与她们道别,不情不愿地跟了炎虞。

    炎虞问:“你是为了救她们才去与那老虎对抗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凤华离答得很纯粹,仿佛这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一般。

    炎虞心尖被什么一触,即使他想用愚蠢,自不量力的词来形容她,可却又怎么都说不出口。这世竟真有人仅仅因一面之缘,决定不顾自己的安危而去与一只老虎搏斗,炎虞也不知该说她是傻,还是太傻。

    因为这场变故,原定的晚宴被取消,大家都准备回宫去了。马车队伍很快准备好了,炎虞和凤华离依旧了同一辆马车。今日那酒十分浓烈,凤华离刚刚是有些精神错乱,但经历过那么一番折腾后。这晕劲便来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直着身,晃晃悠悠地指着早已坐好了的炎虞,像是有什么话想说。可下一秒,凤华离却打了一个嗝,随后径直地朝错愕的炎虞身倒了下去。凤华离伸直了脚,头靠在了炎虞的腿,像是把他的腿当做做了枕头。

    她睡得十分得沉,还时不时地回味着嘴的酒香。炎虞无奈地看了她一眼,这得是喝了多少酒,他掀开窗户的帘布,对外头的苏三说:“要是让任何人闯了进来,我要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苏三连连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虽然围猎场的晚宴办不成了,但大家决定在宫里补办一场。于是便将打回来的猎物都拖到了御膳房,让她们做出各种各样的花样出来。御膳房看到自是头疼的,于是每个人都想了超过五种菜式。

    猎来的肉有好有坏,口感自然不如宫里特供的,御膳房便只挑了一些勉强能入眼的,其余的肉全都是宫早已挑选好的肉。经过一个时辰的赶工,做出来的菜摆满了各个小桌子。

    皇家狩猎参加的有各种朝廷重官,王爷,以及各大将军将领,除了几名妃子与宫女外,清一色的都是男人,气氛也十分洒脱。大家都吃得很尽兴,苏三敏捷地注意到炎虞没动一筷,像是有什么心事,便前轻声问道:“皇可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炎虞这才回过神来,他看着炎虞,问:“你们吃东西了吗?”

    因为本在围猎场的晚宴是无论皇亲贵族,还是低等的下人,都是可以吃的。但进了皇宫不一样了,毕竟下人们若是了桌,还是会有很多人反对的。

    苏三一怔,顿时有点受宠若惊,皇竟然亲自开口问他们这些下人们的饮食,实在是太难得了,苏三连忙说:“大家都忙着呢,还没有机会吃。”

    炎虞说:“命御膳房做些好吃的给去了围猎场的下人们,一个都不能漏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皇,您对我们可真好。”苏三满面笑容,他真想立刻出去告诉外头的人这么个消息,他们这些下人也能迟到御膳房的东西,那可是何等的荣幸。

    炎虞见他只顾着笑了,担心他没听白自己的意思,便又说:“还有东芙宫那位,她也去了围猎场,你可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”苏三点了点头,便准备出去了,谁知这还没走,又被炎虞给拉住了,苏三诧异地回过了头,问,“皇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凤大人她喝了酒,准备些醒酒汤,还有今日她救驾有功,那虎肉也赏她吃些。”炎虞吩咐完后,这才放心地吃起桌的美食。

    苏三晃了晃脑袋,他算是看明白了,什么体恤他们这些下人,都是自己多想了。照苏三看,皇这分明是想给凤大人送些吃的,“顺带”再让他们这些下人们沾沾光的。

    直到深夜,凤华离才醒了过来。这才刚醒过来,一股浓烈的食物香味扑面而来,她顺着味望过去,只见这桌摆了两碗汤,一盘鸡腿一盘牛肉,还有好几盘叫不出菜名的菜。

    凤华离肚子发出了咕噜噜的叫声,这也太体贴了,知道自己一觉醒来肯定会饿,食物都准备好了。凤华离二话不说地拾起筷子,准备夹起一根鸡腿送进嘴里。

    谁知这筷子还没碰到鸡腿,一双有力的手拦住了凤华离的动作。凤华离抬起头,只见那是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女子。凤华离困惑地看向她,是谁这么不识相,自己都这么饿了,还要拦着自己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月笛凑了来,在凤华离耳边耳语道:“这是御膳房的人。”

    /html/book/41/41819/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