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零八章 你为什么不祝
    凉妃一把推开苏三,掀起了马车的帘子抬脚走了进去。 进去之后她又一反刚刚的霸道,温柔似水,仿佛一触会倒下一般说:“皇,臣妾一人在那马车里,实在是太无聊了,可否让臣妾与皇坐在一起?”

    凤华离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这个女人恐怕是犯了一种一天不整些事端出来不舒服的病,而此时凉妃也用一种恨到牙痒痒的眼神瞪着自己,叫凤华离看着好一阵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和你同坐的不是还有丽妃吗?”炎虞闭着眼,说。

    “见不到皇,臣妾这心总是慌的。”凉妃尴尬地笑了笑,随后坐在了炎虞旁边,用手挽起了炎虞的手,撒娇地说,“皇让臣妾与您坐一起吧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脸配那怪的撒娇语调,凤华离越发看不下去,可又不能直接走人,只好闭眼睛,以图眼不见心不烦。而炎虞倒也没有拒绝凉妃,算是默许了她的行为。

    一路凉妃都在向炎虞搭话,虽然炎虞根本没有理她,但她所能一个人聊得十分欣喜愉快。且话语间总是有意无意地说皇有多宠爱自己,让某些心怀不轨的下贱之人不要妄想攀高枝。

    凤华离自然听得出,她这话全部都是在顺着自己,可凤华离却丝毫不在意。反正自己对这个皇也不感兴趣,凉妃她愿意自作多情地护着那便护着吧,和自己可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围猎场,凉妃搀扶着炎虞下马车时还狠狠地撞了凤华离的肩膀一下,这一撞可谓是拼尽了全力,好在凤华离身手敏捷,及时躲了过去,否则肯定得疼一整天了。

    身为炎虞的贴身奴婢,炎虞也是用尽了各种方法来使用她。无论炎虞走到那,无论是什么小事都得让凤华离开做,东西掉了,衣服皱了,又或是看了片树叶。

    炎虞都会轻喊一声“凤华离”,而此时凤华离便明白,又有一些什么琐事要自己来动手了。这一整天她都跟在炎虞身,连去茅房的自由都没有,一直到深夜炎虞他才把这逛了个够准备回营睡觉,凤华离才终于得以歇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便是众皇子皇亲国戚试的时候了,因为炎虞也参与其,所以凤华离不用跟在他身后服侍他了,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大家都去围观狩猎了,营帐里空了许多。但凤华离却不爱看那种东西,又不是没有吃的,还非要赶到这地方来打猎,若真的是试视力也罢了,可大家都很清楚,这狩猎不过是吹捧皇的好时机而已。

    不远处传来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,凤华离循声而去,却见容夙止抱着酒坛,一个人在喝着闷酒。他面布愁云,看样子是有什么烦心事。凤华离在她身边盘膝而坐,说:“怎么,一个人喝酒?”

    容夙止一见她来,一时有些手忙脚乱,他不想在凤华离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。凤华离按住了他收拾残局的手,在他人面前伪装自己是件很累的事情,容夙止是她的师傅,她不想看到容夙止在自己面前也过得那么累。

    “师傅,每个人都有伤心的时候。”凤华离劝解道。

    容夙止看向她,眼有些复杂。容夙止总觉得,自己这些年来最幸运的事,是能够遇见凤华离了。她和别的女子不同,她善解人意,心地纯良,但又不一味的善良以致愚昧。

    一个人身处异国他乡,他必须把所有的悲痛给咽在心里,因为不会有人可怜他,况且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容夙止露出破绽,才能够对他不利。可现在,容夙止遇到了这样的一个女子,她像是自己的精神避风港,十分的温暖宜人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凤华离问,印象的容夙止可不是一个随随便便会伤心落魄的人,能沦落到一个人喝闷酒的地步,恐怕遇到的也不会是件小事吧。

    “母妃病重,宫里的人传来消息说她身子愈发得差了。”容夙止声音有些哽咽,他多想回去看看母妃,不然万一母妃身子真的不行了,连最后一面也见不的话,容夙止一直会愧疚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但他不行,他身背负着整个隐国的使命与母妃沉重的希望,若是没有完成两国之间的结盟,算回去母妃也不会开心的。

    凤华离看在眼里,自然也知道他为何无法回隐国,他代表的不是自己一人,更是代表着隐国下下,若是这么回去了,那可是对绛国的大不敬。不过前几天炎虞和自己曾有过约定,只要自己来皇家狩猎,他答应与隐国的结盟。

    希望皇这次能够信守承诺,好让容夙止早日回家。凤华离并没有把自己与炎虞之间的约定同他说,毕竟男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自尊心,若是让他知道自己在背后帮了他,恐怕也会挺不舒服的吧。

    想着再过不多久隐国能与绛国正式结盟,到时候便可解容夙止心头之愁了。凤华离轻轻闻了闻容夙止手的酒香,转开了个话题说:“倒是师傅也太不仗义,有这等好酒都不与离儿分享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笑着说:“你一个女孩子家的,喝酒对身子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又把我当作那些女子了?”凤华离不爽地瞪了他一眼,一把接过他怀的酒坛,往喉灌了好一大口,整个动作十分的豪爽,叫容夙止都不由得睁大了眼。

    凤华离冲他笑了笑,实则心却快要喷出火来了。谁知道这是她来到这儿后第一次喝酒,而且这酒是好酒,浓烈得刚灌下去,凤华离觉得自己的喉咙要被刺掉了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凤华离还是装着安然无恙的模样,与容夙止坐在地,一人一个碗,宛若两个大男人一般一面喝着酒,一面侃天侃地侃人间,容夙止糟糕的心情也随之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约莫到了黄昏之时,营响起一道锣鼓声,那是狩猎结束后庆祝的声音。狩猎结束后便是烤羊烤牛烤鹿的大好时机了,届时至皇亲贵族,下至低等的奴婢,全部都能享受这个盛宴。

    有这等好机会,凤华离自然是不愿意错过的。她连忙一路走到了皇的营前,这儿已围了很多人,里头正清算着每个人的狩猎结果。凤华离身边不断扔过各种动物的尸体,以及断在它们身的箭。

    凤华离本对这么个环节不敢兴趣,可当她看到炎虞所猎得的猎物时,还是忍不住被抓去了目光。人高的鹿,一头堪十头的巨牛,炎虞所猎的每一样猎物,都可以用“巨物”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若只是大还没什么,关键是连数量也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个人。凤华离吞了口口水,这眼前的一切真是骇人听闻,虽然这下才是真正的“毫无悬念”,但很显然刚刚的“毫无悬念”是天差地别啊。

    这些,真的是那个人亲手打的吗?凤华离抬头望去,只见炎虞身带了一些泥,衣裳也都有所破损,甚至手臂还有一道伤口,他大口喘着气,浑身都流着汗,像是累极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都这个样子了,应该是邋遢至极的才对,可炎虞看去却一点也不邋遢,反而有着满满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,随着他下起伏的胸膛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刚刚这一切,已足够颠覆凤华离的认知,让她惊讶不已了,可接下来的事物,却才是真正让她惊吓的。只听一段脚步以及吆喝声,四五名男人合力抬了一只老虎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都倒吸了一口气,包括凤华离在列。她还以为皇家狩猎嘛,是几个男人坐在马,随便射几只无害的小兔子,杀几只牛羊之类的。可没想到这儿居然还有老虎,凤华离探进了些看,仿佛还能看到那只老虎还存着微弱的呼吸,它紧闭着双眼,但却像是下一秒能扑来把你撕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皇英勇!”众人开始竭尽毕生所学来夸赞皇。

    凤华离对他们这些人的夸赞之词不予置评,因为算对皇印象差极了的她,再见到这一切令人大开眼界的东西后,也忍不住想要赞叹一句。

    凉妃走到皇跟前,用手帕给他擦了擦汗:“皇如此英明神武,连王者之虎都败在了皇手下,真是天都要佑我绛国,要保我绛国百年昌顺啊。”

    凉妃此刻倒说了一句合时宜的话,众人立刻附和地说:“保我绛国百年昌顺!”

    当然,这些附和的声音没有属于凤华离的,她虽也愿意给绛国送祝福,但这样所有人都千篇一律地做着同样的动作做着同样的话,实在是太怪了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的是炎虞的眼神刚好落在了凤华离的身,于是她没跟着众人一同附和地祝福也被他看在了眼里。炎虞抬手指向了凤华离,同时这儿的人也都安静了下去,一齐望向凤华离:“你为什么不祝绛国百年昌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