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零七章 帮朕脱衣服
    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雅文吧这些日子里院子里枫树的积叶越来越多,彩欣和彩渝打扫的频率也愈发的勤了,可总是耐不住刚扫过就又落了一地叶子。

    凤华离有些看不下去,便让她们别再管了,其实院子里有这么些落叶衬着,倒也并不违和,还挺好看的。凤华离站在东芙宫门口,秋风吹得有些凉,她这才真正意识到秋天来了,时已九月,所以皇家狩猎也来了。

    刚结束闷热的夏天,就又要被繁琐的皇家狩猎给绊住脚跟。炎虞一定是想尽了法子要来整凤华离,把大大小小足足有两车的衣裳交到了凤华离宫中,说是让她挑些去皇家狩猎的衣裳。

    皇家狩猎最多也不过七天,可那一大堆的衣裳都足够穿一个冬天的了。凤华离左挑右挑,这些衣裳竟全都是黑色的,难得有那么几件不一样的,却又是素色的。

    花纹也是基本相同,凤华离愣是对比了好半天才分清楚这些衣裳的差别。凤华离也是这才明白,之前以为炎虞从不换衣服是自己误会了,这分明是因为怎么换都看出来什么区别吧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炎虞不满意,凤华离尽量挑的每一件都有些区别,挑了十二件再差人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可这还远远不够,今天是塞些衣服过来,改天就是塞一大堆的字帖,说是要挑一副最好看的带走,若是挑的不好看就重挑。这些画样样都是皇上亲笔,凤华离可谓是小心翼翼,挑得都快要吐了。

    而后什么纸墨笔砚,弓箭,长剑,玉戒。没有炎虞做不到的,只有凤华离想不到的。这些天虽然不用做药膳,但光是待在东芙宫挑选各式各样的东西,凤华离就快要吐出一口血来了。

    行吧,毕竟他是皇上,又为了容夙止的结盟大业,凤华离也就忍了。但当苏三拖着一车响当当的首饰来,说是给皇上的随行婢女们挑选首饰时,凤华离再也忍不了了。

    自己好歹也是个四品女官,居然还挑这个随行婢女的首饰?凤华离一脚把那一车首饰都给踢翻了。这回任凭炎虞说什么,她都不干了,再这么挑下去,不是青光眼就是白内障,再不济也是过劳死了。

    那苏三可指望着来日凤华离封妃,自然不敢怪罪于她,于是立刻领着人回去给皇上禀报了这一情况:“凤大人发了很大的火,一车的首饰都洒在地上了,她说她再也不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炎虞轻笑,这些天他想尽办法为难她,她都一一做的很好,还以为她真的这么乖呢,原来还是和从前一样。炎虞招了招手,说:“让她歇息几日吧,这几日什么都不用做,等皇家狩猎那天卯时来景月宫找朕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皇上他当真这么说?”苏三把这一指令传达给凤华离的时候,凤华离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,皇上不仅没加倍责罚,反而让自己多休息几天,这也太玄幻了吧?

    苏三用力地点了点头,看向凤华离的目光藏不住笑意,毕竟是皇上的女人,皇上终究还是心疼不是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等好事……”凤华离低声呢喃道,但转瞬又感到不值。既然这么容易就不需要做这些奇怪的事,那要是自己早一些发个脾气,岂不是早就不用做了?

    顾不上想那么多,凤华离累了这么些天,当下便回房好好补个觉去了。时光流转,光阴似箭,凤华离只觉得一个睡梦的功夫,七天就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她过得好不自在,想做什么做什么,想吃什么吃什么,完全没有人管她。但可惜,美好的时光到今天就终止了。凤华离坐在椅子上,月笛在给她梳着头发,外头天还没亮,真不知道皇上让她卯时去景月宫干什么。

    梳洗完毕后凤华离便出门了,秋天的早晨总是有些凉,月笛给她披上了一件狐皮风衣。这儿离景月宫的路程并不远,凤华离很快就到了,景月宫此时已点了灯,上上下下都有婢女与奴才在忙,看样子是在为今日去围猎场做准备。

    凤华离在苏三的带领下到了皇上的寝殿,里头灯光昏暗,月笛与苏三必须在外面等着,凤华离虽有疑惑,但还是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头有一张十分大的床,床上挂了帘子,凤华离摸了摸那帘子的质感,果然不愧是皇帝睡的床,就连这帘子的布料都是一流的。凤华离再走进了些,只见炎虞正躺在床上,匀和的呼吸着。

    还没起床吗,那叫我来做什么?凤华离正疑惑时,炎虞却坐了起来,他掀开帘子,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凤华离的面前。不知是不是这儿光线的缘故,凤华离的心不由自主地跳得极快。

    炎虞穿着裘衣,那裘衣十分宽松,男人的胸膛几乎是完全地展现在了凤华离的眼前。虽然上次不小心摸过了,但是现场看到那结实的肌肉,凤华离还是有些脸红的。

    看来皇上唯一的优点也就只有身材了啊,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。凤华离脸愈发的红,嘴角也不自觉地勾起了一道笑容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吗?”炎虞见她傻站在那半天,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炎虞的声音如同一桶冷水般浇灭了凤华离所有的想法,凤华离连忙说:“看够了……不不不……我根本没在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朕更衣。”炎虞也不管她又没有在看,走到床边拿起要穿的衣裳仍到了凤华离手中,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说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炎虞反问:“不是你是谁,这儿还有别人吗?”

    再怎么说,这点骨气还是要有的,自己可是堂堂四品女官,不是什么奴婢的。于是凤华离给自己壮了壮胆,挺直了腰板说:“皇上,臣乃是药膳女官,不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,朕都忘了,你不是什么贴身奴婢,这可不是你分内的事?”炎虞就知道她不会轻易地答应,但他有的是一万种方法让凤华离不得不听从自己的命令。

    凤华离点了点头,正想着皇上什么时候也有这么善解人意的一面,他接下来说的话就让凤华离明白,一切都是她多想了,皇上一直都没忘了要报复自己的事啊。

    炎虞淡淡地说:“从现在开始到皇家狩猎结束,你就是朕的贴身奴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么草率??”凤华离睁大了眼,自己安分守己,什么错也没犯,怎么能说降职就降职呢。前者可是四品的药膳女官,后者就是没有品级的贴身奴婢,这差距也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朕让你挑选朕贴身奴婢的首饰吗,朕的贴身奴婢没有好看的首饰,朕可没法带她走。”炎虞说的理直气壮,“你长得还不错,也能够勉强做朕的贴身奴婢了,况且等回宫后你便继续做你的药膳女官,没有大碍的。”

    他在说“没有大碍”时笑得格外欢快,凤华离真想掐着他的脖子问问他如何没有大碍。果然前几天说让自己休息时那么爽快,原来就等着这一天呢,凤华离深吸了一口气,千言万语化作了一个字:“是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拾起他的衣裳,上下打量了一番,眼中有股嫌弃的意味。凤华离不情不愿地给他套上衣裳,可不是这边垮掉就是那边垮掉,凤华离系那边都等于是拆东墙补西墙。

    仅是穿个衣裳,凤华离都要累出汗来了。炎虞看了半天,才中午看不下去,开口说:“你得先把我这身裘衣给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脱衣裳?”凤华离一惊,很显然他这裘衣里空空如也啊。她抬起头,却面对的是炎虞冷冰冰的眼神,无奈之下凤华离只好照做。

    反正其它贴身婢女都是这么做的,这就是帝王的一些奇怪癖好。凤华离一面吐槽,一面把他身上的裘衣给脱了下来,里头肌肉结实又嫩滑的身子露在了凤华离眼前。

    不能看,不能看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……凤华离闭上眼,三下五除二给他换好了衣裳,才终于解脱般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马车已在外面等着了,身为炎虞的新任贴身婢女,凤华离与炎虞在同一个马车上。不得不说圣上的待遇就是好,这马车里头足足可以容纳十个人,此刻却只坐了凤华离与炎虞二人,为了不被他那座冰山的气氛给感染,凤华离特意坐在靠门的边上,以离他远点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,见凉妃看在眼里,可以说是比天塌了的消息还要严重了。凉妃坐的马车又小,还得和丽妃与两名奴婢挤在一起,实在不是个滋味。这又叫她看见凤华离和皇上一同上了马车,这心里头的火更是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“娘娘,皇上身边的人说,这几天凤大人暂时降做皇上的贴身婢女,所以才坐在同一马车里的。”凉妃的贴身奴婢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哼,定是那狐狸精勾引了皇上。”凉妃此时听不下任何劝解,她咽不下这口气,于是她也不顾有人拦着自己了,抬脚就往皇上的马车走去。就连凤华离那个贱人都可以和皇上坐在一起,自己凭什么不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