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零六章 暗器桃月镯
    方才还拒绝的那么直接,现在一提容夙止,却答应得比兔子还快。而且她对“关系不一般”丝毫没有辩解,就像是默认了这件事一样。炎虞闭目,偏了偏脑袋,凉凉地说:“这个月好好准备准备,到时候的清洁,搬东西,做饭,可就全是你一个人的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?”凤华离大惊失色,若是全都交到自己一个人身上,恐怕事情没做完,人倒先要被累死了。可炎虞却并不理睬她,转眼间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榨干自己的能力啊,凤华离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凤华离回了东芙宫,睡下后按照凤玄的教导在脑海中意念一动,再睁眼时,眼前的一切又变成了灵海中的山庄,这儿的宫殿富丽堂皇,凤华离无论看多少次都不会腻。

    凤玄已候凤华离多时了,一闻到锻造之石的味道它就兴奋的不得了,它一路把凤华离带回了那座凤凰鼎跟前:“从现在开始集中精力,将材料都发进鼎中,然后使用你的内力燃起青火,将它们融合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华离按照它所说的,聚精会神地驱动内力,果然那几样材料都听了自己的指挥进了鼎内。再然后便是燃起青火,这可就不简单了,凤华离费了好大的劲才燃起一道渺小的火苗。

    万事开头难,只要习惯了,以后再操作便能够事半功倍。青火的火焰愈来愈高,再燃烧的同时还要控制着材料相互转动,每一个角度向下的时间都需精心计算。

    凤玄深谙其事,便在一旁提醒凤华离何时释放更多的内力,何时又要软绵绵地用力。每一个动作都至关重要,马虎不得,否则一念之差,那成品可能就会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本来炼制武器是一件十分难的事,但凤华离天资聪颖,凤玄便让她提前试试,就连它也没想到她竟然可以一路这么顺畅,没有出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而凤华离掌控这一切,早已经浑身是汗,几近浑身疲累,但她却没有丝毫放弃的念头。因为既然已经开始做了,她就要做到最好的,更何况现在已经这么久,总不能半途而废才是。

    在这灵海之中,已经度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,而这在现实世界不过才过去一个时辰而已,而这也是在灵海中做事的好处之一。

    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,材料们融化成了水状,接下来便是铸型了。化了的材料更加控制,稍有不慎便会从空中跌落,从而导致前功尽弃。凤玄担忧地看了一眼微微颤抖的凤华离,铸型的过程漫长而需要强大的力量,也不知她能不能坚持过去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凤华离没有让凤玄失望,即便她累到下一秒就要昏厥过去,但她却仍睁大着眼,全身贯注地放在内力之上。她的内力虽不强,但好在十分的纯,这也能帮助她更好的铸型。

    又是整整两天两夜的时间过去,铸型的步骤终于完成,凤华离的内力也几乎要消耗殆尽,仅凭借着微弱的青火与最后一点倔强的内力撑着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就交给我吧。”凤玄让她取出了那件暗器,暗器烧的通体发红,凤玄微微扇了扇,便刮出了一道雪白的风,将那暗器牢牢地包裹住,“这是我唯一会的灵术了,接下来只要等它净化干净所有的杂质,你便可以使用它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无力地抬起唇:“这暗器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厉害。”凤玄十分自信地说,当年的暗器谱,排名第一的便是这个,所以它到现在都记着,希望有一天能有人让这把暗器再次出现在江湖之中,而现在它终于等到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放松地笑了笑,果然是个好东西,怪不得要耗费这么多精力,她刚想站起来,却因为太累而直接倒了下去。凤玄看在眼里,便过去拉着凤华离的手臂往旁边挪。

    凤华离抬头,想不到自己在有生之年,还能被一本书给拉着走。凤玄把她带到了温泉,然后把她拉了下去。凤华离扑通一声掉进了温泉,霎时间整个身体的状况都开始慢慢恢复起来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此刻也顾不上脱衣服或者干什么的了,她闭上了眼,好好享受这一刻的清闲。凤华离就这么睡了过去,也不知这一觉睡了有多久,但凤华离却知道这大概是她人生中睡过最舒服的一次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疲劳感全部都消失不见,空虚的内力此时也饱合了起来,总之是没有一处不舒服的地方。凤华离大大的伸了个懒腰,随后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东芙宫的床上了。

    她迷迷糊糊地转了个身,但映入眼帘的却是两张无限放大的脸。“啊——”凤华离尖叫一声,一下子便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不好意思吓到你了……”月笛与南宫嫣儿立刻十分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凤华离深深皱着眉头,看着这两个大清早就趴在自己床边,还是靠的这么近的丫头:“你们在干嘛?”

    她们二人你推我我推你的,最终月笛再抿了抿唇,小声说:“昨儿小姐一回来就睡着了,一直到今日,睡姿都一动不动,我们还以为你昏过去了呢。”

    南宫嫣儿附和地点了点头,凤华离睡得也太诡异了,哪有人能一直保持着一个睡姿一动也不动的呀。

    凤华离无奈地叹了口气,看来是这些日子里昏迷太多次了,让她们俩个过度担心了,她拍了拍二人的肩膀:“我可是凤华离,皇上出事我都不可能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又提皇上,该不会……”月笛掩面轻笑了起来,她转而面向南宫嫣儿,南宫嫣儿同样也是满脸的八卦。

    凤华离瞪了她们一眼,都说了是流言了,再说了她凤华离嫁给谁,都不会嫁给那个毫无同情心,四处留情,心地狭隘的皇上的。凤华离撑着想起来,却突然发现手肘下有一个硬物。

    凤华离伸手把其拿起来,却见是个银镯子,这个银镯子打磨的十分光滑,上头还刻了十分美妙的图案。凤华离伸手在上头摸,却在手镯背后摸到了一个凹进去的小孔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正困惑间,凤华离耳边传来了凤玄那如同孩子般的嗓音:“这便是你昨儿打造的暗器了,虽然长相与重量都与普通银镯子没什么两样,但这其中却大有玄机哦。

    “这其中藏有许多细小的机关,里头注入了你的内力,只要你动了念头,它便能射出银针来伤人。这里头还有灵海空间,可以足足存放一百枚银针。它射出来的力道十分的强,射程更是有五里之远,若是配上上好的针,足以在不知不觉中取人性命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倒吸了一口气,没想到这么个看似银镯子的东西,却这么危险。她戴上来,随意取了根银针插了进去,果不其然,那根针就像是消失在这了一样,怎么倒也倒不出来。

    也顾不上洗漱了,凤华离迫不及待地想要试试这暗器的威力,她穿上鞋走到院子里。先是用眼察秋毫的能力定位了空中的鸟,随后将那银镯对准,仅仅是一个念头闪过,那枚银针不知从镯子的何处射了出来直直地穿过了鸟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一切不到一秒钟的时间,月笛与南宫嫣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天空中竟凭空落下了一只鸟来。

    这杀伤力如此高强,凤华离自然是欣喜不已,她抬起手上下端详那暗器,却怎么也没发现针是从哪儿出来的。抱着浓烈的好奇心,凤华离也不管这样看上去会不会显得十分奇怪,低头对着空气说:“这针是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针从哪儿都可以出来,主要是看你的意念,目标的位置,以及不伤到你自己的前提下,这也是这个桃月镯的厉害之处。”说到这,凤玄的语气显得十分自豪,毕竟用过这暗器的,就没有说过不好的。

    “桃月镯……”凤华离重复了一遍,觉得这个名字却是很好听,她抬手在阳光下打量着这手镯,若不把其看作暗器,看做一个手镯也是很好看的。

    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,这个桃月镯都十分合凤华离的心意:“想不到你还有点用处,下次再有什么宝贝,可一定要给我,不许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凤玄没有再说话了,倒是月笛一脸狐疑地走了过来。除了凤华离,没有人能听到凤玄的声音,所以在月笛看来,凤华离刚刚一直都在自言自语,月笛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:“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凤华离推开了月笛的手,满面春风地说。

    但月笛自是不信的,她带着一丝哭腔说:“小姐该不是病了吧?”

    这丫头一天到晚再想着什么呢,不是自己昏迷就是自己生病的,就不能想点好的吗。凤华离无可奈何地抱住她,拍了拍她的背:“你家小姐可是最厉害的,怎么可能生病呢,倒是你得照顾好自己才是。”

    月笛的头埋在凤华离怀中,轻轻地点了点头,她就知道小姐待自己最好了。

    !!: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