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零五章 公子是要奴家的命吗?
    “姑娘这话可就不对了,”炎虞摆了摆手,一步一步地走到凤华离跟前,她觉得这人有些不怀好意,便一路往后退。雅文吧炎虞认真地说,“再大的家业,也得节省才是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不想和他纠缠,便笑着问那老人:“老人家,您愿意卖给谁吧?”

    那老人也十分纠结,在凤华离与炎虞二人之间看过来看过去,最后说:“你们的事自己解决吧,若最终没有个结果,那我只好谁都不卖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万分不满地看着炎虞,真是个会捣事的,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如此便宜的锻造之石,若是不能买下,就只能买外面那些高价的了,只是实在囊中羞涩,负担不起啊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的是,炎虞笑着说:“老板,我出十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卑鄙!”凤华离大喝一声,居然还加价,明明就有钱去买那些高价的石头,就不要和自己争了嘛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卑鄙呢?”炎虞脸上浮现出一股邪魅的笑容,随后他抬起手,还没等凤华离反应过来,她脸上像是刮过了一道冷风,那张面纱就这么被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张美艳的脸蛋就这么露了出来,留下来看热闹的男人瞬间低呼一声,能在这种地方见到姿色这么好的美人实属不易,一个二个看向凤华离的眼神都充满了欲望。

    炎虞走到凤华离旁边,魁梧的身躯挡住了那些男人的目光,炎虞十分讶异地左右端详了一遍凤华离,随后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这不是我的药膳女官吗,今日怎么跑这来了,难怪我怎么找也找不到。刚刚还说自己是弱女子,我怎么觉得你一点也不弱呢?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坦诚相对,凤华离也没什么好怕的了。反正这是在宫外,他身边又没跟着半个人,回宫后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来治自己的罪。于是凤华离便瞪了他一眼,颇有些阴阳怪气地说:“公子这癖好真是奇怪,一会装小偷,一会又装平民的,来日是不是要传咱们女人的裙子去跳舞了?”

    炎虞被气得有些深呼吸了一小会,自己可从没扮过贼,分明是她自己没有见识误认为的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炎虞闷哼了一声:“姑娘女孩子家家的,买这种东西做甚,别到时候买回去没了用处,反而把自己给伤到了。雅文言情你还是回家去练练刺绣,把这锻造之石让给本公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,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,就算得了什么上好的神兵,也提不起来吧?”凤华离摇了摇头,十分带有挑衅意味的说。

    炎虞今日虽换了身平民的衣裳,但料子却也是上好的,再加上他皮肤天生就比较白,样貌又生得好看。在众人看来,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小白脸,于是对于凤华离的那番话,几乎是深信不疑,全部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凤华离又叹了口气,脸上露出了悲惨的神色:“可惜我一个弱女子,从小没了爹娘,又被卖进大户人家做长工,整日里什么活都是我做,和一头活驴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这才从小练就了一身力气,这些日子,那户人家的儿子总想强娶我。奴家没有法子,这才只好买这些东西来防身,公子这样与奴家作对,是要奴家的命吗?”凤华离一面说,一面抽泣起来,眼睛瞪得大大的,清澈地泪珠说来就来,活生生地上演了一出比真金还真的苦情戏。

    炎虞抽了抽嘴角,若不是早已了解她的身世背景,恐怕自己也会被她这番胡言乱语给骗了的。很显然,在场众人普遍相信了凤华离,把炎虞当成了一个欺负弱女子的男人,甚至有人摩拳擦掌地就要把炎虞给拖走。

    “姑娘,”炎虞轻笑,一把抬起了凤华离的手,露出了上头戴着的玉镯,“若你真是长工,哪来的钱买玉镯?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怔,随后笑着说:“这……这是那户人家看我可怜,赏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炎虞勾唇,俗话说做戏做全套,很显然凤华离并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。炎虞伸手把她头上的发簪摘了下来,说:“且不说你手上的玉镯是汉白玉的,单是这发簪就是金凤簪,我可不信那户人家会这么大方,赏他们的长工这么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凤华离说不出话来,来之前听说这儿的东西贵,老板们也都会察言观色,身上不戴点东西容易被人看不起,这才戴了些宫中赏赐的首饰在身上。

    炎虞又说:“虽然我家境好,但不代表我就没有力气,至少单手抱起你这么个所谓‘弱女子’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抱……”凤华离一愣,下一秒就完全没有防备的被他的左手横过抱住腰抬了起来,随着一阵天旋地转,炎虞才终于把她给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炎虞毫不费力地松开了手,然后笑着对那个老人家说:“该卖给谁,您应该很清楚了吧?”

    可谓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凤华离连忙向那老人施与了求助的目光。可老人根本就不愿意理睬她,老人朝炎虞点了点头,并用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的凤华离,说:“我平生最讨厌的,便是欺骗别人的人了,公子,这锻造之石便以八两银子卖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亲眼见着他们俩交易成功,凤华离无奈地叹了口气,转过身准备去寻别家卖锻造之石的,并寻思着这回一定得离那个炎虞远远的,别让他又坏了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可凤华离才刚迈出半步,手臂却被人给拉住了。凤华离回头,只见炎虞举着那锻造之石,眼中尽是无所谓的眼神:“朕说怎么没见到朕的药膳女官,便出来找找,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刚想甩开他离开,却又听出了他话中的深意,凤华离微微张大了嘴巴,指着炎虞:“你跟踪我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看看朕的药膳女官不做正事,跑到宫外来做什么而已。”炎虞手中把玩着那个锻造之时,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。

    难怪在这都能够碰到炎虞,还以为是自己太倒霉了,原来竟是他设计好的。凤华离一下子想通了所有事情,便重新把主意打到了那个锻造之石上:“也就是说,你不需要锻造之石?”

    炎虞轻松地点了点头,他可是皇上,想要什么不就有什么,又怎么会稀罕一个锻造之石呢,炎虞说:“就算我真的要,也轮不到我亲自来拿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不如就给我吧,反正你也用不到。”凤华离笑着说。

    炎虞摆了摆手,十分高傲地说:“这石头长得也不错,朕看得心生喜爱,这可如何是好呢?”

    他眸中闪着狡黠的光,话语间却又留了一分余地。凤华离一眼便看出,他这是想要和自己谈条件呢。反正自己一没钱二没权的,他也没法要走什么东西,凤华离便爽快地说:“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吧。”

    炎虞眺了她一眼,说:“参加一个月后的皇家狩猎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凤华离一怔,那个皇家狩猎自己也是有所耳闻。不过就是一群大男人为了显示自己更厉害在围场中打猎,结果最后证明来证明去都是皇上最厉害,可谓是完全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自己是药膳女官,按照律例,等皇上去参加皇家狩猎的期间,自己可以一直休息。况且去了皇家狩猎,指不定还得提各种动物的尸体之类的,能好几天不用面对炎虞,又何必还巴巴地跑去皇家狩猎找苦吃呢。

    凤华离拒绝的很坚决,倒有些出乎炎虞的意外,他以为这么简单的条件,她应该很快就答应的才是:“可你有那么多钱吗?”

    凤华离白了他一眼,本来自己打算留些钱以后急用的,不过现在看来得一次性都花光了。让她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围猎场受罪,还不如多花些钱去买锻造之石呢。

    “若你去皇家狩猎,我便答应容夙止与隐国结盟一事,要知道,他可为这事愁了许久,你们的关系不一般,你若帮了容夙止,他会很高兴的吧。”炎虞其实一直都没想拒绝联盟,只不过不想让隐国的人觉得自己国力衰弱,迫不及待想要结盟,这才一直拖着。

    炎虞一直有所听闻,容夙止与凤华离的关系,再加上上次容夙止就连太妃都给请来为凤华离求情,足以证明容夙止对凤华离的感情不一般。今日拿这个作为条件,同时也是想看看凤华离对容夙止是怎么样的一个态度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凤华离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,容夙止与自己关系确实不一般,毕竟他可是自己的师傅,上次若没有他的帮助,自己可能现在还在死牢中呢。

    如今有这么个机会可以还他个人情,凤华离自然是再愿意不过了。

    炎虞倒也信守承诺,转手便把锻造之石交到了她的手上,凤华离接过来,免费得着了一个价值万金的石头,自然是欣喜不已,但在凤华离欣喜之时,却错过了炎虞眼中闪过的一瞬落寞。

    :,,gegegengxin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