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零四章 我不过是个弱女子
    凤华离身子骨很好,因为只是小伤,不过是因为太久没有处理才一时昏了过去。在一番太医的精心照料之下,凤华离第二天就已经精神百倍地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她才刚醒,身边一下就围上了两名婢女要给自己洗漱换衣裳,一个个动作都整齐划一,如同行云流水般没有一丝纰漏。凤华离疑惑地看了一眼四周,这不是自己住的东芙宫,这两名奴婢自己也不认识。难不成就昏迷了一晚,自己身边的人都给换了?

    凤华离仔细回想了一番昨夜的事,可就像是宿醉了一般,她只迷迷糊糊地记得自己回宫时迷了路,后来偶然碰见了大半夜出来找一枚铜钱的皇上,再往后的记忆,凤华离就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处于愣着的状态,凤华离被那两名婢女换上了一身衣裳,而后又把自己的头发给梳理好了。再然后便是一名男子走了上来,但更确切地说是一位公公。

    凤华离认得他,他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苏公公苏三。苏三手中端着一个木碗,满脸谄媚地把碗端到了凤华离面前,说:“大人快喝下这碗药吧。”

    “药?”凤华离狐疑地看着苏三,总觉得这苏三与以往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,他脸上的笑容好像比以往更多了,满目都是讨好的意味。

    自己身上的伤自己清楚,功法突破后身体强度也提高了许多,伤口愈合也更快了些,昨夜的小伤已经无碍了,根本不需要再喝什么药的。凤华离随意地摆了摆手,说:“我不用喝什么药的,拿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三闭紧了嘴,摇了摇头,依旧把药给送了上去。这可是皇上吩咐宫中的神医亲自开的方子,叮嘱一定要叫凤华离喝下去的。

    见他仍杵在那,凤华离有些不悦地说:“不是说了不用了吗,我的伤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三心中一急,说:“皇上说了,这两天你都没有给他做药膳,皇上这几天有些胸闷气短的,若你不把药喝了,身子出了什么岔子,就直接把你逐出宫去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有鼻子有眼,并尽可能地拉高了音量,有一种凶狠的语气说。这可是皇上特意交代苏三要说的话,苏三也是不敢不从,只是面前的这位女人实在是不一般,苏三说起这些话来还是有些没底气。

    要知道,昨日夜里凤华离晕倒在皇上怀中,可是皇上亲自抱着她回宫的。皇上不让宫人乱传也就罢了,苏三怎么也搞不懂为什么皇上还不让凤大人知道。

    凤华离听了这番话,自然是十分不高兴的。自己就算是个药膳女官,可也是个人呐,晕倒了这么多天,连句关心都没有,自己刚醒就要滥用劳动力,真是个毫无人性的家伙。

    凤华离看了一眼苏三,他仍举着那汤药一动不动,想着他也是个下人,便没有再为难他。于是凤华离一把接过那汤药,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,凤华离敢肯定,这是她这辈子喝过最苦的药了。不过是一点小伤这药就这么苦,一定是在借此提醒自己尽快去给它做药膳吧。

    听说他胸闷气短,便给他做了个冬瓜甘草汤。

    面圣流程一如往常,但这回却是真正的零互动,都没正眼看凤华离一眼。炎虞轻轻泯了一口,便把剩下的赏给了凤华离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怔,心想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吃你剩下来的东西的。但最后还是不得不把那一碗汤给喝了下去,幸好自己厨艺不错,就算再多喝几碗都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第二日做的是咸菜鲤鱼汤,炎虞则只是看了一眼,便要凤华离自己去喝了。而后炎虞又要喝什么猪蹄汤,鲈鱼汤,虹鳟鱼,海带汤,甚至有时候一天要点两遍。

    可每次把凤华离累得满身大汗,炎虞却只是淡淡了看了一眼,随后兴致缺缺地说:“朕没胃口,你自己喝吧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倒没有怀疑自己的厨艺退步了,只觉得是炎虞最近没胃口而已。心想反正总是要给自己喝的,不如做的好吃些,于是凤华离便决定做一道黄芪鳝鱼汤来效劳自己。

    黄芪鳝鱼汤补气养血,对女人来说更是养颜的密器。这汤凤华离足足炖了两个时辰才出锅,可谓是这么多天以来她最用心的一道汤了。她一路欣喜地端往御书房,实际上在心里早就把它给吃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白发敲簪羞彩胜,黄芪煮粥荐春盘。”凤华离把碗放到了桌上,说,“这个对身子好的很,补气活血……”

    炎虞淡淡地看了那汤汁一眼,转而继续看手中的书去了。这表情与前几日他不吃而让自己吃的表情如出一辙,凤华离轻笑,舔了舔下唇,说:“既然皇上不吃……”

    炎虞说:“朕吃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,这句话传到了凤华离耳朵里,就变成了昨日那句“朕没胃口,你吃吧”,于是凤华离满面笑容地点了点头,毫不客气地舀起一勺汤汁放在唇边吹了吹:“多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炎虞颇为讶异地看向她:“怎么,你要喂我?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愣,手中的勺子险些摔落下地。直到此时,方才那句“针吃”才不及时地输送到耳边。凤华离咽了口口水,心想自己现在对着食物饥渴如狼的样子一定丢人死了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的,这汤有些烫,臣来喂皇上吧。”凤华离咬着牙,不情不愿地说。

    炎虞挑了挑眉,想不到这个女人还会主动献殷勤,既然如此,他也不好辜负了她不是。于是炎虞便一口一口地喝下了凤华离勺中的汤汁,凤华离本指望着他喝一口就算了,谁知炎虞今日却胃口大开,一口接着一口,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整碗汤都喝完了,炎虞满足地笑了笑,凤华离却闷着气甩了甩快要抽筋的手。眼见着为自己而做的汤就这么被喝完,凤华离在心里暗暗地骂了炎虞一句,总觉得这个男人在故意和自己作对一般。

    一定是和自己作对不错了,这个皇上一定还对当初把他当做贼人的事而记恨着自己呢。综合这些日子以来炎虞的种种行为,凤华离已经将他列入了如果有机会,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的名单里。

    只是凤华离没想到,那一天很快就来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按着凤玄的指示出了宫,然后四处问路,终于找到了位于西郊的黑龙街,这片街归属黑龙派管辖,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交易关于武器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交易必须具有公平性,不能强买强卖,更不能在这片地方里闹事,否则将终生禁止再进入这个地方。为了掩人耳目,防止太过扎眼,凤华离戴了个头纱才放心了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地方会是又脏又乱,谁知道却被管辖得干干净净,整整齐齐的,若不是货架上摆的都是各种兵器,凤华离都要怀疑自己误入了普通的集市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看了一眼价格,想不到每一样东西都价格匪浅,凤华离肉疼地摸了摸自己钱庄的卡,这些日子以来自己都大手大脚的,存款都快用光了,宫中的俸禄又是杯水车薪,也不知道够不够。

    雪域青铜,上沐银,奉化金这三样东西倒是比较普遍,虽然价格不便宜,但但为了打造出一把上好的暗器防身,也只好买下了。只是那锻造之石比较少见,且动不动就万金起步,叫凤华离看得有些头大,便想着在这多逛逛,看看有没有哪家卖的便宜些的。

    本没报多大希望,但竟真让凤华离找到了这么一家。那老人手中有一枚锻造之时,但却仅卖八两银子,立刻引来了一大堆人的围观。只是那老头脾气怪异,说什么要把这锻造之石卖给那有缘之人。

    至于所谓的有缘,那便是要答出他所出的灯谜才有资格买下来。有这等热闹不凑白不凑,凤华离连忙凭借着娇小的身躯挤到了最前头看那谜面。

    “自小生在富贵家,时常出入享荣华。万岁也曾传圣旨,代代儿孙做探花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多是习武之人,对这些东西几乎是一窍不通,各个都是乱答一气,企图能碰对答案。但这可难不倒凤华离,她一眼便看出了这谜面的谜底,于是她上前一步,喊道:“蜜蜂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一道男人的声音和他喊了一样的答案。凤华离错愕地回过头,那个喊出答案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炎虞。炎虞看着自己,仿佛面纱已不存在了一般。

    凤华离连忙拉了拉面纱,冲那位老人说:“老人家,我觉得是我先答出来的,不如就卖给我吧?”

    炎虞却咳了一声,走到了她跟前,说:“姑娘这话可就不对了,在场的各位应该都看得清清楚楚,我们明明是同时喊出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大,纷纷说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无奈地看了一眼炎虞,心道这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,居然在这种地方都能够碰上他,实在是太晦气了。凤华离说:“公子说笑了,公子钱多的是,随便在哪买不是买。可我却不过是个小小的弱女子,公子就不要和我抢了吧。”

    宅男福利,你懂的!!!!: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