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二百零三章 朕已经找到了
    西风挑了挑眉,自己隐藏得这么深都被发现了。不过想来凤华离也不是等闲之辈,能引来那么多内力,刚刚与三个男人动手的招式又滴水不漏,这样的女子实在是难能一见。

    西风走了出来:“不知姑娘尊姓芳名?”

    凤华离受不了这样的说话调调,总觉得腻到骨子都不舒服,便斥责道:“本姑娘一个弱女子,都要被三个男人给推下去了,你这么个大活人却在一旁看戏,不觉得羞耻吗?”

    “姑娘若是弱女子的话,此刻怕已见不到我了吧?”西风笑了笑,走近了些,月光正好洒在凤华离脸上,显得格外好看。脑海中那个女子的背影又开始若隐若现,西风连忙不再去想那件事,问凤华离道:“姑娘怎么知道我在那的?”

    凤华离白了他一眼,说:“那么大的声音,我想装听不见都难。”

    西风脸色变得铁青,自己的动静已经控制的十分精妙,她却还说自己声音大,这不是明晃晃的嘲笑嘛。自己武功高强,至少在这宫中找不到几个对手,可如今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给嘲笑了,西风心里怎么也不是个滋味。

    “不和你说了,我得回宫了。”凤华离见他愣在那半晌,心想应该也是和炎虞一样无趣的人,便先行一步走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可谓是一点面子也没有给西风留,但西风却一点也没有办法生气起来。他深深地望着凤华离离去的背影,记忆中那个女人的背影与之缓缓重叠,并愈发的清楚。

    可当记忆中的女子转过头之时,眼前又化作了一道虚无。

    西风丧气地叹了口气,虽然不知这道这个景月宫的女人是谁,身份背景如何,但西风敢肯定,她肯定与自己的过往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    西风虽武功高强,但却一直在宫中流连的原因,全都是因为他已经把过去所有的事给忘了,但却记得很清楚,他曾经要与一个人相约在这皇宫的凤罗宫北墙。

    什么都给忘了,但唯独这件事他怎么也忘不掉,这么多年他日日在那等着,希望那个和自己承诺的人能够出现。身后发出一道不深不浅的喘息声,西风回过头,只见刚刚的那名男子倒在地上,但却仍有一丝生命。雅文言情

    西风微微皱眉,看样子凤华离并没有要他的命,只是往往有时候,不取其性命比取其性命的后果更加严重。于是西风走上前,拔出刀砍在了男人的颈脖上,鲜血霎时溅潵了一地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的景月宫内灯火通明,全因炎虞回来却没看到凤华离的身影。若是醒了回东芙宫去也就罢了,可派去的人却说凤华离并没有回去过。

    “一个大活人能凭空消失不成?”炎虞怒吼一声,手指有些控制不住地发颤。

    下人们一个二个都你看我我看你,他们一直在这守着,却从未见过有人离开。皇上这么大怒的情况,他们更是第一次见,更别说仅仅是因为一个女人不见了。

    而凤华离之所以没有回景月宫,又没有会东芙宫的原因很简单,那就是她迷路了。这皇宫本就又大又难走,更何况是在夜里,乌黑一片简直就是在考验凤华离的视力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夏季还没过,草丛中与池塘里总有些不明生物在嘶喊。凤华离又什么也看不见,只有避而远之为妙。没想到凤华离就这么走着走着,就已经走到子时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的意识在灵海之中修炼内力时,已经度过了三天三夜,而在现实中不过从上午到下午的时间而已。凤华离那三天三夜都不曾进过一米一粒,此刻更是饿得全身发软。

    哪怕她再怎么强,也经不过三天三夜的修炼,出来后便要与三个人打斗,更别说自己现在身上还有伤了。凤华离看了一眼那肩上的伤口,似乎已经疼到麻木,整个左手都没了感觉,血也好像还是往外流。

    凤华离强撑着往前走了几步,脚腕却突然一个失力,整个人都跌倒在地,刚好这儿又是个斜坡,凤华离便顺着斜坡直直地滚到了最下面。

    这坡上有许多竹子的头,扎得凤华离浑身疼,甚至有一根直接扎进了凤华离伤口的肉里,刚刚才不再流血的伤口此时再度裂开,又开始如泉水般往外涌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凤华离忍不住低呼一声,此时的她浑身酸痛,大概是失血过多,若是再这么流下去,恐怕自己就会失血过多而死了。凤华离皱着眉看着四周,可这怎么看都像是荒无人烟的样子。

    该死,若是在这昏迷的话,再没人发现,搞不好真的会死的。凤华离咬着唇站了起来,刚刚和三个男人打斗都没有事,若是现在因为迷路而死岂不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冷汗滴在了唇上,凤华离又瘸又拐地走了几步,才终于走上了石板所铸的路。面前就是一座宫殿,凤华离感觉看到了希望,连忙扶着墙走了过去,可映入眼帘的却是灰灰暗暗,毫无活人气息的宫殿。

    这四周没有一处是自己所见过的,眼前还是个黑到看不清里面有什么的宫殿,再加上时不时传来的乌鸦叫声,凤华离不禁有些微微地颤抖。

    身上的力气愈发的少,眼前的世界愈发的模糊不清。自己该不会真的要死在这了吧,凤华离自嘲地笑了笑。就在此时,不远处传来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,以及那耀眼的火光。

    有人来了!凤华离感觉像是见到了生的希望,连忙走了过去,带头的人是炎虞,他身后跟着许多的下人,他们都举着火把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,会不会有些太隆重了?凤华离有些讶异地看向炎虞,难道是自己不见了,皇上派这么多人来找自己,甚至还亲自来了吗?凤华离缓缓地走了过去,有点不敢相信眼前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炎虞见到她,这才松了一口气,但很快他就收回了那喜悦的目光,冷冷地走了过去:“你怎么在这,朕在找朕的一枚铜钱,你可看到了?”

    原来是找铜钱的啊,不过一枚铜钱都这么兴师动众,恐怕是很重要的东西吧。为了防止被这个喜怒无常的人给责骂一通,凤华离便也帮着他找这铜钱:“皇上的那枚铜钱是什么样的,臣可以帮你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朕已经找到了。”炎虞心中仿佛被什么给触动了,他抬了抬喉咙,随后一把拉住了凤华离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凤华离无力地应了一声,但却挡不过炎虞的这道拉扯,凤华离完全失去平衡,直接倒在了炎虞的身上,血迹斑驳一下子染的炎虞身上但都是,但好在他衣服是黑色的,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炎虞低声呵道:“放肆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惊,自己怎么就这么和他抱在一起了,万一叫他以为自己是在投怀送抱可就不好了。于是凤华离连忙想要起来,但此时伤口又再度裂开,凤华离低呼一声,捂住了肩部。

    鲜血透过手指流了出来,她的整只手都被染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炎虞这才见到她身上的伤口,他的语气软了下来,更有些关怀地说,“怎么回事,谁伤的你?”

    可他却没等到凤华离的回答,凤华离也没能听到这句话,她再次失去了意识,晕倒在了炎虞的怀里。炎虞伸手把她搂在怀中,可她身子的温度却格外的寒冷。

    “太医——”

    炎虞而后才知宫中传的沸沸扬扬的自己与凤华离一事,想必也就是因为这事,凤华离才会遇害。可炎虞之前根本不知道,他成日忙得很,什么事都随心所欲,像这些事情他根本没有心思去思考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但如今知道了,炎虞就不会让这种情况再度发生了。他下令这天夜晚的事谁都不许对外传,否则一律死刑处理,也正因如此,才免了又一个轰轰烈烈的传闻在宫中满天飞。

    第二日,凉妃苦等了大半天,也没有得到一点回信。她在宫中走来走去,可谓是心烦意乱,按理说应该昨夜就传来消息的才是,可现在都已午时了,却半个人影都不见。

    她的婢女在旁边小声地说:“会不会是去了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“意外?”凉妃冷笑了一声,“难不成几个大男人,连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都处理不好?”

    婢女不敢反驳,只能点了点头。就在此时,凉妃宫中的一个奴才去打探消息回来了。凉妃连忙问:“怎么样,那宫墙之下可有见到尸体?”

    杀手那边得不到消息,她自己派人去看也是一样。本以为是注定的结果,谁知那奴才却犹犹豫豫了半晌才咬着唇说:“回娘娘,那儿没有尸体……”

    凉妃大吼道:“什么?没有尸体,那那个贱人去哪了!”

    奴才咽了口口水,照凉妃现在的脾气,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后,保不准会拿自己撒气,但他还是不得不如实禀报道:“奴才去景月宫看了,那女子仍在那睡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一帮废物——”凉妃抬起手,用力在他脸上打了一巴掌,他一个迷糊,险些晕倒在地。凉妃满胸腔的怒火,她咬着牙说,“不过是个贱人罢了,这么点事都处理不好,全都是废物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