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两百章 就算她救驾有功吧
    这都哪跟哪啊,凤华离这才明白苏三这话深意,牡蛎是补肾的好物,他这意思不是说自己同皇太过火从而导致皇体虚的吗。

    都已经是太监了,这心思都能如此污秽,真是委屈他了。凤华离憋着气,笑着对苏三说:“你们家皇肾虚,跟本姑娘一点关系都没有!”

    凤华离想,大概又用不了多久,这传闻会愈演愈烈,更别说有皇要吃补身体的药膳这一事情加持,像坐实了流言一般。皇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传出这样的消息,莫非……

    把这出闹剧串一通想了想后,凤华离顿时十分肯定,皇一定是故意的。不然谁会没事在这流言满天飞的情况下,指明要吃牡蛎,这分明是在故意给自己难堪。

    昨天见他还生龙活虎的,今日体乏肾虚,照凤华离看来,炎虞是在为昨天的事来刻意报复自己。行吧,既然你这么幼稚,别怪本姑娘不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拽起了衣袖,嗖嗖地选了几个牡蛎,又拿来了一篮子秋葵,最后觉得不够多,又多拿了十个牡蛎,反正都是宫廷特供之物,也不需要花钱,凤华离用起来可是一点也不心疼。

    牡蛎秋葵汤不仅味泽鲜美,更是有着丰富的营养价值。先将秋葵焯水,再大火炒一会,盛在旁边,配以调料备用。再在锅放入蒜末,牡蛎肉和水,煮约半个时辰的功夫。

    最后再倒入秋葵,以及各种调料,使得汤汁更加鲜美。凤华离用力地用勺子搅匀着汤锅,全因里头放了太多东西。都说适可而止,补品自然也是如此,不宜过量。

    凤华离看了一眼锅那满满的秋葵以及牡蛎肉,脸挂起一丝狡黠的笑容:这可是你说要好好补补的,那本姑娘让你多补些。

    这次凤华离特意选了一个两个手掌那么大的汤碗,先把汤都倒进去,再挑选些秋葵与牡蛎肉放在里头,以免发现破绽。然后在切几片新鲜的西红柿放进碗,以添几分鲜味,盖盖后,那迷人的香味仍旧久久不得散去。

    凤华离更是十分确保自己没有打翻什么调料罐子,味道全都保持得刚刚好,绝对不会出一丝一毫的差错。一路端到御书房的桌后,炎虞仍像昨天一样冷眼对人,不过凤华离一点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日日花前长病酒,不辞镜里朱颜瘦。”凤华离都已熟悉流程,反正她也不指望炎虞做出什么回应,她现在只想看到他喝完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,“这汤名唤朱颜汤,对皇日渐疲乏的身子有好处,皇日日批奏公已然如此辛苦,夜里又更加辛苦,皇还是多注意身子才是。”

    炎虞翻书的手顿了顿,她这话一字一句可都是在暗讽自己身体不行了,可她又没试过,如何可以得知呢。炎虞让凤华离先行退下,可对方却一反昨日的态度,娇滴滴地说:“臣想亲眼看到皇喝完这汤。”

    炎虞只觉得肉麻得很,浑身都不由自主地抖了三抖。正想着这女人什么时候改了性,炎虞却用侧眼瞄到了凤华离眼底藏着的小窃喜,而且那小窃喜还有点可怕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这汤……”炎虞伸手揭开碗开,顿时一股清香四溢而出,整个御书房都弥漫着香气,里头的肉与青绿色的秋葵和赤色的番茄融合在一起,可谓是色香味俱全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这道汤起昨日的,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了,看来这个女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。炎虞用勺子在瓷碗晃了晃,唯一美不足的是这碗有些太大了,炎虞怎么看也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喝完的。

    再看凤华离那期待的小眼神,莫不是想和自己分享同一碗里的汤不成。炎虞摇了摇头,舀起一勺汤送进嘴,霎那间,浓郁的香气似乎在口腔炸开了一般,令人觉得美味至极。

    凤华离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,只要再多喝几口,炎虞的身子会因为受不了这么大补的东西而流鼻血来抗议。当然,根据凤华离精确的计算,鼻血最多流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能止住。

    不过能亲眼看见这个身居皇位的人栽在自己手里,那感觉也是很不错的。好在凤华离厨艺够好,勾起了炎虞的食欲,于是在凤华离的注视下,炎虞喝下了两勺,三勺……

    仅仅喝了三勺,炎虞放下了汤勺,那倒不是因为这汤不好喝,只是因为某人的目光太过强烈。炎虞可不习惯被人这么盯着,更别说那目光带着深深的期待感了。

    于是炎虞长舒了一口气,把瓷碗推到了凤华离面前:“朕喝不下了,剩下的赏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愣,看了一眼那浓郁的汤汁,自己可是个弱女子,对这种东西自然是承受不住:“皇,这可是对你身体好的东西,毕竟皇近来体乏肾虚,皇毕竟也是年纪大了,任性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皇后宫那么多嫔妃着想,皇可得把这一大碗全都喝下去才是。”凤华离笑容不改,舀起了一勺汤,要亲自送进炎虞嘴里。

    炎虞眉头皱得愈发的深,甚至有点听不懂她说的话了。什么年纪大了,自己现在不过才二十三岁,正年轻着呢。更别说什么体乏肾虚,自己身体可好着呢。

    敢情她这是当自己肾虚呢,难怪从她刚进来开始表情不太对。炎虞狐疑地看向凤华离,又看向那勺清香的汤汁,最终低下头来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见他喝下,凤华离脸的笑愈发得放肆,她又伸勺探入碗,准备再舀一勺起来。可这短短的几个动作之间,炎虞已把她给看穿了。

    想必这个汤是有什么问题吧,这么想让自己喝,这其肯定有些什么古怪。

    炎虞按住了凤华离的手,随后伸手在她的手腕轻轻抚动,凤华离当下便要缩回手,却又被炎虞牢牢地给握在手心,他说:“凤大人这身子也太瘦弱了些,叫别人看了,还以为是我绛国无能,堂堂四品药膳女官都养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这样,凤大人这么辛苦,把这汤给喝了吧,这么瘦弱的身子可要多补些,记着,要一口不剩地喝光光哦。”炎虞干脆直接端起了碗,送到了凤华离的嘴边。

    “皇,不……”凤华离人卑言微,话刚说出嘴,那冰凉的碗已抵了唇,同时抵来的还是浓郁的汤汁,以及炎虞那一副“都是为了你好”的笑容。

    于是凤华离只能欲哭无泪地咕噜咕噜灌下了所有的汤,她突然十分后悔,早知道最后是进了自己肚子里,不选这么大的碗了。现在连一向显瘦的腹部都有些微微隆起了,凤华离轻轻揉着肚子,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“嗝——”凤华离打了一个大约十分长的嗝,长到凤华离觉得已经过了一个世纪了,才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炎虞笑着说:“看来你很喜欢呢。”

    那是自然,毕竟自己的厨艺也是拿得出手的。凤华离瞪了炎虞一眼,伸手指了指碗,全喝完了他该满意了吧。凤华离揉了揉鼻子,好像也没有要流鼻血的迹象,看来应该是没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炎虞拿过那碗后看了一眼,随后又把碗给推了回来,说:“凤大人,自己的身子可马虎不得,看看这牡蛎肉,多么补身子,大人可不能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瞪大了眼,他这是要赶尽杀绝啊。算了,反正刚刚喝了一大碗汤都没事,现在再吃一点肉,也算不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臣多谢皇赏赐。”凤华离咬着牙,假笑着说。她用勺子盛起一块肉,视死如归地送入口,尽快它鲜嫩多汁,可此时凤华离已没了品尝的心情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嚼下了一块,凤华离再去盛第二块,却忽然的,那肉在一眨眼间泛了红。凤华离又眨了眨眼,那块肉便更加红了些。怎么回事,这煮熟的肉还会流血了?

    炎虞敏锐地注意到不对劲的地方,他抬头一望,却见凤华离两个鼻孔都在向下滴着鼻血,简直都宛若溪流了。炎虞连忙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了?”凤华离抬起头,血却顺势流入了口腔,腥甜的味道瞬间在口腔之化开。眼前的世界突然一分为二,又开始天旋地转起来,凤华离去抓桌角,但抓住的却是一场空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个轱辘摔下了阶梯,脸和地全部都是她流的血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——”

    苏三闻讯赶了进来,却见这一地的血迹,还以为是杀人了,便立刻派人去传了太医过来。他走前翻过凤华离的身子,她已经闭眼昏迷了过去,苏三探了探她的鼻息,幸而还有着呼吸。

    苏三问:“皇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是喝了这朱颜汤后变成这样的。”炎虞深深地看了眼那汤碗,心想这女人还真是狠,一下子给自己下这么狠的料。

    苏三一惊:“她在这汤里下了毒?”

    炎虞摇了摇头,说:“算她救驾有功吧。”

    /html/book/41/41819/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