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与皇上的绯闻
    流氓?炎虞对她所说的话哭笑不得,自己可没做什么出格的事。.。他万分无奈地摇了摇头,反问道:“刚刚你不也趁朕不备对朕下其手,朕不过是讨一些回来而已,可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凤华离咬着下‘唇’,只觉得脸颊越来越红,若是现在有条地缝,她一定要选择钻进去。凤华离怎么都想不通,自己怎么会一时没控制住去‘摸’皇的身子。

    算他长得好看,身材又好,身还带着一种男人荷尔‘蒙’味道,也不能控制不住自己不是。更别说皇是一个薄情寡义,还有那么多后宫佳丽的“渣男”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晃了晃脑袋,一定是方才被皇身的气味给‘迷’了心智,指不定他身有些什么合欢散之类的东西。总之,这件事情一定不是自己错。

    “皇,臣不过是负责您的‘药’膳问题的,还望您日后不要再为了‘药’膳之外的事为难我。”凤华离立刻变得端庄起来,十分严肃地说。她得让皇明白,自己可是一个独立自强的‘女’‘性’,不像这儿的‘女’子一般可以随意打压的。

    炎虞撑着下巴,娘亲总说‘女’人心海底针,如今倒是真的印证了。明明刚才还在自己怀里沉醉地蹭下蹭,转眼间翻脸不认人了。炎虞指了指桌的瓷碗:“既然你都这样说了,朕便成全你,把这‘药’膳的问题给解决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凤华离愣愣地看着那盛着汤的瓷碗,这东西要怎么解决,等会下人来了倒掉不是了。

    反正也是她刚刚自己说的,让她好好履行一下自己的话吧。炎虞眼角微微弯着,和善地说:“今日的‘药’膳这么难吃,总该有些惩罚才是,那朕便罚你把这阳‘春’双雪炖瘦‘肉’全部吃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凤华离一惊,没想到他所说的解决,竟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嗯?”炎虞轻轻地闷哼了一声,但眼却带着些坚决。刚刚一直让着她,总得让她明白自己是皇,皇的话必须得听才是。

    知道事情已无挽回的余地,凤华离只好一鼓作气,抬起那瓷碗把炖‘肉’往嘴里送。不是甜了点,她还是可以忍受的。炖‘肉’咕噜咕噜地便全下了肚,凤华离皱着眉头把瓷碗放下,满脸皆是痛苦的表情,只觉得自己的喉咙都像是被粘住了一样难受。

    “臣告退。”凤华离全部吃完,炎虞才肯放她离开,得到赦令后,凤华离几乎是飞快地走出了御书房。可这还没走多远,便听见了外头长廊清清楚楚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你说真的,皇真的和那个‘药’膳‘女’官关系不一般?”宫这些下人们平日里都无聊的很,好不容易有个大八卦,自然是要好好侃侃,更别说是关于冷面无情的皇的了。

    苏三信誓旦旦地拍了拍‘胸’脯:“那是当然,我亲眼见到那姑娘都爬到皇身了,皇一点要拒绝的意思都没有,甚至还回抱了她。”

    宫‘女’猛地吸了一口气,这可是大八卦,皇这么冷面,从不会在人前和‘女’人有如此亲密的动作,更别说‘药’膳‘女’官她还不是妃子了。宫‘女’思虑了片刻,说:“莫非皇这是转‘性’了,一改从前的形象,终于要真正地动了凡心了?”

    另一名宫‘女’困‘惑’地说:“皇不是有那么多妃子吗,虽然膝下无子,但贵妃娘娘前阵子不也怀孕了吗?”

    那宫‘女’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,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你有见过皇与哪位妃子在御书房有过这样的举动?哪怕是贵妃娘娘来了御书房,那也是乖乖地研墨。这位姑娘一来开了这么一道先河,难怪她被升为‘药’膳‘女’官,恐怕早已与皇……”

    凤华离越来越听不下去,所谓谣言是这么一传十十传百给喘开来的,到时候指不定自己被传成了一个妖‘女’,什么勾引皇的流言全都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一定都怪皇,若不是他没事伸手抱住自己,那个奴才也不会误会了。凤华离暗自在心骂了皇一顿,随后走了出来,站到了那几人的跟前。

    那几人一见是凤华离,连忙闭了嘴,恭恭敬敬地说:“见过大人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扯了扯嘴角,自己方才进来的时候这些人可没有行如此大礼,如今是认定了自己是皇的‘女’人觉得不敢惹吧。

    先不说与皇的绯闻,单说这屈身行礼的姿势凤华离格外不习惯。

    毕竟最多是自己朝别人行礼,她一个小小的‘药’膳‘女’官还经不起这等礼数,凤华离冷冷地说:“我和皇没有关系,你们不要‘乱’说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几人垂着脑袋,紧紧咬着嘴‘唇’,不断地点头。

    看他们如此诚恳,想必是真心悔改了,凤华离没有再追究,准备回东芙宫去了。谁知还没走出几步远,听见了后面如同蚊子一般的讨论声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说什么来着,这位大人定是皇的‘女’人,她刚刚是在让我们保密呢!”一位宫‘女’十分兴奋地说,眼的笑意几乎要开成一朵‘花’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宫‘女’本来不信,但现在却十分同意她的说法:“说的太对了,大人刚刚的气势,简直像是个娘娘。”

    苏三也凑了进来,三个人几乎可以打一场斗地主:“她以后定是贵人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想,若是可以,自己脸现在一定布满了黑线。还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,什么事情都是越抹越黑,这下好了,事情恐怕彻底没有挽回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回到东芙宫时已经夜晚,随意吃了些月笛准备的粥后,凤华离便瘫在‘床’睡去了。第二天天‘色’很好,约莫是午膳的时辰,平日里这都没人会来,所以很安静,可今日这东芙宫却闹得很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月笛端来了洗漱用的水,凤华离透着窗纸看着外面问。

    月笛笑着说:“今儿有很多人来看小姐,但大多数都是小姐你不认识的。奴婢寻思着你应该不会想见她们,所以让南宫嫣儿劝这些人回去了。只是仍有很多人不肯走,在外头等着你,非要见你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见我,为什么?”凤华离皱眉,这东芙宫地势颇好,旁边有水有‘花’园,还是个适合静养的地方,现在有这么多人,倒是有些扰人清闲了。

    久久没得到月笛的回应,凤华离抬起头,却见月笛看向自己的眼神怪怪的,连那憋着的笑意也是怪怪的。凤华离在那一瞬间明白了什么,她结结巴巴地问:“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月笛带着深意的笑容坐在了凤华离身边,靠在她耳边小声说:“小姐,我都听说了,昨儿你和皇在御书房里翻云覆雨,度了整整一个下午的鸾颠凤倒之事,那叫一个‘激’烈……”

    饶是脸皮再厚,凤华离还是一下子红了脸。什么翻云覆雨,鸾颠凤倒,简直是越来越扯了。她知道,谣言都会越传越远离事实的,当初自己分明是无意间摔倒而已啊。

    有流言本不是什么好事,更别说是与皇的绯闻了。凤华离顿时感觉一个头有两个大,她看向月笛,对方却满脸期待地望着自己,俨然是完全相信了传言。

    凤华离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:“我和皇什么都没发生,别瞎想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走了出‘门’,立刻有好几名‘女’子围了来,各种各样的示好轮番轰炸而来,送点心的送‘花’的,送钱的送心意的,大千世界无不有,差没把自己家搬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们一个个无非都是些下人以及小姐,都想要趁着凤华离还没被晋封好好打好关系,以日后能够过好日子。凤华离推开了她们,说:“我和皇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只是个‘药’膳‘女’官而已。”

    可这句解释不仅没有消除误会,反而令大家更加确信凤华离与皇有了关系,于是一个个追凤华离追得更加紧了些。

    “大人的意思是不久要封妃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人以后可不能忘了我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无奈地叹了口气,这些‘女’人的曲解力可真是强,她招了招手,让南宫嫣儿四人一起把这些疯了一般的‘女’人都给赶了出去,这个院子才终于安静了些。

    可才安静了没多久,院内又传来了一道脚步声,来者是苏三,很显然,他是来告知皇今日的需求的。苏三四下环顾了一会,像是说悄悄话一般附在她耳边说:“皇这些日子身体乏累,该做些什么可明白?”

    凤华离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自己好歹也是‘精’通‘药’理与厨艺的,滋补身体的‘药’膳随便挑一种便是的,只是有什么必要这么遮遮掩掩的吗。

    苏三见她这副神情,便觉得她是没有明白自己的苦心,于是又附在她耳边轻声说:“大人可用牡蛎做食材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凤华离点了点头,牡蛎倒是一个十分昂贵的食材,同样的也十分具有滋补的营养价值。果然皇是皇,什么都要用最好的才行。

    嘱咐完以后,苏三又想起一件事,随后憋着笑,语重心长话带话地说:“大人虽还年轻,但毕竟皇今儿都这么乏累了,还是要节制才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