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九十八章 流氓!
    炎虞脸带着一丝邪魅的笑容,叫风华离看得有些脊背发凉,奈何皇命不可违,只好一步一步地挪到了炎虞跟前,故作镇定地问:“皇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对朕可是有何不满?”炎虞伸手在那瓷碗敲了敲,清脆的响声便回荡在了风华离耳边,那声音颇为寒冷,犹如炎虞他散发出来的气息一般,直直地抑着人的脖子。

    风华离压了压自己慌乱跳动的心,看了一眼面前这个表情冷漠的人,心想他一个堂堂皇帝,总不可能对这些膳食有什么了解吧。于是风华离便有了几分底气,她笑着回应道:“皇可真爱说笑,皇乃一代明君,臣自然是不敢有什么怨言的。”

    炎虞挑了挑眉,自从次她这般讽刺过自己后,现在都有些难以分清她是在借机嘲讽自己,还是真的在说好话了:“朕为何听说这阳春双雪炖瘦肉是清心消火的利器,朕不过是指甲断了,可没见着有火的气象啊。”

    还真对这些东西有所了解,看来这个皇平日里有些他太闲了。风华离暗自腹诽:如你所说,不过是指甲断了,有什么好补的,又不是什么手断了之类的大事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你非要深究到低,那便让你见识见识吧。风华离用汤勺帮他搅匀了些,说:“皇身体精贵得很,可能你不知道,但臣也是略懂医术的,这指甲断了可不是什么好事,这可能是大病的前兆,得好好滋补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”炎虞看了一眼风华离,心想这女人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口齿伶俐,自己倒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来反驳她了。

    于是炎虞顺从地接过了那阳春双雪炖瘦肉,放在嘴边抿了一口,清新的汤汁流入口腔之。仅仅是细细品尝不过半秒,他大喊一声,张开嘴巴把刚刚吃的东西一股脑全给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炎虞还立刻夺过茶杯大口地喝了茶来漱口,仿佛吃到了什么不堪入嘴的食物一般。

    所谓士可杀不可辱,自己精心做出来的药膳,居然得到了这么个反馈,凤华离自然是十分不爽,她嘴带着一丝怒意:“皇这是什么意思,莫非是没胃口?”

    凤华离给了他这么一个台阶下,可炎虞却一点都不想给她面子,满脸都写着嫌弃:“这是朕这辈子吃过最难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皇,难道这不合你口味?”凤华离暗暗地咬着牙,一心认为这是炎虞故意作给自己看的。可炎虞却把那阳春双雪炖瘦肉推到了她面前,不屑地瞟了一眼那瓷碗,示意凤华离自己尝一口。

    凤华离毫不犹豫地抬起来喝了一口,以此证明自己做的药膳,至少味道绝不会差到哪里去。谁知才喝一口,凤华离险些将三天的午餐给吐出来。

    这炖肉实在是甜到令人发指,像是打翻了糖罐子。凤华离都一时想不起来,这糖是什么时候倒进去的都想不起来。正当凤华离满面愁容之时,方传来炎虞咬牙切齿的声音:“你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愣,抬起头,这才发现桌子全都是自己吐出来的炖肉汤。什么书籍之,笔砚头,甚至是炎虞修长的手指,没有一处没有沾染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应该不是我吐出来的吧?”凤华离傻了一瞬,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说。

    炎虞万分嫌弃地看着手指被溅到的不明液体,心顿时浮现起了凤华离的一百零一种死法:“不是你吐的,还是朕吐的不成?”

    凤华离也不知自己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,竟真的硬生生地反驳说:“无凭无据的,皇如何能说是我做的,皇自己方才不也吐了吗,虽然是皇,做事也得讲究真凭实据的吧?”

    “讲证据?”炎虞缓缓摇了摇头,若论天底下有谁敢这样对自己说话,恐怕凤华离也算是第一个人了。不过论起证据,炎虞不禁想起当时凤华离蒙冤入狱一事。

    于是炎虞便不打算追究,转而说:“过来,把朕身都擦干净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愣,看了一眼这四面八方,也没有个毛巾手帕的,便问:“用什么擦?”

    炎虞有些不耐烦地扫了她一眼,弄得自己一手的脏东西,还有这么多话要说:“想怎么擦都行,你的衣裳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衣裳?凤华离看了一眼衣袖,这可是新买来的衣裳,都干净得很,若这么脏了,那岂不是太浪费了。况且自己可是药膳女官,又不是他的贴身奴婢,凭什么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凤华离挺直了腰板,理直气壮地说:“皇大可以吩咐您的奴婢来做,药膳女官和贴身奴婢所负责的事,可是大相径庭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擦你擦。”炎虞白了她一眼,果然如同外界传言所说,这个凤华离还真有些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意味。只不过炎虞怎么也激不起怒意,甚至对她更增添了一分乐趣。

    要知道,每天面对那些千篇一律毫无新意的下人们,炎虞也是会觉得很没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凤华离毕恭毕敬地答应了下来,可心却闷闷不乐。她下摸索,才终于从怀找到了那么一小方块大小的手帕。那手帕绣的可是凤华离喜爱的图案,本想着以后常用的,但现在看来只能提早与它告别了。

    昏君,昏君啊。凤华离心愈发不满,但还是只能缓缓前,用那心爱的手帕来擦去炎虞手的脏东西。好不容易擦拭完了,炎虞却又说:“还有桌子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转头,那桌子一大片的污物实在是惨不忍睹,若是这么去擦,一定会弄得满手都是。凤华离怒视着他,分明一声令下,有那么多人来给他收拾,还非要为难自己,真是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凤华离怎么想都咽不下这口气,哪怕是皇也要讲理不是。于是凤华离毅然决然地昂起头,抬脚往外走,她现在去告诉外面的掌事公公,让他派人来收拾收拾。

    谁知才走开每两步,脚却突然撞到了桌脚。凤华离痛得低呼一声,谁知双手往空一抓,却什么支撑的也没有抓住,于是她整个人向后倾,这么直直地倒在了炎虞的身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一股清新而又专属于男人的气味袭来,不知为何,凤华离竟觉得他身的气息格外好闻,甚至都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用了什么调制的香水。

    凤华离的手刚好打在炎虞的腹部,手指之下的触感不仅仅是柔软的衣料,藏在衣料下微硬的肌肉纹路。凤华离一下子失了神,完全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,不自觉地伸手轻轻地揉捏着他的腹部。

    一边抚摸着,凤华离还一面咬着唇憋着笑容,没想到这个皇冷若冰山,身材却一点也不差……

    炎虞看着躺在自己身傻笑,还不断地对自己下其手的女子,用力地深呼吸了一下,可怀之人却丝毫没反应,甚至变本加厉地伸出了两只手。

    “摸够了没有?”炎虞感到面色身子有些发热,又对她的行为极其忍不下去,这才出声制止。

    凤华离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放在皇的身,抬起头所触及的是皇面露凶光的神色。凤华离十分确定自己若再不起来,恐怕要被他亲手宰了才是。

    “皇恕罪,臣刚刚不过是无心之举,还望皇不要放在心里。”凤华离说着,便撑着炎虞的腿起来,可炎虞却毫不留情面地一把抽开了腿。

    再一次失去支撑的凤华离选择重新找一个支撑的地点,或许是情急之下,又或者是刚刚那股劲仍没消去,凤华离这么双手抱住了炎虞的腰,整个人以一种怪的姿势坐在了他的身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的是,苏三在此时来给皇换茶,刚好目睹到了这样的一副画面,叫他看来实在是令人浮想联翩,值得画几十页春宫图来传阅宫廷了。

    似乎是看热闹不嫌事大,炎虞竟顺势伸手轻轻反抱住了凤华离。

    “皇恕罪,奴才不是有意要搅了您的好事的,奴才这走。”苏三见此情形,哪还敢久留,立刻捂了眼睛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你给我回来好好解释什么叫搅了好事?她凤华离不过是十分巧地两次都摔到了炎虞身而已,其它的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凤华离的目光落在炎虞的手臂之,这才注意到炎虞的手放在哪里。凤华离当下一把将他的手给打掉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到了地面,整了整自己的着装,瞪着炎虞小声哼了一句:“流氓。”

    “朕流氓?”炎虞睁大了眼,感觉像是听到了自己生下来十几年来最大的笑话,他都想拆开这个女人的脑袋看看她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趁人不备对人下其手,不是流氓是什么?”凤华离厉声说,哪怕是皇,那也不能这样随心所欲呀。再说了,自己可是堂堂正正的药膳女官,又不是他后宫的佳丽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