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九十六章 还不多亏了你吗
    凤华离一下子精神了许多,喜福这可是在暗示孟晚舟与凉妃有所勾结,可仅仅是在一起喝茶却不能够说明什么:“孟晚舟?凉妃若是邀我喝茶,我也不能不去,这不能说明什么。手机端”

    “她们有说有笑的,关系绝非一般。”喜福用力地皱着眉,她十分担心以凤华离的性子,会一直护短般地坚信孟晚舟是无辜的,可事实却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凤华离愣了半晌:“兴许只是表面的说笑……”

    “凤华离!”喜福大声吼道,自己一直都十分敬佩凤华离,因为她乐于助人,善恶分明,可现在她却被奸人所骗而不自知,“都到了这个地步了,你还相信她?那日贵妃毒之事我都知道了,分明是从她到了那之后才出事的,不是她做的,又是谁做的?”

    凤华离被呛得说不出话来,喜福十分失望地看了自己一眼:“你可以救那么多人,但若是连自己都救不了的话又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说完,喜福一声不吭地离开了,留下了呆滞的凤华离。凤华离有些无力地靠在了木门,时至今日回想起来,自己的糕点绝不可能有问题,之前湘贵妃也已经吃过了。

    而在孟晚舟来后,一切都开始悄然变化了。孟晚舟为什么要让湘贵妃吃下那块糕点,又为什么明明不熟却还要亲自去喂。除非她知道哪块放了山楂,而她要保证湘贵妃能吃下。

    外头的两名宫女等急了,便进来催。她们替凤华离拿着行李,扶着她往东芙宫走。凤华离有些晃神,这么被两名宫女一路扶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也许不是自己不信,而且自己这么些天来,根本不愿意相信这些事都是孟晚舟做的。凤华离难以相信曾经那个温柔似水的女子,如今竟变得如此蛇蝎心肠,要加害她这个昔日的好姐妹。

    凤华离摇了摇头,想不通孟晚舟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?说起孟晚舟的封位,还都是自己一手促成的呢,若非当初发现她已有身孕,让她嫁给皇,否则今时今日她孟晚舟恐怕早已没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姑娘,东芙宫到了。”

    宫女的呼唤声把凤华离拉回了现实,她抬头一看,却见一道金闪闪的牌匾刻着东芙宫三字,这个宫苑起嫔妃们住的宫苑来说算是很小了。但相较于御膳房那的住处简直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四合院的设置,间的院子里种了两棵桃树,旁边还有许多花花草草,一进来觉得空气清新,风景宜人。凤华离指了指这么一大块宫苑,问:“这儿都是我住?”

    采宜点了点头:“那是自然,除此之外,姑娘您还有四名贴身婢女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自己的婢女,四名?”凤华离有些睁大了眼,不过是两个字的官位差别,这待遇居然相差这么多。不过想了想,自己之前在相府也算是有两个婢女了,到这倒是翻了番,连住处都大了不止一倍。

    凤华离想到了月笛与南宫嫣儿,便问采宜:“我进宫时带了两名婢女,她们能留在这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,”采宜说,“还请姑娘告诉我们那二人的姓名,我们去把她们与另外两名安排给您的奴婢一起领回来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告知其后,采宜便先行一步了,另一名宫女则留下来帮凤华离布置房间。凤华离想要帮忙,可对方却说什么也不肯让。这房间里十分凉快,凤华离随意地坐了下来,只觉得舒适无。

    这么些天都没好好歇息,凤华离这么靠在椅子都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另一边,凉妃宫。

    凉妃可以说是十分生气了,这么多年,她还从没见过皇对一个女人这么心。分明都已经是关入死牢的人了,还硬生生给升为了什么药膳女官,直属于皇麾下。

    凉妃十分用力地拍了拍桌子,以此来宣泄自己的怨恨,宫众人一口大气也不敢出,以免在这个节骨眼得罪了她。在一旁的孟晚舟也紧闭着嘴,察言观色地看着凉妃。

    毕竟在不久前,凉妃还对她的所作所为深为赞赏,如今凤华离不仅毫发无损地出了死牢,反而还被安了一个新的官位,直享四品官位的待遇。况且还只需听从皇一人,这下子她们这些妃子想为难她都没有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孟晚舟的作为,反倒像是帮了凤华离一把了,如此一来她自然是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凉妃在此时突然看向了孟晚舟,其眼神冰冷到足以令人打颤:“你去凤华离那探探虚实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孟晚舟连忙答应下来,款款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孟晚舟一路往那东芙宫,恰巧在路碰到了采宜带着月笛,南宫嫣儿以及皇赏的两名婢女去东芙宫,因为临近东芙宫,孟晚舟一猜这便是凤华离的奴婢了,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去,说:“你们这是去哪?”

    几人一见是丽妃,连忙行了个礼,采宜指了指那四人:“这四位是药膳女官凤姑娘的奴婢。”

    孟晚舟打量了一番这几人,其有两名不过十六岁左右,看去都十分的嫩,二人靠右的女孩微微垂着脑袋,手指在颤抖,仿佛在害怕着什么。

    孟晚舟的目光最终落在了南宫嫣儿的身,但她的眼神却让孟晚舟浑身一颤,只这个眼神,看去看过熟悉,熟悉到了可怕的地步。孟晚舟缓了缓自己的情绪,指着南宫嫣儿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回娘娘,奴婢名叫南宫嫣儿,是凤姑娘带进宫的。”南宫嫣儿收回自己的目光,毕恭毕敬的说?

    孟晚舟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刚刚那股熟悉的感觉又已经消失不见,她也没有再多想。反正离东芙宫不剩几步的距离了,孟晚舟便与几人一同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凤华离早已在院等着了,见到月笛与南宫嫣儿立刻欣喜地冲了去抱着她们俩,好好慰问了她们俩一番,自己总算没有让她们失望,如今又能够把她们给接回自己身边好好照顾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可真厉害,如今可都是四品女官了,这在宫可是史无前例的呢。”月笛十分为凤华离感到骄傲,当初她进宫时月笛还觉得以她的性格,应该不会甘于这么嫁给皇。如今一看果然如此,小姐到哪都能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南宫嫣儿也微笑着说:“你真好,我都有些羡慕你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孟晚舟也走了来,凤华离这才注意到她,朝她淡淡地点了点头:“丽妃来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凤华离便没再管她,转头看向自己的两位新婢女,毕竟得和自己的下人打好关系,不然到时候被自己人背叛可不好了。根据采宜的介绍,这两位女孩是一对姐妹,一个叫彩欣一个叫彩渝,今年方才十五岁。

    这么小年纪要做奴婢,果然每个人的命数生来不一样。凤华离将彩欣和彩渝分配打扫院以及屋内,月笛依旧是负责自己的生活起居,毕竟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而南宫嫣儿凤华离一直把她当做好朋友看到,也不想给她什么太重的活,让她平日里没事在这附近转悠,有什么事来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孟晚舟这么被晾在了一边,凤华离仅仅是对自己点了点头,却对那几个奴婢微笑以对。孟晚舟甚至来不及想究竟出了什么事,她只觉得这是凤华离对自己的侮辱。这不过才刚升为四品女官,如此目无人,日后可还了得?

    “离儿,”孟晚舟压在心的怒火,笑着说,“这几日想必是累了吧,快进屋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丽妃娘娘的关心了。”凤华离悄然闪过一丝笑容,然后在月笛旁边耳语了几句,让她好好照顾那两个年纪小的女孩,当然也不能太过仁慈,要让她们对自己忠心才是必要的。

    说完后,凤华离便跟着孟晚舟一同进屋了。而这么一个举措在孟晚舟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,她一心认为凤华离不屑地看了自己一眼,随后同那奴婢交头接耳地说自己的坏话。但现在孟晚舟也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,只能与凤华离一路虚与委蛇的交谈进了屋。

    凤华离招呼着孟晚舟坐了下来,随后差南宫嫣儿出去时顺带把门给关好。而后凤华离平静地坐着,微微眯着眼喝着淡茶,看去一副疲累又自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样,孟晚舟与凤华离之间久久无言。但孟晚舟此行来,是想打探凤华离接下来想要做些什么的,自然不能这么干坐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于是孟晚舟咳了一声,说:“这几日牢狱之灾,离儿也是受苦了。不过好在吉人自有天相,你如此不仅没事,反而升了四品女官,实在是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怎么,这着急着想要与自己说话了?凤华离缓缓睁开一只眼,只见孟晚舟正两眼放光地盯着自己,仿佛自己是只猎物一般。凤华离慵懒地放下了茶杯,笑道:“娘娘这话说的,我能够这样,还不都多亏了你吗?”

    /html/book/41/41819/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