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九十五章 孟晚舟与凉妃在一
    “苏……苏三?”凤华离指着炎虞,感觉脑海中宛若一团乱麻,全身上下都有些不知该做何反应才好。她一直以来所认识的那个江湖小贼,居然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帝?

    那个有点傻,还有些冷漠的小贼竟然就是皇上,而自己更是无数次地对他有过大不敬的行为,甚至曾在他的面前大胆地议论过皇上的不好。

    凤华离想起来,只觉得背上冷汗直冒,按照自己的所作所为,恐怕这个皇上能够把自己斩个千遍百遍都不足惜了。凤华离咬唇,惊恐万状地盯着炎虞,手指微微颤抖地抓住了空中虚无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大胆,敢跟皇上这么说话!”凉妃见良久炎虞都没反应,连忙上前来大吼,“还不快把这个疯子给拖走?”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炎虞伸出手,阻止了他们的行为。看凤华离这样子,想必是想起自己是谁了,想来也是,把自己一个堂堂皇帝三番五次地认作窃贼,恐怕换谁都会有些难以接受的吧。

    炎虞把众人都差了下去,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到凤华离面前,随后缓缓伸出了手——

    凤华离连忙闭上了眼,心中无数个念头飘过。这个皇上传闻之中一下冷漠难以亲自,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这个不知好歹的女子。他现在伸手过来,该不会是要亲自掐死自己吧。

    凤华离紧紧握紧了拳头,若这个外表冰块内心禽兽的皇上真的要对自己下手,那她所能做的也就只有一拼了,到时候一定能逃多远逃多远。正当凤华离胡思乱想之时,额头上传来了炎虞冰凉手指的触感。

    正准备反击之时,凤华离却猛然发觉对方根本就没有用力。她缓缓睁开眼,只见炎虞同自己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,那张极具男人风范的脸就在自己眼前。炎虞的脸就像他的性格一样,看上去有冷冷的,难以接近。

    只不过虽然像个冰块一样,但长相却已说得过去,高挺的鼻梁,以及十分有神的单眼皮,都有些百看不腻的意味。凤华离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,没想到皇上这么一面,在她心中,皇上一直都是一个蓄着长胡子的老头模样才对。

    炎虞伸手,把她方才慌乱时无意垂下的发丝拂了上去,好不挡住她的脸,他声音出奇的柔和:“朕很可怕吗?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怔,久久不能缓过神来。雅文言情刚刚他竟然撩起了自己的发丝,说话声音还这么柔和,饱含磁性,凤华离简直怀疑面前这个人究竟是不是皇上。不然怎么可能不但轻易地放过自己,还如此温柔?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。”凤华离尽量十分镇定地说,但无意的结巴声却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炎虞脸上笑意更深,方才见她和凉妃等人相争时都丝毫不减底气,怎么到现在又像完全换了个人似的呢。炎虞凑近了一些,离凤华离之间只剩下一条缝隙的距离。

    凤华离后退了一点,若不是因为自己现在受人所制,才不会变成这样呢。毕竟算起来,自己也是犯了冒犯皇上的死罪之人,该软下来的时候还是得软下来才是,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听着……”炎虞突然凑了上来,就在凤华离以为这皇上色心大发要强吻自己之时,炎虞却只是擦身而过,靠在了她的耳边,轻声说,“明日来御书房,从今往后,你就是我的药膳女官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待凤华离有一丝一毫的反应,炎虞就已经转身离开了这。沉重的脚步声还在耳边回荡,凤华离有些呆滞地抬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,可那脸颊之上却十分滚烫。

    刚刚……是怎么回事?凤华离用力晃了晃脑袋,再掐了掐手中的肌肤,那真实的痛觉让她知道这全部都是真是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此时容伊亦从外头赶了进来,却见凤华离面无表情地坐在地上,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,连忙上前去把她给扶了起来,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凤华离摇了摇头,若说有什么事,自己又没被罚又没被责骂。可若说有事,刚才的事到现在凤华离都难以相信,她有些失措地开口:“方才,皇上封我为她的药膳女官。”

    “药膳女官?”容伊皱眉,刚刚看那架势,还以为皇上是要责罚她,没想到却恰恰相反。容伊拍了拍凤华离的肩膀,说,“那你该高兴不是,毕竟这可是件好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有什么资格去做这个药膳女官呢。”没有来头的赏赐,向来叫人难以琢磨,更别说是该责罚自己,却给了自己如此大的赏赐了。谁知道这背后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意图?

    容伊也是听说过凤华离的事迹的,虽不知她为何这般多疑,但还是相劝道:“你医术精湛,厨艺也不错,封你做药膳女官,不过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罢了。况且皇上一直都喜怒无常,奖赏总是没来由的,你别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凤华离紧张地看了一眼容伊,也许真的如她所说,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封赏而已。皇上天天日理万机,若真的想治自己的罪,在前几次见面之时就该治自己了,兴许他根本就不在意这么件小事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,凤华离也就放松了许多。毕竟本来还为了不能留在御膳房而发愁来着,如今倒是有了个新去处。况且听皇上所说的药膳女官,大抵比掌膳女官要更高一位吧。

    因为不能留在御膳房,御膳房的住处也不能住了。凤华离才刚走到自己所住的房间门口,门口却早已有两名宫女在候着自己了。这两名宫女穿着蓝衣,是皇上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采宜笑着说:“等姑娘已久了,姑娘快去收拾好东西,随我们去东芙宫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凤华离指了指自己,又看了看身后,这方圆就自己一人。

    她们二人都生得好看,笑起来也更加温柔:“自然是姑娘了,姑娘从今往后可就是药膳女官了,自然是要搬到皇上旁边去才是。”

    还真的把自己封为药膳女官了,倒是这命令下的极快,这么快就有人来接了。凤华离深吸了一口气,既来之则安之吧,反正这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坏事,她走到采宜旁边,小声问:“药膳女官和掌膳女官相比,哪个的官品更高?”

    采宜笑出了声,显然是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:“皇上可只有姑娘一个药膳女官,地位自然是要比掌膳女官要高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还真是随心所欲呢……”凤华离小声嘀咕道,一言不合就升这么大的官,也不怕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么能力吗。

    “姑娘怎么了?”采宜问。

    凤华离用力摇了摇头,径直走进了房间,这才刚进去,就立刻陷入了一个又大又柔软的怀抱当中。凤华离刚想抗拒,却发现这具身体又娇小又软,凤华离抽出脑袋,果然这人就是喜福。

    喜福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:“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果然你刚出死牢,就被晋为药膳女官了呢。”

    喜福还是和当初一般可爱,即便现在是掌管太后食物的女官了,性格也一丝不改。凤华离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,总会担心她被其他人算计,尤其是今后自己不在这了,就得靠喜福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要记得提防着别人,不要被人给害了,”凤华离有些担心地看着她,轻声说,“太后她脾气不太好,对各样东西都颇为挑剔,你日后可得更加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”喜福轻笑,凤华离也一如往常,总是太过为别人操心,一为别人着想,就容易置自己为不顾。但做皇上身边的女官,可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,“你也别太善良了,太过相信别人可不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无奈地摇了摇头,喜福都开始担心起自己来了,自己虽然有些善心的,但最也是能够分清好坏的,而且对于表里不一的人凤华离也是最过厌恶的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去收拾好了东西,准备同喜福告别,却见她迟迟没有说话,反而是眼神复杂地不断盯着自己看,手指不断地交互揉搓,一看便是有什么事想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凤华离问,按喜福的性格,若真有说不出口的事,肯定也是什么大事了。

    喜福抬眸,深深地看着凤华离,低声问:“离儿……你和孟晚舟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凤华离皱眉,见喜福这个样子,还以为是那孟晚舟惹上了什么麻烦没告诉自己,恰好被喜福发现了。这种事咳缓不得,于是凤华离连忙说:“她可是我的好姐妹,可是她遇上了什么麻烦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喜福错愕地看了一眼凤华离,十分用力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平日里凤华离都那么聪慧,怎么一到这种事情上,就像是傻了一般呢,居然到现在还如此相信那个孟晚舟,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,又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。

    喜福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那日我见到孟晚舟和凉妃坐在一起喝茶,二人说说笑笑的,谈论得不亦乐乎。”

    :,,gegegengxin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