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九十四章 没衣服就问我借
    容伊越看这女子,越觉得欢喜,只是她现在这颇为肮脏的模样实在是辜负了她的盛世美颜。雅文言情于是容伊便催促着凤华离快些回去,再换上自己的送予的衣裳,好好看看能有多么夺目。

    可凤华离却摇了摇头,她环顾了一眼四周,重要的人物还没登场,她又怎么能这么快就走呢。凤华离接过她送的衣裳和首饰,每一样做工都十分上乘,令人忍不住心生喜爱。

    淡紫色的衣裙配上琉璃釵,不由散发出一种仙气的感觉,最重要的是这也十分符合凤华离的口味。凤华离撩了撩眼前的发丝,轻笑着说:“太妃娘娘,我得在这就梳洗好了,等会还会有人来看我呢。”

    容伊心思聪慧,一点就透,她命人打水来给凤华离梳洗,再命人去给凤华离更衣,这儿有许多密闭的空间,所以也不用担心会被他人给看到。因为人手很足,凤华离很快就梳洗完毕,顺带还好好打扮了一番自己。

    当她出来的时候,几乎在一瞬间就把这儿所有人的气势给压了下去。容伊微微一笑,自己果然没有看错,这面貌实在是好看,特别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后,简直宛若落入凡尘的仙子,叫人移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这孩子,平常都不怎么打扮自己,还总是穿着得很普通,发也不怎么好好摆弄,生生把自己埋没在了许多人之中。容伊心中升起数不尽的夸赞之词,只可惜容夙止现在不在这,否则一定要让他知道,凤华离认真起来的样子是如此的美丽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,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凤华离抬头望去,只见来者是孟晚舟。凤华离便立刻换上了笑脸迎了过去,她还想着今日该只有凉妃来这死牢中针对自己,想不到孟晚舟也来看望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离儿这几日过得可还好?”孟晚舟被她的穿着给吓了一跳,感觉她仿佛带着光芒,更不想是个在死牢中待了这么多天的女人,而自己却被她的光芒给深深笼罩,显得自己十分的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凤华离转了个身,把自己这身衣裳展示了一番,笑着说:“你瞧我这模样,还会有什么不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雅文言情”孟晚舟愣了半晌,说。想不到这个凤华离被关在这死牢中这么多天,不但一点都没受罪,怎么现在看起来,不仅毫发无损,反而比以前都要神气了。

    孟晚舟的眼神在那一霎那间有点冷,凤华离并没有注意到。但容伊却完完整整地看在了眼里,她眉头立刻锁得紧紧的,在这深宫之中,她什么阴谋什么样的人没见识过,像孟晚舟这样表面一套,背后一套的女人多多了,容伊一眼就能看透。

    容伊几乎敢肯定,这个孟晚舟就算不是坏人,也绝不算得上什么好人。可是凤华离却始终笑颜如花,看样子是完全真心待那个孟晚舟的。但照容伊看来,凤华离也是个很聪慧的人,不该看不穿孟晚舟这女人的真面目的,

    看来得找个机会告诉凤华离,让她小心这个孟晚舟才是。容伊不喜欢等那么多时机,正准备把凤华离给拉到一边好好说说这件事,却没想到这时外面又传来了一大阵声音,看样子又来了个大人物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来的人就是凉妃。凉妃这人喜欢张扬,来一趟地牢都带上了上十个奴婢,牢牢地围着凉妃,防止有什么东西脏了她的身子,污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凉妃穿了一身鹅黄色的丝绸衣裳,这才刚走近几步,就迫不及待地尖着嗓子说:“这不是凤华离嘛,害死了湘贵妃的孩子,却又这么容易就出来了,手腕真是重呢。”

    凉妃昨夜没睡好,眼睛有写模糊,远远的看不清凤华离,所以讥讽道:“让本宫瞧瞧,在这死牢中待了这么些天,都成什么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待她靠近后,才注意到凤华离的样子。凉妃深吸一口气,立刻揉了揉眼睛,方才确认眼前的人就是凤华离没错,凉妃抬手指着她,结结巴巴地说:“你……你怎么?”

    凤华离轻笑一声,走上前来,抬手把凉妃的手给按下去。自己这才刚被救出来,凉妃就这么急着来想看看自己落魄的模样,她这么关切自己,凤华离又怎么能不给点回报呢。

    “娘娘这衣裳……”凤华离深深皱着眉,上下打量着凉妃的衣裳,凉妃衣裳料子是不错,但色彩却特别的素,以至于都快要和婢女的颜色相媲美了,“娘娘在这宫中可是缺什么呢,尽管和离儿说就是了,娘娘这么关心离儿,离儿也不会让娘娘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啧了两声:“娘娘若是没衣裳穿,和离儿借就是了,为何要同你宫中的婢女借呢。看看,这衣裳比我这在死牢中待了好几天的人都显得穷酸许多呢。”

    凉妃被气得上气喘不过下气,脸色有些铁青。凤华离算是个什么东西,都是进了死牢的人了,有什么资格来和自己这么说话。凉妃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裳,再看了一眼凤华离那华而不虚的淡紫色衣裙,不由得更加气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某些人真是学会蹬鼻子上脸了,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。”凉妃闷哼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说的真是太对了,”凤华离冷冷地瞟了她一眼,“有些人就是不懂得摆正自己的位置,偏偏想要三番五次去加害贵妃娘娘,做多了亏心事,恐怕报应很快就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凉妃噎了声,厉声吼道:“你——你说谁呢?”

    凤华离退了一步,有些讶异地看着凉妃:“我可是再说害了贵妃娘娘的那人啊,凉妃娘娘这么激动,难不成这件事是娘娘下的手?”

    又在此时,外头又进来了一个人,此人不是别人,就是当今圣上炎虞。众人纷纷跪下了行礼,唯有太妃无需行礼。炎虞刚进来,便听到如此大的事情,自然是要好好询问一番:“怎么,难道此事的凶手另有其人?”

    凉妃感到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自己的目光之上,她额头上霎时起了许多冷汗,僵硬地笑着说:“皇上如此圣明地找到了真凶,怎么还会有其它凶手呢?”

    炎虞点了点头,随之对凤华离说:“下次若没证据,就莫要随意猜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凤华离回道。凉妃行完礼后便可起身,但凤华离与一种奴婢身为下人,能得到皇上的允许,只能一直这么跪着,凤华离头微微朝上,却只看得见炎虞的腿。

    炎虞看了一眼凤华离,心下也微微被震到了一瞬。她微微抬着头,一张别致的脸忽隐忽现,露出来的脸蛋十分美丽动人,更散发着一种十分与众不同的气质,令人不自觉地被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炎虞此番过来,也是为了凤华离的事来:“虽然这件事查明了不是你所为,但根据御膳房的规矩,但凡进过死牢的人,都不能再留在御膳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凤华离一愣,自己分明是被冤入狱,怎么还要受这个规矩所限制,这岂不是太不公平了。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就不是自己,最后自己却还要为此而付出代价?

    炎虞斜眼望去,只见凤华离咬着唇,满脸都写着不满。这个女人胆子倒是挺大,自己可不是来询问她的意见的,她这抗拒之情就不能藏着些吗。炎虞不着痕迹地笑了笑:“怎么,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凤华离怎么可能直接说出不满,毕竟对方可是皇上,除非自己是不要命了,才会去拒绝皇上的命令,那自己的几条命都不够搭进去的。但凤华离嘴上却不肯罢休,淡淡地说:“皇上一代明君,为人处世都公平公正。皇上所做的一切都十分有道理,我自然是不敢违背正道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表面夸着暗地骂呢,知道这个规定所做有失公正性,还特地从公正的角度来夸赞自己。炎虞勾起唇角,这女人实在是越发大胆了,就连自己都敢这么挑衅,真当自己是傻子什么也听不出来吗?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。”炎虞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凤华离一愣,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,但毕竟对方是皇上,那怕是再离谱百倍的要求,她都不得不做。于是凤华离微微颔首,双眸直视着炎虞。

    她还真是好看……炎虞怔了半晌,不似任何胭脂俗粉的美,她凤华离有一种十分特别的感觉,冷清却又不失亲和,柔和的眸子下藏着隐隐若现的倔强。她就是她,一个十分特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炎虞突然对凤华离多了些兴趣,若是她不再待在御膳房,但已失去秀女身份的她就只能出宫去。可凤华离的所作所为,显然是不想要离开的。炎虞决定这次就帮助这女人一次,刚准备开口,却突然听到凤华离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凤华离惊呼一声,腿跪了这么久也麻了,一个没稳住就坐倒在了一旁。炎虞穿了一身绣着金线龙纹的黑袍,冷冰冰地站在那里。凤华离之前就觉得炎虞很眼熟,如此对比之下才终于如醍醐灌顶一般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!!: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