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九十三章 无以为报
    此时此刻,凉妃宫。 虽然夏季要过去,但凉妃这却从入夏起没觉得炎热。主要是获赏了御用的冰块,这又是扇风又是泡茶的,整个宫里都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后宫独这呢一处有如此好的待遇,连湘贵妃所获赏的份量也只是她的一半而已。

    故此,后宫之更加认为凉妃才是该放在首位的,于是凉妃这常常有人来拜访,这门开关开关的,几乎没停下过。方说这位来的最勤的新晋丽妃,自打获得封号后,常往凉妃宫里走动。

    “妹妹又来了。”凉妃笑着,派下人给她斟了一杯冰镇果露。

    孟晚舟轻轻喝下了一口,霎时便觉得浑身都凉爽了许多,她赞赏着说:“真是脱了姐姐的福了,姐姐宫真凉爽,不像我那宫里,正对着太阳,我都快被热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凉妃捂嘴笑了笑,眼闪过一道阴险的光:“这都是妹妹聪明,知道投靠哪边对自己好,凤华离那个不知好歹的东西,当初不该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姐姐对,这后宫之不服姐姐的,可真是瞎了眼呢。”孟晚舟眼眸变得有些凶狠,当初若不是听了凤华离的谗言,她也不会嫁给这个自己根本不爱的皇帝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凤华离这个贱人插足,孟晚舟此刻分明可以和望龙哥哥远走高飞的,可现在自己却嫁给了皇,和皇在同一个床榻睡过了,现在望龙哥哥嫌弃自己脏,再也没有理过自己了。

    当初说的那么好听,依孟晚舟看,凤华离根本是嫉妒自己。嫉妒自己样样都她强,所以看不得自己好,才这样拆散自己和望龙哥哥。

    任何说她的望龙哥哥不好的人,全部都是坏人,望龙哥哥可是天底下最爱自己的人了,她们懂什么啊。孟晚舟眼睛瞪得极大,她手握着的杯子十分用力,仿佛想把杯子给捏碎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凉妃表面担心地问,心里却高兴得很。她要的是这种充满了怨恨的女子,这样的女子做起事来才什么都不顾。

    次派她去用山楂粉想办法混进湘贵妃的食物,一听说可以陷害凤华离,这个孟晚舟竟二话不说去下了手。而且手法极其明显,若叫凉妃去做,肯定不敢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大概也是傻人有傻福,到现在都没人查出半点端倪。如此也好,日后还会有很多能够利用到这个女人的地方,凉妃可不能放弃这么一枚有前景的棋子。

    若要利用她,得“对症下药”,首先要弄清楚这个孟晚舟心的怨气究竟是什么,只要掌握了这一点,到时候想使唤孟晚舟还不是易如反掌?

    凉妃关切地问了孟晚舟几句,说:“这宫实在太过深了,像凤华离这样心机深沉的人最好还是少接触才是,说不定什么时候把你害了,却还假装是对你好呢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正孟晚舟下怀,在她心,凤华离是这么一个害的她不能和余望龙团圆,还口口声声说是为她着想的女人。

    见此话有效果,凉妃轻轻弯起了嘴角,看孟晚舟这满脸写着生气的模样,看来这恩怨积累不浅呢,也不知这凤华离是做了什么,能让这么个小女子如此恨她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早进了宫,实在是不懂这宫人心不足蛇吞象,这女人,若是能不进宫,还是不进宫的好。”凉妃拉住她的手,像是姐妹之间拉家常一般。

    孟晚舟撅起了嘴,眼泪花闪烁,还是凉妃善解人意,都知道做妃子不好,那个凤华离却逼着自己嫁给皇,如今对起来,真是人与人之前的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凉妃试探地问:“你为什么要进宫呢,若是寻个如意郎君嫁了,那该是件多好的事啊?”

    孟晚舟像是一下子拉开了泪闸,泪水不停地往下涌。她倒是想和自己的望龙哥哥相守一辈子,只可惜现在再谈这些,一切都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凉妃更加坚定了心的猜测,于是不免沾沾自喜起来,她把孟晚舟抱入怀里,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:“有什么事,和本宫说,本宫可是把你当亲妹妹看,无论什么事,姐姐都不会告诉别人的。”

    凉妃眼闪过一道精光,一瞬而逝。

    孟晚舟突然停止了哭泣,逃出了她的怀抱,然后愣愣地看着凉妃。凉妃还以为她这是突然改变心意了,这都要提到嗓子眼了,谁知那孟晚舟却带着哭腔问:“娘娘,你为什么要对晚舟这么好?”

    而后孟晚舟又回到了她的怀抱,凉妃安慰了一会,便开始准备最后的套话了:“你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你告诉本宫吧,本宫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凉妃深有自信,她已经完全相信自己了,一定会知无不言的。眼见着孟晚舟都停止了哭泣,准备说了,外头却突然闯进来一个冒冒失失的丫鬟,一路跑进来跪在了地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,还不给本宫滚出去?”凉妃怒吼,她好不容易才哄得孟晚舟要将自己的事全盘托出了,她可不想要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那丫鬟却不肯走,用颤抖的声线说:“娘娘,太妃娘娘要接凤华离出死牢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凉妃与孟晚舟一齐喊道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命大,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能够出现转机?凉妃让孟晚舟先平静下来,随后质问那丫鬟到底是怎么回事。那丫鬟便说:“说是太妃找到了真正的凶手,正得空,便想去接凤华离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算个什么东西。”凉妃嘀咕地说,连太妃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人都给请出山了,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点本事,当初还是自己小瞧她了。

    看来从现在开始,还真是一刻也不能歇了。现在不让这个女人下地狱,来日下地狱的是凉妃自己。对待敌人从不能手软,这可是凉妃一直侍奉于心的法则。

    凉妃叫来了自己的贴身奴婢,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凉妃眼流露出浓厚的杀意,她举起秀丽的手指,轻声说:“凤华离,我看你这回是有天大的命,也活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去死牢看看吗?”孟晚舟被刚刚凉妃凶狠的神情所吓到,但很快缓了过来,问。

    凉妃这才想起正事,看是当然要去看一眼的,得看看那凤华离在这死牢待了这么久,落魄成什么样了。凉妃说:“你先去吧,免得让她知道我们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孟晚舟点了点头,先行一步走了。

    凉妃看了一眼自己这一身的华丽衣裳,那地牢那么脏,到时候刮脏了自己的衣裳可不好了。于是凉妃换了一身素色的衣裳,也往死牢去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凤华离早已得到消息,说太妃要接自己出去了。当然,凤念玉也会一同出去,毕竟都是先皇在位时的事,现在都已鲜为人知了,算放走这么一个人也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太妃的速度很快,早得到的消息,这午太妃声势浩大地走进了地牢,凤华离本还以为她要晚才能来呢。

    “见过太妃娘娘。”凤华离带着凤念玉一同规规矩矩地行了李,毕竟对方也算是救自己与水深火热之的人,这点规矩还是要守的。

    容伊下打量了她一番,心道这姑娘底子真是好看,容夙止还是有点眼光的。只是这么些天在牢房,难免有些瘦了,衣裳也很朴素很旧,脸沾了灰,头发也有些不整。

    “这是哀家赏你的衣裳和首饰,等会回家后换,”容伊一想到可能以后会成为凤华离的亲戚了,掩盖不住脸的笑容,“换之后很快是大美人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太妃娘娘,您认识我吗?”凤华离问出了一直以来的疑问,虽然这太妃娘娘看起来十分和善,不像是个坏人,但总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受了别人的恩不是。

    容伊叹了口气:“姑娘不认识哀家,可哀家却认识姑娘呢,姑娘是容夙止的朋友吧?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愣,没有想到容夙止在这宫还认识像太妃这般高地位的人:“莫非,是容夙止请您来救我的?”

    容伊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:“起初是,可到后来纯粹是哀家想帮你一把了。”

    弄明白事情的原委之后,凤华离连忙带着凤念玉一同跪了下来,她凤华离也不是什么忘恩负义之人,更不想欠什么人情。

    虽然太妃娘娘身居高位,什么也不缺,但凤华离还是得说:“太妃娘娘滴水之恩,来日必当涌泉相报。若太妃娘娘有能帮到我的地方,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事的。”容伊立刻将她扶起来,心想这孩子也太认真了些,自己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,哪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。但正是凤华离的这个态度,让其在容伊心的地位又提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多谢太妃了。”凤华离忽得有些哽咽,兴许是自己太过幸运,沦落到这个地步,容夙止肯为自己四处求人,到处求情,实在是叫凤华离感到无以为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