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九十二章 负下人情债
    一连好几天都没有要放凤华离出来的消息,连一点线索也没有传来,容夙止是夜不能寐,炎虞也去求了那炎虞许多次,刚开始炎虞还会接见他,可现在连见都不肯见了。dt

    所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,不仅凤华离那没消息,连西风也把自己的两坛酒退了回来,说以后只要是关于悦妃的事,都没必要再去找他了。

    容夙止这才体会到了焦额烂头的滋味,这若是在隐国,还不是他一声令下的事。可此时他身在绛国,不过是身为隐国第一皇子来结盟的罢了,他所说的话又有什么用呢,终是没法救凤华离出来。

    除非能有一位既与隐国有关系,愿意帮助自己,还在绛国有一定地位的人。容夙止这么想着,还真想到了这么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隐国有一位嫡系郡主,当初与绛国和亲嫁给了先皇,因为是嫡系郡主,所以先皇待她也不差,在这宫也没人能动她。这位郡主便是容伊,容夙止的小姨娘。

    容伊现在可是皇太妃,说话也是有些权威的,说不定去找她的话,凤华离一事还能有所转机。只是她一向深居简出,也不知这次能不能碰她。

    容夙止赶到的时候,巧的是容伊正在院晒着太阳,侍女便让他进去了。容伊年岁已年近五十,鬓发都变得苍白,脸也多了些皱纹,前些年见得时候起来,着实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止儿……”容伊放下了手里的刺绣,一把冲下来抱住了容夙止。想当年,容夙止可是自己最疼爱的一个皇子,果然不负自己所望,如今的本领是越来越强了。

    容伊不由自主地红了眼眶:“这都多久没见了,你这样子真是一天一个变化……”

    “姨娘这说的是什么话,我不一直都长这样吗?”容夙止见她这副模样,鼻尖不忍的酸涩。小姨娘当年一个人嫁到这么遥远的国度,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,这么多年都这么好好地熬了过来,实在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今日来找我,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。”容伊无奈地说,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,容夙止来绛国这么久,若真想来看自己,恐怕早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容夙止一愣,她说的一点也没错,自己确实是抱着私心来的。这让容夙止愧疚不已,这么多年没见姨娘,如今见面,却是有事相求。这让容夙止都不知该不该开口了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尽管说是了。”容伊笑了笑,她可不像一般人不明事理。容夙止可是来这为两国和亲一事做准备的,可不是来玩的,那么多要紧的事,自然一时难以顾自己。

    容夙止这才说起凤华离一事,其特地强调了很多次凤华离是无辜的:“姨娘,或许现在只有你出面才能解救凤华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何认为我能救她?”

    现在这宫唯一能再帮助自己的也只有容伊了,容夙止必须抓住这最后的希望,哪怕只是徒劳他也不愿放弃:“你一定要帮我。”

    容伊这才正视起容夙止,只见容夙止神情十分着急。她还从没见过容夙止为哪个女子如此着急过,甚至以前对诸多女子不理不睬的,她都差点怀疑自己止儿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看容夙止的样子,绝对是动了凡心了,容伊轻笑,问:“你刚刚说的那女子,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容夙止一心放在能否救凤华离出来一事,完全没注意到容伊脸满满的八卦之意,如实说:“她是我的徒弟,凤华离?”

    “什么,”容伊故作耳朵不太好的模样,大声问,“你的妻子,凤华离?”

    容夙止险些一口茶水喷出来,这容伊说的是哪跟哪呢。他刚想再说一遍,却见到容伊脸憋不住的笑容,这才明白这是故意耍自己的呢。

    “她可喜欢你?”容伊坐在他身边,轻声问。好不容易能见到容夙止有一个喜欢的人了,可不能让他傻傻地让人家姑娘跟别人走了,得早些娶回隐国去才是。

    “您误会了……”容夙止话刚说出口,被容伊的大手掌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容夙止可是她从小看到大的,他在想些什么,容伊又怎么能看不出来。那个凤华离一定是对容夙止异常重要的人,否则他不可能都找到了自己这来求助的。

    容伊拍了拍它的肩膀,示意他不用慌张:“你直接跟我说,那个姑娘可对你有感情?”

    见容伊一脸欣喜,容夙止知道这个问题是非回答不可了。他想起那天凤华离曾躺在自己身,那一幕画面容夙止怎么也忘不了。可最后凤华离却说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很好的哥哥,容夙止便从那时起,有些心灰意冷了。

    容夙止垂下了眼眸,没有说话。容伊把他眼的一丝伤情看在眼里,便知道答案是什么了。她站了起来,走到容夙止身前,把他的脑袋下左右的晃动,最后嘟着唇说:“我们止儿这么好看,竟真有人看不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……她较特别吧。”女子回眸的笑容缓缓浮现在眼前,她的眼眸如同璀璨星河,却又藏着种种故事。容夙止勾唇,自嘲地笑了笑,她若不特别,又怎么能在一瞬间夺走自己的心呢?

    容夙止站了起来,沉重地说:“这件事拜托你了,她真的对我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容伊了解到这件事的原委后,很快发现了一个破绽。虽然她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不是凤华离所为,但她却有法子让这件事变得不是凤华离所下的手。

    她一路到了皇宫,因为是皇太妃,又是不常出门的贵客,所以炎虞更是亲自出门迎接她进去。

    皇太妃的地位也不算低,连皇都得让着三分。炎虞一带着容伊坐下,立刻派人去蒸些好的芙蓉饼,还要取些好的龙井,想要好好招待一番容伊。

    但此举却被容伊给拒绝了,她本来是有事而来,可不是为了享受而来的,容伊不喜欢那些弯弯绕绕的复杂东西,便开门见山地说:“皇,哀家今日来是为了凤华离这个小姑娘一事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炎虞脸的笑容一僵,他怎么忘了,这皇太妃也是隐国的人,更是容夙止亲密的姨娘,容夙止找她帮忙也不怪。这两人也真像,一点弯子都不绕,来想让自己放人。

    这容夙止还真是病急乱投医了,算是皇太妃,也不能说放一个有嫌疑的罪犯,这么直接放了不是。炎虞摆着笑容说:“太妃娘娘身居深宫,这些事情还是莫要操心了,不如让朕差人做些好吃的给你如何?”

    容伊轻笑,她自然不指望三言两语能煽动皇改主意,但自己可是有备而来:“当日在湘贵妃房,仅有湘贵妃贴身婢女,丽妃,长公主,以及凤华离在场,这事可有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炎虞说,向来这些案情的进展都是严格保密的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一双慧眼,若是直接传出去,大家定然你一个结论我一个结论的。

    “皇,你错了,”容伊眼神富含深意地望着他,“当日在场的,可还有丽妃的贴身侍婢啊。”

    炎虞一怔,随后转瞬之间明白了她这是何意。容伊这是叫自己把罪名转移到一个根本不存在现场,却又能够合情合理地在当时在那的人身。

    这招却是高明,倒是能够无惊无险地把凤华离给救出来,只要让那几个知道内情的人闭嘴,这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起来,届时更无人会对此事产生非议。

    可是炎虞身为一国之君,若是都领着偷做这种事情,那岂不是坏了国之根本吗:“朕凭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容伊一直在观察他的眼色:“凭你知道,凤华离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何……”炎虞讶异地看向她,自己确实从没怀疑过这件事是凤华离所为,毕竟还不会有人傻到害人害得这么明显,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是自己所为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怀疑的人,你却苦于没有证据而不能定夺。”容伊浅笑,这后宫之的事情,每天都在演相同的戏码,只不过是演戏的人不停在换而已。

    容伊只要一眼便能看出,这后宫之,谁真谁假:“皇难道为了一个区区证据,而将有罪之人保护起来,反而把无罪之人给关进死牢吗?”

    她所说的话十分尖锐,更是一字一句地插在了炎虞的心头。他不得不承认,容伊的话太有说服力,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炎虞决定按照她的法子来做,其实之前他想救凤华离出来了,只是没有良好的解决方法而已。如今容伊提供的方法倒是可行,但炎虞却仍不忘一件最重要的事:“今日朕帮了你们,来日你们隐国可得知恩图报才是。”

    容伊暗自翻了个白眼,这么点小事想要讨一个人情走,真是狮子大开口。不过谁让容夙止喜欢那姑娘呢,做什么事情,总要付出一点代价的嘛。

    再想了想,反正自己也不在隐国了,欠下一个人情也不需要自己去还,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/html/book/41/41819/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