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九十一章 西风老人
    关于这酒,西风老人的要求也十分之高。 腊月二日陈酿埋入雪,正月方才冻解,这米也要选好的,且分量不宜多也不宜少,哪怕各道工序有一个地方没有好,味道会有所偏差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都逃不过西风老人的嘴巴,他只要浅尝一口,便知你这酒酿了多久,米放了多少,全都能一一给你讲出来。所以给他的酒一点都不能马虎,否则一个不高兴,可能以后都不再帮你了。

    不过太后是何许人也,想要什么能有什么。这酒更是次不惜万金买下备用的,没想到这么快派了用场。

    采薇手拎着沉甸甸的酒罐,心不由地肉疼,这些男人喝的酒还真是贵,这么点水要那么多黄金,若是换成首饰该有满满好几箱了吧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采薇到了凤罗宫的北墙下,说是北墙,其实因为年久失修,这剩下一个塌了的半个墙。采薇终于得以放下手沉甸甸的物件,随之她喊了三声西风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仅一阵风飘过,面前多了一个男人的身形。男人一头白发垂腰,脸挂了一圈胡茬,衣服也已经很旧了。西风老人撑着脑袋,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虽然也是老熟人了,但采薇还是觉得这个男人身带煞气,总觉得下一秒他会扑来把自己给杀了,总之十分危险。采薇连忙递九酝春酒,希望早点完事走人:“太后娘娘想找你打探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西风老人接过酒,放在鼻尖闻了闻,随后十分满意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想让你帮忙查查,容夙止最近在干些什么,为什么要查当年悦妃的事情。”采薇说。

    “悦妃?”西风眉头青筋一跳,不知为何,当他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一阵疼痛,可脑海的记忆却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采薇吓了一跳,自从见过西风以来,从没见过他板着脸之外的神情,如今眉头皱的这么深,该不会是要发火了吧。采薇低声试探地问:“怎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西风摇了摇头,把脑那些怪的思想都给倒掉,把注意力放到了这两坛九酝春酒之。人生只要有美酒即可,其它的那么多事又何必在意呢,西风爽快地说:“没事,三日后我会传信给她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死牢。

    容夙止又来看凤华离了,顺便把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?”听完后的凤华离惊呼一声,她又回头看了一眼凤念玉,她怎么看也只有五岁,当初听到她说自己七岁的时候已经大吃了一惊。可若这是二十年前发生的事,那不说明凤念玉已经二十岁了吗。

    容夙止看了一眼凤念玉,深深叹了口气:“我也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脑海突然闪过当日自己要认凤念玉做自己的妹妹,但她却不肯,非要做自己的姐姐才肯罢休。这么看来,也许凤念玉真的是二十年前在这死牢里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走到凤念玉跟前,可当见到她这副娃娃脸,以及矮小的身材后,凤华离一度以为自己是疯了,才会认为凤念玉都已经二十岁了。凤华离蹲在了她跟前,说:“念玉,你娘亲是什么时候被关在这的啊?”

    “七年前啊。”凤念玉十分无辜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凤念玉有些莫名其妙,十分肯定地说:“当然啊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转身,走到了容夙止面前,无奈地摆了摆手。凤念玉都这么肯定的说明了,她也没有必要欺骗自己不是。又或许她的娘亲并不是妃子什么的,而且普通的女官,奴婢,或者嬷嬷呢。

    容夙止眺了一眼凤念玉,刚好她朝这边走了过来,敏锐的容夙止这才得以注意到一个异常的地方,那便是凤念玉的手。她的手十分粗糙,怎么也不像是个七岁孩子的手。容夙止连忙拉住凤华离,说:“你看她的手,未免太老了些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顺之望了过去,凤念玉的手确实十分粗糙,但她却并不认为这能说明什么:“她在这种环境下长大,又怎么能够有那么嫩滑的手?”

    但容夙止却不这么想,在这死牢不过是混吃等死,也不需要做什么苦力应该也没有什么要用到手的地方。容夙止甚至有些认定了凤念玉在这待了二十年的事实,他决定亲自去查清楚这件事。

    容夙止去找了这的狱卒相问关于那个女孩的事情,那人一看他是皇子,立刻急切地说:“长皇子,我告诉这件事,你可得多给我点些好处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容夙止挑了挑眉,没想到这么容易有消息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。”那狱卒直勾勾地点头,差在脸写要钱二字了。

    这点钱对于容夙止根本不算什么,重要的是能够知道这些消息。于是容夙止二话不说赏了他一袋碎银子,那狱卒便里看了一眼,立马堆着笑容讲起了里面那女孩的事。

    凤念玉娘亲是悦妃不错,悦妃也确实是在二十年前被关进来的,生下这个女孩后不知所踪。而这个女孩因为从小营养不良,身形竟从她五岁起不再有变化。

    而且她小时候摔到了脑子,记忆出了些问题,总是在某一天把以前的事都忘了,不停地说自己是七年前被关进来的这一类鬼话。

    “这世竟还有这样的事情。”饶是见多识广的容夙止都消化了好一会,他连忙去把这件事告诉凤华离。

    凤华离听后,担忧地看了一眼已经睡着了的凤念玉,心再次染起一阵心疼。这孩子竟从小开始受了这么多的罪,而她的母亲却这么不负责任的扔下了她先行一步离开,实在是不配为人母。

    凤华离叮嘱他回去一定要查出她母亲的下落,至于自己出去的事都可以暂时缓一缓。容夙止见她这么真切,虽然口头答应了下来,但心里自然是不可能照做的,毕竟在他心,救凤华离出来才是第一位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容夙止可谓是急得焦头烂额了。

    救凤华离出来的法子没想着一个,找凤念玉娘亲的事也毫无着落,任他启动了如何广的势力,都没有人知道一丝一毫关于当年悦妃的下落,好像悦妃从那以后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
    容夙止躺在椅子,虽有困意,但却一点都睡不着。凤华离现在还被关在死牢之,这行刑之日还没定,叫他怎么能放下心来睡个好觉。

    一直跟在容夙止身边的侍书看在眼里也十分心疼,刚好在此时他灵光一闪,说:“主子,我有法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能救凤华离出来了?”容夙止仿佛打了鸡血般,立刻期待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侍书摇了摇头,他也希望自己能想到救凤华离出来的法子,可她犯的事实在是太大了,实在是叫人有些为难。不过他倒有另一件事可以帮到容夙止:“是关于悦妃的,属下听闻宫有一位西风老人,他自称是无所不知,若是找他的话,说不定能够知道悦妃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侍书把那西风老人的位置,以及要注意什么,都告诉了容夙止。容夙止当下提了两坛九酝春酒去见那个西风老人,虽然现在还没有想到法子凤华离出来,但若能找到悦妃的下落,凤华离也一定会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因为西风老人素来一次只见一个人,所以容夙止只能一个人前往。他方向感很强,记下了侍书所指的路后很快来到了那道断墙面前。这附近都荒无人烟,鲜有人至,容夙止下打量,也找不出有人的痕迹,他甚至都要怀疑这个西风老人是否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西风——”容夙止轻唤了一声,但回应他的只有风声。

    容夙止再喊了两声,那个西风老人竟真的凭空出现在了眼前,容夙止他怎么左右观看,也想不出这么个大活人是从哪里蹦出来的。

    西风一见是个新面孔,立刻有了几分兴趣: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连忙按照侍书的吩咐,把九酝春酒给奉了去,果然一接到美酒,那西风的心情好了许多,容夙止说:“还请帮我查查,关于悦妃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她?”西风问。

    “又是?”容夙止一愣,难道除了自己,还有其他人来找西风打探过消息吗。

    可那西风却不再说话,一个翻身到了旁边的一个树,他掀开了酒盖,大口大口地灌着酒,即便是好的酒液,他喝起来也丝毫不吝啬,算有很多都洒了也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此刻,在她的脑海只是不断地回响着一个男人的声音。那个男人不停地叫着悦妃娘娘,那一声声如同贯彻在耳,十分清晰。从喜悦,到愤怒,悲伤,以及最后变得平淡的呼喊声。每一句都是那么清晰,西风算喝了再多的酒,也难以把那个怪的声音给甩掉。

    西风被这声音扰得头疼,她手里的九酝春酒因为没有抓稳而从手滚落,酒坛摔到了地,破碎了一地的酒液,酒的芳香一下子挥散开来。西风嗅着那酒香,眼却流下了一滴泪水。

    悦妃,你究竟是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