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九十章 二十年前悦妃
    凤华离坚定地摇了摇头,她相信孟晚舟,正如彩荷相信自己一样,凤华离绝不认为这件事和孟晚舟有关系:“别说了,她不是那样的人。 ”

    彩荷见她如此执拗,声音也弱了许多:“可若指证孟晚舟的话,你兴许能洗脱嫌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当什么人了?”凤华离怒视着彩荷,自己平时的所作所为,彩荷都该知道的。如今却叫自己出卖朋友来获得安宁,未免有些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彩荷这才闭了嘴,没敢再说话。彩荷也带来了一些东西给凤华离,毕竟凤华离一个人在这,总会缺些吃的和用的。

    另一边容夙止也被带到了一间古旧的宫殿之前,这儿放着历朝历代罪犯们的记录,因为十分陈旧,且很少有人会看,所以这儿自然也没人看管,所以都积了很多灰尘,很多书籍都已经发霉了。

    容夙止与苏三二人分头来找这位在七年前被打入牢狱之的妃子,可这么找了一下午,容夙止都汗流浃背,累得快要晕倒了。谁能想到这儿的名簿包含了好几位皇帝在位时的罪犯,多到数不胜数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些东西甚至连分类都没有,这么乱七八糟地摆成一团,可能这本是当今皇帝的,旁边这本是先皇的。于是自然而然的,容夙止可是一无所获,来了这简直像白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苏三也在此时凑了过来,他连忙给容夙止扇风,看他的面目表情便知,他也是一无所获了。容夙止瞟了一眼苏三,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炎虞给骗了。自己这么来到一间又闷又霉的宫廷找当年的名簿,却还要欠炎虞一个人情,实在是不值。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你们皇,那个人情一笔勾销。”容夙止十分不耐烦地说,把他骗到这么个破地方来,想笑走一个人情,实在是想得太美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太好吧?”苏三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容夙止白了苏三一眼,这样还想要拿一个人情走,真把他容夙止当吃素的了:“对对对,是不太好,回去告诉你们皇,从现在起,他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苏三更加惶恐,若是他回去这么禀报,还不得被炎虞给骂死。于是苏三思索再三,终于想出了一个法子:“虽然找不到这么一个人,但小人曾听闻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快说。”容夙止给自己扇了扇风,说。

    苏三曾听闻过这么一件事,那便是二十年前,先皇曾被悦妃迷到不行,无论她想要什么,先皇都会给她。甚至先皇曾经放话,宁可放弃这天下江山,也要博那美人一笑。

    可谁曾想竟让先皇撞见悦妃与他人有私情,先皇当下大怒,下令要处死悦妃。但毕竟感情摆在那里,先皇终是不忍,放过了她的一条命,把她关在死牢反省。

    而后悦妃在牢诞下一名女孩,在当夜悦妃逃狱了。先皇更是勃然大怒,但他却不处置那名女孩,要把那女孩一直关在死牢里。因为先皇觉得留下这么个孩子,悦妃终有一天会回来找她的。

    可之后一连好多年都没有再见到过悦妃,她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。后来先皇也有了其它宠爱的妃子这件事也逐渐翻了篇,再也没有人提起。

    所以这件事这么尘埃落定,除了当时宫的老人,几乎无人知道此事。而苏三祖祖辈辈都在这宫做差,自然对这么件闻异事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不早说?”容夙止深吸了一口气,既然早有消息,那干嘛还让他白白浪费这么多时间来找,这苏三是故意的吗。

    苏三扁了扁嘴:“这还不是因为您说是七年前,可这件事其实是二十年前的吗?其他的,奴才再也没听说过有哪位妃子在死牢生过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说的也是,这二十年与七年的差距还确实有点大。容夙止想起当日见到的那孩子,那身形最多也只是不超过十岁,可若此事是二十年前发生的,岂不是说明那个孩子已经年有二十了。

    可这听去也太离谱了,但在这宫符合条件的,也只有那二十年前的一桩事了。也许顺着那条线查下去,怎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。容夙止连忙说:“还不快把那个悦妃的画像给我?”

    苏三为难地看了容夙止一眼,他倒是想拿,可这宫的悦妃的画像都被销毁了,唯一一个拥有它的人苏三可不敢去得罪:“这画像只太后手里有独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?”容夙止皱眉,意识到这其的渊源并不简单,“太后要那幅画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,小奴不知了。”苏三说。

    若说留个先皇的东西做纪念,还说的过去。但是留下先皇曾经最爱妃子的画像,太后这行为可有点说不过去了。这后宫之谁不知道是争斗来争斗去,先皇当年的妃子如今更是一个都不剩,太后能走到这一步更是不易。

    或许太后曾与悦妃结冤,所以才保留下了她的画像,并销毁了其它所有人的画像。可这样也颇为怪,这得是有多大仇多大冤才能够要保留她的画像在身边才行。

    容夙止在这猜,也猜不着什么结果,他又喜欢直来直去,当下便决定直接去找太后讨那副画像看看,顺便问一问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身为隐国第一皇子,他一路无阻地见到了太后。太后正有闲情逸致,还给他沏了一杯茶:“不知今日来找哀家,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容夙止说:“把悦妃的画像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太后一愣,想不到他还真是给面子,一句客套话都不讲,来说正事:“你要悦妃的画像做甚么?”

    容夙止看了她一眼,因为尚不知她与悦妃究竟是什么关系,便把死牢孩子的事情隐瞒了起来,只说自己是在查一些事情。太后也是十分爽快,当场让她的下人去取画像了,这点倒是叫容夙止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他本来还担心太后会东问西问的套自己的话,不肯将画像交出来给自己看,如今看来,太后兴许和那个悦妃交涉不恶,只是保管了这么一副画而已。

    画像很快端了来,当第一眼看见画像的美人时,容夙止立刻被吸住了眼神。女子肤如凝脂,眉清目秀,似笑未笑的表情令人不由地深陷其。

    容夙止看了很久,却依然难以挪开视线。太后看见,笑了笑:“你这副表情和当年大臣们见到悦妃时的表情一模一样,大家都夸她是天之骄子,能生得这么好看实在是三生有幸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当年,悦妃初入宫,崭露头角深受先皇喜爱,而那时候的太后还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婢女。现在时过境迁,太后已成了万人敬仰的太后,当时如处神坛的悦妃却……

    这都是命数啊,太后叹了口气,说:“可惜现在见不到她,否则你定更会觉得她美得不可方物的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这才收回目光,把画卷收了起来。尽管这画女子十分美丽,但他方才却完全在思考另一件事。容夙止越看这画女子,越觉得这女子的眉眼和自己认识的人很像,可到底是谁容夙止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太后这么夸赞悦妃,想来也是对她有些了解的了,容夙止便问:“当年悦妃到底出了什么事,才被打入死牢?”

    “只知道是皇亲眼撞见了她与其它男子私通,可悦妃被关入死牢前,还不断说自己是冤枉的,”太后摇了摇头,“其他的事我便不知了,毕竟当年的我还只是一个婢女而已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点了点头,太后甚至还同意让他把画像带走,于此容夙止算是更加相信了她与那悦妃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而后太后又问:“你到底为什么要查悦妃的事,毕竟都已经是一代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太闲了,想了解一下贵国而已。”容夙止笑着搪塞了过去。即便他信了太后,也不能直接把这件事告诉她,不然万一那孩子出了事,这可全都是他的责任了。又这么坐了一会儿,容夙止便找借口离开了。

    见容夙止走后,太后招来了自己的贴身奴婢:“去找西风老人,好好查查这个容夙止到底想干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采薇点了点头,这西风老人是宫最为神秘的存在,没人知道他从哪来,年纪多少,只知道他有着一头白发,但面相却不算老。

    西风老人懂许多事,天下各地的消息都几乎无所不知。宫知道他的人很少,身为太后的贴身婢女,采薇常常去找这位西风老人,所以也有一些了解。

    要见到这个西风老人,得带两坛好的九酝春酒,在西边的“凤罗宫”的北墙处喊三声“西风”,那位西风老人便会现身。那西风老人脾气古怪,若要让他为自己办事,必须要用最等的九酝春换,除之之外哪怕是再多的黄金,他都一眼都瞧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