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八十八章 凤念玉
    炎虞悄悄摆了摆手,示意手下的人先不要插手,他还想看看,这个凤华离还能够掀起什么风浪来。

    凉妃被吓的久久不能缓过神来,连周遭的奴婢都有些憋笑的意味了。凤华离嗤笑一声,在凉妃眼前晃了晃手掌:“娘娘,您不会以为我要用刀杀你吧,我一个小小的女官,怎么有那种本事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凉妃松开手,脖子连一道红痕都不曾留下,凉妃左右一看,连那些下人们眼都流露出了嘲笑的神情。凉妃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,被一个区区掌膳女官给耍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如今凤华离让她闹了这么一出笑话,凉妃心杀机更甚。如此贱人,若再多留一日,岂不是得把整个皇宫都要翻三翻?她指着凤华离,近乎火冒三丈地说,“你这个贱人,凭什么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“贱人,这个词娘娘说的这么顺口,怕是经常用吧?”凤华离掏了掏耳朵,虽然里头干净得很,没有掏出任何东西,但她还是故意弹了弹手指,把“耳屎”弹到了凉妃身。

    凉妃岂能忍受这种侮辱,她连忙躲了开来,奈何这周围的人像是死掉了一样没有一个人前帮忙,凉妃只能亲身以对:“本宫警告你,不要满嘴胡言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怎么样,你要给我下毒,在这宫处处针对我,让我活不下去?”凤华离接过她的话,刻意大声的说,目的是为了让坐在里头的皇能够听见,知道凉妃是个什么样的人,好将湘贵妃小产一事推翻。

    见凉妃还想要反驳,凤华离自然不会给她机会,不留余地地说:“你三番五次给贵妃娘娘下毒,如今又要了贵妃娘娘腹胎儿的性命。这可是皇唯一的血脉,你害死她是何居心,难道是想反了不成?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唏嘘,不免开始交头接耳地讨论起来。凤华离想要的正是这种效果,有的时候,即便是不真实的谣言都能够致命,更别说是她这真真正正切合实际的舆论了。

    见形势不妙,凉妃更加愤怒,这个凤华离什么本事没有却有一张巧嘴,那她今日非得把这双嘴给撕烂不可。凉妃像疯了似的扑了去,想抓住凤华离的嘴。

    只是凤华离是何许人也,怎么可能让她想抓抓,凤华离轻松地躲了过去,病一把抓住了凉妃的手腕,使她不得动弹。众人见此情形,吓得腿都有些软了,敢和凉妃作对,还动起手来的,凤华离恐怕是这宫第一人吧。

    普通的婢女们不敢手,侍卫们又得了皇的命不要插手,于是这两人这么僵着。好在不一会儿,炎虞便亲自走了过来,迎着凤华离期待的眼神,他却说:“还不快把这个企图伤害凉妃的女人抓起来?”

    凤华离愕然,那些侍卫得了令,一个眨眼之间便集体将凤华离给按在了地,她的脑袋“砰”的一声撞到了地,耳朵响起了剧烈的轰鸣声。可现在能救她的恐怕只有皇了,其他人没有的权力,只有这个身居皇位的人有。

    即使凤华离被死死地压在地面,但她仍喊道:“皇,凉妃她的为人您应该最清楚不过了,这件事根本是她一手策划的。”

    炎虞看在眼里,却没有要救她的意思。炎虞知道凤华离刚才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,让自己来救她。凤华离也确实很聪明,给凉妃扣了一个谋反的帽子,世人都知,为皇位者,最害怕的莫过于想要谋反的人了。

    但即使凉妃曾经做过什么,都不代表她现在会做什么。即使炎虞心也怀疑了凉妃,但也不能仅凭怀疑洗脱了凤华离的罪名,转而定凉妃的罪。这世的公平从不是给正义的,而是给证据的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证据,炎虞什么也不能为她做。湘贵妃是宫第一个怀皇儿的人,此番小产,必然引发全城轰动,若炎虞这么放了凤华离,只会让世人生疑。而现在他只能做出大家所认为“公正”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把她拖下去,择日斩了,”炎虞淡淡地说,“此事没什么需要再议的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绝望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有湘贵妃瞪着眼睛望着自己,伸手低呼着不要。有彩荷撅着嘴,泪眼朦胧地看着自己。以及孟晚舟失落到面无表情的样子,一起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而遥远,一一都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。

    凤华离这么被扔进了死牢的一片稻草之,这稻草十分潮湿,散发着一阵霉气,实在有些令人作呕。她看了一眼四周,这儿的囚犯多半都一个人坐在角落,一言不发,一副萎靡的样子。

    恐怕用不了多久,自己也会变成这般模样吧,毕竟生已无门,死却遥遥有期。

    凤华离自嘲地笑了笑,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小孩清脆的嗓音:“姐姐,姐姐。”

    顺着声音望去,木栏之隔的旁边站着一个小女孩,她全身脏兮兮的,嘴唇早已开裂得不成样子,看来也是是这里的囚犯。她扒着木栏,闪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孩子,怎么会在这死刑牢里,凤华离疑惑地走了过去,问:“你是谁,为什么在这,你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女孩摇了摇头,虽然身在牢,但她的笑容却格外灿烂,仿佛是这里的唯一一道暖流:“娘亲在很多年前还没生下我的时候,被关进这了,她被关进这时怀了我,把我生下后不久,她不见了,从那时起我一直在这了,一直七年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七年”凤华离心一震,大抵是因为监狱里头营养不良的原因,这个女孩身形矮小,看去不过四五岁的样子,。而她竟丝毫没有被这黑暗的童年群影响,依然能如此开朗,着实是十分不易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同情心一下子全部翻涌了来,算有罪,也不应该牵连到这无辜的孩子身才是,这孩子从一出生待在这阴暗的地牢,生活该有多么艰辛。凤华离不自觉地红了眼眶,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,但她却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凤华离笑了笑,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名字。”小女孩摇了摇头,娘亲打从生下她之后,抛下她消失了,自然没有来得及给她取名字。

    凤华离牵住了女孩的手,温声柔气地问:“你以后做我的妹妹,我给你取个名字如何?”

    小女孩有些出乎意料地摇了摇头,凤华离一愣,但是也没多想,毕竟才第一次见面这样认亲,好像着实是有些令人受不了了。哪知女孩无害地看着凤华离,嘴唇微张:“你做我妹妹吧?”

    凤华离一愣,还以为她是在说笑,谁知她却一脸认真的样子,非要做凤华离的姐姐,否则都不肯善罢甘休了。凤华离无奈地笑了笑,既然她想,自己降降辈分也未尝不可:“好,那从今往后,你是我姐姐了,我给你取名叫凤念玉如何?”

    “凤念玉……”女孩嘟了嘟嘴,随后十分满意地笑道,“很好听,我很喜欢呢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好。”凤华离摸了摸她的脑袋,心暗自想,若是自己还有机会能够出去,一定要把这个小女孩一并带出去,至少不让她再留在这种地方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现在这女孩是还小,还能够保持着如此纯真,可人总有长大的一天,到时候谁都无法保证她会不会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。凤华离问:“你娘亲是犯了什么错被关到这来了?”

    “娘亲是把先皇迷得神魂颠倒的人,但却因为与他人通奸被关到这里来了,”凤念玉说着说着垂下了头,眼流露出了一丝自卑之意,“所以我不是先皇的女儿,是其它男人的女儿,所以他们才将我关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不听不知道,一听吓一跳,想不到她娘亲还曾犯下过如此罪过,难过连这个小女孩也不肯放过,要放在这儿折磨她一辈子。但既然先皇都已逝世,往日的恩怨也该放下才是。

    见凤华离低头沉思,凤念玉连忙委屈地补充道:“娘亲是被逼着嫁给先皇的,娘亲根本不爱他!”

    凤念玉情绪十分激动,眼睛也泛红,十指更是紧紧地掐在一起。这副模样还有一些吓人,凤华离可不想看到这样子的她,小孩子该欢欢喜喜的才是,于是凤华离连忙拉住了她的手:“我相信你,你娘亲她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凤念玉这才平静了下来,看着凤华离抽了抽鼻子。接着凤华离又问凤念玉娘亲的下落,可念玉连自己娘亲的面都没有见过,更别说知不知道她的下落了。凤华离转而问这牢房其它的囚犯,心想这么多人,总该有一两个对这个女孩有所耳闻的才是。

    可那些人却只对凤华离说让她不要搅和到这些事当,只有两个人肯正面回答她的问题,一个说死了,一个说跑了,最终得到这答案和没有听到根本没有任何区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