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八十七章 湘贵妃小产
    湘贵妃点了点头,这头三个月最是要好好保护,这也不能动,那也不能吃,都憋得她有些闷得慌了。 ()好在这腹的胎儿还算争气,没出什么幺蛾子,且马要三个月了,到时候自己也能松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几人又唠了一会,孟晚舟见有糕点,便讨来吃了几个,本只想吃一两个作罢,可谁知这糕点像是有瘾一般,孟晚舟越吃越有味,便问:“这是什么做的,怎得这么好吃?”

    “这每一样都是不同的配方,”凤华离笑了笑,指着方的一块红色糕点,说,“好这个,原料是各种豆类研磨而成,特别适合刚怀孩子的人吃。”

    孟晚舟听完一喜,拿起那块糕点喂给湘贵妃:“娘娘可要好好保重身体呢。”

    刚巧湘贵妃聊了这么久,肚子也有些饿了,便没有拒绝她的好意,直接吃了下去。凤华离看在眼里,心想孟晚舟果然是刚被封为妃子,还不太懂规矩,于是便说:“贵妃娘娘吃的东西,怎么能用手拿给她呢?”

    湘贵妃见她这么严肃,打圆场道:“无妨的,本宫再怎么,也是个人,大家关系好,没必要拘泥于这些。”

    孟晚舟附和地点了点头,虽然湘贵妃不计较,但凤华离还是苦口婆心地劝了孟晚舟好一会儿,这在外头可得收敛收敛自己的心性才是,免得落下把柄在别人手里。

    今日这是遇着了湘贵妃,可若来日和凉妃,又或者是太后在一起时这样不懂规矩,她们可不一定会这么轻易地不追究了。

    “是是,你教导的是。”孟晚舟连连点头,说。

    在此时,湘贵妃突然低吟了起来,她捂住小腹,更随即腹痛感愈演愈烈。湘贵妃咬着唇,可撕心裂肺的痛却依然从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!”凤华离大惊,这好好的,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呢。她连忙扶着湘贵妃躺在床,可湘贵妃双腿之间却流出了鲜红的血。

    身为医者,凤华离对这一情况再清楚不过是什么意思了。湘贵妃这是小产了,凤华离看向她,她眼睛空洞无神,脸尽是绝望之意,身为一个母亲,湘贵妃又怎能感受不到那个先生命在逐渐流逝呢?

    随着一阵剧痛袭来,湘贵妃彻底失去了意识昏迷了过去。但她身的血仍在不停地流,凤华离十分焦急,这种情况不仅会没了孩子,连大人都有很大的危险。好在湘贵妃这宫里地处优势,太医们几乎是眨眼之间便赶了过来为湘贵妃诊治。

    又没过一会,凉妃,皇等人全都到了这宫里,毕竟这后宫好不容易才有子嗣,如今突然小产,那可是宫的头等大事。约莫过了两个时辰,湘贵妃的情况才逐渐稳定了下来,一盆一盆的血水被送了出去,太医们一同跪在了皇面前:“孩子没能保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。”炎虞低吼一声,把这些人都给踢到了一旁,随后立刻坐在了湘贵妃床边,一手将满脸泪水的湘贵妃搂入怀,用手轻拍着她的后背,轻声安慰道:“没事了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湘贵妃不断地流着眼泪:“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凉妃在一旁把这一幕收入眼底,看向湘贵妃的目光早已冰凉万丈。没了孩子的湘贵妃,有什么资本跟自己,皇竟然到现在还这么宠一个连自己孩子都护不住的废物。

    凉妃走前来,把看湘贵妃的眼光换成柔情似水,用手抚摸着湘贵妃颤抖的手,一副将心心的样子:“妹妹放心,姐姐一定要把害得你小产的贱人给绳之以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湘贵妃沉浸在失去孩子的痛苦之,来不及去深深品味其的深意。此刻她只想叫那个害得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早幺的人下地狱,湘贵妃握着的手指暴出了青筋。

    下一秒,炎虞用厚实而宽大的手覆住她的,将她小巧的手包在手心。有人敢在湘贵妃的宫下此毒手,炎虞也绝不会放过她,于是他也默许了凉妃的行为。

    得到了皇的支持,凉妃更加硬气了,她质问彩荷:“湘贵妃都吃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彩荷为难地看了一眼凤华离,今日湘贵妃没什么胃口,也是凤华离送来的糕点她喜欢吃。只是彩荷对凤华离的为人清楚的很,她可是曾那么多次救过湘贵妃的人,怎么可能又反过来害娘娘呢。

    见彩荷不说话,凉妃倒也不逼她。因为凉妃早知道了一切,她来这是为了看看湘贵妃那悲惨的模样,再顺便把这个一直碍手碍脚的凤华离给拉下水。其他的什么,她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凉妃走到那糕点盘前,指着糕点说:“这可是凤华离带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说到凤华离,炎虞便微微侧过投望了一眼,见到她的脸后,暗自颦了颦眉。仿佛最近总有些什么事,这个女人都参和其,可最后都能够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要么是她的城府太深,什么都应付的过去,要么是凤华离从始至终都是无辜的,最后才能够脱险。不知道为什么,炎虞心竟更倾向于后一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凉妃捡起掉落在地,被湘贵妃咬了一半的糕点,问:“贵妃娘娘可是吃了这凤华离送来的糕点后小产的?”

    彩荷皱眉,凉妃这等于是直接说凤华离是害死湘贵妃的凶手了,可在场这么多双眼睛,彩荷不得不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已经显而易见了,”凉妃莞尔,嗅了嗅那糕点,不得不说确实是香。只可惜做这糕点的人过不了多久要魂归故里了,如今这盘棋却是下得不错,轻轻松松地把湘贵妃的孩子除了,又能够泼凤华离这个贱人一身脏水。

    好久没有这种痛快的感觉了,凉妃倒要看看凤华离这回还有什么本事能够洗清自己的罪名,“来人,把这个毒害贵妃娘娘的凶手拖下去,斩了!”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”凤华离厉声喊道,“这糕点里不可能有毒,不信的话,大可以请太医来验验。”

    这所有的糕点,虽然请了御膳房里的人帮忙,可全都是自己信得过的人,而且也全都在自己的监督下完成的。糕点也是自己亲手带来的,不可能有人能在里面下毒。所以这糕点和湘贵妃的小产该没什么关系才是。

    凉妃笑了笑,这凤华离还真是天真。还真以为自己会蠢到自己用毒吗,又或者故意给她留个纰漏让她来揭穿?凉妃鄙夷地看着凤华离,这次自己的计划可是万无一失的,哪怕她凤华离长了三头六臂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凉妃一字一句地说:“这糕点没毒是不假,但却加了过多的山楂!”

    山楂?凤华离一愣,自己制糕点时所采的原料,根本没有山楂这一味药材的。凉妃知道凤华离不甘心,便将那吃了一半的点心交到凤华离手,凤华离放在鼻尖轻轻一闻,一股浓烈的山楂味道便涌了来。

    糕点从手滑落,跌在了地,凤华离怎么也想不明白,这豆类的糕点,怎么凭空变成山楂味的了。

    见凤华离这失措的表现,凉妃甚是满意,这些人越绝望,凉妃心里越欣喜。凉妃转过身子,面向那一排跪着的太医,问:“你们可知道,山楂是身怀六甲女子的大忌?”

    其一名太医站了出来:“山楂为活血化瘀之物,有喜不足三月的女子服了山楂,极易发生小产。”

    人证物证皆指向了凤华离,凉妃呵斥道:“你这罪人,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

    凤华离抬眸,深深地看着凉妃,仿佛要将其看穿一般。一石二鸟,一下子把自己和湘贵妃的孩子都拉入了准备好的陷阱,这其最大的收益人是凉妃了。

    凉妃从一开始嫉妒湘贵妃,想着法子捣鬼,后来又因凤华离多次帮助湘贵妃而与凤华离结冤。这个凉妃还真是当这整个世界都围着她转了,稍有不顺要害人摆平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话可说,娘娘该问的是你自己才对吧。”凤华离嘲讽地说,这世没有不透风的墙,纸更是不可能包住火,凉妃这些年的所作所为,迟早有一天会受到报应的。

    凉妃眺了一眼炎虞,问:“你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意思,娘娘您不是最清楚不过了吗?”凤华离脸笑意更深,她一步步地逼近凉妃,而凉妃倒是胆子小,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。凤华离装作伸手进怀掏东西,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用指甲在凉妃脖子滑了一道。

    她指甲冰冰凉凉的,凉妃还以为那是刀刃,自己这是被刀给刮了。凉妃立刻捂住了脖子,紧闭着眼不敢睁开,尖叫道:“杀人啦!”

    被这儿的动静吸引,炎虞抬头看向这边,只见凤华离步步紧逼着凉妃,而凉妃像是很害怕的样子,不停地发出尖叫声。炎虞升起了一丝兴趣,他好像还是头一次见到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挑衅凉妃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