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八十六章 起死回生之术
    正此时,太医也来了,他们连忙来给黄熙乐治疗。 如今黄熙乐已没了什么生命危险,只要几副疗伤和调养的药可以了,凤华离给他们报了几味药材,让他们记下。

    那些太医本趾高气昂,看见一个黄毛丫头这样指挥他们,自然是不会愿意的。但在他们的一番诊疗下来,得出的结果当然是和凤华离一样的,这些太医这才多看了凤华离两眼。

    太后看在眼里,说:“方才她没了呼吸,可都是这位姑娘给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其一名太医皱眉,不敢置信地望着凤华离,起死回生之术本是传说,更别说是凤华离这一届女儿之身了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怎么,哀家说的话都不信了?”太后冷冷地瞪了那太医一眼,自然没人敢对太后说的话有任何怀疑的,于是太医们立刻闭牢了嘴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而后黄熙乐被接去太后宫好生照顾,至于她身的罪,本是因太后而起,如今太后都不再计较,如此厚待黄熙乐,自然不会再有人敢去定黄熙乐的罪。

    至于黄嬷嬷,按照太后的心性,自然是不会放过她,但黄熙乐昏昏迷迷间,不停地说不要再斗来斗去了,太后只是将黄嬷嬷给逐出了宫,不再追究她所做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这桩十几年前的恩怨也算是和平地告一段落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的名声也一下子再次传了开来,几乎所有人都说她是神医,甚至有些更离谱的说凤华离是巫女,懂得一些古巫术,所以才能够把黄熙乐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风声如此沸沸扬扬的,连喜福也来问凤华离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凤华离敲了敲她的脑袋,心道这喜福真是个傻姑娘,凤华离有些哭笑不得地说:“我要真是巫女,还会呆在宫这御膳房里吗?”

    喜福扁了扁嘴:“本来还想若是真的,你能教我一招两式呢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正式当了掌膳女官,而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给湘贵妃准备点心,说是要准备的多一些。凤华离听后微微一笑,湘贵妃果然没有忘了自己,自己这才刚当掌膳女官,迫不及待地要见见自己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准备好了各种各样的点心,因为担心自己做的不好,还特意请了其他人来帮自己一把。最后这才做出了满满四笼又好看又美味的点心,凤华离看了眼那些点心,微微点了点头,是这样拿给湘贵妃才有面子嘛。

    她一路提着小食到了湘贵妃宫,那儿的奴婢早已认识了自己,纷纷热情地把自己引到了湘贵妃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湘贵妃笑着接过了她的食盒,然后把点心一层一层地取出来放在桌子,湘贵妃轻轻嗅了嗅:“这些天没见,厨艺倒是长进不少嘛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师傅厨艺如今都我还要高超了呢,毕竟也是当了掌膳女官了呢。”画月琼也在湘贵妃宫里,她见到凤华离,当是极其高兴的。

    被这两个人轮番夸奖,饶是凤华离都有些羞涩了,毕竟这也不完全是自己的厨艺,她也为了更完美才请了一两个外援。凤华离红着脸说:“娘娘,公主过奖了,离儿手艺不过一般而已。”

    画月琼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,随后做出了十分浮夸的表情:“实在是太好吃了,此物只因天有,人间哪能几回闻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和湘贵妃一齐被画月琼的话给逗笑了,恐怕寻遍天下都找不到像画月琼这样,十分真性情又有趣的公主了吧。湘贵妃笑起来的时候,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自己小腹。

    凤华离顺势看过去,只见湘贵妃肚子微微大了起来,像是怀了二至三月的样子,凤华离惊喜地问:“娘娘这是有喜了?”

    湘贵妃点了点头,脸浮现出了母性的慈爱笑容,自己起初只是有常呕吐,一点也没往那方面想:“这还是当日吃那道青尖肉,了奸人的毒,太医帮我解毒时发现我已经有喜了,我不想声张,所以没有告诉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再好不过了。”凤华离点了点头,她也赞同湘贵妃的做法,毕竟这宫这么多人盯着湘贵妃看,若是知道她有了孩子,还不知道会怎么明着暗着对湘贵妃下手。

    湘贵妃想起近日以来挥挥洒洒的传言,问:“这宫都在传,你会起死回生之术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凤华离说,她不仅不会,更是从不信这儿的起死回生术的传言,若这世真有起死回生之术,那岂不是得乱套了。

    湘贵妃提醒道:“你得小心些才是,风头太甚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点了点头,她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,可这次这事,和当初自己秀女大选夺魁一事一样,完全不按自己的所想的方向发展,总是一发不可收拾,一不小心“闻名”了整个宫。

    凤华离会起死回生之术一事也传到了凉妃耳朵里,凉妃体质差,前几天的病根,到今天才好,以至于这几天都见不到皇。凉妃把这一切都怪罪到黄熙乐的身,没想到那黄熙乐非但没被治罪,反而被太后给带回宫了。

    凉妃这么一打听,才知道,当日太后是被凤华离带去牢房的,黄熙乐突然被赦免肯定和凤华离脱不了干系。而现在大家又都在说凤华离会起死回生之术,把已经死了的黄熙乐给治好了。

    凉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这个凤华离是成心与自己作对吗,做的什么事都让自己看得不顺眼。害的自己的毒,却被凤华离这样救来救去,这不是打着自己的脸吗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东西。”凉妃骂道,一个不和便将桌子的杯子全打到了地。

    那个来给凉妃倒茶的婢女一惊,还以为是自己惹到了凉妃,连忙跪下来不停地求饶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个没用的东西。”凉妃冷冷地骂道,她现在是看什么都不顺心。这个凤华离也是命大,到现在还在这宫顺风顺水的,不给她点苦头尝尝,怕是她会忘了这宫还有自己这么个凉妃了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,外面传来了一阵轻佻的脚步声,凉妃抬头,见到那人后,脸浮起一道恬笑:“妹妹今日又来了,快坐吧。”

    约莫过了两个时辰,凤华离与画月琼湘贵妃三人一直在叙旧,总觉得仿佛有数不清的话要说。外面传来一阵如黄鹂般好听的嗓音:“离儿姐姐真是大红人了,我方才去御膳房找你都不见人,这一打听,原来是到湘贵妃这来了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回头,只见进来的人是孟晚舟,她穿着一身黄红相间的裙子,显得整个人增添了一分纯真的气质,她脚步十分欢快,脸带着笑容。凤华离见孟晚舟如此欣喜,想来这些日子都过得很好,看来之前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坐下便是了,我们几个在一起聊天也是极好的。”凤华离笑道。

    湘贵妃皱眉,深深地看了孟晚舟一眼,右手覆在腹部之,问凤华离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湘贵妃可是贵妃,而孟晚舟只是刚册封不久的妃子,湘贵妃不认识也实属正常。刚好两面都是和自己合得来的人,凤华离也跟乐得帮她介绍:“这位是新晋封的丽妃,孟晚舟。”

    孟晚舟十分热情地给湘贵妃与长公主行了礼,甜甜地说:“见过贵妃娘娘,见过长公主。”

    这个孟晚舟生的倒挺不错,看去是能够让男人心生保护欲的女子,而且看着人也不错,交个朋友也不是什么坏事,于是画月琼轻笑着回应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湘贵妃淡淡地点了点头,沉默了好一会,在场都没人说话,意识到颇有些不妥后,湘贵妃才淡笑着说:“日后你也多来本宫这走动走动,省的本宫一个人无聊。”

    孟晚舟弯着眼睛,用力点了点头,认识湘贵妃可是件好事,在这后宫最重要的是是能够活着生存下去,而只靠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与那么多人抗衡的,所以必须与她人站在同一战线才是。

    “娘娘这是……有喜了?”孟晚舟眼尖,注意到湘贵妃微微隆起的小腹,以及她不自觉抚摸的手。孟晚舟也藏不住话,便直接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湘贵妃噎声,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但画月琼也是心直口快,说:“是啊,快三月了呢。”

    湘贵妃有些错愕地看向画月琼,随后又看向凤华离。凤华离朝她点了点头,示意她可以放心。孟晚舟可是自己还是秀女时认识的好朋友,她为人极好,还是值得相信的。

    湘贵妃这才微微放心下来,方才只是担心孟晚舟与凤华离关系不深,不知道其为人是否可靠,不过只要确认了是可以信任的人没有关系了,湘贵妃也不是那种不信任朋友的人。

    “快三月了……”孟晚舟勾起唇角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湘贵妃,但对方却只是低头回避自己的目光,不曾与自己对视。孟晚舟叹了口气,好心地劝慰道,“这前三月最是要好好保护了,一个不小心容易小产,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