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回天之术
    许紫意在知道凤华离与太后说过自己的猜测后,心里便十分清楚,若太后以为黄熙乐是莲妃的孩子,便定不会放过黄熙乐。手机端 于是许紫意对凤华离编了一个故事,让凤华离更加深信不疑,没有去深究这其的真假。

    太后只是不敢相信,许紫意竟然有如此城府,能够隐忍这十多年从未暴露过,为的是有朝一日把黄熙乐是莲妃女儿的假象推到太后面前,让太后亲手害死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许紫意一直都需要一个契机,而凤华离是她最好的契机,所以她才在凤华离面前有意无意的暴露出一些蛛丝马迹,引得凤华离产生怀疑,最后再叫她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她果然是心思缜密,把一切都计划好了。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要这般对我,当初若不是她带走了我的孩儿,我也不会放火将她们母子烧死了。”太后感到浑身发凉,她颤抖的手握住凤华离,神色之带着祈求,“我是不是已经晚了?”

    凤华离看了一眼天色,为时已晚,恐怕再怎么挽救都挽救不回来了。若说太后有错,她也只是再为自己的女儿报仇,根本不可能想到黄熙乐是她的亲生女儿。可若是说她没错,黄熙乐又着实是被她一手策划至死。

    “我竟杀死了我的女儿……”太后带着哭腔,下一刻,她再也没能忍住,嚎啕大哭了起来,她哽咽地擦着眼泪。那个她怀念了十几年的女儿,好不容易出现在了自己面前,却又被自己给害死,实在是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凤华离更是惋惜不已,可惜了黄熙乐如此一个花季女子,这么被卷进了一辈人的恩怨之成为了牺牲品,想到日后再也见不到黄熙乐的笑容,凤华离不禁有些悲伤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,一个奴婢跑了进来,她是太后的贴身婢女,本是被太后早先派去亲眼目睹黄熙乐死后回来向太后复命的。贴身婢女见太后哭成了这个样子,一时慌了神,但还是缓缓地跪了下来,说:“太后娘娘,您派我做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那婢女顾忌地看了凤华离一眼,毕竟之前太后可是严禁这个人进来的,她不知道该不该挡着凤华离的面说。

    太后悲痛欲绝,那还有心思管这些,只是随意招了招手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婢女这才说道:“那个黄熙乐没有被斩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太后与凤华离听此消息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站了起来,质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该已过了未时才是,怎的还没有被斩首。凤华离眼燃起了一阵希望,奔以为黄熙乐这次是必死无疑了,没想到还有一线转机,看来连老天都是眷顾黄熙乐的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婢女说起方才的事,原来竟是容夙止及时赶到刑场,非要做监斩官,那儿的官员自是没有一个人敢忤逆他的。谁知行刑刚要开始,容夙止又是喊头痛,又是喊腿痛,最后更是直接昏了过去,于是大家觉得今日行刑不吉利,决定明日再处决黄熙乐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凤华离松了一口气,脸也挂起了笑容。原来不是老天眷顾,而是容夙止的人力。

    容夙止倒是贴心,知道自己为黄熙乐的事彻夜未眠,竟然冒着得罪别人的危险去帮助自己,看来容夙止却是一个极好的人。

    太后擦干了眼泪,连忙拉住了那婢女,声音因为刚哭过还很沙哑:“快带我去见她,快点。”

    婢女怪地看着太后,之前太后可还一心想亲耳听到黄熙乐的死讯来着,可现在黄熙乐没死,太后反而好像更加高兴了,还一心想要去见她。婢女摇了摇头,女人心海底针,更别说是太后了,她实在是搞不懂。

    于是凤华离与太后一路到了牢房之,黄熙乐的牢房次见的还要烂,看样子是随便找的一间,毕竟也是明日要行刑的人了,待遇自然不会好到哪去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,”黄熙乐走了过来,她头发乱糟糟的,脸也染了灰尘,看去十分落魄,“你说,是不是造化弄人,我竟然又得以苟活一天。”

    想到太后误打误撞地害自己亲生女儿成了这副模样,凤华离不由地点了点头:“谁说不是呢。”

    黄熙乐注意到了跟着凤华离一同而来的太后,她一下子拉下了脸,这个太后害得自己与母亲这么惨,却还敢来,是来这嘲笑她的吗:“她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见她脸带有愤怒之意,想必是误会了。凤华离有些愧疚,若不是自己把未经查实所谓的身世告诉了她,她也不会这样子对待太后了。凤华离拉了拉黄熙乐的手,冲她摇了摇头:“黄熙乐……”

    黄熙乐疑惑地看向她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凤华离微微低下了头,既是自己造成的误会,自己也要负责才是。于是凤华离把真实的始末说给了她听,黄熙乐听后颇味震惊,久久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毕竟在三天前,她还以为自己是莲妃的女儿,太后是自己的仇人。但现在形势一变,她竟成了太后的女儿,莲妃反而成了自己的仇人。这一切对黄熙乐来说都太不真实,她朝后退了几步,喃喃道:“这不是真的,不可能的……你明明告诉我我是莲妃的女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凤华离叹了口气,她也知道这么大的转变,放到谁身,谁都会难以承受的,但这一切都是真的不假。凤华离牵过太后的手,露出了里面和黄熙乐一模一样的金铃铛,“太后才是你的亲生母亲,你是笙平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黄熙乐捂住了耳朵,愈发后退,最后直直地靠在了墙,她惊恐万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”太后打开了牢门,可一靠近黄熙乐,她发出刺耳的尖叫声,她似乎十分畏惧见到太后。太后只好站在不远处,泪眼朦胧地看着黄熙乐,“哀家这十几年来,没有一天不在想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黄熙乐看着她,不断地摇着头:“那你为什么要害我?”

    这些天来,黄熙乐经历了多少绝望,又有谁知道。而赐予她这一切的,居然是她的亲生母亲,这又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?

    太后说:“可我……”

    黄熙乐绝望地看了一眼太后,随后竟扑身撞了石墙。几人只见一道影子和一声巨响,黄熙乐已经倒在了地,她额头留着骇人的鲜血,人已经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“黄熙乐!”凤华离和太后连忙扑了去,可无论怎么摇她,她都没有任何反应,太后探了探她的鼻息,可她已经没有呼吸。

    太后惊恐地坐在了地,难道真是天在捉弄她,竟让自己刚找到自己的女儿,又要经历一场生离死别吗。凤华离见她这副表情,便知黄熙乐没了气,抱着最后一丝期望,凤华离连忙查看了她的脉搏,万幸的是黄熙乐还有些微弱的脉搏。

    好歹老天还是有眼,没真的要了黄熙乐的性命,凤华离焦急地对太后说:“她呼吸已经没有了,但仍有脉搏,快把太医喊来!”

    现在当务之急是救治黄熙乐,凤华离也忘记了自己是在使唤谁了。太后更是一心只在意凤华离是不是能救自己的女儿,于是根本没在意这些。

    凤华离连忙跪在黄熙乐身边,运用自己所学的急救常识,用手将黄熙乐的下晗抬起,撑开她的双唇,再捏住她的鼻子。随后凤华离用双唇包裹住黄熙乐的,为她进行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这在凤华离所在的世界,是再正常不过的东西,可是放到了这,成了十分怪异的动作了。但凤华离来不及想那么多,现在当务之急是把黄熙乐给救回来,其它什么都不再重要了。

    接着便是按压黄熙乐的心脏,如此反复几次,黄熙乐才终于咳嗽了几声,也有了微弱的气息,只是人依然处于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太后本还在为凤华离的行为感到震惊与不雅,但随即被当前黄熙乐的“复活”给转移了注意力,太后不可思议地望着黄熙乐,说:“她,她活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她根本没死。”凤华离轻声说,还好自己在身边,这要是换了别人,仅仅只是探了探鼻息,放弃了治疗,那才是真正的置人命于不顾。

    但太后根本不懂这些,她仍一心认为没了气是死了,所以心里对凤华离的认识又高了一层:“姑娘竟有如此回天之力,来日哀家定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轻笑,但不知怎么把这其的缘由同太后解释,又恐说了她也听不懂,便这样默认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毕竟是个相对封建的时代,有些事传出去总会有些影响。凤华离深深地看了一眼太后的贴身婢女,随后对太后说:“太后娘娘,方才我的所作所为,还望不要再有任何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毕竟这件事说出去,对黄熙乐也不太好,太后自然是不愿外传的,她淡淡地扫了那婢女一眼,那婢女便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会守口如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