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命难抗 > 第一百八十四章 真相
    这是做好了万全的防备啊,凤华离暗叫不妙,连忙往外逃,却走被不知何物给绊倒。凤华离在最后一刻爬了起来,躲过了侍卫的追击。

    看来太后这是非要取黄熙乐的性命了,真不知道太后和莲妃结下了什么仇什么怨,太后这么多年都忘不掉。直到现在都不肯放过黄熙乐,但若是黄熙乐根本不是莲妃的孩子,那岂不是太后根本结错仇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凤华离可不能坐视不理,于是她等到深夜,再悄悄爬太后的宫墙,这么趴在头观察了几个时辰,才终于找到了一个侍卫换班的间隙。

    凤华离立刻翻了下去,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太后的寝宫,随后推门而入。太后正挑灯夜读,见她进来,二话不说地尖叫着把侍卫给喊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,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!”凤华离为难地看了一眼身边的侍卫,这个太后娘娘真是武断,一看到自己把侍卫给喊来了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却根本不管她是有天大的急事或是如何,只厉声说:“念她不懂规矩,不多做责罚了,把她给我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侍卫已经抓住了凤华离的手臂,她十分焦急地喊道:“是有关笙平公主的——”

    太后脸色一变,目光如炬地盯着凤华离。当年的笙平公主可是她永远的痛,现在这个女人竟还敢提出来说?于是事情更加没了转机,凤华离被赶出了太后宫门之外。

    此后的两天凤华离一直都有尝试去找太后,可无论是翻墙还是硬闯,软磨硬泡等等,全都是白费功夫,太后根本不想理她。转眼到了第三天的早晨,而在这日下午黄熙乐要被问斩了。

    凤华离干脆坐在了太后宫门口,守了半天没守到太后,却守来了容夙止。容夙止恰巧也是来找太后的,他见凤华离正坐在门口,问:“这是怎么了,为何不进去?”

    像是见着了救命稻草一般,凤华离走到容夙止身边,微微低下了头,装作是容夙止的婢女,在他耳边轻声说:“太后不想见我,你带我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轻笑,算是答应了,既是凤华离的请求,他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拒绝。于是凤华离这样伪装着和容夙止一同走了进去,这回凤华离可学乖了,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容夙止与太后谈话。

    门也锁了,太后与容夙止交谈也颇为顺利,神色也很是轻松。抓准了时机,凤华离便站到了太后跟前,跪了下来,说:“太后娘娘,还望您能听我一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了,”太后指着凤华离,又回头看了一眼脸挂着淡笑的容夙止,一瞬间明白了这一切,太后颇有些不乐的说,“你可是堂堂隐国大皇子,怎么也做起这种糊涂事来了?”

    容夙止轻咳了一声:“我在外头见到她,她好像确有什么急事要与太后您说呢。”

    人是容夙止带进来的,太后也不至于惩治容夙止与她,于是微微叹了口气,说:“你们在外头的茶厅里候着,我随后便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凤华离还想再说什么,但太后却不容她讨价还价,说凤华离若是不愿在外面等,太后便现在差人把凤华离给轰出去,她这才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凤华离和容夙止坐在茶厅里等着,借着容夙止的光还有宫女在给她扇风,过一会儿又有人端了好的茶水,以及御膳房的精品点心。但凤华离可一点都吃不下,只是不断地望着天空,并在心盘算着时间。

    眼见着太阳愈发升,可太后却丝毫都没有要出来的意思。太后这是故意拖延时间,要等到黄熙乐被问斩才出来吧。凤华离头涌出几滴豆大的汗珠,容夙止看在眼里,将那冰凉的茶朝凤华离面前推了推,说:“喝点茶吧,静下心来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摇了摇头,她内心都快成热锅的蚂蚁了,如何有心思去喝茶冷静:“我现在实在是太急切了,可太后却怎么都不肯见我。”

    容夙止也不想她一个人把所有的事都闷在心里,问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和我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凤华离叹了口气,把这件事告诉了容夙止,但却把黄熙乐的身世部分给隐瞒了起来,毕竟这可是别人的私事,不能随便对外人去说:“黄熙乐快要被问斩了,但太后却迟迟不肯见我。”

    二人正说着,太后却在此时走了出来。凤华离看了一眼天色,此时估摸着已经未时了,恐怕正是黄熙乐被问斩的时候,这太后倒是算好了时间,这才出来见自己的。

    太后脸色带着笑,不缓不慢地走到容夙止旁边坐下,她像是计谋得逞的样子,莞尔地看着凤华离,语气之似有些嘲讽的意味:“这几日哀家都没空,不知你到底是有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,您来的可真准时,我看您根本不想见我。”凤华离凉凉地看着太后,现在太后还能如此高兴,但不知等会听到自己所说的话,还能不能够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太后甩了甩手系着的金铃铛,说:“你这话是何意,哀家怎么听不懂?”

    凤华离敏锐地注意到那藏于衣袖之下的金铃铛,她眼睛微微一闪,若说在这之前凤华离的所有想法皆是猜测,那么在现在,凤华离已认定了这一切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这铃铛,可是您自己的?”凤华离问。

    太后愕然,还以为凤华离是在暗讽自己买不起这个小玩意,于是不屑地看着凤华离:“自然是我的,难不成还是你的不成?”

    若是现在能够让太后去救黄熙乐,即便希望渺然,黄熙乐很有可能已经命丧黄泉,但凤华离也要尝试一次:“太后娘娘,您的女儿还活着,黄熙乐是您的亲生女儿!”

    见二人要谈的话也许会较私密,容夙止便先行告辞了。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,满口胡言!”太后一愣,随后勃然大怒。当初自己的女儿尸体被发现时自己已然痛不欲生,想不到时过境迁,凤华离竟然编出这种谎言让她去救黄熙乐。

    为了让太后信服,凤华离把这几天的所见所闻,一股脑都讲给了太后听,生怕太后会不相信自己:“黄熙乐一直把您送给她的金铃铛留着,这么些年来,一直都是黄嬷嬷在抚养她。”

    太后愣了半晌,随后整个人像是魔怔了一般,不断地重复着说:“是她,一定是她,她还没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,您怎么了?”凤华离还从没见过太后如此失仪的模样。

    太后眼似有泪光闪烁,随后,她把事情真正的原委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当年莲妃是这宫最受宠的妃子,她也仗着自己有权有势胡作非为,整个朝堂都布满了她的脉络,但凡有她的亲信来找她,她会帮那人谋一份好差事。

    莲妃本名叫许紫月,后来的日子里,她非但没有收敛,反而把自己的妹妹许紫意给接入了宫。两人在后宫几乎无人敢惹,她们做的恶事更是数都数不清,宫人皆对此埋怨甚深。

    最后连皇都难以忍下去,更碍于其庞大的朝廷布局,实在很难一时把这个莲妃给一举拔下。于是皇便物色了莲妃身边的小婢女李彩月,也是现在的太后。

    皇一直在用李彩月来打探莲妃的动向,而后再满满把莲妃安插在朝的蛀虫全都拔出。最后为了报答李彩月,皇便封了她为妃子。而之后李彩月设计陷害莲妃一事,也都是皇的命令。

    所以莲妃被打入冷宫,完全是自作自受,是她在那么长的时间里都不知道自省其身的苦果。可莲妃却因为这件事,一直记恨李彩月。

    许紫意为了给莲妃报仇,竟把李彩月的孩子给偷走,而李彩月身边的人早已被人买通,所以一点线索都查不到,但李彩月却敢肯定这件事是许紫意所为。

    当年李彩月见到那个面目全非的尸体后,像疯了一般大喊大叫,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直到过了好几个月都沉浸在痛苦之。而那许紫意更是胆大妄为,竟然跑到李彩月面前讥笑她:“怎么,当初狐媚人的本事不小,现在倒是装起了可怜了?”

    李彩月紧紧捏紧了拳头,年轻气盛的她一把火烧了莲妃所在的冷宫,莲妃和她的女儿一同死在了火海当,而她的妹妹却不知所踪,之后很多年都没有再见过,李彩月便以为她也一同葬生火海了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那个许紫意至今还活着。

    太后深深地喘着气,脑海不断闪过当年那具尸体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场景,那一幕她永远都不会忘,她咬着牙说:“黄嬷嬷一定是李彩月。”

    因为膳食的缘故,太后曾见过黄嬷嬷,当时觉得她与莲妃有些相像,可当时的自己却并没有多想。现在看来,若不是莲妃的妹妹,她怎么会养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许紫意一直没有忘记报复太后的事,她之所以留着笙平公主的性命,是为了让太后亲手将自己的女儿给害死!